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不打笑脸人,秋掌柜这么识趣,王阿四也不好太过于冷漠,脸上也不禁挂了一丝微笑。

    秋掌柜连忙说道:“今日世子大婚,小老儿也备了份薄礼想孝敬世子,不知王管事可否引见一下?”

    “哟,你个老官儿,倒还挺会上脸的啊,我家世子是什么身份?今天能来你这小店那就是你天大的福气,论孝敬,你还不够资格呢。”

    王阿四连声冷笑,简直就是不用正眼看秋掌柜。

    秋掌柜自然是知道王阿四的意思,连忙将王阿四拉到一旁,离开房门有些距离,再一看四下无人,悄声说道:“王管事为世子日夜操劳,也真是辛苦了,小人这里新得了一件好东西,就送给管事来解解乏。”说着,秋掌柜从袖笼里拿出一个金色牌子,就见上面刻着春夜楼三个字。

    王阿四眼睛一亮,身为代王世子的贴身仆役,他当然知道这个金牌是干什么用的,这是京都第一青楼春夜楼的恩客牌,一共有玉、金、银、铜四个等级,凡是持着这四等恩客牌去春夜楼,就会享受高人一等的待遇,而且四等牌子还有不同的优惠额度,比如铜牌可以享受八折优惠,银牌为六折,金牌则为四折,若是持玉牌前去,除了四大花魁之外,其余姑娘一律免费。

    只是玉牌迄今为止才发放了十面,全都是像代王这样的权贵之人,而像代王这样有身份的人,也不会去逛青楼,所以玉牌一直都是被陈衍星拿着,王阿四早就羡慕不已,如今秋掌柜拿着金牌给他,虽不如玉牌,却也是珍贵无比,必是花了大价钱才拿到手的,王阿四自然是不能拒绝。

    就见他笑容满面的说道:“秋掌柜真是太客气了,不过够兄弟,没得说啊。”

    一边说着,王阿四就不着痕迹的将金牌装进了自己的袖笼。

    秋掌柜呵呵笑道:“王管事说的是,小人可是与王管事神交已久,就想着有机会能与王管事多亲近亲近。”

    “好说好说。”王阿四拍拍秋掌柜的肩膀,说道:“你方才说要孝敬世子,我去看看世子是不是有空。”

    “是是是,若是不方便,小人也不敢打扰世子。”秋掌柜嘴上说是不敢打扰,但那眼神却很是热切。

    王阿四自然是知道这种人的心思,拿人钱财,他也是要替人办事的,于是他就走回房间,这时却发现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王阿四也不敢贸然进去,轻敲房门,“世子,小的进来了。”

    “嗯。”陈衍星声音冷冷地传了出来。

    王阿四眉头一皱,看来世子的火气还没有消呢,他可得小心应付,轻轻推开门,又回房轻轻关上,就见陈衍星此时正坐在那里喝着茶水,脸色却是很不好看。

    “你个混账东西,死哪里去了?”陈衍星不等王阿四开口,就先是一通训斥。

    王阿四低头听训,等陈衍星说完,他才敢说道:“小的去给世子准备了些酒菜,回来时这酒楼的掌柜的知道世子大婚,就想要孝敬一下世子,不知世子是否他这个机会?”

    陈衍星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他算什么东西?想要巴结本世子还不够格,让他滚蛋。”

    “是,小的这就让他滚。”王阿四连连点头,但心中却有些疑惑,世子向来对于别人孝敬都是很有兴趣,怎么今天却要往推?看来还是被那个书生给气的,奶奶的,等到了明天,看老子怎么收拾那个死书生。

    王阿四再见秋掌柜时,脸色也阴得可怕,他将金牌向秋掌柜身上一扔,冷笑道:“世子看不上你,你还是算了吧,对了,准备些好酒好菜送过来。”说完,王阿四转身就走。

    秋掌柜追上他,想要把金牌给他,便是王阿四却是不接,他这人虽然贪财好色,算不得好人,但却有一点原则,那就是拿了人家东西,你就得替人家办事,如果办不了事,就绝对不要接,不然这就是要欠情的,欠了情就得还,谁知道以后会从哪方面还,说不定哪天就会死在这种事情上。

    秋掌柜见王阿四铁了心不收,也只能无奈的离开,只是王阿四却不知道,就在秋掌柜转身之际,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好似做成了一件事情。

    王阿四回到房间,陈衍星已经不在那里坐着,而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拥挤的人群,白衣书生还在那里诵读祭文,迎亲的几百号人被太阳晒得全身是汗,不时有人传来叫苦声。

    而陈衍星的眼睛最终则定在了花桥之上,那里就坐着他的新娘,京城第一美人程瑶佳。

    “世子,您是不是等不及要见到世子妃了?”

    王阿四媚笑地站在陈衍星的身边,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陈衍星冷笑一声,看了一眼王阿四,却没有开口。

    王阿四却是知道世子不会对自己说这些的,所以他倒是继续说道:“您去了西川三年,与世子妃也有三年没见了,不是小的多嘴啊,您是不知道,世子妃这几年越长越漂亮,京城里头多少公子哥儿都去程家提亲,结果世子妃没一个看上的,这也只有您和世子妃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没有大命的人,是没有这个福气的,就像是秦家那个短命鬼一样。”

    陈衍星冷哼一声道:“秦家的短命鬼?他可还没死呢。”

    王阿四奸笑一声说:“世子娶了他的未婚妻,只怕他现在已经气死过去了。”

    “气死?哈哈……没错,你的真没错,哈哈……”

    陈衍星好似非常开心,笑得特别大声,王阿四一见自己将主子给一逗乐了,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而他却不曾发现,自家主子的眼角,忽有一道寒光闪出。

    白玉门前,书生的祭文也不知念到了何处,只见他声音充沛,面色坚毅,没有一丝疲惫之象,陈衍星也不理会,倒是很有兴致地品尝起了美酒佳肴。

    “嗯,不错啊,这间酒楼的菜做的不错,酒也是上等的烧酒,看来你是倒是常来啊,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