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坚听得连连点头,“你这话说得太对了,这话是你家小姐的原话吧?那也就是说你家小姐是不想嫁给陈衍星的了?”

    “当然没错,我家小姐那样的大美人,怎么可能会嫁给陈衍星?可是我家老爷和夫人天天逼着小姐嫁人,最后夫人还以死相逼,小姐才不得不同意,小姐说了,她这辈子是逃不出来了,但不能把我也拉进火坑里,所以就让我跑出来了,我原本想一直陪着小姐的,但小姐的心意已决,我也不能不听小姐的话,真是可怜了我家小姐啊。”

    程瑶佳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而且还是真哭,主要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虽然自己现在跑出来了,可是以后的事情怎么办呢?自己已经是无家可归了,不然的话就会给家里带来大麻烦,而且要是逃婚的计划败露了,那么程家也是要倒大霉的,想想秦家的下场,程瑶佳就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孝了,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她真的不想违心的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啊。

    更何况那人的家族还是秦家的仇人,甚至是所有世家的仇人,她觉得自己的家族已经背叛了九大世家,如果她真的嫁了过去,程家就算得到了安宁,只怕也难以再见地下的列祖列宗,所以她不能这么做,她要做一个程家人,就必须要有程家人的骨气。

    看着程瑶佳在那里哭得伤心,秦坚的心情却是很好,当他听到程瑶佳居然不喜欢陈衍星的时候,他的心情就莫明的一松,甚至还有一种好像什么东西又失而复得的感觉。

    “好了不哭了,要不咱们去把你家小姐给救出来吧。”

    秦坚伸手去给程瑶佳解开绳子。

    程瑶佳活动着手脚,有些疑惑的看着秦坚说:“你为什么要救我家小姐?你是谁?”

    秦坚笑了笑说:“你就当我是行侠仗义的大侠吧。”

    “切,你当我是傻子吗?就算是大侠,也不敢去抢代王府的亲吧?而且你这样鬼鬼祟祟的,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说是救我家小姐,也不过是你的幌子吧?”

    程瑶佳一连用了三个吧,真是没想到她的防范意识还挺强的。

    秦坚好笑地说:“你真要知道我的身份?”

    “当然了,不知道你的身份,我怎么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程瑶佳翻了翻白眼,那俏皮的模样,不禁让秦坚心中一荡,这小丫环也太好看了吧。

    “我是上龙山上的土匪,最近山上都已经揭不开锅了,听说京城里面代王爷家大婚,请了好多的客人,却没有请我们,我们觉得代王爷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所以弟兄们不请自来,一是给代王爷道个喜,二是向他打个秋风,现在我有了第三个理由。”

    “什么理由?”程瑶佳撇撇嘴,她就觉得秦坚也太能扯了吧。

    秦坚奸笑一声说:“既然程小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王大王这么豪气干云的人怎么能够袖手旁观?我一定要救程小姐得脱苦海,而且我也听说程小姐可是有名的大美人,正好我赛里我还缺一个压寨夫人。”

    “我呸,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山贼居然也想娶我家小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家小姐那是什么身份?那可是九大国公家的大小姐,许配的人也都是一等一人的身份。”

    程瑶佳一听秦坚的这番话,那可真是气得急了,真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土匪山贼,两张嘴就那么动一动,就想要娶国公家的女儿,而且还要抢劫王爷家的婚礼,他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秦坚看着程瑶佳发怒的样子,不禁也觉得很美,他就笑着问道:“你家小姐许的人也不怎么样啊,虽然是龙子龙孙,可是人品却不怎么样啊,还不如我呢,我王大王白手起家,闯下那么大的家业,就算是官府也奈我不得了,说不定哪天我弄个皇帝当当,你家小姐就是开国皇后啊。”

    程瑶佳觉得眼前这人一定是疯了,他居然还想要造反,他觉得造反就跟他占山头一样简单吗?“就你也想当皇帝,下辈子吧,不,下下辈子也不一定能成,而且你之前说错了,陈衍星并不算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我家小姐承认的未婚夫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秦国公家的九公子秦坚,虽然他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但我家小姐说了,她程瑶佳的男人只能是他,就算她嫁给了陈衍星,他也别想碰她。”

    秦坚听到这话后不禁愣住了,“你家小姐真是这么说吗?”

    “当然了,我有必要骗你吗?你还没那个资格。”程瑶佳这会儿已经将秦坚给定义为一个没见过世面,还总爱做白日梦的笨山贼。

    却不想秦坚的脸色一正,收起了那副浮夸的样子,眼睛望向了白玉门的方向。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程瑶佳不明白这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还别说,他这么一深沉的样子,倒是挺有几分味道的,这时她才发现,秦坚长得还挺帅气的,而且好像有一股贵族的气质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山贼,这时程瑶佳又觉得秦坚面熟,到底是从哪里见过得的呢?

    秦坚这时不想说什么,其实是他不知道说些什么,自从秦家被灭门之后,他以为全天下人的都将秦家给忘了,所以就连程家都敢明目张胆的毁婚,而且还没有人站出来说些什么,但此刻听到程瑶佳居然还承认那个婚约,还想着秦家,他就有一种要冲到那个女人身边的感觉,然后带着她,大摇大摆的走出京都,让全天下都看看,秦家的人还没有死绝,以后还会有一个崭新的秦家。

    深吸一口气,秦坚坚定的说道:“我会救出你家小姐的,她是我的女人,一定是我的女人。”

    程瑶佳被秦坚的话给吓了一跳,这家伙脑子不是抽风了吧,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那你去吧,不过你能在这之前把我给放了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