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我要说这专辑的制作时间问题。”本着负责的态度,林在山告诉张昊:“你们不要想着短时间内就能做好这张专辑。好的专辑,从来都是音乐工匠精雕细琢慢慢磨出来的。虽然这世界上也有那种天才闪耀、灵感爆发、状态奇好、短时间内就录好的经典专辑问世,但你们不要抱这个幻想。工业流水线上出来的那种专辑,我不做。我估计你们也不希望我给你们做那样的专辑。”

    张昊点点头,在心里给林在山的负责态度点了个赞。虽然林在山现在只是嘴上说说,但他给人的感觉,不是那种满嘴跑火车型的音乐人。

    看这大叔自己做音乐时一丝不苟的态度就知道——《蝴蝶》的后期他录了好几条音轨,每一条都别出心裁,独具匠心。事前丝毫不张扬,事后才让人惊掉下巴,所有的怀疑都会变成惊艳,靠谱的令人难以想象。

    “我写歌需要一定的时间,你们排练和录唱,需要更长的时间,这张专辑要真做起来了,从策划创作开工,到中间的排练试唱,等录好音了,最后混音过带做后期收尾,肯定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之前在东艺大的录影棚,我见识过你们乐队的水平了。我不想说太难听的话打击你们的积极性,但你们的水平……啧啧,真的很不入流。”

    林在山吧唧嘴的表情,着实打击到了张昊。面露苦笑,张昊不好意思在林在山面前辩驳这个。和林在山这种专业摇滚人比,他们乐队确实很不入流,这也是他们乐队需要学习和提高的地方。

    张鹏飞替信徒乐队讲起了场面话:“他们乐队才成立没多久,还很欠练呢。您要能给他们多传授些经验,我相信他们提高的会很快,这几个孩子的音乐素养都不错,我觉得他们挺有潜力的。”

    “我对你们乐队的成员还不是很了解,但那天晚上我给你们排了排《开封有个包青天》,算是有个初步的认识。你想不想听听我对你们乐队的初步印象和看法?”

    “您说,我想听。”张昊很期待林在山这种资深前辈的评价。

    张鹏飞的胖耳朵也竖起来了。

    “因为只排练了一次,我对你们乐队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可能比较片面。但以我搞了这么多年音乐的经验来看,我觉得我对你们乐队成员的认识还是有一定的客观性的。你们乐队这些人,身上有一些闪光的点,但更多的都是不足。”

    林在山不废话,直指弊端:“我首先要说的,就是你们乐队的主音吉他手——那孩子叫宋鹏对吧?脑袋大大的那个。他的水平实在太次了!我不知道你们乐队为什么会选他当主音吉他手。那晚排《包青天》,那么简单的和弦变调,他都弹不好,得练好几遍才行。这绝不应该是一支摇滚乐队主音吉他手的水平。你们是玩band的,应该都懂这个道理:一支乐队的鼓手和主音吉他是掌握这支乐队节奏和旋律的灵魂!主音吉他手的好坏,直接决定了这支乐队水平的高低。这个孩子如果不把主音吉他练好,你们乐队根本就不可能夯起来。”

    张鹏飞赞同的说:“您说的太对了,那孩子吉他还没我弹的好呢,他担任乐队主音吉他一职,实在是太low。昊子他们一直想找一个厉害的吉他手替了宋鹏,但还没物色到合适的人选。”

    张昊讲说:“宋鹏是我小弟,他其实挺努力的,想把吉他练好,但他天赋有限,他自己也明白。我们乐队未来肯定会找个更好的吉他手替了他,让他去当节奏吉他。”

    “要替就趁早。乐队最讲究的就是配合默契度,你们用这样的一个主音吉他手排练,排的其他乐手的水平都跟着往下降了。”

    “您说的是,我们只要找到合适的吉他手了,立刻就换。”

    张鹏飞问林在山:“他们乐队其他几个人怎么样?也要换吗?”

    “其他的再看看吧,就排练一次也看不出太多来。他们的水平肯定比这主音吉他强多了。尤其是那鼓手——就不怎么说话那孩子。他的架子鼓很见功力,节奏感很棒,让人听了痛快。要不是有他撑着节奏,你们乐队的音乐根本就成不了型。”

    终于被夸了,张昊脸上展露出微微得意的笑容:“不瞒您说,大叔,我们乐队这鼓手毕永刚,是玩band的老手了。他从高中开始就打鼓,整整打了六年鼓了。”

    林在山讲:“六年鼓不算长。但边上学边打鼓,打六年能到这种水平,说明他天赋不错。”

    张昊期待的再问:“那其他人呢?”

    “你们那键盘手是正规学过音乐的吧?”

    “对,刘洋从小就弹钢琴,他算是音乐世家出身,他爸妈都是交响乐团的。”

    “怪不得呢,他对曲子有自己的理解,这点很不错。但他身上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规矩了,他的键盘缺了点张力。也可能是那天他比较紧张,没放开。这都是需要整支乐队去感染他,帮他提高的地方。”

    张昊受教的点点头,听这意思,林在山对他们乐队的键盘手也算满意。

    信徒乐队的贝斯手李鹤,很爱和人套近乎、拍马屁,所以林在山对李鹤印象比较深,直接点着名评价:“李鹤那小子的贝斯嫩了点,但他的乐感很出色,要是上心练,他应该能练出一手不错的贝斯。但我感觉他的性格有点懒,他不太爱练琴吧?那天晚上你们排练,我看就他练得少。”

    “那小子是挺懒的,呵呵。”

    “懒——说明他不是真的热爱。他要真的热爱一样东西,就不会懒着了。”

    “我回去肯定狠狠说他,让他好好练。”

    别人都评价完了,就剩张昊自己了,他迫不及待的问林在山:“大叔,那您觉得我的水平怎么样啊?”

    “你?呵呵。”

    “您别‘呵呵’啊,给我点客观性鼓励性的评价吧!”

    舔着厚脸皮俊逸的笑了。这小子要面子,实在想听好话。他的嗓子也确实很棒,他一直以此为傲,他很希望得到林在山这种专业音乐人的肯定。

    “想听好听的啊?那我就给你一句好听的:你这条嗓子,是真正说服我愿意为你们乐队做这张专辑的理由。”

    张昊一听这话,心里乐坏了!

    他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嗓子,没想到林在山也很看重!

    兴奋的给林在山敬酒:“大叔,您太有眼光了!我敬您一个!我们这次真是找对人了!”

    以养嗓子的罗汉果木茶代酒,和张昊碰了碰杯,林在山提醒他:“你平时少喝点酒吧,多注意保护你这条嗓子。你要真是死心塌地的想走音乐路,那这条嗓子就是你未来吃饭的家伙。你的高音很给力,怎么夸都不过分,有点我年轻时候的影子。”

    这话给张昊夸的更high了!

    他就喜欢听人夸,更何况是林在山这种超级摇滚人!

    “大叔,您也太瞧得起他了吧?就他这嗓子,哪有您年轻时给力呀!”张鹏飞拍林在山的马屁:“您年轻时那嗓子,绝了!直接能把人给唱崩了!这么多年了,歌坛上也没出过第二条您那样的嗓子。”

    张昊也夸说:“没错,大叔,我可不敢和您年轻时比。”

    “你就别假惺惺的自惭形秽了,你的嗓子很棒,值得骄傲。不过我还是要说,记得保护好,不要因为年轻,就挥霍了自己的身体和天份,我就是你最好的反面教材。我当年就是因为没保护好嗓子,现在高音已经唱不出来原来的力道了。”

    张鹏飞拍说:“您现在唱歌比年轻时更有味道了,已经不靠嗓子了都。”

    “怎么不靠嗓子啊?”林在山抿了口茶,笑说:“谁唱歌不靠嗓子啊?”

    张鹏飞解释:“是是,是靠嗓子。但您现在唱歌不全靠嗓子。听您的歌,里面包含着一种沧桑的阅历,我个人觉得,比您年轻时的高音还毒人耳朵。”

    “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如果保护好了嗓子,现在可能会做的更好。总之有我这个前车之鉴,你们就不要再浪费自己的才华了。既然要和我学东西,那就不要光学音乐方面的东西,反面教材你们也要吸取。”

    浅谈即止,林在山就不多说了,让这些孩子自己去体验总结吧。

    你越是给年轻人灌输一些思想,越会产生逆反的效果。甚至,他们还会觉得你很装b。

    只有他们自己亲身体会到了,才会真的吸取这些经验教训。

    没想到林在山是如此坦诚相待的一个前辈,和林在山喝这半顿酒,张昊就有种受益匪浅的感觉了。

    之后拾回正题,林在山又同张昊讲了,他马上就要参加《最强唱作人》的录影,肯定会变得很忙,他给张昊他们排练的时间会很有限。

    他希望张昊他们拿到他的作品后,要珍惜每一次排练的机会,在不影响课业的情况下,私底下绝不能偷懒,他们自己也要疯狂的去练习。

    本来就是一只很嫩的乐队,他们现在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量变到质变。没有长时间的刻苦的排练,他们根本就不要想进录音棚录歌。

    鉴于这点,林在山给张昊提出了一个大概的专辑完成的时间预期——争取在明年七八月份,他们三个乐队成员毕业的时候,这张专辑可以录好就不错了。

    张昊一听,这么长时间!有点傻眼。

    他们刚刚录完的《真理》专辑,前前后后只用了不到两个月就搞定了。

    这期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耽误了,是因为张鹏飞不在东海,没法帮他们录。

    如果张鹏飞一直在东海,他们估计一个月就把《真理》录好了。

    林在山现在竟然要帮他们录十个月到一年,这也太长了吧!

    “大叔,您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用快一年的时间才能把新专辑录好?”

    “我这说的都是短的了,你们现在连称职的主音吉他手都没有,还谈什么录歌啊?等主音吉他到位了,乐队真正成型以后,你们还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排练磨合,培养成员之间的音乐灵犀和默契。用一年的时间来录好一张专辑,对你们这种新兵乐团来说是项非常艰巨的挑战,我都怀疑你们用一年的时间能不能把这张专辑录好。我估计没准得两三年你们才能把这张专辑录好呢。”

    张鹏飞这次也听傻了,这大叔要不要这么负责啊?这种地下专辑用两三年来录?这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按他的手速,有两三年的时间都录出几十张专辑了,挣几十份收入了!

    这大叔难道真的很喜欢张昊他们这支乐队?想培养他们一下?

    否则,这说不过去啊!

    张昊也没想到林在山会这么负责,收10万块钱,要教他们一两年的东西,这可真是恩师啊!

    他心里十分感动,但也万分着急,他现在有个急茬儿,要林在山帮忙解决。

    看出张昊年轻气盛的躁动情绪了,林在山耐心的劝着:“我刚才就和你说了,你们不要想急于求成,这是不可能的事。见过蒸螃蟹的吧?”

    “见过啊。”

    张昊不懂林在山为什么突然问了这么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见过你就应该明白,要想红,就先在锅里忍着!什么时候被焖出真正的味道来了,你们什么时候再出锅。否则,你们腥腥臭臭的出来了,好像有模有样了,但吃到人家嘴里,人家稍微一品就会给你们吐出来的。”

    林在山的比喻十分精彩,让张昊听得豁然开朗,佩服至极,但他心里还是很着急。

    “大叔,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们肯定会的好好磨练自己,不会急于求成的。但我有件事真得拜托您一下,这是急茬儿——下个月,东海要举办最新一届的大学生艺术节,里面有传统的乐团比赛,我们信徒乐队已经报名参加了。您看看,是不是能先帮我们排几首拿得出手的歌去参加比赛啊?”

    怕林在山以为他是在急于求成,张昊又多解释了一句:“这次参赛,我们不是为了拿名次搏出名,主要是想出口恶气!我们学校有一中法混血儿,叫曹佩兰,是飞哥他们音乐系的后辈。您闺女肯定也听说过她。这臭bitch在我们东艺大特别有名,算是个风云人物。追她的人挺多的,看起来她挺受欢迎的,但其实她特别招人烦——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傲慢自大,按她那话说的,好像就没有中国男生配得上她似的。我就想不明白了,丫就有点法国血统,有什么可牛b的啊?要真觉得法兰西牛b,就滚回你们法兰西去啊!在我们中华帝国赖着干嘛啊?仗着自己长得漂亮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平时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总拿鼻子眼对人,那傲慢劲儿端的,我都学不出来!见着她我就想抽她!多亏她是个女的,丫要是个男的,我抽不死她的!”

    越说越怒,双手乱舞,唾沫星子飞溅,张昊这火冒三丈的样子,给林在山逗笑了,喝着茶问他:“你几个意思啊?你们乐队参加比赛,和这曹佩兰有什么关系啊?”

    -------------

    【ps:大家喜欢什么歌,想在这本书里看到什么歌,可以在书评区留言,我都会记下来,未来剧情有需要的话,我会安排进去。】

    【我这个作者号在书评区发不了言,在这讲一句吧,我之前写的这些歌,几乎都是大众歌,可能时代有点久远了,但一点都不小众,只有两三首偏小众一点。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历时代的金曲作品,流传范围很广。近几年华语乐坛的经典作品,后面肯定会涉猎到,但需要和剧情配合。等到林大叔去参加《最强唱作人》的比赛了,大家就能看到这两年华语乐坛比较有口碑的作品了。至于那种超级烂俗的口水歌,应该也会写到,但肯定不是主角唱。……最后,再跪求大家投几张推荐票吧!跪求收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