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雄兵入燕京,公侯万代九家郎。

    昔年昏君无道,天下大乱,周太祖起义旗,聚雄兵百万围攻燕京,终将昏君斩首于街市,改国号为大周,封赏各路有功之臣,其中建功最多的九人被封为一等开国公,世袭罔替,真是好一番君臣和宜,天下太平的盛世景象。

    只可惜,匆匆三百年,当年的九大世家却已惨破不堪。

    曾经的军神秦家,更在十年前满门抄斩,华庭美院变成了残垣断壁。

    “嘿,公侯万代,好大一个笑话啊。”

    秦坚站在秦家废园之中,眼中射出浓浓的杀意,全家七十六口人的血仇,全都记在他的心中。

    “公子还是想宽些,皇族势大,若要报仇还须好好谋划。”

    风音轻轻地俯在秦坚的背上,似乎怕他一怒之下就冲向皇宫。

    秦坚一转手就将风音拉到身前,捧着她的俏脸,淡淡地道:“放心吧,没有突破上玄境界之前,我绝不提报仇之事,倒是你让我很是好奇。”

    风音妩媚一笑,问道:“公子好奇什么?奴家身上还有哪处未曾献于公子?要不奴身再让公子检查一番?”

    秦坚哈哈大笑,说道:“你个妖精,今夜不许勾引本公子,要是明日没了力气,你就该去天牢里陪我了。”

    “怎么会呢?公子已经是灵级后期的高手,区区一个抢亲还不是手到擒来。”风音的声音更加娇媚,身体宛如一条柔蛇,软软的倒在秦坚的怀里。

    秦坚哪里还能把持得住,一把就将怀里的妖精抱起,快步向着一间还算完好的卧室走去。

    几度风雨,风音已经全身瘫软,口中娇喘连连,但一双美目还是满含春情的看着秦坚,在月亮的照耀下,向他传递着浓浓的呼唤。

    “小妖精,你这真是要把本公子给榨干啊。”秦坚把手放在风音的玉颈上滑来滑去,奸笑道:“吃醋了?不想让我去抢亲?这才对嘛,以前我买个侍女你都要弄死,这回反倒没点反应,所以我就好奇你怎么不在乎了。”

    风音顿时小嘴一噘,委屈地道:“奴家能有什么反应?人家不过是您的奴才,也就能和那些下人争风吃醋,您要去抢少夫人,奴家哪配有资格吃醋,要是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就更不配服侍公子。”

    秦坚点点头:“嗯,不错,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我的奴才,要说来堂堂影卫的副总管屈尊服侍了我三年,本公子真是很荣幸啊。”

    “啊……”风音一声惊呼,刚想要动,就被秦坚一指点在了颈上的经脉处,瞬间就身体一软,无法再动。

    这是秦坚独门的拘脉指,他的元力会随着对手的经脉遍布全身,然后死死的堵在几大要害之处,令对手经脉不畅,肢体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此刻风音就连嘴巴也张不开,只能死死的盯着秦坚。

    “很意外吧?说实话,你一直都隐藏的很好,如果你能再多了解一个信息,说不定到现在我都对你深信不疑。”秦坚冷冷地看着风音,继续说道:“本来我还不想太早揭露你的身份,但是这次回京干系重大,我就不能再任由你偷偷传递小消息,念在这三年来你也算尽心服侍我的份上,我不杀你,拘脉指两个时辰后就会解开,到时回去好好当你的副总管吧。”

    秦坚快速穿好衣服,回头再看风音,却发现她的眼中竟带着淡淡的笑意,秦坚不禁也笑了:“妖精,本公子还真舍不得你,下次再见的时候,可要洗干净了再来。”

    风音调皮的眨眨眼睛,秦坚一挥手,就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在秦家有一处地方比秦家祠堂还要重要,那便是怀恩堂,除了家主外,其他子弟未经许可不得入内,听说秦家最昌盛的时候,怀恩堂里放满了皇帝的赏赐,几乎是皇宫里有的,秦家怀恩堂就肯定会有一份,后来抄家的时候却被当成罪证没收回国库,当真又是一个讽刺。

    秦坚进入怀恩堂,点亮火折,走到一个角落处,俯身用匕首起出地上的一块青砖,在火光下就看到青砖下的地面,有两个大小不一的圆孔,秦坚吹熄火折,左手拇指扣住大的圆孔,右手小指扣住小的圆孔,然后双手同时用力,拔动了孔内的机关,只听咔咔几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开。

    秦坚微微一笑,又将青砖放回原位,而他则转身走出怀恩堂,但身体却越走越低,原来他正走进一条地道,地道的入口就在怀恩堂门外三步之处。

    这就是秦家的秘室,每个大家族都会有一个秘室,用来收藏珍贵之物,当年官府抄家,特意查找秦家秘室,结果一无所获,只怪秦家秘室的机关太过诡异,入口摆在堂正之处,机关却又在最不起眼的地方,这般安排足可见当年秦家先祖的智慧,将兵法的诡道运用得淋漓尽致。

    “可惜秦家的兵法还是敌不过皇家的权术。”秦坚叹了口气,在地道转弯处按下机关,地面上的入口就被关上。

    “老奴见过九公子。”

    秘室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跪在地上,声音哽咽地给秦坚行礼。

    秦坚连忙将他扶起,望着他苍老的面容,眼圈也是不禁一红,沉声道:“十年了,路伯辛苦了。”

    何路老泪纵横,摇头说:“老奴是家生子,生是秦家的人,死是秦家的鬼,当年老爷将我逐出家门,就是要为秦家守住最后的香火,天可怜见,九公子终于回家了。”

    秦坚目光森冷,点头道:“是啊,我回来了,秦家还有人活着,爷爷早就看清了皇家的无情,十二年前送我上山学道之时便对我说,秦家先祖为一代军神,秦家后人也必不会辱没祖宗,只要有一人活着,就会让陈家血债血偿。”

    “对,血债血偿,这十年来,老奴总是想起当年全家遇害的样子,盈盈小姐才不过三岁,刽子手就跟没用力气一样,轻轻一下就砍下了她的头颅,当时老奴就想冲出去和大家死在一起,但想到老爷的叮嘱,老奴也只能咬碎了牙齿,不让自己冲昏了头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