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下面都已经安排好了。”

    王阿四进屋,何路已经通过秘道离开了。

    秦坚微微点点头说:“世子妃怎么样?”

    王阿四想了想说:“世子妃没有吃东西。”

    “为何?她在闹脾气?”秦坚一愣,难道程瑶佳不想嫁给陈衍星?想到这里,秦坚心中不禁有一丝窃喜,虽然他并不在意程瑶佳,但如果她真的嫁给了陈衍星,对他秦坚,以及秦家的脸上可都无光的。

    却不想,王阿四将‘食郎饭’的典故说了出来,秦坚的心中顿时一怒,好啊,原来还是想要做好陈家的儿媳妇,真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好媳妇。

    见‘世子’脸色有些不好看,王阿四小心地问道:“世子,你不高兴?”

    “没什么,想不到世子妃还挺会替我考虑的嘛,走,咱们看看她去。”秦坚连忙调整心情,他现在可是陈衍星,新娘官啊,听到这个消息应该高兴才对。

    “啊?好像还有规矩说,不到洞房,新人是不能相见的啊。”

    这话是喜娘刚才一并解释给王阿四的,目的就是怕翠云在路上就露了馅。

    秦坚装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道:“哪来的那么多规矩啊?我娶的媳妇,还不都得听我的?”

    王阿四也觉得是这个理,不过他还真就不能由着世子的性子来,自家这世子真要是犯直横来,可是什么都敢做的,他连忙劝道:“世子,这话是这么说,但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不说别的,光是图个吉利,也是不错的,以后你们天天在一起,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

    “那就不见,只在轿子外说几句话总行了吧?”

    秦坚斜眼看着王阿四,眼神非常的不友善,他是非要去会会这个多年不见的未婚妻,看她现在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而他也不怕王阿四怀疑,因为据他了解,陈衍星本身就是一个蛮横的人,对于一些规矩什么的,他还真就不在意,而秦坚也有一些这样的个性,模仿起来一点也不麻烦,要说来,这也就是纨绔的性格吧,只不过秦坚并没有享受多少纨绔的生活。

    王阿四一见世子都这么说了,而且很显然要是他再敢反对,世子肯定敢把他给从楼上扔下去,再说了,这事世子也不需要经过他的同意,之所以和他这样说,无外乎就是世子在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王阿四再怎么着也不敢真充什么大尾巴狼吧。

    “嗯嗯,肯定行的,而且世子妃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定会觉得世子是一个好夫君。”

    锦上添花,为自己主子做的事情寻找一个最合适的理由,哪怕是坏事,也要说成是一个再正当不过的理由,这就是近侍的职责,王阿四显然就深谙此道。

    秦坚哈哈大笑地拍了拍王阿四的肩膀,说道:“阿四啊,你小子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过什么叫觉得本世子是个好夫君?难道你不认为本世子就是个好夫君吗?”

    “是是是,小的该打,小的说错了。”王阿四轻轻打了自己两下,也算是给世子凑开趣,只要世子高兴就行。

    秦坚当先走了出去,王阿四紧随其后,而就在秦坚走出门不久,就见旁边赵博的那个房间也打开了门,孟芸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坚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孟芸也发现了秦坚,转头看向她,不过此时秦坚顶着陈衍星的样子,孟芸并没有认出他,反而向他微微行了一礼,说道:“下官见过世子。”

    秦坚其实就是做贼心虚,化容丹可以把人伪装的惟妙惟肖,基本上是不可能被识破的,不过孟芸与秦坚的关系太过亲密,两人可以说是对对方的身体了如指掌,所以他也不敢大意,就见他冷哼一声,傲然道:“你是谁啊?”

    孟芸身为影卫的副总管,向来都很少在人前露面,整个京都认识她的人不多,反倒是她那个妖艳的师妹挺被人熟知的。

    所以秦坚此刻装作不认识孟芸,才是最正确的表现。

    果然孟芸不疑有它,沉声道:“下官影卫副总管孟芸,因为常年在外,所以世子不认得下官。”

    “哦,原来是赵总管的手下啊,怎么着?今天的事情由你负责?那你告诉我,外面那家伙是怎么进来的?你们影卫是干什么吃的?”

    秦坚一副怒气冲冲地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霸道公子哥。

    孟芸也不辩解,恭身说道:“世子息怒,此事是我们没有做好,大婚之后,影卫自会给世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秦坚奸笑一声说:“是怎么个满意的答复呢?不如就用你给本世子降降火吧。”

    “世子请自重。”孟芸脸色一黑,她手上暗暗加力,如果这个无耻的纨绔还敢出言不逊,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虽然面前这家伙是个世子,但是影卫直接对皇帝负责,对于其他人,却并不理会,也不怕得罪他们,相反,和其他官员贵族的矛盾闹得越大,也就越能得皇帝的信任,这就叫做孤臣,影卫一辈子都是皇帝的影子,而且是孤独的影子。

    “自重?重了可就不好了,会把你压疼的。”

    秦坚越来越过分,难得有这个机会戏弄一下孟芸,他又怎么能够放过这个机会,虽然最初他就知道孟芸是皇帝派来的卧底,可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朝夕相处,坦然相见,要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而自己最亲近的人就是叛徒,哪怕是知情的情况下,秦坚也没有办法完全做到冷眼旁观,有这么个机会,当然是要报复一下她了。

    王阿四在旁边听得心中暗笑,世子就是世子,调戏人的本事越来越高了,这话得好好记着,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孟芸目光一寒,一股杀气袭向秦坚,而此时在她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另一个的身影,这一生,也只有他能压在她的身上,其他人就下地狱去吧,孟芸的杀气越来过越重,眼看着就要出手教训秦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