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丫环并不是翠云,而且她也不是丫环,正是今日的女主角——新娘程瑶佳,她对于程家与代王的联姻,一直就不同意,她虽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隐秘,但她从小就跟秦坚订婚,如今秦坚尚在人世,她又怎能私自毁婚,这倒也不是说她深爱秦坚,他俩自小分离,根本谈不上感情,可她却知道,人要有一个信字,且好马不配二鞍,好女不配二男,今日她与陈衍星成婚,日后她将如何面对世人的流言蜚语?

    所以她才想出了逃婚这一妙招,在中途与翠云交换身份,然后远走高飞,至于翠云的脱身,却要比她容易,因为翠云有一门保命的功夫,足够让她轻松脱身。

    而中途怎么会给她晚间来交换,这也要多亏翠云找来了她的师兄,也就是此时正在白玉门下装模作样的白衣书生,有了这个时间,她可以从容的进行自己的计划。

    “可是家里?”

    喜娘还是担心,毕竟逃婚这种事情可是会连累家里的,程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人,说不定全都要被牵连进去。

    程瑶佳冷冷一笑说:“家里?他们都已经不顾我的死活了,我为什么还要管他们?当年秦家落难,他们袖手旁观,现在还要我背负毁婚再嫁的污点,既然他们这么自私,也就别怪我自私一回了。”

    喜娘叹了口气,这种主人家的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既然小姐心意已决,那就由她去吧,反正都已经答应她了,而且这事只要不败露,人又是在代王府丢,那也就没人会怀疑到她一个下人身上。

    王阿四走上楼去,而此时在陈衍星的房中,却还有一人正在与陈衍星说话,他便是秦家家仆何路。

    “事情都安排好了?”陈衍星依然是神情淡然的喝着酒。

    何路恭身说道:“公子放心,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这白衣书生可真是帮了咱们的大忙啊。”

    陈衍星点点头说:“事后查查这人的身份,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这里,必然不是一般人,不论是敌是友,都要结识一下。”

    “是,老奴记住了。”

    何路点点头,陈衍星也是点点头,两人这种情况,看似和谐,可却并不正常啊,毕竟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阵营里的人啊,何路怎么会对陈家人这么恭敬呢?难道他已经投靠了陈家?

    不,显然不是这样,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眼前的陈衍星,并不是真正的陈衍星,早在刚进这个房间的时候,陈衍星就已经被埋伏在这里的秦坚给打晕,通过秘道给运到后院关押起来,而秦坚则利用他师父传给他的化容丹将自己的面貌改成了陈衍星的样子。

    所以之前秋掌柜在门口拉住王阿四,其实是在为秦坚争取时间。

    秦坚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想要正面与皇家对抗,那无疑是以卵击石,且不说这满城的影卫,就说城外的十几万大军,人家一人口唾沫都能把他给淹死,于是他就想到了这招瞒天过海之计,绝对不会有人想到他会化装成陈衍星的样子,就算是他去入洞房,也必不会有人阻拦,待到陈家松懈之时,他再带走程家的‘两件’传家宝,也就轻松多了。

    在整个计划中,最关键的就是要让陈衍星上来酒楼,如果不能离开迎亲队伍,想要抓他简直是太难了,周围全都是保护陈衍星的高手,刚才秦坚在房间伏击陈衍星的时候,就差点被外面的高手给发现,好在秦坚的实力不弱,才能够有惊无险。

    而要让陈衍星上酒楼,就得把他们都给拦在白玉门外,秦坚与何路就也想弄个书生祭天之类的事情,可是偏偏事不如人意,他们找出的人身手太差,全都被影卫给抓了,却不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反而帮了他的大忙,让秦坚的计划得以施行。

    只是秦坚绝对不会想到,帮了他大忙的人,正是他要抢劫的程家另一个宝贝,若是两人知道他们无意间达成了一次合作,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王阿四终于走上楼来,在门外放风的秋掌柜立刻发现,轻咳一声给里面的秦何二人报信后,就大步迎向了王阿四。

    “老秋,哪里去?”王阿四脸色有异,想不到会在楼上见到秋掌柜。

    秋掌柜本名秋七,是何路手上的头号心腹,这酒楼是他平时的据点,专管收集情报,并做一些黑暗中的事情,最擅长待人接物,对付王阿四,简直是游刃有余。

    “呵呵,回王管事的话,小人刚从世子房里出来。”

    王阿四一听这话,顿时就怒道:“你个老官儿,怎么这么不晓事?世子都说不见你了,你怎么还可以去打扰他?是不是当你王爷爷是摆设?不敢拆了你这家破店?”

    秋七笑容可掬地对王阿四拱拱手,说道:“王管事息怒,是世子让小人进来答话的。”

    “哦?世子有什么吩咐?”王阿四点点头,他相信秋七没有胆量敢冒犯世子。

    秋七眼睛眯得很小,有些小得意地说:“世子对小店的菜食非常满意,刚刚把小人叫进去就是问了一些关于菜食的问题,还赏给小人一块玉佩呢。”说话间,秋七就把玉佩拿出来对着王阿四晃了晃。

    王阿四眉头一挑,想不来这老小子还真是走了大运,世子最喜欢的一块玉佩居然落到了他的手上,自己好几次想要讨赏,世子可都没给啊。

    “哟,秋掌柜好福气啊。”

    王阿四阴阳怪气的说着,秋七想着这会儿里面应该已经都处理好了,他也不再对王阿四废话,只是笑着向他行了一礼便走开了。

    走到楼梯处,秋七回头一望,就见王阿四已经开门走进房中,顿时,秋七的脸上就挂上了一丝冷笑,心中暗道:蠢货,这玉佩可不是你家主子赏的,而是我家九公子赏的,一会儿我家公子也会连你们一起赏的。

    秋七得意地哼着小曲就走下楼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