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个世子现在却是要挑战先皇的旨意,这绝对不是一个皇室之人敢去做的,哪怕是他脑子被门给挤了,也不可能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

    只是陈衍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是被威胁的吗?

    艳奴虽然也在怀疑,但她却没有怀疑陈衍星有假,而就陈衍星行为失常猜测是不是背后有人操纵这一切。

    要说来艳奴的这个想法也是不错的啊,如果没有化容丹这样的宝贝,秦坚说不定就会用这样的办法的,只不过有了化容丹这样的宝贝,那一切就都显得很是简单了。

    艳奴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的观察,想要看出陈衍星有哪里的不对。

    秦坚这时还是在坚持着要把白衣书生给赶走,王阿四与汪都领是苦苦哀求,秦坚指着他们的鼻子说:“好啊你们,一个个的都不听我的话是吧?好,本世子指使不动你们,那我自己亲自去行吧?你们谁敢拦着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王阿四为难了,看来世子这会是真的气急,这样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一次,那是和陆府的小公子争一个粉头,结果陆家那个小子不开眼,赢了还对世子一番羞辱,世子一气之下就把陆家的小子给打了,还把那个花楼也给砸了,当时他也苦劝都不听啊。

    可是这回和那次显然是不一样的,那回不过是一个花楼和几个人而已,顶多就是一次大一点的斗殴事件,打几棒子就算是完事了,可是这次是不行的啊,这次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啊。

    “世子,你也不能过去,咱们就在这里等着。”

    汪都领沉着脸站在了秦坚的面前,基至背后还有十几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他的身后,将秦坚与白玉门之间隔开,一副打死也不让秦坚过去的样子。

    秦坚恨恨地指着汪都领说:“你让不让开?”

    “不让。”

    汪都领很是坚决,到底就是军人,在关键时候,那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秦坚气得左看右看,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汪都领喝道:“我再问你一遍,让不让?”

    “世子要想过去,就请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汪都领半点也不见惧色。

    王阿四吓得连忙抱住秦坚说道:“世子啊,小的知道您生气,可您千万要消消气啊,这事可不能胡来啊,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滚开。”秦坚一脚踢开王阿四,现在他要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就是要把陈衍星的名声给弄臭了,这回就算是不死,也得让他掉层皮,当然他也不是真的就要去赶走那个白衣书生,虽然他是很想,但是这个时候如果赶走了白衣书生,倒霉的可就是他秦坚,因为现在他才陈衍星,万一被抓到了宗人府,到时候他还怎么去偷宝贝?而且,别说宝贝了,能跑出去就是不错了。

    艳奴一直在一旁看着,总觉得这样下去也不办法,如果陈衍星真是的被人给控制了,那这样下去,只会让代王的面子很难堪,让皇家的面子也很难堪,可她要是出手制住了陈衍星,说不得,一定是会打草惊蛇的,万一是惊着了他背后的那人,师父的计划岂不就要全部落空了吗?

    艳奴还是按照自己的猜测来思考,要说来人就是怪,一旦找到了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理由之后,那就会顺着那个理由一直的想下去,哪怕是错了,也会觉得是正确无比,艳奴现在就是陷入了这个误会之中。

    当她看着秦坚越闹越过分的时候,她觉得她要出手了,如果她在这里不出手,那才是不正常的,如果想要知道背后的事情,也只有先把陈衍星给制住,这样也好来问他。

    想干就干,艳奴一闪身来以了秦坚的身后,一伸指就点中了秦坚的穴道,这让秦坚不禁一惊,就想要运功反击,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现在如果反击,那他可就完全的暴露了自己,到时想跑都难了,一切也都前功尽弃。

    而且现在他还不确定,艳奴出手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他,也许只是不想让他再闹下去了,于是秦坚就决定静观其变,如果见机不好,他随时都可以冲开穴道,要说来,从艳奴点他的穴道来看,应该不是发现了他的真面目,不然也不会点他的穴道,毕竟制穴之术只是用于那些没有修炼过功法的普通人,如果艳奴真的是怀疑了他,那就一定是用类似于他的拘脉术之类的招式。

    想通这一点,秦坚也就稍稍放下心来。

    “世子累了,你们把世子抬进酒楼休息一下。”

    艳奴命令着王阿四与汪都领,两人一见世子终于安静了下来,顿时心中一喜,再看艳奴的时候那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再让世子这样闹下去,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而他们又不敢制服世子,因为那样的后果也不是轻,可是艳奴偏偏就敢,且不管她的后果会是什么,现在只要是制住了就好,以后的事情那也是她艳奴的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甚至王阿四还在想,艳奴这么美丽的女子,世子会舍得惩罚她吗?就算是惩罚,嘿嘿,那也一定是别的方法,说不定还很享受呢,总之要比他们幸运多了,所以完全不用替她担心。

    王阿四这样想,也算是对自己的忘恩负义找个借口吧。

    艳奴却是不知道汪都领与王阿四心中对她的‘感激’,她指挥着两个下人就把秦坚给抬回了刚才他吃饭的那个房间,好在那里还有一张床,正好让秦坚就躺在那里。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艳奴将所有人都赶出去,包括王阿四在内,这让王阿四很是奇怪。

    “我就不用了吧?我还要在这里照顾世子呢。”

    艳奴冷哼一声道:“不用你了,世子由我来照顾就行了。”

    “你?你真的行吗?”王阿四一脸不信的样子,再说了,就这么把一对孤男寡女给关在一个屋里,这要是传出去也是不好听的,毕竟今天可是世子大婚的日子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