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快点给我滚出去。”

    艳奴对王阿四可是没有半点好感,经过之前的事情,王阿四在她的心那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只要她想杀,随时都可以杀王阿四出气。

    看着艳奴的目光越来越寒,王阿四吓得连忙跑出了房间,这让秦坚看得是暗暗撇撇了嘴,要说来陈衍星的这个小仆还真是不乍得啊,连自家主子被假冒了都没有发现,还敢说什么贴身小仆,而现在只是被恐吓一番就临阵退缩,弃主求生,这种人关键时候可绝对是靠不住的。

    艳奴走回床边,伸指解了秦坚的哑穴,但却没有解开他身上的穴道,就是怕他还是要出去闹。

    哑穴一解,秦坚立刻就大声的骂道:“你个死奴才,想造反吗?竟然敢对我点穴,看我怎么收拾你。”

    艳奴满不在乎的道:“世子想要怎么收拾奴家呢?”

    “我、我要把你卖到青楼去,让你千人骑万人跨。”

    秦坚嘴上也不留情,这里没必要留情,反正他跟影卫就是死敌,方才都说艳奴是狗了,这里才骂几句也算不得了什么。

    艳奴面色一沉,眼中一道寒光闪过,这个陈衍星真是在挑战她的耐性,从刚才到现在,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惹怒自己了,如果不是有师父的要事要办,她现在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这小子的脑袋给砍下来。

    “哼,世子可真是个狠心人啊。”

    秦坚冷笑一声道:“狠吗?怕了吧?要是怕了就快点把本世子的穴道给解开。”

    艳奴摇摇说:“不行,你已经失去理智,我不能放你出去胡来,你说你就不怕被皇上降罪吗?”

    “皇伯伯对我一向是最好了,怎么可能降罪于我,再说了,外面那混蛋那么挑衅我,其实是在挑衅我们皇家,皇伯伯要是知道这件事,也一定会生气的。”

    秦坚这时装得一副很天真纯洁的样子,却是把艳奴给气得脸色一黑。

    “你是真傻还是被逼的?”

    艳奴直接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她仔细的寻察了四周,确定没有人在一旁监视,如果说有人,但是她发现不了,那她也就没有必要小心,因为再小心在人家看来也不过是一个笑话,所以她这会儿也就没了顾忌。

    秦坚一愣,反问道:“被逼的?”

    艳奴点点头说:“没错,你刚才的行为,要是并不是因为你傻,那就是有人逼你这么做的,你来说说吧,是谁在逼你?秦坚?还是别人?”

    “是谁在逼我的……”秦坚一副在犹豫地样子,其实他的心里正在思考,原来艳奴是在怀疑陈衍星是被人操纵了啊,看来他刚才是露出破绽了,还好化容丹的功力很强,不然早就被人给识破了,而艳奴的这个怀疑,其实倒也不错,这样就可以解释他的一切反常行为,还可以混淆他们的视线,为自己创造一切的便利条件。

    嘿嘿,原来还有这种好事,想不到这个艳奴是这么的可爱啊。

    秦坚再看向艳奴时,心中闪过一丝奸笑,而艳奴却是在等着他的答案,见他这样的犹豫不决,以为他在害怕,就说道:“世子请放心,你只要说出那个人来,我们影卫就一定会把他给揪出来,无论是谁,都休想要伤害到世子殿下,这也是我师父把我留下来的原因。”

    一听艳奴提到了赵博,秦坚心中的得意立刻就像是被寒风给吹散了,原来赵博把艳奴留下来是在监视他啊,艳奴会错了意,以为是赵博发现了秦坚被人操纵,但秦坚却不认为赵博也误会了。

    因为他和赵博就见一面,而且他和赵博见面的时候,一点反常的表现都没有,赵博不可能误会他被人给操纵了,那么赵博这样还对他起了疑心,就表示赵博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在怀疑他是假的。

    怎么可能呢?

    秦坚心中惊疑不定,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赵博真是太可怕了,而他的破绽又在哪里呢?难道是赵博一眼就看穿了化容丹?不可能,没真级的实力,那是看不透化容丹的,而赵博的功夫再好也不可能达到真级,哪怕是秦坚他师父那样的天才,也不过才是玄级后期,所以赵博不可能看透的,只能说秦坚身上的某一个细节出卖了他,只是哪里出卖了他呢?

    算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应该把计划重新再思考一遍了,如果赵博已经有了防备,那么他再此刻再去代王府,无疑就是自投罗网。

    “世子,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快点说啊。”

    艳奴都有些急了,这个陈衍星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的磨叽呢,什么话那就说啊,有什么可顾虑的?

    “难不成那人的实力太强了?”

    秦坚看着艳奴,不禁叹了口气说:“唉,完了啊,这下全完了,你为什么要把这些说出来啊?”

    艳奴皱眉道:“我这是在救你啊。”

    “救我?算了吧,你这是在害我,那人说了,如果我被发现了,他也不杀我,就是让我睡一辈子而已,完了完了,我还不想睡啊,我宁愿死过去。”

    秦坚一副很绝望的样子,只看得艳奴心中惊疑,“什么叫睡一辈子?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他发现,在他对你下手之前,我们就会把他给抓住的,你现在快点说出来那人到底是谁?”

    “已经晚了,他已经知道了,他刚才在我的耳边对我说,他很生气,他要是让我睡觉了。”

    秦坚的语气越说越慢,说着说着,眼睛就闭了起来。

    “睡觉了,好困啊……”

    这是秦坚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话,他居然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艳奴大吃一惊,连忙去摇秦坚:“世子,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无论艳奴怎么摇,秦坚就是不醒,艳奴面色一沉,心中思索道:难道陈衍星真的睡过去了?可是那人从哪里来的?她为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而且就这么的睡去,真的就无法叫醒了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