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在司仪的带动下,现场气氛变得热闹至极,很多亲朋好友都在怂恿吕晨去吻梁玉冰。

    吕晨的胖脸皮贼厚,但梁玉冰的脸皮相当薄。

    被朋友们一哄,梁玉冰白皙的脸蛋上,竟飘起了两抹矜羞的绯红。

    眼眸变得含情脉脉的,明显是被林在山的浪漫歌声给挑拨出了发自心底的爱意。

    之前交换戒指时,吕晨被大家拱着,已经当众吻过梁玉冰一次了。

    但当时他知道梁玉冰很害羞,有点抗拒,便吻的很形式化,只是走了个过场。

    此刻,被大家哄着,吕晨又转步来到了妻子身前。

    感受着梁玉冰眼底那呼之欲出的甜情蜜意,吕晨心火燎烧,幸福而得意的望了起哄的大伙儿一眼,又感激的看了一眼仍在弹吉他为他们编织浪漫氛围的林在山,而后才温柔的拥住梁玉冰,深情的吻了下去。

    林在山刚刚那首歌,就像两个人的前戏催化剂一样,由耳传心,让梁玉冰心里陶醉极了,终于不再娇羞,紧抱着吕晨的水桶腰,她和自己老公长长的吻了一个。

    “噢~~~~~~~~!”

    宾客们一阵起哄,竟然有人在喊,让吕总别再耍流氓了,放开那个女子!

    感受着妻子香舌的缠绵悱恻,吕晨才不管别人说什么呢,亲上就不松嘴了!一口气亲了十几秒!这叫一个过瘾!

    梁玉冰玉女生情,变得不羞不臊的,就任由吕晨长吻她了。

    就像林在山唱的那样: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你付出了几分,爱就圆满了几分——这或许就是她想要的爱情吧,也或许不是?总之她现在尝着吕晨嘴里传来的白酒香气,已经身心皆醉了。

    司仪很会来事,见这对新人吻的这么用情,立刻补上一段背景音,祝两人——莲花并蒂开,情心相印!梧枝连理栽,灵犀互通!百年好合,比翼双飞!此生爱情永恒,爱心与日俱增!

    觉得不尽兴,司仪又张罗,让还在舞台上帮吕晨和梁玉冰弹奏浪漫背景音的林在山,也讲两句。

    听到司仪让林在山致辞,梁玉冰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娇羞难耐,偷偷的给了吕晨一个力,让吕晨松开她了。

    满胖脸都是甜蜜的笑容,深情的望了梁玉冰一眼,吕晨也转身看向了准备致辞的林在山。

    梁玉冰娇娇羞羞的望着林在山,想听听这个内在远大于外在的充满音乐魅力的天才大叔会给他们什么致辞。

    距离两人只有几步远,能感受到这对新人身上传来的火热情致,林在山笑着将以前参加朋友婚礼时改的《河东狮吼》的说辞致给了两人——

    “晨子,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弟妹一个人,要宠她,不能骗她,答应她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到,对她讲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她,骂她,要相信她,别人欺负她,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她。她开心呢,你就要陪着她开心;她不开心呢,你就要哄她开心。永远都要觉得她是最漂亮的,梦里面也要见到她。在你的心里面未来只许有她。听懂了没?”

    伴随着手上仍没有停下来的吉他旋律,林在山这一串话说辞,就像念rap似的,在现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那些未经世事的年轻女孩,听了这段话,全都high了!

    这样的致辞,比刚才司仪的传统致辞可有意思多了。

    虽然这话说的白了点,但句句都点在了女孩们的心坎里。

    如果有个男人能像林在山讲的那样爱护她们,那她们就太幸福了!

    刘萌萌在底下听着听着,差点没起立给林在山鼓掌致敬!

    林在山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她要对自己未来男朋友说的。

    这大叔简直就是她们女孩肚里的虫,太懂她们任性的心思了!

    果然是过来人!

    梁玉冰听到一半时就捂着嘴笑了,既感动,又觉得林在山很逗趣。

    这大叔比她想象中要有意思多了。

    吕晨则直接听傻了,心说山哥的脑子是不是被人给打坏了?这种话他竟然也说得出口!

    要放以前,这种恶心话,他一听就会吐的,怎么可能由他自己的嘴里说出来!

    山哥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叫人难以适应啊!

    一看身边的梁玉冰,听了林在山的话后,竟极为受用,还用柔怨的眼神瞟了他一眼,让他赶紧许诺说懂,吕晨立刻就笑了,满口应了下来。

    磕磕绊绊的给林在山讲的复述了一遍,虽然缺句少字,但大体意思都对。最后他还自己加了一句要爱梁玉冰一千年!

    梁玉冰听完吕晨鹦鹉学舌般的复述和自我发挥,瓜子脸上洋溢出了小女孩样的特别开心幸福的笑容,就好像又听了一遍更贴心版的结婚誓言似的。

    司仪见气氛大好,赶紧往下走流程,带头起哄,叫吕晨和梁玉冰独舞,为这浪漫的婚礼留下最永恒的回忆瞬间。

    这是他们早就定好的一个环节。

    吕晨和梁玉冰之前练了很久的舞,可以跳的很好了。

    这个环节也是他们在婚礼上最光彩照人夺人眼球的一幕。

    吕晨和梁玉冰爱意正浓,两人互望了对方一眼,梁玉冰款款而优雅的一个转身,主动来到了吕晨胖乎乎的身前。

    吕晨不失时机的做起了绅士,在亲朋好友们的欢呼声中,做出起舞的姿势,轻握上梁玉冰的腰肢和玉手,这就要和梁玉冰翩翩起舞了!

    司仪觉得今晚婚宴的节奏真是美妙,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但就在他有些大意时,突然发现舞台旁边的白色婚庆钢琴后面没人!

    钢琴师呢!

    司仪差点没炸了毛!

    吕晨和梁玉冰都已经牵手扶腰准备浪漫起舞了,结果现场伴奏的钢琴师没了!

    司仪赶紧跑下去找方楠,问钢琴师去哪了。

    方楠也不知道那小子跑哪去了,刚才就顾着看林在山表演了,他没注意别的。

    方楠赶紧掏出电话来给钢琴师打电话,但没打通。

    那钢琴师正在厕所里卖力的排毒呢,并且很职业的在婚礼一开场就把手机调了静音,他没听到手机响。

    这下可急坏了司仪和方楠。

    林在山退到舞台旁,正听到方楠和司仪正着急的找钢琴师的事,便问了一句:“怎么了?钢琴师找不着了?”

    “是啊!”方楠捏着兰花指,急的跺脚发泄:“真是急死人了!这节骨眼上,那倒霉孩子跑哪去了?太没谱儿了!这灯光都暗了,咱不能给吕总晾舞台上啊,怎么办啊!”

    司仪发愁的讲说:“那我再登台拖一下吧,你赶紧打电话找那钢琴师。”

    方楠急说:“打电话他不接!”

    “你问问有谁看到他没有,刚才他不是还在钢琴后边坐着呢嘛,他要离开了肯定有人看见。”司仪说话间就要上台拖时间。

    林在山问:“是弹伴舞的曲子吗?有没有谱子啊?要有谱子我能救急着弹。”

    “哎哟喂,林老师,您可真是我们的及时雨!”方楠脸上暴雨转晴,高兴的拉上林在山胳膊问说:“您真能弹吗?有谱子,就谱架上放着呢!”

    被方楠这个娘娘腔拉胳膊,感觉还挺别扭的,就好像被对方吃豆腐似的,但现在时间要紧,林在山就不计较这些了,“只要有谱子我就能弹,伴舞曲应该不会很难吧?”

    司仪喜说:“不难,非常简单!林老师,您要会弹钢琴肯定能弹这曲子!”

    “那好,那我来弹吧。”

    “太好了!您过去先熟悉一下谱子,我去帮你拖两分钟,待会我给您手势,您就下曲子。”

    “没问题。”

    林在山很爽快,待司仪上台后,他随着方楠去了白色的古典钢琴后面,将吉他这个“小情.人”立在舞台边,搓着手指坐到了他的“大老婆”面前。

    翻了翻谱子,确实简单,就是两首漫舞曲,节奏都很柔缓,没有特别快的变奏,根本就不用练,这样的曲子林在山上手就能弹,就像普通人拿起筷子来就能吃饭一样。

    “林老师,这曲子您弹着没问题吧?”方楠俯腰热情的问着林在山。

    “没问题。你稍微离我远点就行。我弹琴时不喜欢被人打扰。”他实在受不了方楠身上那股浓浓的女士香水味。

    “好好,真是太谢谢你了,林老师。”方楠见林在山有点反感他,赶忙离开了,跑去嘉宾那桌找刘萌萌了。

    “萌萌,你找来这林老师太厉害了!今天婚礼完了,姐给你们包大红包!”方楠捂手在刘萌萌耳边兴奋的轻语着。

    一听说有红包,刘萌萌立刻变得笑逐颜开,避开其他人的耳朵,小声得意的告诉方楠:“我之前就跟你说了,林老师超厉害的,这回你信了吧!今天弄完了你一定得好好的犒劳一下林老师,你的红包要包到位了,林老师心情好,未来就更愿意和你们合作了。”

    “我懂,我懂,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亏待林老师的。今天这腕儿你给我请的实在太讲究了!”

    “那当然了,姑娘我本来就是讲究的人,办的事也当然是讲究的事了。”

    “你真仗义,萌萌。”

    “行了,楠姐,你就别拍我马屁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只要红包包到位,林老师这边什么话都好说,只要他有时间,肯定帮你们站场子。”

    “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

    方楠高兴极了,都懒得看同桌的陈锋了。

    刘萌萌心情更好,她根本就没想到林在山会这么适合唱婚宴。

    其实这种小活儿,对林在山这种大腕儿来说,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但她清楚林在山现在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要不林在山也不会当枪手帮别人做歌。

    趁着现在林在山还不忙,多接点这种婚宴的活儿,来钱很快的,一点都不比那些小明星接综艺通告挣钱少。

    如果林在山愿意,她可以帮林在山接到很多这种婚宴的活儿,不光方楠这一家的,她还认识别的婚庆公司的朋友呢。

    到时候,这些公司都抢着请林在山,那林在山的价码可就高了,唱一首歌挣三五千就像玩一样。

    一周要能唱三场婚宴,不算别的,就指着婚宴这一项活儿,林在山一个月就能挣五六万块钱!

    按正常比例抽成,刘萌萌能抽一万块钱,这要比她给马晓东当助理收入还高了!

    这还是兼职,还省心,不遭罪,别人都还得捧着她,这活儿实在是太美好了!真是钱程似锦啊!

    就在刘萌萌为她和林在山勾画着近景的创富钱程时,现场灯光暗下来了。

    舞台正中央,一束柔蓝色的焦点灯光,打到了一身正装的吕晨和穿着浪漫婚纱的梁玉冰身上,给这对新人映照出了格外迷人的色调。

    浪漫的光影变幻下,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了他们两个人。

    搂着梁玉冰的柔腰,吕晨并不是和梁玉冰这种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很搭对的王子,但被浪漫的氛围给烘托着,所有人都能从这两个相视相爱的情侣眼中体会到纯美的爱情。

    有不少小女生都为这样浪漫的情境而感动了,都幻想着她们有朝一日也能步入婚姻礼堂的场景。

    晶莹剔透的钢琴声,就像洗涤心灵的清泉一样,从林在山指下缓缓的流了出来。

    梁玉冰和吕晨都看到了,正在给他们伴奏的不是那个钢琴师小伙子了,而换成了林在山。

    虽然那边的灯光很暗,但林在山的那头银发还是很刺眼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还受着刚刚林在山唱的那首《给你们》的甜蜜影响,也可能是真到了正式场合了,这气氛很令人感动,吕晨和梁玉冰听着林在山弹出的琴声,总觉得比之前和他们合作的那个排练钢琴师要更多了一份浪漫的活力。

    曲子是一样的曲子,但在林在山手下,这曲子就像有了生命一样,在为他们的爱情而曼妙的歌唱。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梁玉冰被声光影所陶冶出浪漫的情怀,提吸一口气,在梦幻的舞台上,同吕晨一起慢慢起舞了。

    享受着眼前爱人甜如蜜的微笑,吕晨心里甜极了。

    排练时,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能找回这么帅气的大哥,这场婚礼对于他来说,真是太喜庆了!

    随梦而舞,他都不愿意停下来了,生怕这一切都是假的,会醒过来。

    梁玉冰欣享着舞台下那一道道羡慕的眼神,欣享着这期待已久的梦幻婚礼最梦幻的环节,也不愿停下自己最美的舞步,好想随着这浪漫的琴声,永远跳下去,永远的成为所有人眼中艳羡的焦点。

    相信每个女人在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婚礼时,都会有这样任性的想法吧?

    林在山按照计划给两人弹完了两首柔美的漫舞曲,却实在不忍落下最后一个音符,

    那两人越抱越紧,明显就是没跳够的节奏。

    如果这时给他们停下音乐,将会让他们的浪漫戛然而止。

    这种缺德事,林在山肯定不会干的。

    于是,手下一变奏,林在山沿着一直流畅弹出的漫舞旋律,即兴发挥着为两人继续编绘浪漫的音乐银河。

    如果刚刚两人头顶上的音乐夜空是璀璨静谧的,那现在,林在山为这璀璨的夜空中,画上了一颗颗带流星的尾巴,每一个音符都带着甜蜜而令人惊喜的味道,就好像五颜六色的马卡龙一样。

    吕晨和梁玉冰听着这陌生却越发动人的浪漫琴声,心中的那份爱意一下子就被烘托的更浓了。

    抱着梁玉冰,吕晨朝林在山竖了根大拇指,大赞林在山这段即兴旋律做的好听!

    他也是懂音乐的,林在山毫不突兀的将漫舞曲变成了即兴曲,继续为他们编织浪漫,这让吕晨大开眼界!

    而后觉得气氛到了,或者说,是单钢琴伴奏的气氛有点闷了,台下有些躁动时,林在山手下的旋律又一转,变得更慢了。

    就在吕晨和梁玉冰被躁动的氛围影响着,似乎不是那么有兴致跳舞的一瞬间,林在山柔缓的开声了!

    他竟为两人又唱出了一首歌!

    是克里斯蒂娜-佩里(christina-perri)的人气情歌《a-thousand-years》!

    其实在婚礼上,林在山弹钢琴时唱的最多的英文歌是陈慧琳的《love-paradise》。

    但此刻,他手下弹出的旋律实在太慢了,吕晨和梁玉冰漫舞的脚步也接近了停滞,如果用《love-paradise》把节奏重新带起来,会很突兀。

    想到吕晨刚刚讲了要爱梁玉冰一千年,林在山便将这首歌慢的让人心醉的《a-thousand-years》献给了两人。

    台下的嘉宾们,看吕晨和梁玉冰跳了十几分钟舞,都看累了,正准备干点别的事,或者已经干上别的事时,林在山这突然而来的天籁歌声,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耳朵都提起来了。

    来参加这个婚宴的大部分人都懂英语,所以林在山唱出的英文歌词,他们听着完全无障碍,反而还享受到了一种西式的浪漫——

    ……

    the-day-we-met~

    初次邂逅的那天~

    frozen-i-held-my-breath~

    时间彷佛停止了~

    right-from-the-start~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i-kney~

    我从此找到了归宿

    ……

    林在山这磁柔的歌声一起来,梁玉冰的心立刻就又被抓住了。

    俯在吕晨怀里,看着漫黄灯光下林在山气定神闲自弹自唱的成熟模样,梁玉冰的心跳仿佛都和林在山的歌声同弦了。

    灵魂被这浪漫的曲风瞬间软化,她的人都要软掉了。

    随着吕晨继续漫舞着,她的耳朵却被林在山的歌声给俘获了。

    她的心灵也完全沉醉进了林在山编织出的这个一爱千年的故事里,越陷越深,她真是难以想象,怎么会有人唱歌这么好听!

    要说,她也是去酒吧近距离听过歌手唱live的,但没有哪一个歌手,或者哪一次演出,给过她这样宁静而动心的感受。

    是因为在婚礼上,情绪特别敏感,才会有这种感觉的吗?

    梁玉冰觉得不是。

    她之所以会这么动心陶醉,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林在山的歌声和音乐实在太特别了。

    他真的是个超凡的音乐人!

    能有这样的音乐人为她的婚礼编织浪漫,梁玉冰由心感动。

    这将成为她记忆中的永恒。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