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

    沧海路绿茶餐厅。

    张昊做东,张鹏飞作陪,两人请林在山吃饭,商讨制作新专辑的事。

    信徒乐队第一张创作专辑《真理》,前天的时候录好了。

    张昊他们一群孩子很兴奋,觉得终于有点成绩了。

    但听了张鹏飞从专业音乐人的角度给他们做出的客观点评后,他们都觉得这张花了2万块钱做出来的原创地下专辑,从各方各面来讲,都很不成熟。

    这张地下专辑,该在网上卖还是要卖,但他们应该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

    张鹏飞给张昊提建议,如果信徒乐队想成为一支职业的流行摇滚乐队,其实可以走捷径,让更成熟有才华的音乐人带路,帮他们打造一张更具水准的新专辑。

    在这过程中,信徒乐队将学到很多东西,也会认识到差距与自身的不足。

    更重要的是,信徒乐队若有能拿得出手的新专辑,很可能会吸引到唱片公司的注意,或许早早的就能签下一份不错的唱片合约,真正迈出职业摇滚乐队的第一步。

    张鹏飞这一通忽悠,其实就是想让信徒乐队再做专辑,这样他帮着他们监棚录音做后期,就又有钱赚了。

    在张鹏飞眼里,张昊这个干弟弟就是只有钱的东海小肥羊,不宰白不宰。

    不过张鹏飞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凭他的水平给信徒乐队做不出真正拿得出手的专辑。

    正巧最近碰上了林在山这位超级资深的摇滚前辈,又从孙玉珍那边打听到,林在山的手头似乎有些紧。

    于是张鹏飞就撺掇了这个局,想让张昊请林在山这位超级摇滚前辈给他们做专辑。

    张昊有钱,如果他真能请动林在山操刀制作,那他们信徒乐队的新专辑规格肯定低不了,制作费用也会相应的提高,这样张鹏飞能挣的钱就更多了。

    这件事要真能促成了,不仅对张昊他们信徒乐队有很大的帮助,还能让林在山挣得一笔不菲的收入,两边的人张鹏飞都能讨好,算是帮了对方,张鹏飞自己还能挣到一笔录音制作的酬劳,可谓一举三得,所以这胖子十分积极的想促成这件事。

    张昊被张鹏飞忽悠的,对这个计划很是动心。

    他亲眼见证过林在山深厚的音乐功底和过人的音乐才华。

    林在山不那么认真,随随便便改出来的《开封有个包青天》,都让他们唱着有种很high的感觉。更不要说林在山做的《且听风吟》和《蝴蝶》了。

    这种歌绝对不是他们这种摇滚新兵能写出来的。

    虽然是一个自负的年轻人,但遇上真正的大山了,张昊还是知道孰高孰低的。

    就像张鹏飞讲的那样,如果他们真能请动林在山这种20多年前就在摇滚盛世中证明过自己的天才大叔,给他们信徒乐队量身打造一张新专辑,那他们能学到很多东西,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份难得的音乐积累,也确实是一条能迅速通往成功的捷径。

    如今的年轻人,都追求成名要趁早,谁愿意在平凡中消耗自己最青春妄为的年华。

    现在有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有可能会鲤鱼跳龙门,张昊怎么可能不去珍惜?

    这晚请林在山过来吃饭,为表诚意,张昊很虚心的向林在山讲出了他们信徒乐队对音乐的热爱,以及他们追逐的梦想。

    之后不玩虚的,他直接搬出了一个令人十分心动的价格——10万中华元!来邀请林在山为他们量身打造一张新专辑。

    林在山本来对做地下专辑不是很感兴趣。

    信徒乐队是支连配合默契度都不是很好的新兵摇滚乐队,要给这支乐队打造一张能令人满意的专辑,肯定会很花时间。

    给他们抄歌不用花时间,但要给这个非职业的乐队排练和录音,对于精益求精的林在山来说,将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八成会耗上很长一段时间。

    他可不想让打着他林在山名号制作的专辑,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

    但现在,张昊直接给他抛出了10万块钱的重磅炸弹,这让林在山顿时就来了点动力。

    要知道,在这个位面大唱片公司的资深制作人,给一线非顶级歌手制作一张专辑,都不见得有十万块钱的税后收入。

    当然了,唱片公司的制作人不会承包词、曲、编曲的工作。

    但就算加上这部分收入,10万块钱都是一个不算低的制作费用了。

    这个位面的唱片产业很萎缩,纯卖唱片根本就挣不到钱。

    唱片公司对歌手专辑的制作费用,通常抠的很紧,他们主要的投入都是在宣发一块(拍mv也兼算在宣发一块)。

    唱片宣发的费用,往往要几倍甚至几十倍于制作费用。

    除非是正当红的超一线流行歌手,做一张专辑才有可能投入超过10万甚至百万的制作费。

    一般的歌手做专辑,纯制作费用都不会超过10万块钱,甚至有几万块钱就能打造一张专辑的。

    张昊他们做一张地下专辑,就要给林在山砸10万的制作费,这真是要拿钱砸人的节奏了,也足以见出他们的诚意。

    “大叔,明年我们乐队的三个人,包括我,就毕业了,后年另外两个兄弟也毕业。我真的希望在毕业之前,我们乐队能先一只脚踏进职业的圈子。我们都很爱音乐,我们也希望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所以大叔,我们真心希望您能指教指教我们,您要愿意给我们做专辑,向我们传授一些做音乐的经验,我们拜您为师都行。”

    “你们乐队要拜林大叔为师,干脆乐队名也改了吧,叫‘山与信徒’,多好听啊!哈哈,你们就是林大叔的信徒了。”

    “你个胖子别胡扯了。”

    笑着责了一句贫蛋的张鹏飞,看向张昊,林在山指点这个穿着黑t恤留着大长头发的视觉系年轻人:“我能理解你们想走这条路的心情,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走过来的热血小青年。但我必须提醒你一句:要想把音乐做好,做成功,那就不要急于求成。想当一个真正的音乐人,不是光有天赋就行的。在这个圈子里,灵感出于勤奋,天才在于积累。尤其是做摇滚乐队,至少要有上万个小时的排练和磨合,你们才真正有上路的资本。你们乐队现在还太嫩呢。”

    “我知道我们现在还很嫩。我们想请您帮忙做专辑,不是急于求成,我们是想和您多学东西,多积累。”张昊极力解释着。

    林在山淡淡一笑。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总是喜欢辩解一些东西。但不管他们怎么辩解,过来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真正想的是什么。

    张鹏飞撮合说:“大叔,昊子他们确实很喜欢音乐,他们也是真心崇拜你,想和你学东西。你要有精力的话,就提点提点他们吧。”

    “谈不上提点。我现在在圈子里就是个边缘人,你们要想靠我来一鸣惊人搏出位,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肯定没戏。但你们要真想从我这学到点东西,这我可以帮你们。”

    “我们就是想从您这学东西,没别的意思。”听出林在山有意指点,张昊立刻虚心迎合。

    张鹏飞也劝说:“一切经验都来自于实践,给他们做张成熟的专辑,在这过程中,您肯定能教会他们很多东西。大叔,昊子花10万块钱请你做专辑,这学费交的很有诚意了。你要觉得少,咱们可以再谈。”

    张昊连忙点头,表示这个有的谈。

    “这个就不用谈了,10万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你们要真想让我做专辑,还想从我这学东西,那有几个条件,你们必须答应我。”

    “您说,只要是合理的条件,我们全都接受!”张昊满口应了下来。

    “首先就是说这个专辑的事。你们掏10万请我来做,我肯定不会马马虎虎的糊弄你们。我会用心帮你们量身打造专辑里的歌曲,我也希望你们要用心珍惜这些作品。你们既然要学东西,那新专辑的所有一切和创作有关的事,就都由我来包办了。词、曲、编曲我都帮你们做好,这个你们不要瞎插手。既然是挂我名操刀制作的专辑,也是挂我名写出来的歌,我肯定会负责到底。这张专辑选曲的决策权必须都由我来定。到时候你们别说这首歌好听,那首歌不好听;这首歌想唱,那首歌不想唱。我给你们写出来什么,你们就要唱什么。你们要虚心学习一下做成熟专辑的节奏,不要自以为是的给我瞎提建议。”

    “这个肯定的,大叔,你放心,我们就是抱着和您学习的态度请您帮忙做专辑的,关于专辑作品的事,我们肯定不会擅作主张。我们哪好意思在您这位关公真神面前瞎耍大刀啊。”

    听说林在山要包办专辑中所有的词曲编曲,张昊心情大好!

    他之前还有点不好意思张口让林在山包办所有歌曲呢。

    他预期的是,林在山能给他们做一半歌,然后再选一半其他人的作品,这他们就很知足了。

    没想到,林在山要全盘创作他们新专辑的歌曲,这简直太给力了!

    这10万花的太值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