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奴不信这个邪,她右手成指,猛然就点秦坚身上的一处痛穴,一般人被点中这个穴道,都痛不欲生,就算是睡得再深,也会立刻醒过来,可是秦坚没有反应。

    艳奴的心中不禁又是一沉,而她还是不死心,再一出指,点到了秦坚的麻穴上,这个穴道可以让人全身麻痒难受,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了的。

    都已经这个样了,秦坚还是没有醒,艳奴这时相信陈衍星是真的被人下了暗制了,那该如何是好?今天可是他大婚的日子,而如果只是他的大婚那也就算了,可背后却是隐瞒着皇家与程家的交易啊,如果他不能进行大婚,这场交易还能进行下去吗?

    一想到这个结果是她给造成的,艳奴就觉得遍体生寒,天啊,这可怎么办啊?如果被师父知道了,一定会重重的处罚她的。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陈衍星给叫醒,说不得,还是得去找师父,现在去找师父,如果师父能把陈衍星给救醒,那她的过错也就小了,可要是再拖延误了大事,她的罪过可就大极了。

    艳奴想到这里,不敢再在这里停留,立刻就从窗户口跳了出去,这时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居然都忘了让两个人在这里守着陈衍星,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呢?可惜,她没有想到这些。

    这也就给了秦坚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艳奴派人守在这里,秦坚的计划还得再生点波折,结果这个房间除了秦坚自己,什么人也没有了,那就太方便了。

    秦坚立刻睁开眼睛,冲破身上的穴道,然后坐起身来,看来这个陈衍星是不能再假装下去了,不然的话,小命都要不保了,那就干脆把陈衍星给弄睡了,让他结不成这个婚。

    秦坚轻敲了一下墙壁,墙上立刻就出现一个道门,何路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那女人没把你怎么着吧?”

    何路很是担心,刚才见到秦坚被人给抬了进来,还以为秦坚是被抓住呢,所以他就带在人在秘道待命,只要见事不好,立刻就冲出来救人。

    “她的道行还太浅呢,不过她那个师父倒真是个老狐狸,我不能再假装陈衍星了,把那小子弄来,给他服下千日醉,本公子原给他们一个睡新娘。”

    秦坚根本就不把艳奴给看在眼里,那丫头太笨了,居然还想用痛穴与麻穴来试探他,真是太可笑了,他可是灵级中期的实力,这些对付常人的手段,在他这里还真就跟挠痒痒一样。

    何路点头领命,只要是公子没事就好,现在整个秦家就这么一个独苗了,他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情,何路就真的没脸去见老家主了。

    秦坚恢复本来面貌,何路也把陈衍星给安放好了,被灌下千日醉的陈衍星,睡得很是香甜,这千日醉是一种极罕见的迷药,服下之后,虚级以下的实力,真的就会睡上千日之多,至于解药,那也是极难配制,而且现在最有效的解药,也要只能让服药者在一月之后才醒过来,到那时,秦坚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就算现在,当赵博再来到这个房间时,秦坚与何路也早就撤退了,而且跑得也很是彻底,连这间酒楼都给放弃了。

    “公子,咱们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何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小心吧,只要回到秘道里,就算是影卫也不能发现的。

    秦坚摇摇头说:“必须要小心,赵博那个老东西真是太可怕了,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我的?”

    何路想了想也点头道:“嗯,这个赵博确实挺厉害的,京城里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皇犬,意思是说他就是皇家的忠犬,牙利,鼻子灵,爪子狠,谁要是被他给盯上,那就算是被阎王爷给盯上了,公子顾虑的是啊,只是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也要带着?”

    何路指着被五花大绑并堵着嘴的一个女子,而那女子正是程瑶佳,说来她真是倒霉,刚想从酒楼的后门逃走,结果就撞上了秦坚从地道里出来,两人一对眼,秦坚立刻就把她给擒了下来。

    “咱们的秘密不能泄露出去,也就只能带着她了。”

    秦坚看着程瑶佳,之前没有细看,此时再一看,没想到这小丫环还是个小美人。

    “公子是不是对她动心了?老奴晓得了。”

    何路一看秦坚看向程瑶佳的眼神,立刻就看出了其中夹杂着一丝**,他也是过来人,再说了,自家公子的身份尊贵,有个女子在身边服侍,那也是再正常不过得了。

    秦坚一看何路的表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就是怕她泄秘而已,再说了,她是程瑶佳的丫环,我还有一些话要问她的。”

    “是是是,老奴明白。”何路虽然说是明白,但看他那样子,到底是明白了什么,还真是不好说啊。

    而程瑶佳此时却是紧盯着秦坚,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赵博给陈衍星诊完脉之后,轻笑一声道:“千日醉,不错啊,居然能够弄到这么难弄的迷药,看来这伙人本事也不低啊。”

    “千日醉?”

    孟芸疑惑的看了看艳奴,说道:“千日醉虽然非常厉害,可也没听说过可以隔空下毒的啊?一般都是要人服下才能够起作用的。”

    艳奴也是愣住了,说道:“师父,我发誓,我是亲眼看着陈衍星睡过去的,没有人给他下毒。”

    赵博冷哼一声道:“你在的时候确实没有人下毒,但你走了之后就有人下毒了。”

    “我走之后?”艳奴这会是彻底糊涂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啊,“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你说话的那个人不是陈衍星,他的昏睡是假的,等你走了之后,他就把真的陈衍星给弄昏了,然后放在这里,自己再从容的离开。”

    赵博的脸色越说越难看,自己这个徒弟原以为挺精明的,怎么这回却是做了一件事这么愚蠢的事情。

    “不是陈衍星?”艳奴大吃一惊,说道:“师父,你是说一直和我说话的那个陈衍星是被冒充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