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三九,四十。整四千,那楠姐还挺仗义的,给加了不少钱了啊。”

    晚上差一刻九点,东海大酒楼的停车场,坐在刘萌萌的粉红色小轿车里,林在山点了方楠给他包的酬劳红包,很是满意。

    “您今晚又唱歌又弹琴的,他要不给咱们加钱,我和他急!嘻嘻。”

    “这八百给你,这是你的酬劳。”

    “别别,都说好了,这次我不抽成。”见林在山给她点了八百块钱,刘萌萌忙推拒。

    “给你你就拿着,一码归一码,这是你应得的。”

    林在山心情大好,这收入比他预期中高了几倍,今晚他还找回了吕晨这个好兄弟,这些都有刘萌萌的功劳在。

    要是不给人家钱,他就太不会办事了。

    “那就谢谢林老师了。”

    知道林在山是个干脆的人,刘萌萌就不假惺惺的推拒了,美滋滋的接过了林在山给她的抽成,将钱一折,塞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以后要再有这样的机会,你都帮我联系着。”

    “肯定的。您今晚的表现太惊艳了,那楠姐都被您给震惊了。他刚才还和我说呢,想一口气包咱们10场,打包价3万5。每场看情况,您唱一到两首歌。但我觉得这价码有点低,您要是感兴趣的话,回头我去和他谈谈,争取谈到4万5到5万包10场。”

    “行啊,你看着谈吧。最近我都比较闲,就算参加《最强唱作人》录影了,我应该也能抽出时间来唱婚宴,我喜欢这种场合。”

    不像别的选手那样需要精心准备比赛,林在山脑子里已有上万首成型的经典歌曲,他现在只需磨练好自己的唱功,补好自己的身体就行了。

    唱婚宴,能丰富他的舞台表演经验,能练歌,还能吃好的补身体,又能挣到一份不菲的收入,一举多得,他十分中意。

    “您要参加《最强唱作人》成名了,唱婚宴的价码就更高了,到时候咱就挑场子唱了,低水准的婚礼咱都不去了。”

    “哈哈,你想的还挺远的。”

    “那当然了,我可是要当您的经纪人的!”

    林在山微微一笑,并不接话。他还没法完全相信刘萌萌,就不给人家画大饼瞎许诺了。

    “林老师,您现在还去哪吗?还是我送您回家啊?”

    刘萌萌将汽车启动了,毕恭毕敬的问林在山。

    “我请你去吃个夜宵吧。第一次合作挣钱,咱得庆祝一下啊。”

    “您还饿啊?”

    刘萌萌微微一惊,刚刚在婚宴上,林在山一个人至少吃掉了六个人的菜量,他竟然还能吃的下去!

    “饿倒是不饿了,但再吃个夜宵会更好。晚上睡的更香。”

    见刘萌萌一脸惊呆状,林在山揉着肚子,笑着跟她解释了一句:“我之前住了次院,医生说我身体太虚,缺营养,要进补。”

    刘萌萌苦笑,心想要进补也不是这么个进补法吧?这样吃,不会吃坏身体吗?

    “走着吧,去海边找个海鲜大排档,咱再稍微吃一点去。”

    “行吧。反正我是吃不下去了,我陪您去吃吧。但您一定要见量啊,晚上吃太多对身体不好的,长肉。”

    “我现在就是需要长肉啊,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

    林在山笑着将挽起衬衫袖子的瘦胳膊举给了刘萌萌看。

    “好吧……”

    刘萌萌无言以对了,她真没见过林在山这样的神人大叔。

    林在山自己也觉得他这种吃法有点夸张了。

    他猜,应该是刚穿越过来,他完整的灵魂需要和这个千疮百孔的**磨合一下,就像新生的婴儿出生后,需要一天n顿奶的进补。

    等过了这段进补期,他的身体达到灵魂潜意识所需要的强健程度了,应该就不会这么狠吃了。

    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一家大排档,又开搓了。

    刘萌萌是真心不敢吃了,她最近有点懒,没健身,体重噌噌噌的往上蹿了不少,已经要破百了。

    要说,她的个头并不矮,净身高有一米六六,但她还是不想让自己的体重破百。

    她很清楚她的体质是那种多吃东西不长别的地方的肉,专长腿肉的类型。

    稍微一胖,她的大长腿就会变成大粗腿,很难看。

    所以她时时刻刻都要叮嘱自己,要克制,不能暴饮暴食,以免她最有魅力的大长腿变成大象腿。

    “林老师,您今天弹着钢琴给吕总他们唱的那首英文歌,也是您自己写的吗?”

    “是啊,好听吗?”

    “好听!很有味道!没想到您写纯英文的歌曲也这么有水平,我听说这次《最强唱作人》有一个阶段的比赛是pk英文歌。”

    林在山吃着鱿鱼串点点头,表示理解。这个位面的华语歌手,大部分都发过外语专辑,尤其是英语专辑。

    发英语专辑不仅在国内唱片市场能占有一小块份额,还能出口到亚洲其他国家,乃至欧美。

    有一些华语顶尖歌手的英语专辑,纯正版销量要比国语专辑卖的更高,就是因为国外的版权保护制度相对做的更好一点。

    “这次比赛除了英语歌外,还有别的语种的比赛吗?”林在山问。

    “外语语种就英语,国内方言好像有粤语歌的专场创作比赛。”刘萌萌试探着问林在山:“您粤语怎么样啊?”

    “一般,说粤语我说不好,但唱还凑合。”林在山没完全和刘萌萌交底,以防刘萌萌是马晓东派来刺探他的。

    “那您可得抽时间准备一下了,我听说战队晋级赛的第二轮比赛,就是粤语歌的创作pk赛。”

    林在山会意的点点头。

    放在餐桌上的手机这时候响了。

    是白鸽来电。

    之前白鸽就给林在山打电话着,但林在山正在表演,调静音了,没接到,他也忘了给白鸽打回去了。

    现在见白鸽又打过来了,林在山吃着鱿鱼串,用还算干净的中指点了一下屏幕上的免提键,低头对着桌面接起了电话:“喂,鸽子?”

    “老爹,你那边没什么事吧?之前打电话你也不接。”

    “哦,没事,我之前忙别的呢。”林在山没告诉白鸽他去唱婚宴了。他想等白鸽回来,给白鸽捧上一大堆钱,来个surprise。

    “老爹,我不在,你可得好好吃饭啊,注意身体,别太劳累了。”

    “我知道,你就别管我了。你在夏城玩的怎么样啊?”

    “还行,这边风景很好,晚上的时候,星星特别亮。我感觉这的天比东海近多了,触手可及一样。”

    “哈哈,你现在就看着星星呢吧?”

    “是啊,我一个人看星星呢。”

    “一个人?你同学呢?”

    “她们喝酒唱歌去了,没意思。我不喜欢凑那种局。还是看星星有趣。”

    林在山听的心头微微一酸。

    有哪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大生不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喝酒唱歌去啊?

    白鸽喜欢看星星,纯粹是因为看星星不要钱,

    她不舍得花钱去和别人去喝酒唱歌。

    她也不好意思不花钱厚着脸皮去凑那种局。

    “老爹,你要能跟我一起来就好了。在漫漫星空下,我的老爹要能给我唱首歌就更好了。”

    “哈哈,你打电话就是想听我唱歌啊?”

    “嘻嘻。”

    “没问题,你稍微等我两分钟,我去拿一下吉他。”

    “老爹你真好!”

    “那我先挂了电话了啊,待会我给你打过去。”

    “嗯!”

    白鸽在外地,打电话有漫游,林在山便把电话先挂了。

    别的现在为白鸽做不了,唱歌这点小事,他还是能满足白鸽的。

    刘萌萌有眼力见儿,见林在山要去拿吉他,忙小声说:“我去帮您拿。”

    吉他在她车的后排座放着呢。

    她主动去帮林在山拿吉他了,她也想听林在山唱歌。

    听林在山唱歌,实在是一种陶冶情操的享受。

    林在山见大排档的环境炒躁极了,不适合在电话里唱歌,便狼吞虎咽的将最后两个巨大只的鱿鱼串给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着叫老板买了单。

    刘萌萌将吉他给林在山拿过来时,林在山已经买完单了,正用纸巾擦嘴呢。

    “走,去海边。”

    林在山接过刘萌萌的吉他箱,带着刘萌萌去了晚风吹拂的夜沙滩,准备找个清静的只有海浪声的地方给白鸽弹唱。

    这片海域的临滩处,都是大块的礁石,不是那种细沙滩,走起来比较费劲。

    好在,刘萌萌玉足上穿着的是很秀气的平底船鞋,方便开车,也方便走路。她要是穿高跟鞋走礁石滩,非被崴了脚不可。

    绅士的让刘萌萌扶着他坚硬的小臂,全当拐杖了。没走多远,便寻到一块能容两个人靠坐的大礁石,面对着大海,林在山准备就在这给白鸽唱歌了。

    才一靠坐下,刘萌萌便整了整连身的橙色短裙裙摆,不让海风把飘逸的裙子给吹起来,以免走光。

    她的这个动作颇像另一位面的那个性感女神梦露的经典动作。

    狡黠一笑,刘萌萌试探着问林在山:“您女朋友对您的称呼可够特别的。管您叫老爹啊?”

    “什么女朋友啊,那是我闺女。”

    “啊?”

    刘萌萌有些吃惊,从网上查林在山的资料,这大叔没结婚,也没有子嗣啊。

    “是您的真闺女,还是昵称的闺女啊?”刘萌萌以为林在山这是在用闺“女来”昵称他女朋友呢,就像他女朋友用“老爹”来昵称他。

    “当然是真闺女了,亲生的。我没你想的那么变.态,让女朋友叫我老爹。”

    刘萌萌惊讶的说:“那您这保密工作做的可够好的,媒体都没爆出来过,您已经结婚了啊?”

    “我没结婚啊。”

    “哦……哦。”

    刘萌萌思绪顿了一下,立刻就懂了。

    也就不多问了,以免像个八卦记者似的招明星反感。

    对于圈中人这种没结婚就有孩子的现象,刘萌萌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她真的很好奇,给林在山生孩子的女人究竟是谁?

    是圈内的某个女星吗?

    据八卦传说,当年林在山最走红的时候,和圈子里的好几个女明星都传出了绯闻,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就算不那么走红了,八卦小报还总写他和女明星的绯闻呢。总之就是给他塑造出了一个特别滥情的烂人形象。

    不过,通过最近的亲身接触,刘萌萌觉得这大叔并不是一个很滥情的人,至少他现在肯定不是。

    她甚至都怀疑这大叔是不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玩的太疯了,太过了,现在都不喜欢女人了。

    否则,凭她这么靓丽动人的姿色,凭她这双吸睛十足的大长腿,怎么就从这大叔眼里看不到一丝由男人的角度“欣赏”她的目光呢?

    林在山不在刘萌萌身上浪费时间,调整好靠坐礁石的姿势后,便给白鸽打过去了电话,并请刘萌萌帮忙,给他举着免提的电话,就像举话筒那样,方便他唱歌。

    刘萌萌左手扶压着被海风吹拂的飘逸裙摆,并将薄薄的裙纱往大腿间夹了夹,以免被风彻底吹起来。他们正迎着风呢。

    右手帮林在山托举着老款手机。

    这回再听林在山和白鸽打电话,就顺耳多了。

    刚才她真以为电话那头那个清清甜甜的女孩声是林在山女朋友的。

    “我给你唱一首和星星有关的歌吧?”

    “好啊,但一定要是你自己写的啊,我不想听翻唱的歌。老爹,我就爱听你写的歌。”

    “行,我最近新写了一首歌,叫《星晴》,星星的‘星’,晴天的‘晴’,我唱给你。”

    “《星晴》——听名字就好有感觉!老爹你等等,我去拿录音笔给你录下来。”

    “不用录了,我已经录在电脑里了。”

    “那行,你唱吧。我已经躺在草坪上了,看着灿烂的星空,听着你唱《星晴》,人生真美好!”

    “哈哈。”

    林在山被白鸽简单乐观的人生态度给逗笑了。

    和白鸽一样,刘萌萌也已洗净耳根,准备恭享林在山的新作了。

    海风很讨厌,总是撩拨她的裙摆。

    但刘萌萌顾不上这些了。

    **柔靠着温暖平整的海礁石,玉手帮林在山托举着“话筒”,灵媚崇拜的目光,完全锁定在了身旁这个四溢着神奇音乐魅力的沧桑大叔身上。

    月光抚照下,林在山的银发大叔形象,显得更加沧桑带感了。

    他脸上的爽朗笑容,在某一瞬间某一角度看,刘萌萌觉得比那些小鲜肉帅哥的笑容都更加迷人。

    之前一直都很喜欢小鲜肉型的男生。

    她交往过的几个男盆友,也都是小鲜肉型的。

    可能是因为跟在马晓东身边时间比较长了,被马晓东这种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型的成熟大叔给恶心到了,她一直就不中意大叔型的男人。

    她觉得自己交往的对象,肯定不会是大叔型的。

    但现在,被林在山身上散发出的迷人音乐魅力给打动了,她发现大叔型的男人也很有味道嘛!

    尤其是现在,面对着星空大海,林在山抱着一把箱色斑驳音色醇正的老吉他,准备为他的女儿献唱,这情操,这形象,真是说不出的成熟帅气!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