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子,你不会是想泡那曹佩兰吧?”张鹏飞的胖脸上挤出了坏笑。

    “我泡她干嘛啊!我女朋友金梦祎你又不是不认识,比那臭bitch强一万倍!”

    “那你和她较什么劲啊?”张鹏飞不解。

    “我是为了给老毕出口恶气!”张昊义愤填膺。

    “你们乐队那鼓手毕永刚?”林在山问。

    “对!”

    喝了一大口酒,张昊随即将毕永刚和曹佩兰之间的那点破事讲了出来。

    同样来自粤州首府广城的毕永刚和曹佩兰,在高中时是同班同学。

    曹佩兰从上高一时就开始玩乐队了。

    毕永刚的性格比较闷,内敛,他喜欢曹佩兰,但不敢说。

    那时知道曹佩兰她们乐队没有鼓手,这闷葫芦就去学鼓练鼓了,后来加入了曹佩兰的乐队,成为了那支乐队中唯一的一个男生。

    就这么着,两人的关系变得熟络了很多,经常一起排练,演出,又一起上学,久而久之的,就有那么点小暧.昧了。

    上高中时,曹佩兰在校园里就是个风云人物了,身体里的那半法国血统,让这混血小婊砸的性格十分开放,换男朋友就跟换衣服似的。她尤其喜欢和社会上那些玩音乐的人交往,做派十分豪放。

    毕永刚一直默默的守在曹佩兰身后,喜欢着曹佩兰。

    曹佩兰知道毕永刚喜欢他,但毕永刚总不说,她觉得很有意思,就老勾着毕永刚玩,若即若离的态度,给毕永刚搞的无奈极了。

    后来上高三年下半年了,她们乐队去外面表演,曹佩兰喝多了,差点让一个摇滚乐队给拖去厕所里群了。

    毕永刚当时挺身而出,和那乐队打了一架,把曹佩兰给救了。

    正值曹佩兰和前任男友分手,处在空窗期,身体一撩动,又被毕永刚给感动了,曹佩兰就和毕永刚在一起了。

    那半年,算是毕永刚最幸福的日子了。

    高中的毕业季,也是学生的分手季。

    曹佩兰没想过和毕永刚长长久久的,她的性子也不是那种长长久久的性子。

    但毕永刚是个深情的人,想和曹佩兰永远好下去。

    曹佩兰喜欢唱歌,高中毕业后就考了东艺大音乐系的流行演唱专业。

    为了和曹佩兰在一起,毕永刚考了东艺大的视觉艺术系。

    两人相约一起来到东海,但上大学后才每一个月,曹佩兰就和毕永刚分手了,和音乐系的一个大帅哥搞在了一起。

    毕永刚被打击坏了,从那以后,这闷葫芦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沉默,话越来越少。

    每次看到曹佩兰在学校里的高光时刻,毕永刚的心都在默默的滴血。

    但和曹佩兰交往这事,他一直没和别人说过。

    他怕说了,别人也不会信。

    从外表看,他和曹佩兰差距实在太大了。

    毕永刚就是一副老实男生的长相,和曹佩兰惊人漂亮的混血儿长相完全不搭调。

    上高中时,曹佩兰其实还不是很好看呢,她还没张开呢。

    但上了大学以后,女大十八变,这中法混血儿长得越来越开,越来越好看,她也越来越会化妆,没多久就成了校花级的美女。

    追捧她的人多了,接触的圈子大了,思想也随之变得成熟一点了,特别是被音乐系的前辈带着接触了职业歌手的圈子以后,曹佩兰就不像以前那么幼稚不懂事了,喜欢谁就和谁上床。

    她懂得了让男人得不到,却始终想着她,才是女人的最高境界,这也是她们这种漂亮的女歌手在圈子里打出人脉的最强法宝。

    为了在圈子里能有一个好的发展,这混血儿此后就装起了白莲花,仗着自己有法国血统,开始装高贵范儿了。

    她很享受那种在校园里被无数人追捧的感觉,就好像已经当了明星似的。

    在东艺大,喜欢曹佩兰的人有很多,讨厌她的人也有很多。

    本来,张昊他们对这曹佩兰没什么感觉,觉得这就是个挺漂亮挺有才华的女生而已。

    一直到今年年初,张昊拉着毕永刚等人组成了信徒乐队,一次喝酒,毕永刚喝多了,将压抑在心底许久的痛苦,都大哭着告诉了身边这几个兄弟,张昊他们这才知道,原来曹佩兰是个装白莲花的bitch!

    张昊他们都很不忿,想替毕永刚出口气,去和曹佩兰理论,甚至想揭穿曹佩兰的绿茶婊身份。

    但毕永刚不愿意他们去招惹曹佩兰。过去的都过去了,何必徒增烦恼?

    为了给毕永刚面子,张昊他们就没去找曹佩兰的麻烦。

    但张昊心里十分看不过去曹佩兰的装b样了。

    在上个月的时候,他们乐队在东艺大的琴房排练,正巧曹佩兰和音乐系的朋友也去了。

    我靠!

    这小婊砸竟然装出一副完全不认识毕永刚的样儿!

    张昊当时就憋不住了,对曹佩兰一阵冷嘲热讽。

    要不是毕永刚拦着,张昊肯定当着曹佩兰朋友的面,给曹佩兰的婊砸身份揭穿了。

    曹佩兰那次很生气,她猜毕永刚肯定把他们俩之间的事同张昊他们讲了。于是她也有点没绷住,对信徒乐队一阵狂讽,表现的极为傲慢,就好像这支乐队是只垃圾乐队,根本没必要占着琴房耽误别人的排练时间。她还扬言,信徒乐队根本就不可能进入这届大学生艺术节乐团比赛的第二轮。

    曹佩兰的话给信徒乐队,包括毕永刚都气到了。

    张昊差点没和音乐系的人打起来。

    毕永刚最后还是沉默的忍了,他还是顶不住曹佩兰看他的那种眼神,拉着张昊他们屈辱的离开了。

    被曹佩兰这么说,张昊当真是忍不了了!这事算是过不去了!

    那天晚上他们去喝酒,张昊指着鼻子问毕永刚,是不是还喜欢那臭bitch!要是不喜欢了,他们就去跟她撕b大战!不给丫搞臭了,他们绝不善罢甘休!

    毕永刚念旧情,怎么都不想毁了曹佩兰。

    但他觉得他应该是不喜欢曹佩兰了,不想和曹佩兰在一起了。

    这话说的,闷了吧唧的,让张昊他们着实无奈。

    他们明显能感觉到,毕永刚还喜欢着曹佩兰呢,他们要真和曹佩兰去撕b,毕永刚应该很难做。闹不好,他们乐队都有可能散掉。

    实在苦恼,张昊就把这事和他女朋友金梦祎讲了,问金梦祎的意见,看看怎么能把这口恶气给出了。

    金梦祎从一个女生的角度给张昊分析,说曹佩兰这样的绿茶婊,根本就不配,或者说是不适合同毕永刚在一起。

    毕永刚说不想和曹佩兰在一起了,应该是真心话。

    都经历了这么多事了,毕永刚肯定看清曹佩兰是什么样的人了。

    他们俩根本就是两路人,不可能在一起的。

    但越是明白,就越是难受。

    哪有那么多大彻大悟的人,说把感情放下就能放下的?

    毕永刚心里这个坎儿,要是不做点什么,肯定是迈不过去的。

    于是金梦祎就给张昊提建议,让张昊他们帮毕永刚把曹佩兰给追回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吧,总之就是先把曹佩兰追回来。然后让毕永刚去甩一次曹佩兰,这样毕永刚的心情估计就平衡了。

    金梦祎的这法子很幼稚,完全就是小女生想出来的。

    张昊听了,却觉得这事可干!

    他想到毕永刚能甩曹佩兰就解气!那种婊砸就应该被甩!

    但他们要怎么帮毕永刚把曹佩兰给追回来呢?

    张昊脑洞一开,干脆去找了曹佩兰。

    他面对面和曹佩兰进行了一个没让毕永刚知道的二人小规模撕b乱战!

    曹佩兰不是说他们信徒乐队是垃圾乐队,进不了乐团比赛的第二轮吗?

    那好,他们就进一个给曹佩兰看看!

    信徒乐队要能进乐团比赛的第二轮,曹佩兰就必须回到毕永刚身边!

    曹佩兰听张昊讲这么幼稚的条件,直接就拿漂亮的大鼻孔对着张昊,狂鄙视了张昊一通,觉得张昊他们这种纯中国男生,思想幼稚的令她难以想象!

    张昊被曹佩兰气坏了!直接就和曹佩兰撕脸了,威胁曹佩兰,若不答应,他们就去把曹佩兰高中时期的风流史全部曝光!

    他有钱!

    他特么花钱去把粤州那些上过曹佩兰的男的,全都请东艺大来!让曹佩兰好好回忆回忆过去她干过些什么!也让东艺大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都开开眼。

    听张昊讲这个,曹佩兰脑门儿蹦出了青筋,抬手要给张昊一个大耳光。

    张昊反应快,在空中抓住了曹佩兰的手腕,就问她答不答应!不答应,大家就撕!看看谁怕谁!

    曹佩兰被张昊这无赖逼的没办法了,和张昊狂骂了一顿,最后两人达成各怀心思的妥协——

    曹佩兰告诉张昊,信徒乐队要真的能创造奇迹,拿到这次乐团比赛的冠军,她才会真心实意的回到毕永刚身边。

    否则,就算张昊他们逼她回去了,她也不会真心和毕永刚在一起的。还会无比鄙视毕永刚,鄙视他一辈子!

    你们信徒乐队不是牛b吗?那就创造一个奇迹给她看看!拿撕b威胁人,你们还算是长棒儿的男人吗?

    张昊被曹佩兰激的,就同意了。曹佩兰要看奇迹,那他们就创造一个奇迹给她看看!让她以后再小瞧人!

    等创造了奇迹以后,直接让毕永刚在舞台上给曹佩兰甩了!看这婊砸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装高傲!

    和张昊达成这样的协议,曹佩兰无比屈辱暗恨!

    她是这次乐团比赛的评委会主审团中唯一一个学生代表!

    有她在主审团,她绝对不可能让信徒乐队拿冠军!

    她和张昊讲了,如果这次信徒乐队拿不了冠军,他们以后就不要再纠缠她,他们也不配纠缠她!

    张昊先应了曹佩兰,到时拿不了冠军再说拿不了的。总之这口恶气,他们得有一个机会先发去出。

    张昊后来和乐队其他人,以及毕永刚讲这事了。

    但他没讲和曹佩兰撕b狂骂差点打起来的过程,他就讲曹佩兰说了,如果信徒乐队让她刮目相看,能拿这次比赛的冠军,她就会重回毕永刚的怀抱。

    毕永刚当时听完都傻了,第一反应就是他不想和曹佩兰在一起了!就算拿了冠军他也不会和曹佩兰在一起的!

    一看毕永刚这个态度,张昊美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之后,在张昊的带头怂恿下,乐队几人都劝了毕永刚,说他们这次努力排练,先拿下冠军再说。

    等拿下以后,让毕永刚直接甩曹佩兰!彻底从这个阴霾中走出来!

    被张昊等人灌酒一通忽悠,毕永刚竟然也觉得这是一个和过去说再见的好办法,至少能让他在曹佩兰面前真正扬眉吐气一次,不要让曹佩兰总觉得他是个闷葫芦,不配和她在一起。是她不配和他在一起!

    抱定了这个目标后,毕永刚和乐队成员们就刻苦的练起来了,想拿这次乐团比赛的冠军。

    在遇到林在山之前,他们都清楚,信徒乐队要想拿这个冠军很困难,必须真的出现奇迹才有可能。

    但现在遇上功力深厚的林大前辈了,事情出现了转机。

    特别是那晚被林在山稍微点拨了一下,他们就唱出了特别痛快的歌,这让他们觉得如果有林在山帮忙指导,他们拿冠军的机会会大很多。

    张昊他们现在希望林在山帮他们做专辑,但更急的,就是希望林在山先能指导他们拿到这次比赛的冠军。

    听了张昊声情并茂、絮絮叨叨的讲了这事的来龙去脉,林在山作为一个过来人,淡淡的笑了,讲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真够无聊的,这种屁事也值得撕啊。”

    “这还不值得撕啊!那臭bitch都骑到我们脖子上拉屎了!一个劲的臭我们!我们要不给她臭回去,那还算爷们儿吗?”

    “你们现在这么干就很爷们儿了?尤其是你,拿过去的事去威胁人家女孩子,你还挺光荣的是吧?”

    “不是光荣不光荣,这种人就得这么治!”张昊请教林在山:“那要按您说,这种不要脸的小婊砸,要怎么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