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天周六。

    上午九点半。

    华馨公寓内,林在山正光着膀子,坐在工作台前弹吉他唱歌。

    他唱的是郑钧的《路漫漫》。

    这是一首很有趣的老歌,歌词通俗,话糙理不糙,配以戏谑世俗的旋律,味道十足。

    刚挣了10万块钱,也算是万元户了。

    放松的唱着这首歌,林在山的心情如窗外的阳光一样,明媚爽朗。

    明天下午白鸽就回来了。

    看到银行账户里的钱,那丫头一定会乐开花吧?

    想着,嘴角便弯开了微笑,唱歌唱的也更恣意了——

    ……

    爱上的第一位姑娘~我觉得她很不一样~

    有天我俩在床上~你猜她怎么对我讲~

    ……

    没人稀罕你的感情我亲爱的~

    你最好变得富裕如果你爱我~

    ……

    因为路漫漫~其修远~而我们不能没有钱~

    路漫漫~其修远~我只是不想太孤单~

    ……

    录好这首歌的小样后,林在山又听了一遍,觉得不错,便将歌曲上传到了中华帝国音乐原创协会的网站上去注册。

    和另一个位面一样,在这个位面,音乐人也可以将原创的歌词、曲谱、包括编曲,都上传至中国音乐协会原创联盟的专属注册网站去注册版权。

    上一位面,从网上注册一首歌,要交10块钱的注册费。

    这个位面便宜,拿到一首歌的网络版权注册戳,只要2块钱。

    原创者不用非得上传小样,只要将词谱传上网站就能注册了。

    当然也可以传音频格式的小样注册。

    林在山将《路漫漫》的音频格式、词、曲的完整文件都上传了。

    交了两块钱后,这首歌就算是注册下来了。

    这是他注册的第72首歌了。

    这些天,他唱过的歌,全都从网上注册了,以免被人抄袭。

    这个位面盗版的情况很严重,但抄袭的现象倒不是很泛滥。

    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混,谁都不想背上抄袭者的恶名,再说抄一首歌也卖不了多少钱。

    但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

    除了唱过的歌都注册了,林在山还把偶尔想起来的不错的歌都注册了。

    为了省事,他大部分歌都没上传小样,只上传了歌词和曲谱。

    只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就像现在,他才会录小样上传。

    在注册《路漫漫》之前,他注册的是另外一首郑钧的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这两首歌,出自郑钧的同一张专辑《第三只眼》,这张专辑在上个位面的1997年1月发行,此后仅用两个月的时间,便大卖50万张,使郑钧成为登上“billboard”的第一个中国歌星。

    林在山是注册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之后,才想起来这首《路漫漫》的。

    而之所以要注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是想给信徒乐队排一下这首歌,助信徒乐队去参赛。

    昨天和张昊撂了不少狠话,让张昊他们端正态度参加这次比赛,但毕竟闹出了和曹佩兰之间的事,这里面肯定会搀和上毕永刚的感情,所以林在山想用这首《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让毕永刚看的开点。

    他之前有考虑过,给张昊他们抄动力火车的《背叛情歌》、《第一滴泪》这种更宣泄的针对情变的歌。

    这帮孩子未经世事,荷尔蒙太盛,唱这种发泄情感的歌,可能会更投入,更有感觉。

    但斟酌一下后,他觉得这类歌太矫情了,还是算了。

    毕永刚肯定是还没忘掉曹佩兰呢,要唱了这种歌,是在他伤口上撒盐,会勾起他心底的伤痛。

    索性,就给他们抄一首更让人敞开心扉、开阔人生观的歌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天下本就没有不散的筵席。

    吃饭是这样,朋友也一样,甚至人生都是一场在慢慢等待着散去的筵席。

    男女感情这种事,没了就是没了,何必再纠结呢?

    林在山希望用这首歌,让毕永刚看的更开点。

    在林在山心里,音乐最大的魅力,就是那种能改变人心、让人敞开心扉、重新迎接美好生活的力量。

    就像《真心英雄》中唱的:“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

    这也是林在山的梦想。

    用一首歌,让毕永刚从逝去的爱情中走出来,可比张昊以及他女朋友想的那些昏招有效用多了。

    除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外,林在山还要给信徒乐队排另外两首歌。

    这次信徒乐队参加的大学生艺术节乐团比赛,分两天举办。

    因为参加的乐队实在太多,全闵州的大学生乐队在十月底时,差不多都要来到东海参赛。

    有近百支之多,一天根本比不完。

    第一天算是初赛,每个乐团表演一首歌,之后选出24支乐队进入次日的决赛——那也将是东海大学生艺术节**闭幕的表演。

    在决赛时,乐队将有两首歌的表现时间。

    加在一起,就是三首。

    按照惯例,获得冠亚季军的前三名乐队,还要进行安可表演。

    所以林在山至少要给信徒乐队排三首歌。

    要是信徒乐队唱的感觉很好的话,他还要给他们准备安可歌。

    这其中,《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肯定是要排的。

    这首歌的纯演唱难度,对于张昊那条漂亮的高音嗓来说,不会造成太大的挑战,主要就是感情的抒发,以及乐团的编曲伴奏是不是能表现的很好。

    第二首,林在山想给信徒乐队排的是另一世信乐团的《天高地厚》。

    这首歌的演唱难度对张昊来说就比较有挑战性了。

    张昊的高音很像苏见信,但不知道他能不能把《天高地厚》唱的像苏见信那么给力。

    这首歌是首成员之间合唱的歌,信徒的每个人都能唱上,如果排练的不错,在现场表演的气氛肯定会很好。

    用一段新的爱情去忘记旧的爱情,是从爱殇中走出来的最好的办法。

    但其实,不离不弃的友情,也能很好的去稀释掉逝去的爱情。

    林在山希望毕永刚能被这首《天高地厚》所感染,明白到,不管世界尽头多寂寞,他的身边一定还会有他的好兄弟们陪伴,有音乐作伴。

    爱情没了,不是什么天塌地陷的事,更不是世界末日。

    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可以媲美爱情。

    只要心境能打开,不要那么狭隘,人可以活的很自在,很骄傲。

    第三首歌,也是决赛中的终极大杀器,林在山想给信徒乐队排郑钧的《苍天在上》。

    这首歌是郑钧为祭奠一位在911中逝去的音乐友人而作的,但里面包含的情感,已经超越了这些。

    “乱发飞舞,腊月的寒风,野鸽子掠过青空……”

    这首歌一开篇就能让人感受到一种铺面而来的大气与悲凉。

    作为一个摇滚男,就应该有这样大气的心境。

    总在那些小情小爱中纠结有什么意思?

    大丈夫当放眼天下,志在四方!

    悲的是故土,恋的是风华!

    爱情没了算什么?

    所有一切没了都无所谓!

    因为还有苍天在上!

    当世间一切都跟你作对的时候,你只需淡淡一笑就好了。

    这才是大丈夫!

    这首《苍天在上》的意境太高,林在山担心以张昊的才情和胸怀,怕是唱不出来这首歌的境界。

    但他还是想给张昊他们排排试试,如果不行再换歌。

    他想让这些摇滚小青年们,感受一下摇滚老炮的情怀,不要总把人生和音乐的目光放得那么短浅。

    林在山本人很喜欢这首《苍天在上》,他之前甚至想用这首歌去参加《最强唱作人》的第一轮比赛。

    如果是原来那大叔的嗓子唱这首歌,定然通杀全场!直接就能把所有人都震了!

    但可惜,林在山现在的嗓子没那么高了。

    他之前试着唱了一下这首歌,效果不太好。

    这种歌不能用假音往上骗,那样意境就全没了,必须实打实的将八度高音顶上去。

    林在山现在身体还不太好呢,底气不够足,嗓子在高音域的表现也有点沙,使劲唱上去,很容易卡出,气吐不出来。

    在只有一次机会的正式录影中,他不能拿这样的歌去冒险。万一录影中将声音唱劈了,那就太丢人了。

    通过这段时间对这条新嗓子的熟悉、保护与磨练,林在山隐约预感到了,他这条嗓子未来不太可能恢复到原来那大叔年轻时的超杀高音了。

    他的嗓子已经有了沧桑的质变。

    三个八度高音再往上唱,他基本上就无法用真音往上顶了,否则很容易出状况。

    像是另一位面的经典高音歌《死了都要爱》,拥有8个d3、35个c3、25个b2,连续高音,起伏不断,需要极其强大的气息保障,林在山现在不用假音用真音是铁定唱不下来了。

    还有张雨生的《我期待》,这首歌音高最高到e3,林在山要是挑战的话,真音必破。

    还有杨培安的《我相信》,很给力的歌,最高音到#d3——2个#d3、5个d3、26个c3,几乎全是高音,且高音区的咬字比较困难,全歌对气息的要求倒不是太高,但就是能把你唱到缺氧。林在山现在已经没有年轻时那种轻松驾驭#f3的实力了,这种歌他基本上都碰不了了,除非降调。

    正是因为嗓子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没有以前那么高了,所以林在山在遇上张昊后,才很喜欢张昊的嗓子。

    另外一位面的很多歌,他现在都唱不了了,但张昊要能把嗓子给磨练好了,是能唱的。

    如果他能给这小子培养出来,这小子未来必将是歌坛中的一把利刃。

    “铃铃铃——”

    正想再新注册一首歌时,手机响了。

    是孙玉珍来电。

    “喂?”

    林在山接起了孙玉珍的电话。

    “大叔,你起床了吧?”

    “都快十点了,我当然起了。”

    “我在台里加班呢,我们刚开完会,我现在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不那么好的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先听那个不好的吧。”

    “你为什么先听不好的呀?”

    “没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先听不好的。”

    嘴里虽然没说为什么,但这里是有原因的。

    林在山以前听过一个故事,是讲有两个人,一个人吃葡萄只吃一串中最好的一个,另一个只吃最坏的一个。

    这种吃法,让前者每次吃到的葡萄,都是剩下的葡萄中最好的那个,而后者总是吃到最坏的那个。

    似乎,我们应该羡慕前者,因为他懂得享受。

    但事实上,前者只剩下回忆了,而后者还有期望。

    “那好吧,我先说不太好的这个消息吧——你被安排在《最强唱作人》的第一期录影了,下周你就要进组准备了。下下周末,就要正式录影了,时间很紧。”

    “无所谓啦,我早就准备好参赛了。”

    “不,你还不了解这件事,你被安排在第一期是有原因的,现在我不方便说,等回头咱俩私下里见面我再告诉你吧。总之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既是这样,林在山就先不多问了,转而问:“那你要告诉我的好消息是什么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