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时,赵博却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艳奴。

    “老奴给世子请安了。”赵博行了一礼。

    “想不到赵总管也在这里,衍星唐突了。”秦坚还了半个礼,赵博不只是影卫的总管,他还是皇帝身边的大总管,身为皇家人,陈衍星自然要认得赵博,而且赵博虽只是个奴才,但却是天下身份最高的奴才,就连陈衍星的老爹代王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陈衍星自然不可能受他的半礼。

    这一来一去,秦坚做得是天衣无缝,为了今天这番假扮,他可是下费苦心,做了多个预案,虽不敢说是绝对的周全,但也自信能瞒过一时。

    赵博笑道:“世子今天是大喜之人,怎么能说是唐突,要说来还是老奴办事不力,耽误了世子的吉时啊。”

    “赵总管客气了,赵总管也是尽力了。”面对着赵博,陈衍星就要变成一个谦逊有礼的好青年。

    赵博却是摇摇头说:“此事老奴会自向皇上与代王请罪,而小辈孟芸办事不力,也要受到承罚,如果世子对她还看得上眼,那不如就让她服侍世子,以为赎罪如何?”

    “师父?”孟芸大惊失色。

    艳奴则是巧笑嫣然。

    秦坚一时之间也愣住了,这老东西可真是大方啊,动动嘴皮子就把徒弟给卖了,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巴结陈衍星?不该啊,他可是堂堂的大内总管兼影卫总管,向来都是别人去巴结他,陈衍星不过是一个世子,就算他继承了王位,也不过是个王爷,而且还不是亲王,轮到他的时候,代王这个爵位就会从亲王降为郡王,之后的子孙每代都会降爵,这是规矩,周朝没有铁帽子王,所以这样一个人物,值得赵博来巴结吗?

    “怎么?世子觉得不够?”赵博还是在笑,但他的笑真心让人不舒服啊。

    秦坚虽心中疑惑,此刻他只能是见招拆招,他自信自己的伪装没有被看破,就见他笑道:“赵总管可真是大方啊,不过赵总管确定不是开玩笑?”

    赵博面色一整,说道:“老奴拿谁寻开心,也不敢拿世子寻开心啊。”

    孟芸面色低沉,此刻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秦坚笑了笑说:“如果这样,拿衍星就放肆一下,换个要求如何?”

    “哦?世子想换什么?”

    赵博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坚。

    秦坚嘿嘿一笑,说道:“我想要她。”

    “我?”艳奴看着世子指向自己的手指,不禁也用手指指着自己,怕世子指错了。

    “没错,就是艳小姐,我对艳小姐可是爱慕已久,不知赵总管可否割爱?”

    秦坚一副满心期待的样子,而他的心里却是打定主意,不管赵博有什么阴谋,只要不被他牵着走就行,而且此次他也不恋战,只要得到宝贝,把这婚事给搅和了,他立刻就离开京都,绝对不多停留,不给赵博施展阴谋的机会。

    赵博看了看艳奴,居然就那样笑着点点头说:“好,既然世子都发话了,老奴岂有不答应之理,艳奴,你从以后就是世子的人了,要尽心服侍世子,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救你。”

    赵博这话是对两人说的,最后对艳奴说的时候,那眼神中居然还有一道寒光,真的就是在警告艳奴,这让艳奴很是诧异,好一会儿还没回过神来。

    “师父,我……”

    艳奴刚要说话,却见赵博一挥手,对着秦坚行了一礼道:“世子自便,老奴先行一步。”说完,也不再理会艳奴,就大步走下楼去。

    孟芸看看艳奴,也没说话,就立刻追上赵博。

    艳奴也很想追上去,但脚下刚动,却又停了下来,她不敢违抗赵博的话,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秦坚这会儿就觉得有些头大,他没想到赵博还真就答应了,看来赵博今天这就是要向他送女人啊,不管是孟芸还是艳奴,他说要哪个就给哪个,该死的,这老东西到底是打什么鬼主意?现在留下艳奴,一时还真让他不知道该安置了。

    “你要是想追就去追吧,本世子绝不拦你。”

    秦坚语气冷淡,他甚至都懒得看艳奴一眼。

    艳奴深吸一口气,立刻就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说道:“世子这是说什么哪里的话?师父把奴家送给世子赔罪,那奴家就是世子的人了,要是连您也不要奴家了,那可叫奴家怎么活呢?”

    “没事啊,本世子不要你,还有人要你的。”秦坚眼睛一亮,指着王阿四说道:“这小子跟着本世子很多年,可谓是本世子的心腹,今天本世子就做主,把你赏给他了,你们以后要做一对恩恩爱爱的好夫妻啊。”

    “啊?”王阿四与艳奴同时惊呼出声。

    秦坚点点头说:“不错,异口同声,同样的表情,果然有默契,不愧是夫妻。”

    “世子,我、我……”王阿四一时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世子简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啊,居然一下子就赏给他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而且还是京城有名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对她心动过呢。

    艳奴却是目光一寒,冷声问秦坚:“世子没开玩笑?”

    秦坚笑着说道:“瞧你这话问的,我和赵总管都是一样的,不会乱开玩笑。”

    “那还请世子三思,奴家是师父送给世子的,可没说要转赠他人。”

    艳奴此刻的心中充满了一团怒气,她艳奴好歹也算是名冠京城的女人,哪曾想到今日会被人送来送去,而且还是要把她送给一个下人,哼哼,也要看看那个下人有没有这个福气吧。

    艳奴一道寒光望向王阿四,本来还在心中欢喜的王阿四,立刻就被那目光给射透了心扉,全身就如同掉进了冰窖一般,这时他才回过神来,这事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他就算是有命,也没命享啊,这女人是谁啊?那可是京都有名的女煞星啊,长得是面如桃花,但心却如蛇蝎,死在她手上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