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星晴》的前奏编曲中,周董专门加了porsche的汽车引擎声,别具匠心。

    此刻,用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声音,取代了原曲中的汽车引擎编曲,林在山的演绎也谓别有情调。

    简单的拨动琴弦,用指间轻轻的敲打着吉他箱面,像是在打拍子一样,林在山用节奏感十足的吐气声,哼念出了这首歌的前置乐段——

    ……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手牵手~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看星星~

    ……

    小脑袋随着林在山打出的牌子轻轻的点动着,刘萌萌的乐感很好,毕竟是学过好几年音乐的练习生。

    节奏引到位了,吉他的旋律也变得更为清新明朗了,林在山踩着g调的轻声,哼唱起了这首优雅抒情的小清新歌曲——

    ……

    乘着风~游荡在蓝天边~

    一片云掉落在我面前~

    捏成你的形状~随风跟着我~

    一口一口~吃掉忧愁~

    ……

    载着你~彷佛载着阳光~

    不管到哪里~都是晴天~

    蝴蝶自在飞~花也布满天~

    一朵一朵~因你而香~

    ……

    帮林在山举着手机,在极近的距离欣赏林在山的live演唱,刘萌萌感觉好是惬意舒服!

    这大叔写出的深情情歌融化人心,小清新歌曲也别有味道。

    这首歌很像林在山那次面试时唱过的《晴天》,吐字发音与旋律融在了一起,使得节奏韵律的线条感,变得很是流畅自由,就好像一个精灵在用音符起舞。

    在大海边,在夜空下,听着这样的歌,人的心情会变得格外舒畅,无忧无虑。

    心怡然,就好像变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恍惚间,刘萌萌就觉得眼前这大叔的心,似乎不像他的外表那么沧桑多磨。这分明就是一个披着大叔外表的忧桑阳光小青年啊!

    偷偷的笑了,这首歌听得让刘萌萌莫名的欣悦。

    ……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是否听得见~

    ……

    旋律和节奏的平衡推进,让刘萌萌越听越投入,心情也越来越开阔。

    吹拂着她裙纱的海风,不再那么讨厌了,而是变得越来越清爽。

    夜星也变得越来越闪亮。

    她的心境逐渐宁静了下来。

    一直以来,喧嚣的工作环境,复杂的人际关系,都在催熟着她不想变老的心。

    但时光荏苒,没有人能一直保持童真。

    这是一件想一想就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的事。

    她都忘了自己上一次这么无忧无虑的看着星空大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应该还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吧?

    那时她还满怀着单纯的歌唱梦,觉得自己未来一定能做成一个歌手。

    现在再回想那时的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但也真的好快乐。

    现实和梦想,总是有差距的,且差距很大。这是人前进的动力,也是人烦恼的根源。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到底该怎么度过这难得的一生呢?

    刘萌萌仍在摸索中。

    放手一搏,能搏到精彩的人生吗?

    还是随波逐流,由平淡中去体味人生的真谛。

    她想不明白这些问题。

    索性就不想了。

    偶尔停下脚步,享受一下海风的吹席,望一望到星空的美丽,让怡人的音乐清洗掉她心头的烦扰与污垢,这着实是一件美好的事。

    ……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如果听得见~它一定实现~

    ……

    在电话另一头躺在草坪上,正享受着大自然美好的白鸽,听了林在山这首清新动人的《星晴》,感觉人生变得越来越美好了。

    辛苦的生活,磨砺了白鸽坚韧的品格,但没有杀死她纯贞的心灵。

    有信念的人,骨子里总是藏着一份特别的单纯。

    正处在最美好年华的白鸽,心底的这份单纯,让她在任何一种生活状态下,都会过的很快乐。

    林在山的音乐苏醒,更是让她享受到了如临天堂般的美好。

    “老爹!你唱的太好听了!你是最棒的!”

    吉他声一落下,努力品享着这带有电话杂音的余韵,白鸽立刻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大赞林在山。

    “要好听我再给你来一首?”

    “别别,一首就够了,我已经很满足了!今天晚上肯定能睡个好觉!老爹,我挂你电话了啊,长途费一分钟六毛呢,听你唱一首歌,都快能买个煎饼吃了,太贵了,咱不能这么奢侈。晚安!”

    继承了原来那大叔的干脆性格,白鸽速速说完,直接就给林在山的电话挂了。

    林在山无比尴尬。

    把白鸽话都听到耳朵里的刘萌萌,则是莫名惊讶。

    听这意思,林在山的生活条件比她想象中更悲观啊!

    这大叔和他女儿打电话,竟然还在乎长途话费!

    难道这大叔背着几千万的外债吗?

    好像是有八卦新闻报道过,说这大叔从千万富翁变成了千万负翁。

    刘萌萌也不好多问什么。

    但她相信以林在山的才华,就算有外债,只要他努力工作,用不了多久也能还清的。

    事实上,林在山并没有外债。他有钱时,被人忽悠着投资过公司,但早就破产清偿了。

    他也不好赌。

    虽然年轻时服过药,但并不是借钱买药,都是拿自己钱买的。

    等没钱了,他也快进监狱了,就不买了。

    所以他并不欠任何人钱,只是他自己没钱而已。

    “林老师,您这首歌的曲子做的很漂亮啊,用了好多的半音和升降调,但一点都不突兀。是因为您发声的时候,用了一些长音,和不规则的吐气发音方法,把升调给带过去了。您这个唱法很特别,我以前很少见人这样唱歌。”

    将手机还给了林在山,刘萌萌为了不让林在山尴尬,从作曲的角度,简单的评价了一下林在山的新作。

    “你还挺懂的。”林在山微微一讶。仔细一想,也很正常,这女孩是马晓东的助理,怎么可能不懂音乐呢?

    “略懂一点。”

    “你上学时是学音乐的吗?”

    “不是。”

    刘萌萌腼腆一笑,刮了刮耳边被海风吹乱的发丝,讲说:“我上学时是学美术的,但我很喜欢音乐。后来大学上了一半,我就去考唱片公司的练习生了,算是进了这个圈子。从那以后我才真正学习音乐。”

    “一般的练习生不是从初中甚至小学就开始考了吗,你怎么上大学才考啊?”

    “小时候我想考啊,但家里人不让。直到上大学了,我自己能做主了,才去考的。”刘萌萌给林在山补充解释:“我考的不是那种全封闭式的全培练习生,算是兼培性质的。我就是想试试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当歌手。”

    “那有机会没有啊?”林在山笑着问。

    “唉。”幽幽的叹了口气,刘萌萌认命的讲说:“没有啊。我天赋不够,不像您这么有才华。也没什么好的机遇,这辈子算是当不成歌手了。”

    “你不用这么悲观,其实你声音挺特别的。”

    在林在山耳朵里,这长得像小狐狸的尖脸妹子,声音确实挺特别的,冰冰甜甜的,在清灵柔韧中,透着一点点叛逆和迷人的穿透性。

    这种声音很少见,有点像上一世的杨幂,但刘萌萌的声音比杨幂的更厚重,让人听起来挺顺耳。

    不过,很多人说话的声音悦耳好听,唱起歌来,声音就不动听了。

    说话和真正专业唱歌的发声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唱歌很考验一个人声带的柔韧度。

    客观上说,必须是老天爷赏你这口饭吃,你才有机会吃上这口饭。

    老天爷要不赏你这口饭吃,那你就算怎么努力怎么练,也达不到你想要的那个高度。

    就像上一世的林在山那样。

    “你会弹吉他吧?你唱个歌给我听听。”

    来了兴趣,林在山欲将吉他摘下来递给刘萌萌。

    刘萌萌连忙摇手:“不行不行,我弹不好吉他,我只会弹一点电子琴。您就别听我唱歌了,糟蹋您的耳朵。”

    “你这么害羞干嘛啊?就随便唱唱,我听听。”

    “我真不行。您就别逼我了。我现在已经不想当歌手了,我只想当您的经纪人。”

    林在山无奈的笑了,这妹子老跟他表忠心干什么?难道她真的就这么想当吗?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

    是吕晨的来电。

    之前在婚宴上,林在山和吕晨互留了电话。

    吕晨本来是让林在山在婚礼上等等他,他把该走的形式都走完了,再好好和林在山叙旧。

    林在山也想和吕晨叙叙旧,但不是今天。

    今天是吕晨大喜的日子,主角应该是吕晨和梁玉冰才对,他就先不跟着瞎抢戏了。

    在婚宴上,给吕晨家人敬了两杯酒,闲谈了几句后,林在山就离开了。

    那时吕晨已经串着桌和亲朋好友们敬酒敬大了。因为太高兴,这胖老板没收住量,直接喝高了。

    林在山去和吕晨告辞时,吕晨都有点不清醒了。

    这时又打来了电话,是已经清醒了吗?

    林在山从礁石上起身,和刘萌萌讲了一句:“新郎官来电话了。”之后就去一边接电话了。

    “喂?”

    “山哥!你怎么走惹!你在哪呐!”

    电话中传来了吕晨大舌头的喊声,明显是还没醒酒,好像醉的更厉害了。

    林在山笑着问:“我都回家了,干嘛啊?”

    “你家在哪惹?我找你切!喝……喝酒啊咱们!弟弟现在发达了!我要给你投钱办厂牌!100万够不够!100万不够咱们掏200万!”

    “喝蒙了吧你?胡说什么呢?”

    “我我我没胡说!我要帮你东山再起!山哥,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呜……呜!”

    说着说着,吕晨竟然咧开嗓子哭了!也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难过的。

    但可见他们兄弟之间的这份真性情,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磨灭掉。

    受到原来那大叔的记忆情感所感染,林在山心里变得酸酸的,告诉吕晨:“你别说胡话了,你没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们所有人。”

    “不是!不是!山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你对得起我,你对得起我!是那些狗屁唱片公司对不起你!我要给他们丫全毙了!我要帮你办最棒的厂牌!我要帮你东山再起!我现在有钱!弟弟有钱了!”

    人在醉后会吐真言,但酒后的承诺,可不要轻信。

    吕晨这醉醺醺的车轱辘话,给林在山逗笑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吕阳的声音,应该是吕阳把吕晨的电话给接过来了,抱歉的告诉林在山:“对不起啊,山哥,我哥他喝多了,你别听他胡说。”

    “我明白,你好好照顾你哥。”

    “嗯,那我先挂了啊,有空咱们再聊。”

    “行,有空聊。”

    挂了电话,林在山回到了靠坐在礁石上吹晚风的刘萌萌身前。

    “吕总那边有事找你?”

    “没事。他喝多了。”

    “哦。”

    “走吧咱俩,时候不早了,你明天还得上班呢。”

    “行,我送你回家。”

    刘萌萌本来还想和林在山再坐会儿的,要能再听林在山给她唱首歌就好了。

    可惜她和林在山还不熟,不好意思烦扰这大叔,只好给林在山送回家了。

    ……

    转天上午,林在山用唱婚宴赚来的酬劳,去商场买了条皮带,一条正装西裤和一双正式的皮鞋。

    未来要唱婚宴,他怎么也得穿的正式点,不能总这么随便,这不是他对待工作的态度。

    不过他没多花钱,只花了不到1000块钱——西裤200,皮鞋700,腰带100,都是很一般的品牌和款式,谈不上品味,看着够成熟端庄就可以了。

    他要把更多的钱留给白鸽,让白鸽好好高兴一下。

    他现在仍很缺钱。

    但财源已经打开了。

    这天下午,就又有钱找上门来了。

    是信徒乐队的张昊,约林在山吃饭。他想斥巨资,请林在山给他们信徒乐队打造一张更加成熟完整的地下专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