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欧娜最终也没能成功的动进攻。?

    因为当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准备主动进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确比较倒霉的缘故,安格斯突然出现,告诉唐恩王权手杖那边有了喜人的现。

    于是那种旖旎的气氛果断就消失了。

    两人跟着安格斯一起来到研究院,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脸兴奋的吉恩。

    “这会是一个惊人的现!”

    吉恩大声说道:“根据你反馈回来的萨满图腾的资料,我们终于彻底解开了这王权手杖上的秘密,不出所料,这上面利用龙血绘制的图腾是一种加密措施,隐藏的消息就是黄金巨神像军团所在的空间坐标!”

    “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啊。”

    唐恩一摊手:“所以说,喜人的现是什么?”

    顿了一下,吉恩说道:“当然是修复王权手杖的办法。”

    “哦!?”

    “根据安格斯取回来的文献记载,当初制作这王权手杖时是集合了人类炼金宗师,矮人锻造宗师,侏儒大工匠,然后让精灵女王以世界树之笔,以龙族之血为墨来刻画加密的图腾最终才创造了这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团武器。”

    吉恩指着台子上暗淡无光的王权手杖说道:“但是现在王权手杖本身是完整的,因此无需二次锻造,黄金巨神像军团的情况不明,也无需侏儒大工匠的工程学技术,目前看来,想要修复这王权手杖只需要达成三个条件就可以了。”

    唐恩打了个响指:“人类炼金宗师的技术,精灵女王的世界树之笔,龙族之血。”

    吉恩点点头:“没错。”

    安格斯相当嫉妒的说道:“现在看来,前两个条件对你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没办法不嫉妒啊,本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就是炼金术,可没想到这货的炼金术丝毫不弱于自己,更让人眼红的是他居然还和艾格温关系那么密切——这是最不能忍的地方!

    吉恩很清楚,即便是没有艾格温那层关系,单单就是他和精灵女王伊莎莉的关系就很不一般了——一个差点成为精灵族亲王的男性人类能一般么?

    有这层关系在,想要借助精灵女王的世界树之笔完全不成问题。

    安格斯叹了口气说道:“这里面最大的麻烦恐怕就是龙族之血了。”

    “那有什么麻烦的?”

    唐恩一脸的莫名其妙:“艾卓卡曼达不是天天在外面溜达么?看上去挺好说话的,找他借点血而已,多大点事儿?”

    就算借不来也没关系,他仓库里应该就有龙血来着,这种极品材料不应该没存货。

    吉恩、安格斯、菲欧娜他们一脸的目瞪口呆。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嗯?”

    菲欧娜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觉得艾卓卡曼达好说话?”

    “难道不是吗?”

    安格斯一脸错愕:“然后你还要问他借点血用?”

    “对啊,这有问题吗?”

    吉恩忍不住捂着脸说道:“你对这方面的事情是多么无知啊!?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唐恩也感觉有点不太对了:“怎么了?这里面难不成还有什么麻烦?”

    “艾卓卡曼达不是一个好说话的红龙,从来都不是!”

    菲欧娜先否决了唐恩这一点看法:“之前你不在的时候我曾经有事想要麻烦他一下,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我一次!而且莫名其妙的他还非常警惕我!”

    艾卓卡曼达毫无缘由的警惕让菲欧娜更加莫名其妙,对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感了。

    吉恩说道:“艾卓卡曼达表面上是一个相当活跃而且好奇心旺盛的红龙,但除了和合作伙伴能聊上几句之外,对其他人都相当疏远——他和其他龙族没什么区别,都在有意地和其他种族维持一个适度的距离感。”

    安格斯点点头,深以为然:“没错,我之前也接触过一些龙族的成员,他们给人的感觉就是相当友善,就在你觉得自己已经和对方关系很不错的时候,往往现实会给你一个很残酷的教训——他们的那种友善只是基于一种高等生物面对低等生物的仁慈……”

    吉恩也相当赞同这个看法:“是这样没错,如果说和精灵成为朋友需要一定的契机和耐心的话,那么和龙族成为真正的朋友则需要更加严苛的条件,至少个人实力上就要达到至尊级以上,才有勉强和对方谈话的资本——当然了,和他们臭味相投的地精除外。”

    “他们的自然寿命实在是太长了,据说从诸族诞生之日至今,他们除了战死的成员之外还从来没有自然衰老死亡的呢,那种久经历史沉淀出来的优越感让人根本提不起勇气去置疑……虽然艾卓卡曼达还是一个年轻的刚成年的红龙,但龙族的骄傲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啊……”

    唐恩挠挠头,怎么感觉他们所说的艾卓卡曼达和自己接触到的不太一样呢?

    “然后,你居然向一个龙族借血?你知不知道这种话一旦开口后果有多严重?”

    吉恩嘴角抽搐个不停:“以前有个像你这样无知无畏的家伙,现在连他的坟头都找不到了。”

    “龙族成员自诞生以来就从未有自然衰老死亡的例子,如果不是他们的生育率实在是低的可怕,普兰达尔早就是他们的天下了——虽然现在也和他们的后花园没什么区别。”安格斯提醒唐恩,“史上有所记载的死亡案例全都是战斗至死——无论是面对混沌生物,还是面对曾经历史上那些愚蠢的‘屠龙者’。”

    在普兰达尔的历史上,屠龙者是真的存在过的。

    由于龙族雄踞大6武力的制高点,所以那些蠢货都想通过屠龙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其中死亡者的数量难以计数,成功者也屈指可数——但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少数几个屠龙者的愚蠢行为,却为整个普兰达尔掀起了可怕的腥风血雨。

    本来各自互不干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结果你却跑到人家家门口扬言要杀人家,谁能忍的了?

    更不能接受的是龙族的生育率比精灵族还要低,简直低的可怕——屠龙者的行动刺激了龙族的繁衍计划,为了增加种族延续的可能,他们尝试了无数种办法,最终搞出了不少亚族出来,什么亚龙地行龙之类的种族,生冷不忌狩猎范围极广的龙族成功获得了“生性***的评价,也因此搞出了不少喜欢绑架公主的绯闻传说来……

    从宏观角度上看,各种龙族血统亚族的诞生成功将龙族的血脉传播了出去,但并不纯正的血统导致了那些亚族或多或少都有很多的毛病,其中最无法让龙族接受的,恐怕就是智商上的硬伤吧。

    没错,那些亚族九成九都是智障——这是往好了说,往不好了地方说就是,绝大多数亚族和魔兽没什么区别,根本配不上龙族那种高大上的身份。

    历史上唯一成功的结合方案就是和人类通婚诞生的半龙人,由于人类是诸神联手创造的种族,对各方面的血统都有极强的兼容性,连兽人都能通婚,龙族也不算什么了——只要别用本体就行……

    男性人类和女性龙族的结合并没有提高生育率,而男性龙族和女性人类却成功诞下了后代,人类的兼容性保证了半龙人算是少数智力正常也有一定潜力的种族,可最大的问题是……龙族的基因居然没有战胜人类的基因!半龙人特么的不是容纳了人类血统的龙族,而是吸收了龙族血统优点的人类啊!

    这两者是有很大区别的!

    前者算是龙族血统的劣化,虽然是劣化,但姑且可以保证种族的扩张和血统的延续,是可以接受的程度,顶多就是寿命短了点,力量弱了点,但还算是龙族。

    后者那种就变成.人类血统的优化了,龙族就像是无私奉献的伟人,用自己无比优秀的条件帮助改善优化了人类的血统,这诞生出来的可不能算是龙族的后代,而是人类的后代啊!

    龙族可不愿意成为人类基因优化的工具,因此和人类的通婚仅仅尝试了一次就宣告终止了,半龙人也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成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人类虽然忘记了这种往事,龙族可未必会往——每当有幼龙要离开巨龙之心往外界游历冒险时,就有巨龙长辈语重心长的教育他们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了千万要躲开……啊呸!说的是,其他种族的女性都是***觊觎着他们龙族的优秀基因,所以绝对不能胡搞乱搞——哪怕是自己无聊撸一,也得把种子给清理干净了不能给她们机会。

    “基于这种残酷的现实,现在外出在外的龙族基本上都对女性保持了极高的警惕……所以你懂了吧?”

    简单说了一下有关龙族的秘辛之后,安格斯对菲欧娜说道:“艾卓卡曼达警惕你是有缘由的。”

    “那个混蛋!”

    菲欧娜气的俏脸通红:“谁觊觎他的血统了啊!给我我也不要!”

    吉恩一摊手:“问题是,有无数的女人愿意要啊……”(。)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