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然呢?我把你留下,就是因为发现陈衍星被人给假冒了,所以就让你留下来监视他,谁知道你居然以为他是被人操纵的,真是猪脑子。”

    赵博这会儿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抽在艳奴的脸上。

    艳奴心中那叫一个悔啊,她还以为已经明白了师父的意图呢,结果不曾想,反而是坏了师父的好事。

    “师父,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陈衍星是假的?”

    孟芸比较好奇,之前她可是没有看出那人有什么破绽,脸上也没有被化妆的痕迹。

    赵博叹了口气道:“那人伪装的非常好,就像是真人一样,我猜他是用了江湖失传已久的化容丹,不过他却忘了一点,化容丹虽然是可以把人的相貌给改变的毫无破绽,但是却不可能改变人的眼睛。”

    “眼睛?”

    孟芸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但还是看着赵博,等他说出答案。

    赵博就说道:“陈衍星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家子弟,一个纨绔子弟而已,而那个人的眼睛却隐而不放,底处藏有一丝精华,那分明就是修炼之人所拥有的,你们居然连这么明显的破绽都没有发现,真是太我失望了。”

    孟芸与艳奴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对了师父,咱们在这里布下了那么多的眼线,他们应该是跑不掉的,咱们把他们给搜出来。”

    这里的眼线是孟芸亲自布下的,她知道,就算是一只鸟也别想从这里飞出去。

    赵博却又是冷哼一声道:“只怕已经晚了,咱们的眼线虽然在暗睡,但人家可能还在更暗的地方。”

    “地道。”

    孟芸脸色一沉,如果那些人用地道给逃走了,那就难发现了。

    孟芸看了看房间,突然盯着一面墙,然后拔出长剑,一剑劈出,墙壁顿时露出一个大洞,地道就这样呈现在了他们面前。

    艳奴一见到秘道,就想要冲进去,这次她的脸面可是丢尽了,她无论如何也要挽回自己的面子,可是她刚要动,孟芸却把她给拦住了。

    “孟芸,你要干什么?”

    艳奴对着孟芸怒目而视,她们两个虽然是师姐妹,但是从小就不和睦,不管什么事情,孟芸都会抢她的风头,这次她以为孟芸也是要抢她的功劳。

    孟芸冷笑道:“你要是想死,就进去。”

    艳奴一听这话,立刻也就回过神来了,也是自己真的被气糊涂了,秘道这种地方,里面一定是机关重重,自己就这么贸然的闯进去,说不定就会被人家给算计了。

    “哼,不用你管。”艳奴虽然想明白了,但却不领孟芸的情,她认为孟芸还是在看她的笑话。

    赵博一挥手,就从窗外跳进两个黑衣人。

    “进去看看。”

    “是。”

    两个黑衣从小心的进了秘道,结果没等多久,就从里面传出一声惨叫,接着,就觉得一阵微微地震感,好似地道被炸塌了。

    “好手段,秘道被废了,这下就没法找到他们了。”

    赵博虽然很是气愤,但还是夸奖了对手。

    艳奴心中后怕,如果自己就这么冲进去,现在一定也被埋在里面了。

    “师父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给抓出来的,请给我三天的时间。”

    艳奴现在急需要给自己的找回面子,今天接连失误,孟芸那女人一定要笑破肚皮了,师父也一定对她失望之极。

    赵博却是摇摇头说:“那些人现在抓不得,先想办法把世子给救醒吧。”

    “师父,那些人为什么不能抓?”

    艳奴很是不解,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放任他们呢?

    孟芸明白赵博的话,点点头说:“师父你在怀疑他?”

    赵博轻笑一声道:“除了那个人,你觉得还有谁能有这样的实力?化容丹,千日醉,这些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而且这秘道也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成的,这是他们早在几年前就准备好的,今天一举给毁掉,看来他也是够果决的啊。”

    “是啊,他做事向来都是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提到那个人,孟芸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其实她就猜到是他了,在这个时候对陈衍星出手的人也只有他,不然他何必回到京都。

    艳奴听后一想,立刻就明白了,“你们说的是秦坚?”

    “就是他,这事还是要上报给皇上,请皇上定夺吧。”

    赵博也是无奈,明知道敌人是谁,只要出手,一定就能够手到擒来,可是现在却只怕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点一点的逃脱,就是因为皇帝下令不能惊扰到秦坚,等到皇帝改变主意之后,也不知道秦坚会跑到哪里去了。

    “师父,你说秦坚这回是打着什么主意?现在被艳奴给破坏了,也不知道他下一步想怎么样。”

    孟芸看了一眼艳奴,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瓜。

    艳奴心中大怒,用眼神狠狠地还了一击,但在她的心里却也是很生气,如果不是因为她,秦坚也不可能在她的眼皮子低走给飞去了。

    “看他的样子,他应该是想要混进代王府,搅乱这场婚礼,然后伺机盗宝,可是现在他提前暴露,那就没有办法混进代王府了,下一步很可能会强夺宝物,传令下去,对宝物严加看管。”

    一击不成,敌人就一定还会有第二击,所以赵博这会儿就是要去守住第二个战场,只要把那个宝物给守好了,秦坚就跑不掉。

    “老夫这就回宫去奏报皇上,你们两个亲自去守宝物。”

    “是。”

    赵博也是从窗户里飞走的,也不知道他们师徒是不是都有跳窗户的毛病。

    待赵博走后,艳奴冷笑地对着孟芸说道:“师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陈衍星是秦坚假扮的?”

    孟芸好笑道:“我怎么知道是他假扮的?”

    “得了吧,你与他朝夕相处了三年,他身上有哪一处你不知道的?我看你早就发现了,却不告诉我,说,你到底是安得什么心?你是不是要包庇他?”

    艳奴开始还是在讽刺着孟芸,可是说到最后,却是满脸的怒气,她就是觉得孟芸是要看她的笑话,故意给秦坚制造机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