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陈衍星又是心中一怒,王阿四更是低声咒骂。

    “世子,你看咱们是不是去旁边的酒楼休息一下?”

    王阿四的这个提意立刻就得到了陈衍星的同意,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那也别傻站在这里晒太阳了,反正圣旨也没说要在一旁陪听。

    于是王阿四就传世子令,命所有仆役原地休息,而世子妃则与世子同入酒楼小憩。

    结果新晋世子妃却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陈衍星的邀请,仍坐在花轿之中,反正花轿里也是淋不着晒不着的,陈衍星也就随她去了,只身带着王阿四就进了酒楼。

    赵博与孟芸从窗口看着这一切,当陈衍星进入酒楼之后,赵博冷笑一声道:“芸儿,你觉得这书生真是诚心祭拜太祖吗?”

    孟芸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此事太过蹊跷,但凡通晓世理的人,都不会在今日阻拦世子的迎亲队伍,再看他那祭文和诵读的语气,分明就是故意在拖延时间。”

    赵博也不点头,只是淡淡地道:“去把艳奴叫来,我要知道此人是如何通过她的监防。”

    “是。”

    孟芸转身就要离开,而就在这时,门外正好走进一个年轻女子,红衣长裙,手上还戴着一双红丝手套,就连嘴唇也被涂得很红很红,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烈焰,但眼神却很是阴寒,令人想到了血的寒冷。

    “不必劳烦孟师姐了,艳奴回来领罪。”艳奴俯首跪在赵博身前,却没有开口。

    她是在赵博问话,果然赵博开口问道:“此人是如何躲过影卫的防守而进入白玉门的?”

    作为京都圣地的白玉门,人人都早就做好对策,代王府与程府为了声名,便从明面说服众人,而影卫则是暗中下手,白玉门前数里之处,到处都安插着影卫,一旦发现可疑之人,立刻就会被影卫暗暗的清除掉,至于圣旨说任何人不得阻拦之事,那也只是明面上说说而已,对于黑暗之中的事情,却是没有约束力的,更何况下令的人还是当今皇上,哪怕就算是知道此事的人,也不敢说些什么,反正只要不弄到明处,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太平之象。

    而白衣书生此刻堂而皇之的在这里祭天,却是对影卫最大的侮辱,之前影卫就已经发现了他,但上去围捕他的人,却一个个的都被点倒在地,这让赵博更是惊诧,若是杀死众多影卫,赵博倒也不至于太过吃惊,可要是全部点倒,却不伤一人,这份实力怕是赵博自己也很难办到,毕竟能够影卫的无一不是个中高手,对于这样的人,你可以伤他们、杀他们,但是要从容的点穴制倒他们,那必然得有高超的手段不可。

    “你可与他交过手?”

    赵博眉头紧锁,对于这样一个高手来到京都,而他却半点消息也没有得到,最可怕的是,他居然想不出这个白衣书生的身份,这对于堂堂影卫总管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失职。

    艳奴摇摇头说:“没有,当我赶到时,他已经中到了甬道之中,我害怕暴露就没有出手,请师父责罚。”

    “算了,这样的高手你就算是出手也占不得半点便宜,我们就且先看着,看他到底想要弄些什么把戏。”

    赵博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突然,酒杯开始碎烈,竟是被赵博的掌力给震碎的,可是见他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气愤。

    而此时秦坚来到了这间酒楼,只不过他来的地方是酒楼的柴房。

    “九公子,您安排的这一招可真是高明啊。”

    何路一见到秦坚,就不禁满脸的赞赏之色,他本来也想安排人在白玉门阻拦迎亲的队伍,可是影卫的防守太密,他的人根本就接近不了白玉门,却不想秦坚却另有安排,而且还真的就躲过了影卫的防守。

    秦坚听到何路的赞扬之后,不禁却是一愣,“路伯,这不是你安排的吗?”

    何路一怔,“不是啊,老奴还以为是九公子安排的呢,难不成九公子也不知道?”

    “看来还有别人盯着程家的传家之宝啊。”

    秦坚脸色阴沉,这可不是好事,如果只是与程家、陈家来争,他们在明,己方在暗,总是会机会,可若是再有其他势力的介入,在这种情势不明,敌我难辩的时候,可畏是危急万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万劫不复。

    何路也是明白其中的玄机,顿时脸色就有些惊谎:“那可如何是好?”

    “按原计划行事,既然有人帮咱们争取了时间,咱们若不利用,那也太对不起人家了。”

    秦坚此刻的想法与赵博相同,那便是以不变应万变,只要能得到宝贝,那就是一次胜利。

    “东西都准备了?”

    何路点点头,肯定地说:“九公子请放心,绝对万无一失。”

    “嗯,想办法把他的那个小奴仆给引开。”

    秦坚说完就转身走出了柴房,何路则走进了柴房里的一个密道之中。

    陈衍星走进二楼的包间之中,巧得是他与赵博的房间仅隔一个包间,王阿四也想要随着进去,而就在这时,酒楼的掌柜的走了过来,轻轻拉住王阿四说:“王管事,您可好不久没我这小店了啊。”

    王阿四这人就是喜欢被恭维,其实他哪里算是个管事,不过就是世子身边的一个小仆,但却不是这个身份,所有人都不敢得罪他,就连代王府里的几大管事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整个代王府的下人里,除了几个主子身边的老仆以及那德高望重的老管家外,再就数王阿四最威风,走到哪里都被人称为管事,大家都知道,不出意外,今日的小仆,就是明日的王府大管家啊。

    “秋掌柜,你最近发财啊。”

    王阿四很是倨傲的拱了拱手,对秋掌柜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秋掌柜却是笑容满面,说道:“托您老的福,日子还算过得去,今日世子大婚,能来我们这个小店里歇脚,一下子就让我们这小店里瑞气盈堂啊。”

    “你这老官儿,还是长着一张巧嘴啊,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