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路越说越是激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好像又想起当年的景象。

    秦坚双拳紧握,他不知道当年是怎样的惨状,但他可以去想像,七十六口人,七十六颗人头,其中还有五个孩子,如果不是爷爷当年的决断,就会变成七十七颗人头,自己这个头颅其实是全家的。

    深吸口气,秦坚拍拍何路的肩膀,说道:“仇一定会报的,我知道你这些年都在积蓄力量,可惜我不能去见你,皇家一直在盯着我,十年前他们就曾上山索拿我,结果被我师父赶下了山,之后师父带我云游避祸,三年前我出师后独自行走江湖,皇家很快就得到消息,围捕了我几次,都被我给逃脱,后来他们就没了动作,只在我身边安插了个细作,当时我还疑惑,像我这样的人直接杀掉便算了事,何必还要细作?直到去年接到你的来信,我才知道原来咱们秦家还有一件令皇帝都寝食难安的宝贝,而他们以为宝贝就在我身上。”

    何路点点头说道:“据老奴得到的最新情报,这东西不只咱们秦家有,其他几大世家也有,好像吴家、楚家、贺家、刘家都已经主动交给了皇帝,而赫连家似乎也在前些日子交了出来,所以这五家重新得到了重用,如今也就剩下咱们秦家和程家、魏家、陆家没有交,上个月陆家家主因殴打家奴被刑部关进大狱,天天都被严刑逼供,目的也是为了那个宝贝。”

    秦坚冷笑道:“哼,皇帝这脸皮越来越厚了,堂堂一个世袭国公,竟然因为殴打家奴而入狱,他还是直接下道圣旨,命令各家交出宝贝,这样也算是光明磊落。”

    何路也冷笑一声说道:“皇帝的脸皮虽厚,却还不敢不要脸皮,自然不想被人说他抢掠下臣之物,而且那东西好像也见不得光。”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秦坚思索着说道:“能被皇家看得如此重,一定不是凡物,莫非是仙家法器?”

    “确有这可能。”何路一脸正色地说:“老奴这些年经商的时候,曾在南疆听人说过,皇家的那位太祖在还未起义的时候,与九大世家的先祖就是知交好友,十人曾一起闯过翠环山上的望仙境,回来后却只字不提,再之后就举兵起义,打下了大周江山,所以就有人猜测他们从翠环山上得到了仙家指点,这才能够成就大业。”

    “望仙境?他们真的上过望仙境?”秦坚心中一惊,说道:“家史与国史上不是都说他们在起义之后才认识的吗?”

    “那消息只是坊间传闻,实在无法分辨真假,只是看皇帝的作为,那消息又不像是无的放矢。”何路口中虽然说的不知真假,但话里的意思却相信是真的,只是其中涉及家史,他不敢乱说,毕竟质疑国史并没有什么,可家史代表的就是家主的权威,这就不是他一个下人可以说道的了。

    秦坚明白其中道理,就见他眼睛一亮,说道:“有意思啊,凡人的争斗居然会上升到仙家的层面,看来明天这婚我是非抢不可了。”

    皇家的婚礼总是很奢华、很复杂。

    本来按照礼法,代王虽是皇帝的亲弟弟,他的儿子却只是个世子,所以婚礼比皇子要缩简一些,但此次程家与代王结亲,皇帝龙颜大悦,亲笔御书了四个大字‘佳偶天成’,并下旨代王世子的婚礼全部按皇子规格来办。

    这对于程家与代王府来说都是莫大的殊荣,所以两家从月前就开始忙碌。

    众人看着原本已经开始败落的程家,如今又变得门庭若市,再看看家主程怀茗那乐得都合不拢的嘴巴,人们就不禁感叹,生个好女儿是多么的重要啊。

    程家大小姐程瑶佳,嫡亲长女,貌若天仙,且聪慧善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向来就有京城第一美女的称号,是无数男子心中的佳妻之选。

    这样的好女子,也只有嫁到皇家才能配得上她的身份。

    听着这个说法,秦坚却是冷笑了一声,程瑶佳什么德性,他可是最清楚的,也就是那些无知的家伙才会被她的外表给蒙骗,往往相信她是好女人的人,下场都不会好的。

    而且她最讨厌的就是中规中矩,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如果不给她弄点热闹,他这个‘前未婚夫’也就太不够意思了。

    迎亲的队伍慢慢走向白玉门,五里长的队伍,要足足绕皇城一周才能进代王府,这是对皇帝的尊敬。

    秦坚就坐在白玉门旁的小茶馆中,而在茶馆旁的酒楼中,还有两个人也在看着迎亲的队伍,其中一人正是秦坚曾经的女婢风音,如今她已经换回了真实的身份——皇家影卫副总管孟芸。

    孟芸身前坐着的那个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就是她的师傅,影卫大总管赵博。

    “师父,弟子无能,没能完成任务。”

    孟芸躬着身子,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

    赵博小小的喝了口酒,拿着酒杯的那手很白很嫩,那皮肤连孟芸这样的女子都要自愧不如。

    “无妨,从这些年的观察来看,秦坚也不知道那件宝贝的事情,这次他来到京都,说不定还是个机会,倒是你想出来了没有,他是怎么识破你的身份?”

    孟芸直起身,摇摇头说:“弟子愚钝,就是没有想出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赵博微微一笑道:“这次也是给你提个醒,做事情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往往就是因为一些小细节,就会要了你的命。”

    “是,弟子谨记。”孟芸的眉头紧锁,她知道这次真的很危险,在那样的情况下,秦坚完全有理由杀她灭口,可是他却没有,这让孟芸的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三年的朝夕相处,他们之间也许已经真的不是简单的敌对关系。

    秦坚,我欠你一条命。

    孟芸心中暗暗的记下这句话,眼中也多出一道神采,令赵博看得一愣。

    秦坚也似有所觉,看向了酒楼的方向,结果只看到了空空的窗口,他的目光再次投向了迎亲的队伍,看得出,这回皇帝真的很重视这场婚礼,居然派了一支军队来迎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