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坚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王阿四和喜娘,问道:“真是这样?”

    “是是,就是这样。”喜娘与王阿四连忙点头。

    秦坚顿时踹了王阿四一脚说:“既然是这样,那你怎么不早说?”

    “小的有错,都是小的给忙糊涂了,小的该打。”

    王阿四象征性的抽自己嘴巴,他当然不会用力啊,也不过是做给秦坚看的。

    秦坚冷哼一声就转身走到迎亲队伍的前面,就见白玉门前的那个书生这会居然还在哪里念叨着,也不知道他口渴不渴。

    其实对于见不见程瑶佳,他都无所谓,之所以想要见见,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好奇,可要是真的见了,只怕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毕竟两个人根本就不熟,很多事情也无从说起,倒是秦坚现在就在想着怎么先把程家传家宝给找到,只要是找到了,他的这个任务也就是完成了一大半。

    “你说这个时候要是来一群歹人袭击咱们,咱们的人能顶得住吗?”

    秦坚一副很随意的样子看着四周,一边看一边还问话王阿四,那样子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王阿四一愣,他顺着世子的目光看去,果然就见到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想来大家也是好奇代王府会怎么处置这件事情吧,再说白了大家就是要看代王府、看陈衍星的笑话,毕竟人家别人家结婚,也有经过白玉门的,可从来没有像代王府这么倒霉的,不但遇上了祭天的书生,而且还是一个让人恨得牙根发痒的唠叨书生。

    好好的吉时良辰就被这么的给错过去了,天底下只怕是再也找不到比这更让糟心的事情了吧。

    而这个时候,这么多人,还确实是容易出些问题,世子的担心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世子,要不我去找汪都领去谈一谈,给他提个醒,让他再把防守加强一些。”

    王阿四说着就要去找汪都领,此时汪都领也真是敬业,大部分人都去吃饭了,而汪都领还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个白衣书生,他就是不放心白衣书生,总觉得白衣书生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定有问题的。

    秦坚伸手拦住了王阿四说:“不用,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就放心吧,咱们这个队伍里,明里暗里这么多号人,出不了事的,而且你忘了吗?你媳妇她们那边也派了不少人的,如果这样还出了问题,那京都可真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我媳妇?”王阿四愣住了,他很是诧异,自己什么时候有媳妇了呢?

    秦坚奸笑着用手指了指身后的艳奴,说道:“怎么?这么快就给忘了?别说主子我有好事没想着你啊,这个恩情你得记我一辈子。”

    王阿四看了一眼艳奴,结果就接来艳奴的一记冷目寒光,全身又是一寒,就见他苦着脸对秦坚说:“世子啊,您一向都是待小的不薄,你的恩情小的就算是几辈子也还不完啊,可是这个女人就算了吧,小的实在是无福消受啊,世子您就留着自己用吧。”

    秦坚一脸不屑地说:“她有什么可怕的?别看她长得风光,可她也不比你高贵到哪里去了,她是赵博的徒弟,说白了就是赵博养的一条狗,让她咬谁就咬谁,让她对谁摇尾巴就对谁摇尾巴,她要是敢对你眦牙,你就打到她怕为止。”

    “世子,就算是她条狗,可那也是对于您这种天之骄子而言啊,对于小的这种人,她还是贵不可攀。”

    王阿四连连摇摇头,他可不傻,世子说这种话那是有资本的,人家可是皇上的亲侄子,整个天下都是人家一家的,自己一个奴才,却是没有勇气敢这么说的,如果自己说了,他敢保证,别人不杀他,世子也会第一时间杀了他,这就是规矩,奴才就是奴才,主子就是主子。

    有些事情,有些话,主子怎么说怎么做都没错,可要是奴才说了做了,那这奴才就是在找死。

    主仆两个在这里讨论,也没有克意的压低声音,秦坚是故意说的大声,而王阿四则被吓得说得大声了,所以身后的艳奴是听得一清二楚,可恶,他们两个居然敢这么说她,好好好,等着,这个仇要是不报,她艳奴就誓不为人。

    虽然王阿四一直都没有答应,其实就是秦坚自己在说,可是艳奴却不管这些,反正她都已经恨了,两人就别想跑。

    王阿四不禁又是身上一寒,他似有所感,回头望向了艳奴,果然就见艳奴正冷冷地盯着他呢,一时间,他的心中暗暗叫苦,这话明明就是世子说的,怎么就偏偏盯着他看呢?就是因为他是个奴才好欺负是不是?

    不过不用通过眼睛就能让他全身发冷,看来这怨念是越来越厉害了,完了,世子方才的话可是完完全全的得罪她了。

    秦坚却是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又看看四周说道:“对了,问你个问题,看你的脑袋管不管用。”

    王阿四点点头,虽心中叫苦,可是世子问话还是要好好回答的。

    “你说如果咱们被袭击了,咱们应该先保护哪里?”

    秦坚紧紧地盯着王阿四,他是真的想要从王阿四的嘴里得到答案。

    王阿四想也不想就说道:“当然是保护世子,到时小的一定挡在世子的面前。”

    秦坚拍了拍王阿四的肩膀说:“不错,忠心可嘉,不枉本世子这么对你,不过本世子自己也能保护自己,再换个地方。”

    王阿四想了想说道:“那就是世子妃。”

    “嗯,对,没错,不过这么多的人,用一半的人保护轿子就绰绰有余,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保护?”

    “还有?”王阿四这回真的陷入了思索,他一边想着,一边把目光就转向了后面一大列装嫁妆的马车上。

    “嗯,好小子,考虑的很周全,越来越像是个当管家的料了。”秦坚重重的点点头,给王阿四一个肯定的评价。

    这让王阿四一时就有些飘飘然,他向来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王府的大管家,所以他才一直这么尽心尽力的服侍世子,今天终于得到了世子的一句话,他仿佛就看到了管家的位置在向他招手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