“不行,你在这里等着你家小姐,等我救她回来,你继续的服侍她。”说完,秦坚一手就点了程瑶佳的穴道,他是怕她逃走。

    程瑶佳简直气得满脸通红,这个疯子,他真的是疯了。

    秦坚将被制住的程瑶佳放在床上,并用被子盖好,说道:“好好休息,等你醒来之后,你家小姐就回来了。”说罢,秦坚就走了出去。

    程瑶佳想要叫住他,可是穴道被制,连话也说不出,真是一肚子的气也发不出啊,她不禁就放弃了挣扎,而这一放松,心中不禁一亮,如果这个疯子去抢亲,那么不轮他抢不抢得成,翠云都可以趁机逃走,到那时,一切的罪名都可以退给这个疯子,程家也就安全了,嘿嘿,这个疯子也还不错啊,那就让他去抢吧。

    程瑶佳想通之后,不禁就乐出声来,慢慢地她居然就睡着了。没办法,这几天一直在想怎么逃走,再加上还有一堆的礼节要学,弄得她都没有休息好,这会儿反倒是能够安心睡一觉了。

    秦坚找到何路,问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何路点点头说:“回九公子的话,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选的都是好手。”

    秦坚说道:“现在计划有些变动,程家的宝物可以不拿,但是程瑶佳必须要救走。”

    “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何路一愣,之前他们商量的可不是这个样子啊,所谓的抢亲,其实就是为了抢夺程家的传家宝,如果可以的话,会把程家的大小姐也抢走,但这并不重要,程家人都已经要背叛了秦家,就算是抢走一个程瑶佳,那也没有什么用的,反而会是个累赘。

    “那个丫环说,程瑶佳说过,她唯一承认的男人就是我秦坚,她是我们秦家的媳妇。”

    秦坚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何路的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公子放心,奴才就算是拼死,也要把少夫人给救回来。”

    程瑶佳的态度,不由不让何路重视,因为这是一种尊严,程瑶佳承认自己是秦坚的未婚妻,那就表示了她对秦家的尊严与认同,甚至还可以说是信任,而作为秦家的人,如果连自己家的少夫人都保护不了,那么他们这些还活着干什么?

    这就是叫做家族的荣誉,就算是十个程家的传家宝也不换。

    “不用,现在陈衍星还昏迷着,程瑶佳一时半会还不会有事,咱们的力量太弱,经不起太大的损失,所以计划要做到了万无一失才行。”

    秦坚不是那种会昏了头的人,虽然他也很见见自己的那个未婚妻,但是他还是有理智知道不能冲动。

    “是,老奴明白。”

    何路虽然嘴上答应了秦坚,但他的心里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救出自家的少夫人。开玩笑,如果连秦家连自己的女主人都保护不了,那么还要他们这些家将干什么用!

    秦坚一挥手,何路就去传达命令,真正关键的时候已经到了。

    白玉门前,书生依旧在念着祭文,真是的,这都多长时间了,他居然一点也不累,围观的人都已经累得不行了,好些人都回去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这样一来,白玉门外的人就变得很少,除了少数的忠实观众,就剩下代王府迎亲的队伍了。

    孟芸站在了酒楼的楼顶,从高向下,俯视全局,而她的重点则是盯着那个白衣书生,在她看来那个白衣书生才是最可怕的,能够一直在太阳底下念那么长的祭文,而且一点也没有疲惫的样子,最可怕的是,他好像一滴汗也没有出,这样的实力,只怕也已经是灵级后期,甚至有可能到了玄级初期,这样的实力,如果他突然暴发,也不知道在这里的人能不能拦得住他。

    应该是可以的吧,虽然他的实力强大,但是这里里里外外都布满了人,如果他是单打独斗,没人是他的对手,但要是一拥而上,时间一长,他也要被落败。

    只是那个书生到底是什么人呢?

    别说是孟芸了,就连赵博也猜不出那人的来历,难道是秦坚从外面请来的帮手?可是她跟了秦坚三年,对于他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认识的,虽然也有一些高手,可也都跟着秦坚是一个等级,唯一一个玄级的朋友,那人也是孟芸见过的,而且还是一个老头子。

    算了,先不想那些了,还是小心防备吧,就在书生出现的那一刻起,孟芸就已经把大批的高手都集中在了书生的身上,虽然这样的做法在兵法上来说是完全不明智的,因为这很有可能就是敌人的诱敌之计,这个时候越是放置重兵,越是对自己对不利,可是现在事情并不明朗,也是不得不防。

    最主要的一点是,这里是京都,是他们的主场,从来都不缺人,孟芸才会这么大胆的布置。

    而艳奴则是直接就坐在了送嫁妆的马车上,而且就是那个只放了一个盒子的马车,她之前秦坚问王阿四的话,知道秦坚的把这个马车当成是运送宝物的马车了,所以她就在这里等着,她就是要告诉秦坚,想要宝物,就得先过她这一关。

    她今天可真是把脸全都给丢尽了,先是被白衣书生给踩了脸,让那书生堂而皇之的走进了白玉门,再就是因为秦坚的事情而失误,使得孟芸名正言顺的夺走了她的指挥权,她还不能说什么,因为她真的就是败了,她想不承认都不行。

    可恶,这三年来,影卫的指挥权一直都握在她的手里,原以为孟芸就算是回来也没有用,可是没想到孟芸刚一回来就找到了机会,一下子就夺了她的权。

    “该死的,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在艳奴的心里,秦坚是第一仇人,而孟芸就排在第二个,甚至艳奴就在恶意地想着,孟芸不会是秦坚派回来的卧底吧。

    就在艳奴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迎亲队伍的后面却是出现了一场骚乱。

    “发生什么事情了?”

    艳奴面色阴沉的叫过来一个手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