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芸冷哼一声道:“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不过是通过师父的话才想到是他,真正第一时间猜到秦坚的人是师父,他却没有告诉你,你说他是不是想要包庇秦坚?”

    “你……”艳奴一时无话,还别说啊,师父明明知道却不告诉她,反而让她胡思乱想,这才是使得判断失误。

    “好了,现在去执行任务才是正事,你自己笨就不要再胡乱找理由了,但是一会儿可不许再拖我的后腿,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孟芸说完就开门走了出去,那样子,那语气,简直就是要把艳奴给气死了。

    “姓孟的,你给我等着,早晚我要你好看。”

    艳奴也立刻走了出去,守在门口的王阿四先是看着孟芸走出来,接着才看到艳奴,他不禁就奇怪了,明明屋里就一个女人,怎么这姓孟的也是从里面出来的?她们在变戏法吗?

    不过就算是有这个疑问,也是不能问的,因为这两个女人可是惹不起的。

    王阿四就选择问问陈衍星的消息,这个问题是一定要问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是要他的命啊。

    “艳奴小姐,我家世子怎么样了?”

    艳奴没好气地道:“世子困了,要休息一会儿,你去里面守着他,但是不许打扰他,知道吗?”

    “哦,知道了。”

    王阿四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跑进屋里了,果然就见陈衍星睡得很香,他也就放心了,反正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那就在这里多睡一会儿吧,王阿四再一转头,没发现艳奴跟进来,他就更是松了口气,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让他和她在单独呆在一起,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啊。

    而此时秦坚与何路带着人刚刚从秘道里走出来,刚才那声爆炸,差点就把他们给震昏过去,虽然早就知道秘道会保不住,只要赵博或者孟芸来,就一定能够猜到秘道的事情,所以他们就在那里埋下了火药,只要一碰机关就会爆炸,不仅可以杀死闯进来的人,还能够把秘道给堵死,这样就没有办法发现秘道的出口了。

    只是让秦坚没有想到的是,来人居然会那么的快,看他选择撤退,是多么明智的选择,如果再晚半步,说不定就要落到赵博的手里。

    “那条老狗,可真是太厉害了,以后咱们得特别的小心啊。”

    秦坚拍拍何路的肩膀,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处民居,其实也是在白玉门的附近,毕竟想要在京都弄一个很长很长的秘道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皇家挖的,所以他们只要有一个小秘道来脱身就可以了。

    “公子,现在咱们怎么办?宝物还抢不抢?”

    何路这时就有些沮丧,本来进行的好好地计划,却不想被人给从中破坏了。

    秦坚想了想道:“抢,当然抢,那个书生还没有离开,迎亲的队伍就走不了,咱们还有机会呢,路伯,你去准备一下,咱们也给那边加加火。”

    “加加火?”何路不明白。

    秦坚奸笑着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串话,只听得何路露出怪怪的表情。

    “公子,这……”

    “放心吧路伯,没事的,你去办吧。”

    秦坚越想越是得意,这个计划还真是不错的,也只有他这样的天才才能够想出来。

    何路笑着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去按照秦坚的吩咐去准备。

    秦坚走到程瑶佳的身边,程瑶佳还在做着挣扎,嘴里呜呜的发出声音,想要让秦坚把她给放了。

    “放开你也可以,但是你不能乱叫,知道吗?”

    “嗯嗯。”程瑶佳快速的点着头。

    秦坚就把程瑶佳嘴里的布条给取了出来。

    “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程瑶佳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秦坚的身份,她就是觉得秦坚很眼熟,可却是想不到在哪里见到秦坚。

    “你叫翠云吧,我本来不想抓你,谁让你偏偏撞我手里,对了,我看你好像是要逃跑的样子,怎么回事?你不跟着你家小姐去王府享福,为什么要跑啊?”

    秦坚坐在程瑶佳的身边,将她的身体上上下下看了遍,还别说,这程府的丫环长得还挺不错的,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

    程瑶佳却是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叫翠云?”

    秦坚冷哼一声道:“现在是我在问你话,如果你还想说这些废话,那我就再把你的嘴给堵上。”

    “不行,你不能再堵我了,那个块布脏死了,还有,你不是说要放开我吗?为什么还不给我松绑?”

    程瑶佳看到那块布就想吐,这帮人真是太粗鲁了,随便找块布就往她的嘴里塞,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秦坚斜了她一眼说道:“我说要放开你,只是要放开你的嘴,没说要放开你的身体,如果你还不回答的问题,那就算了。”说着,秦坚就又拿起了那块布,这回那块布因为被秦坚随手扔到了地上,所以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土,这样的布如果再放回她的嘴里,程瑶佳光是想想就要吐出来了。

    “好吧,我说,是我家小姐让我跑的。”

    程瑶佳想了想,觉得她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她现在的身份是翠云,而且看秦坚的样子,也不像是代王府的人,更不像是坏人,当然,就算他是坏人,想必也不会对她一个小丫环怎么着吧。

    秦坚听后一皱眉头,说道:“你家小姐为什么要让你跑?你犯了什么事吗?”

    “你才犯事儿了呢,我家小姐不想让我跟着她一起代王府受苦去。”

    “你家小姐说嫁给陈衍星是受苦?”秦坚顿时就觉得意外,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惊喜。

    程瑶佳点点头说:“没错,陈衍星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吗?仗着自己是王孙贵族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吗?狗屁,别以为他去了西川三年就变好了,哼哼,他那样的人,还不就是去西川镀金,说是在那里镇守边关,我看他是去祸害那里的老百姓了,我要是……我家小姐要是嫁给了他,那一辈子就算是全毁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