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坚看着后面的几十辆马车,不禁又问道:“你说这些嫁妆里哪一车的东西最宝贝?程家说的那个宝贝在哪辆车上?”

    这话才是秦坚的真正目的,先把宝贝给确定下来,然后找准时机下手,哼哼,不然的话,这宝贝一旦入了代王府,那下一步就是要进皇宫了,他可不能晚这一步,一旦宝贝进了皇帝,那就是拿不出来了,除非他哪天能够成为元级的大高手,可惜的是,只怕他这一辈也不可能达到元级大高手了。

    王阿四的眼睛很自然的就盯上了最前面的那辆马车,秦坚也点点头,那辆马车装饰最为豪华,但是却只有一个小盒子,很显然就是告诉所有人,那里装的是最宝贵的东西,不过点完头秦坚就撇撇嘴,因为这很明显就是一个陷阱,既然是宝贝,那就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告诉别人,既然告诉了那别人,那很明显就是告诉白痴用的,该死,真是玩了不少的心眼啊,到底那件宝贝被放在了哪里呢?

    要说来,秦坚还不知道那件宝贝长得什么样呢,就算是把宝贝放在了他的面前,那也不一定就认得出来。

    看来只有到了代王府才能见分晓啊。

    秦坚叹了口气,想要偷机取巧显然是不可能得了,还是得按照原定计划来了,毕竟这个计划可是反复了推演了好几遍才决定的,也就意味着成功的机率会很高。

    艳奴听到秦坚这样的问王阿四,不禁就有些起疑,王阿四这个白痴听不懂其中的含意,但是艳奴却能够听得出来,而且她也是知情人之一,知道在这场婚礼之中,那件程家的传家宝才是最重要的,而秦坚的那番话分明就是在打探宝物的消息。

    他在想什么?

    艳奴的眼睛一亮,她好像是明白了师爷为什么把她留下了,难道师父已经知道了什么?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解释的通,不然师父绝对不会无怨无顾的抛弃她,想到这里,艳奴的脸上重新升起了笑容,只要不是抛弃她,那就完全没问题了,她一向都能让师父开心,现在就替师父盯好这个可疑的世子。

    要说来,艳奴对于赵博真是有着一种盲目的依赖感,现在她还不知道赵博的真正意图,只是凭着自己想像,就能够开心起来,并切还是从赵博的角度来出发,这也真是不得不服赵博的御下手段。

    而秦坚此时还不知道艳奴已经将他列入了重点的监视对象。

    秦坚在看了一圈之后,他就放弃了,在这里找程家的传家宝,根本就是白浪费功夫,现在这时间也浪费了不少了,是时候该走了。

    秦坚走到迎亲队伍的前面,看着前面还是用那样的语气,那样的声调,其实连姿势都没有变得书生。

    “哼,这小子还真是来劲了是不?”秦坚阴沉着脸,一副很是生气的样子,转头对汪都领说道:“派人把这家伙给我轰走,我大婚之****也敢来捣乱,他是不是活腻了?”

    “哎哟,我的主子啊,您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就发起火来了?”王阿四一听秦坚的命令,立刻就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家这主子这会是抽什么风了,怎么会下达这么糊涂的命令。

    “世子啊,这人可撵不得啊。”

    汪都领虽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忍不住来劝秦坚:“世子,咱们都等了这么久长时间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哪怕您今天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大家也都会称赞于你,可你要是把他给赶走了,那你今天晚上就等着去宗人府睡大牢吧。”

    秦坚眉毛一挑说:“什么?你们没看出来吗?这小子分明就是在故意找茬,我要是就这么随了他的意,他指不定会多么的得意呢,不行,这口气我咽不下。”

    王阿四继续劝道:“世子啊,您之前不是还想得很清楚吗?怎么这会儿又给糊涂了?这事是做不得啊,弄不好是要被杀头的。”

    “本世子不怕,人争一口气,佛增一柱香,本世子就是为了这口气活着。”

    秦坚就是这么的任性,没办法,谁让他不是真正的陈衍星呢,如果是真正的陈衍星,那自然要为自己的身家性命考虑了,可现在是秦坚,秦坚顶着陈衍星的脸,他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自己负责,至于陈衍星是死是活,他不在乎,或者说,能给陈衍星找麻烦,他是乐意之至。

    王阿四与汪都领对视了一眼,都看出眼中的无奈,这事还真是不能做啊,到时候,不光是世子要受罚,连他们也要跟着倒霉,而且世子身为皇亲,自然是免去死罪,可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那就是死啊,说不定还得全家都得死啊,这事万万做不得啊。

    不过就算是如此,也没有人怀疑秦坚的真假,因为真正的陈衍星,虽然也算是个聪明人,但做事却有时也会不经大脑,像这样的事情,真要是把他气急了,他还真做得出来,因为像这种从小就锦衣玉食的人,在没有受到磨难之前,他们是不会怕的。

    别人不怀疑,但是艳奴却是在怀疑,陈衍星的这个行为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很正常,皇家子孙嘛,当然是要有一些脾气了,如果没有脾气,还怎么称得上是龙子龙孙呢?

    可是艳奴却从小生活在宫里,对于皇家子孙,天天都见,所以对皇家子孙非常的了解。

    也知道在别人眼中不一样的皇家子孙,虽然看上皇室的人都是天家贵胄,可以无法无天,但却有一点大家不知道,那就是皇室的人可以藐视律法。

    因为他们觉得天下都是他们家的,律法是他们家用来管教别人用的,不是管教他们的,所以他们从来都不遵守律法,但是他们却遵守家规,那才是真正管教他们用的。

    如果谁敢违背家规,那将会被视为背叛,有可能会失去皇家的资格,这对于那些才是最大的惩罚,不容得他们不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