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非得治人家干嘛啊?”林在山反问张昊:“你是医生啊还是法官啊?你治人家。”

    “她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说我们乐队是垃圾!”张昊依旧义愤填膺。

    “你要不先惹人家,人家会说你们?”

    “是她先惹的老毕,我才惹她的!”

    “你别解释了。这女孩和毕永刚谈恋爱,分手,这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你跟着瞎搀和什么啊?”

    张鹏飞也随口问了一句:“曹佩兰和老毕交往时劈腿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老毕没说,反正肯定是这臭bitch给老毕甩了。”

    张鹏飞无奈道:“要是没劈腿的话,你们这么和人家较劲就有点过分了。”

    “是她过分好不好!把老毕给甩了,见到老毕就跟不认识似的?她不就怕老毕给她过去的那点破事都点了么!装什么b啊!”

    林在山脸色沉下来了:“听你这意思,是不是谁不懂事的时候做了点错事,或者幼稚的事,这辈子就都不能翻身了?人家想改都不行是吧?要照你们这么说,我现在是不是也很装b啊?”

    “不是不是。”见林在山口气不悦,张昊连忙摇手:“大叔,我不是说你。您是有本事。那法国臭婊.子什么本事都没有,就在那臭傲。我就想不明白了,她有什么可傲的啊?”

    张鹏飞笑说:“人家长得漂亮,傲点不行啊?”

    林在山更进一步讲:“漂亮不漂亮的这都无所谓。她就算没本事,人家在那傲,又怎么了?那是人家自己的事,和你有个屁关系啊?每个人的性格和选择都是不一样的,你就非得全世界都围着你转,你才高兴是吧?喜欢吃画卷的人,你就非得让人家吃米饭,你才得意是吧?”

    张昊被说的黑头土脸的,苦声解释:“我没那意思。我就是看不过去她那么对老毕!她自己傲就傲呗,谁爱搭理她啊。但她那么对老毕,这就太过分了!”

    张鹏飞看出来了,林在山很不爽这件事,便也跟着劝张昊:“分手的人,装作不认识,这很正常啊。谁也没规定分手了就一定要做朋友吧?我认识很多人,之前是好朋友,谈恋爱了,之后分手了,立马儿就互不相认了。这样挺好。要是分手了,还互道寒暄,见面和没事人似的,搞的假惺惺的,这有什么意思啊?这不是互相伤害吗?”

    “胖子这话在理。”

    “不是,那按你们这么说,姓bitch给老毕甩了就白甩了?老毕就得自认活该?”

    张鹏飞气道:“那不自认活该还能怎么着啊?杀了对方去啊!老毕要是个爷们儿,就应该把这妞给忘了。这妞是什么样的人,老毕比你们谁不清楚?她无视老毕,老毕更应该无视她!这样的妞儿,有什么可挂念的啊?”

    张昊苦道:“可老毕忘不了她啊!”

    张鹏飞分析说:“我觉得这次是你给老毕瞎找事呢。你刚才不是说了嘛,就算你们拿了冠军,老毕也不会和曹佩兰在一起了。这说明人老毕已经从这大坑里逐渐走出来了。你们现在还要往回拖老毕,昊子,这事你做的真是有点过分了。”

    林在山补刀:“你还背着毕永刚去威胁人家曹佩兰,老毕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吧?老毕要知道,非跟你急眼不可。你特么这是害他呢!”

    “这都是我媳妇出的主意。”被两人说的,感觉好像有点做错了,张昊开始找开脱。

    “你怎么什么事都爱往别人身上推啊?”林在山冷瞪了一眼,指斥对方:“去威胁曹佩兰这事不是你干的啊?一个大老爷们儿,做错了,你就得认!挨打了,你不能躲!”

    被林在山的气场给震慑住了,张昊不敢说话了,显得颇为委屈。

    张鹏飞赶紧打圆场:“大叔,你别生气,这事确实是昊子做错了。不过昊子也是为老毕好,是为了兄弟。”

    林在山不说话,就是冷巴巴的看着张昊,看看这小子到底认不认错。

    他是真想培养一下张昊的,但简单的接触过几次后,他发现这小子的性格有着比较大的缺陷。搞不好,他可能会给娱乐圈培养出一颗新炸弹来。

    见林在山面色不善,张鹏飞赶紧从桌下踢了张昊一脚,小声催他:“你赶紧认个错。”

    委屈的喝了杯酒,酝酿了半天,张昊才认错:“我做错了,大叔。”

    这错认得不情不愿的,但至少他是认了。

    林在山端着架子,抿了口茶,讲说:“你知道错了就好。多的我也不想说了,说了你也听不进去。你这个年纪,愿意为朋友出头,这事很好,说明你仗义。你能把这事全盘告诉给我和胖子,说明你够坦诚……”

    “是您对我们够坦诚,所以我不想骗您。”林在山话没说完,张昊赶紧插一嘴:“我是真的希望您能帮我们在这次比赛中出口恶气!”

    “你还想着出恶气呐?”林在山无奈了。

    “事情已经闹到这步,如果我们不在比赛里争口气,不是让那臭bitch笑死了吗!”

    “你要是抱着这个心态参赛,那就算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跟你们瞎搀和这种屁事。”

    “啊?您不帮我们啊?”张昊没想到林在山给他拒了,心咯噔一沉。

    “不帮!”林在山的态度很干脆。

    张鹏飞赶紧劝:“大叔,你别生气,回头让昊子去和那曹佩兰道个歉不就完了嘛。这比赛你还是指导一下他们吧。据我所知,有不少唱片公司都会关注东海大学生艺术节的乐团比赛,昊子他们要能在这比赛上出彩,有机会和唱片公司签约。到时候您帮他们做的地下专辑,就能走唱片公司的正版发行渠道发行了。”

    “大叔,我错了!您别生我的气,帮帮我们吧!”张昊可怜巴巴的求情。

    这小子之前讲那么多,不纯是因为坦诚,还有一个幼稚的想法,就是想让林在山跟着他一起义愤填膺,一起去报仇!这样林在山才会认真指导他们,为他们力挽狂澜!

    却没想到,林在山不但不对曹佩兰义愤填膺,反倒对他义愤填膺起来了。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张昊后悔极了。

    张鹏飞再劝:“大叔,这真是个机会,千万别为这点屁事给耽误了。如果唱片能走正版发行渠道,您的收益肯定会更高。”

    “专辑连根毛都没录呢,就想着让唱片公司签约走正版发行了?你们想的可真够美的!”

    张鹏飞尴尬的说:“您说的对,这是有点急于求成了。但现在不是有这么个机会么,咱们就得去争取,对吧?”

    张昊使劲点头表同意。他们参加这次比赛,最大的目的,可不是打曹佩兰的脸,当然打脸也是他们贪多不烂的目标之一,但他们最想要的,还是在唱片公司面前露脸。这事要没有林在山帮忙,他们打死也做不到。

    “珍惜机会是对的,但你们也得先有这金刚钻,再去奢望瓷器活儿吧?你们乐队连个靠谱的主音吉他手都没有,还妄想和唱片公司签约?就算真签了,有毛用!正规发行一张唱片就是你们的终极目标啦?要是这样,你们直接花钱找一家正规的唱片公司,给你们做一张专辑不就好了,还老这神干嘛啊?你不是有钱吗?昊子,你也别找我了,外面好多小唱片公司都接这种话,10万块钱足够他们帮你出一张正规专辑的了,没准5万就够了。你去找他们吧。”

    张昊被林在山说的都想哭了:“大叔,我没这意思!我们找您,是仰慕您的才华,这和找外面的小唱片公司出唱片怎么能一样啊!要那样,我们还不如自己做地下专辑呢,估计都比正规发行卖的多。”

    见到手的钱要泡汤,张鹏飞也着急的劝:“大叔,您要不愿意他们参加这比赛,那他们就不参加了,让他们先好好积累,咱做唱片这事可别泡汤。”

    肚子就像被捅了一刀,张昊无语的看向了张鹏飞,简直不能理解张鹏飞怎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他们可都报名了,也和曹佩兰闹上了,现在不参加比赛了,这不自抽嘴巴嘛!这让他们信徒乐队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东艺大混?

    “我也不是非不让你们参加。参加这种比赛,对乐队本身的临场经验积累和气场的培养是很有益的。但你们不能抱着想和唱片公司签约或者打人家曹佩兰脸的心态去参加。这么做,你们是拿音乐当工具,在满足你们自己的私.欲,这不是一个摇滚乐队应该有的态度。”

    张昊本来很委屈,很着急,但一听林在山说这话,他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静了下来。

    林在山直指要害,让张昊一下就明白了,他是真的做错了。

    他玩音乐是为了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去出唱片,去打曹佩兰的脸?

    不应该是这样的。

    张昊沉默了,不再辩解了。

    “你们玩乐队,想成名,想变得更受欢迎,这无可厚非。做曲高和寡的音乐,确实够艺术,但没人听得到,你做出来有什么用啊?所以我现在是想开了,我也想重新成名了,想让更多的人想起我,认识我,听我的歌,享受我的音乐。我想挣更多的钱,改善我和我女儿的生活,给我自己更好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来创造出更多的更好的音乐受大家的热捧。这没什么可丢人的。但我要说的是,你们得真有这本事了,再妄想成名。你们以为当年我一步登天了,你们受了我的指导,也能像我年轻时似的一步登天?这可能吗!你们看到的只是我一步登天的结果,你们知道在这背后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吗?”

    想着原来那大叔年少时,刻苦激情每天超过18个小时的排练演出生活,林在山感叹了一声:“唉,算了,不说这些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张鹏飞被林在山给感动了,举杯道:“大叔,我敬你一个,你们那个时代的人,才是真正的音乐英雄。”

    “谈不上英雄,只是没有现在圈里人这么浮躁而已。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热爱的是音乐本身,而不是音乐背后的利益。”

    “大叔,我错了,我不参赛了,明天我就去把报名取消了去,我们乐队以后就踏踏实实的跟着您练了。”受到林在山个人魅力的感染,张昊这次是真心认错了。

    “没必要取消参赛,你们只要把心态端正了就行了。参加这样正规的比赛,对你们乐队的成长是有益处的。”

    “听您这意思,是愿意指点他们乐队去比赛了。”张鹏飞试探着问。

    “我最近还没录影呢,能抽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来指导一下,也正好更熟悉一下他们乐队的成员以及风格,未来好量身帮他们打造专辑。”

    张鹏飞笑道:“他们乐队哪有什么风格啊,这都是需要您来帮他们塑造的。”

    张昊喜说:“大叔,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再敬您一个!”

    “你先别着急敬我。我指导你们去参赛可以,但你得把和曹佩兰之间的事先去了了。”

    倒吸一口气,牙有点凉,张昊狠狠一忍,讲说:“行!我明天就去和她道歉!”

    “你不光要和她道歉,你还要和毕永刚道歉。这事是你背着毕永刚干的,你以为你是在为兄弟出头,但实际上,你已经把毕永刚给害了。你必须和毕永刚全盘托出这件事,之后你们俩一起去和曹佩兰道歉,还得让人家接受了才行。要是你自己去和人家道歉,我估计人家都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行,我都听您的,只要您愿意指导我们去参加比赛!”

    “我这人不喜欢记别人的优点,就喜欢记别人的缺点。你跟我保证的话最好都做到,不要给我留下一个口是心非、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的印象。”

    张昊尴尬极了,连忙点头称是:“是是,您放心吧,我以后肯定好好跟着您学。从今天开始,您就是我师父了!”

    “你小子脸皮还挺厚的,人大叔同意收你为徒了吗?你就叫管人家叫师父?”

    张昊嘿嘿一笑:“就算大叔不同意收我为徒,在我心里,他也是我师父!”

    “行了,你少跟我贫蛋了。看你以后的表现吧,我现在只是喜欢你的嗓子。”林在山笑叹一口气:“唉,谁让我是个大俗人呢,看在那10万块钱的份儿上,就先暂且收你为徒吧。希望你以后能让我真的认可你,也能让我为收了你这么个徒弟而感到自豪光荣。”

    “一定的!大叔,我肯定争气!我要用我的高音唱裂摇滚圈!唱裂整个歌坛!”

    张鹏飞笑着说:“你还不改口啊?还叫大叔呢?”

    “今晚还叫大叔,等明天我把10万块钱给大叔打过去,再真正改口叫师父!”

    能被林在山收徒,张昊兴奋极了!这都是他没想到的事,就像他没想到他弄曹佩兰会被林在山鄙视一样。

    “你小子还挺会来事的。既然说到钱了,咱们就再细说说新专辑的歌曲版权和未来的收益分成吧……”

    林在山随即和张昊探讨起了版权和收益问题。

    林在山说什么,张昊都同意。

    能花10万块钱认林在山这么个师父,他已经赚大了,还哪敢斤斤计较的和林在山谈收益?

    他现在只想着林在山能给他们磨练出来,让他们真的有了音乐金刚钻,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点屁钱,他不在乎。

    很兴奋,这晚吃过饭后,张昊醉醺醺回到家,直接就从网上转账,给林在山的账户打了10万块钱过来,连林在山之前提议过几天草拟的合约他都不带想的,也不怕林在山骗他。他现在只想给林在山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免林在山记住他的缺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