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她跟了世子,那是她的福气,肯定不会说什么,可跟了他王阿四,那就不是他王阿四的福气了。

    “世、世子,小的没有这艳福,还是请您收回成命吧。”

    王阿四生怕自己拒绝慢了,艳奴会记恨自己,所以就算是结结巴巴,他也要说出来。

    艳奴这才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就算是微笑,也让王阿四不寒而栗。

    秦坚却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大声地说道:“什么收回成命?什么三思?你们把本世子当成什么人了?你们又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哼,你们不过是我的下人,我想怎么安排你们就怎么安排,你们也都要开开心心的谢恩,真是的,没规没矩,还反了你们不成。”

    秦坚就是要把艳奴推给王阿四,既然这是赵博的阴谋,那就让赵博去算计王阿四吧,而且只要能拖得一时,他就要远走高飞了,到时这事就归真的陈衍星去头疼了。

    艳奴这时已经气得脸色发白,她寒声说道:“世子如果执意要这么做,那还请和家师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其实艳奴已经很克制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赵博的命令,又考虑到陈衍星好歹也是个世子,她现在早就把他给杀了好几杀了,当然,还包括他那个猥琐的仆人。

    秦坚一听这话,顿时也是大声地喝道:“问过你师父?你现在是我的人,我凭什么要问他?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他赵博也能管到我代王府里的事情?那我倒要问问是谁给他的这个权利。”

    “我……”艳奴没想到秦坚会把事情给上升到代王府的高度,这让她一时也没话了,如果这话真的传出去,那么只怕连她师父也要受牵连。

    “你什么?你要是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好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本世子还要去看自己的媳妇呢。”

    秦坚甩着手就走下楼去。

    王阿四也快步跟上,他实在是不敢和艳奴单独在一起啊,不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小命就会去见阎王了。

    艳奴虽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等有时间再去问问师父,她不相信师父就这么把她给送人了,这其中肯定还有事情,她现在如果横生枝节,说不定会坏了师父的大事。

    想通之后,艳奴也走下了楼,她现在虽然不知道赵博的意图是什么,但想到只要先盯紧陈世子,那就没错了。

    陈衍星走到一楼,结果刚一下楼梯就和一个女人撞上,那女人差一点就被撞掉,陈衍星连忙伸手拉住了女人的手。

    “啊,你放手。”女人尖叫一声,快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当抬头一看是陈衍星时,她又立刻低下了头。

    此人正是程瑶佳,现在她正想着要从酒楼的后门稍稍溜走,却不想就撞到了陈衍星,虽然她的脸上做了些伪装,但要是熟悉的人,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她就怕此时会被陈衍星给识破,如果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

    秦坚与程瑶佳已经十几年没见了,就算是程瑶佳用真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时之间怕他也认不出来,更何况是化了装的。

    “走路小心点,你这么跌跌撞撞,当心被人当成是刺客。”秦坚说完就要走。

    王阿四在后面说道:“世子,这是世子妃的丫环翠云。”

    “哦?原来是世子妃的人啊,你怎么不在世子妃身边服侍?”

    秦坚没想到这居然是程家的人,顿时就有一股厌恶的感觉涌上心头,程家在他的心里比陈家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程瑶佳低声说:“小姐说要休息,就让我们来吃饭了。”

    “是这样的。”王阿四替程瑶佳作证,而他却并不是出于好心,在他想来,翠云是世子妃的贴身丫环,他是世子的贴身仆役,两人以后就要在一起生活的,到时候世子与世子妃生活,而他……嘿嘿,自然也要和翠云……嘿,所以这个时候先把好人做下,以后也好方便。

    秦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又问:“那你现在想干什么去?”

    “奴婢要去如厕。”

    “嗯,快去快回。”

    秦坚这回是真的走了,王阿四对着程瑶佳笑了笑,这样的女人才是他的女人,艳奴那样的女人,他可是没有福气的。

    当艳奴经过程瑶佳的时候,不禁对她多看了两眼,而程瑶佳则始终低着头,艳奴也不知想些什么,看完就追上了秦坚。

    程瑶佳不禁松了口气,以为陈衍星和她三年没见,早把她的样子给忘了,哼哼,正好,正好方便我逃跑。

    程瑶佳快步就想跑,可她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去看秦坚,果然就见秦坚走向了花轿。

    该死的,这家伙去花轿干什么?可不能让他瞧出什么啊。程瑶佳连忙对着喜娘挥手,让她快点去解围,喜娘会意,连忙放下筷子,跑向了花轿。

    可就是这样,程瑶佳还是不放心,生怕喜娘露出破绽,说不得,还是要她亲自出马,逃跑只能再退后一点了,不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她也是逃不掉的。

    “娘子,今日突生变故,让你辛苦了。”

    秦坚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其实在心里早把程瑶佳给诅咒了好几偏,听说新娘子的礼服中会插着大针,让新娘子坐立不宁,也算是对新娘子的下马威,嘿嘿,程瑶佳坐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得受成什么样呢?

    秦坚等着轿子里的回答,结果等了半天,却是没有一个回音。

    “娘子?”

    秦坚又叫了一声,可是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世子妃呢?”秦坚转头问王阿四。

    王阿四一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听他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我、我、我也不知道。”

    正巧这时喜娘跑了过来,对秦坚行了一礼道:“世子不用惊慌,我家小姐她累了,许是睡着了,方才就吩咐我们不要打扰的。”

    “哦,对对,小的想起来了,世子妃之前是这么说的。”

    王阿四连忙补了一句,他心中也是暗悔,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呢,这要是闹出什么误会,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