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衍星一边喝着酒,一边随口问着王阿四。

    王阿四有些尴尬地回道:“世子向来都是去望云轩那等有名的大酒楼,小的怕这种小店辱没了您的身份。”

    “天下万事,吃饭最大,只要有好吃的地方,哪里有辱没之说?”陈衍星想了想又道:“这里的饭食不错,下面那个穷书生也不知还要唠叨多久,咱们这么一大群人也不能就这么干等着,让这酒楼做些饭食给大家,尤其是世子妃那里,一定要做到最好。”

    “好嘞,小的这就去安排。”

    王阿四先是吩咐了秋掌柜,对于这等大事,秋掌柜自然是不能含糊,虽然王阿四说不会亏待他们酒楼,但秋掌柜还是很识相的说只收一个成本费,王阿四满意的点了点头,就又去楼下找迎亲的领队。

    说来这迎亲的领队按说该是由他来担任,再不行就是王府里的某个管事来当,可现在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个汪都领,那脸就跟张死人脸一样,和人说话就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汪都领,你辛苦了。”

    王阿四心里虽然对汪都领很是不爽,但他有个好处,那便是对于那些能踩贱的人,绝对不会客气,可要是一些不能踩,或者像汪都领身份不明的人,他都会表现的很客气,因为你不知道这种人背后有什么不为知的身份。

    汪都领一如既往的冰冷,对于王阿四的问候,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王阿四脸上笑容不减,说道:“世子体谅都领与众位兄弟的辛劳,所以特命小人在酒楼里备下饭菜,就请都领和众兄弟们一起进去享用吧。”

    “不必了,替汪某谢过世子,就说我等都是粗贱之人,这点苦还熬得起,迎亲大事,不能有半点疏忽,兄弟们不敢擅离职守。”

    汪都领连看都不看王阿四一眼,直接就出口拒绝,这让王阿四心头火起,他气的不是不给他面子,而不给他家主子的面子。

    “汪都领,世子一片好意,你可别冷了他的心啊。”王阿四这话就有几份威胁的味道。

    却不想汪都领毫不在意,干脆也不说话了。

    王阿四深吸一口气,他想了想,世子的话既然已经发下,他就必须得替世子办成,不然传出去世子的脸上无光,他也会被人说成是无能,但却也不能和这种粗人硬来,一旦弄拧了,坏了世子大喜的好事,这事就更加的不好。

    姓汪的,山水有相逢,爷爷我今天就先忍了。

    王阿四再吸一口气,重新笑道:“汪都领尽忠职守,小人佩服,不过兄弟们都饿着肚子,办起差来也不利落,都领要是担心出现问题,可以让兄弟们分批换岗,岂不两全其美?”

    汪都领眉头一皱,看看周围的兄弟,也确实挺不容易的,为了代王家的大婚,今日三更就起来了,到现在水米未进,再看那书生的样子,一时半会是没指望了,既然世子已经发下话来,他真要不答应,对世子和兄弟们都没个交待。

    “好吧,某就不去了,就让兄弟们轮岗吃饭。”

    汪都领点点头,就向身边的人吩咐传令,王阿四见是目的达到,也不管汪都领去不去吃,按他的想法,饿死这家伙才是正好呢。

    王阿四再来到花轿旁,却被喜娘给拦了下来。

    “小的是世子的贴身随从,方才世子已经吩咐酒楼给大家备好了酒菜,不知世子妃是在轿中享用,还是去酒楼之中?”

    喜娘回头向轿中问话,就听到里面一道冷笑声传来:“食郎饭,打郎声,你家世子是皮痒了?还是要害我背上悍妇的名声?”

    “这……世子妃何出此言?”

    王阿四一愣,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食郎饭,打郎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答。

    还好旁边的喜娘小声给他解释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新娘大婚当日不得食夫家饭,意思就是要逆来顺受,忍气吞声,若是吃过了饭,便预示着有压丈夫一头的意思,不吉利。”

    “啊?还有这事?从来没听说过啊。”

    王阿四摇头一叹,他与世子哪里知道这些规矩,真是差一点好心办坏事啊。

    “世子妃息怒,世子当真没有此意,只是体谅您在轿中辛苦,这才做此安排,我这就去回禀世子去。”说完,王阿四转身就想走。

    却又听程瑶佳说道:“行了,你也别来回跑了,直接带着翠云和喜娘她们吧,我小睡一会儿,你们不许打扰我。”

    “小姐,我们都走了,这万一……”喜娘是程府的老人,一副尽忠职守的样子。

    程瑶佳不耐烦地道:“有什么万一?周围那么多的人,就跟押牢犯的似的,我都跑不出去,别人自然也进不来。”

    “可……”喜娘还是不放心。

    “好了,我说行就行,别烦我,翠云,你也出去。”

    程瑶佳一声怒喝,喜娘不敢再说什么,一个丫环也被从轿子里赶了出来。

    王阿四去看那丫环,却见她一直低着个头,好像被吓坏了一般,他也就笑笑没有在意,然后领着两人走进了酒楼。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吃吧,快点吃,吃饱了就回去侍候世子妃,我可告诉你们了,我家世子妃要是有什么闪失,这顿饭就会是你们最后一顿了。”

    王阿四对两人也算是照顾,没有让她们两们和一群大老爷们挤一张桌子,不过此时王阿四那作威作福的神态也回来了,开玩笑,惹不起世子妃,惹不起汪都领,吓唬两个女人还是可以的。

    喜娘连忙称是,翠云还是一直低着头,这小丫环好像很容易受惊吓似的,王阿四不再理会她们,转身就向楼上走去,他主子却才是他真正在意的人。

    一见王阿四转身离开,翠云也就抬起头来。

    “小姐,这样真的可以吗?”

    “有何不可?你只要将翠云送到代王府,然后就可以自行离去。以后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翠云她自有办法离开。哼哼,到时候就让陈衍星去守个空洞房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