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吕阳眼里,林在山完全就是一颗灾星!

    林在山出现了,只定没好事!

    本来神清气爽着,为吕晨跑前跑后的忙活着婚礼,喜不自胜。

    现在看到林在山了,吕阳就像吃了只苍蝇,心里膈应极了。

    脸上的微笑瞬间就凝固了,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林在山认出吕阳来了。

    他知道吕阳也认出他来了。

    但吕阳似乎没有过来和他打招呼的意思,这让林在山心下暗暗叹气。

    看来吕家人,除了吕晨外,对他都还存有很深的芥蒂。

    也难怪会这样。

    他后期总给吕晨找事,还爆打过吕晨几次,吕晨家人要是喜欢他才怪呢。

    如果吕晨对他也没有一丝兄弟情了,觉得他碍眼,那林在山道个歉,干脆的离开好了,就不挣这份让人添堵的钱了。

    但假如对方愿意给他一首歌的时间,他一定会为对方送上最真挚的婚庆祝福。

    吕阳发现林在山后,如坐针毡,犹豫了犹豫,便起身出了礼堂,直奔休息室去找吕晨。

    他得把这事跟吕晨通报一下,千万不能让灾星林在山把吕晨的婚礼给毁了。

    距离婚礼正式开始还有七八分钟的时间。

    吕晨正在休息室里陪着一身华贵婚纱的新婚妻子梁玉冰,说几句贴心的情话。

    吕晨今年是本命年,实岁36,虚岁37。

    而长得冰清玉洁一副玉女掌门人模样的梁玉冰,今年才22岁,比吕晨小了整整14岁。

    今年6月份才刚从大学毕业,九月底这就要嫁入吕家了,人生进度之快,令梁玉冰自己都有点应接不暇,难以适应。

    但没办法,肚子被吕晨给搞大了,都怀了三个多月了,再不嫁,肚子就凸出来了。

    “你别哭了,你一哭我都想哭了。”

    温柔的为梁玉冰擦拭着眼角楚楚可人的泪花,吕晨就像在疼一块快化了的冰似的,就差把梁玉冰捧在手心了。

    “晨哥,你以后一定要对我好,你必须宠着我,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不能骂我。”

    “我娶了你,一定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咚咚咚。”

    休息室的门响了。

    “谁啊?”

    “我,阳子。你出来一下,哥。”

    门外传来了吕阳的声音。

    “是阳子,我出去一下。我让化妆师进来给你补补妆,婚礼马上就开始了,别瞎想了。记住,保持微笑。”

    轻轻的吻了梁玉冰一口,吕晨出门来找吕阳。

    “怎么了?”

    “哥,你今晚有请林在山吗?”

    “没有啊,我都好多年没见过山哥了,想联系都联系不上。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东海呢。”

    “他在东海。他好像来参加你的婚礼了。”

    “什么?”吕晨一愣。

    “我刚刚看到他坐在表演嘉宾那一桌了,是你请他过来的吗?还是婚庆公司请他过来的?”

    “怎么可能?我看过今晚表演嘉宾的名单,哪儿有山哥啊?你看错了吧?”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他现在样子变化好大,但我觉得那就是林在山。要不你跟我过去看看?”

    “行行行!赶紧走!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吕晨仓促的跟着吕阳一起回了宴会礼堂。

    远远的,吕阳便给吕晨指向明星坐的那桌:“你看那个穿白衬衫的,是不是林在山?”

    “哪个穿白衬的啊?”

    “就那个穿着橙色裙子的女孩旁边的那个,头发花白。”

    终于看到吕阳指的人了,却因为是从侧后方看,吕晨看不到林在山的脸。

    那花白短发的背影,和他认识的留着长头发的林在山有着天壤之别。那人略显端正的坐姿,也不是林在山不羁随便的风格。

    “那哪是山哥啊?你逗我玩呢!”

    吕晨无奈了,白了吕阳一眼。

    其实在这之前,他很少去惦念林在山的事了,只是偶尔才会想起年少轻狂时那段热血峥嵘的摇滚岁月,想起跟着林在山一起打打杀杀一起呲妞泡马子的荒唐往事。

    刚刚被吕阳一说林在山来了,吕晨心里竟生出了一点小激动。

    他还挺盼望林在山能来的。

    他是一个十分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他能有今天,这大部分是他和他家人一起努力得来的结果。

    但要没有林在山当初给的100多万巨资,他和他家人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把七里香发展成现在的规模。

    在吕晨心里,不管林在山对他做过什么,他始终都认可林在山这个大哥。

    就算林在山不认他这个小弟了,他还是要认林在山这个大哥,毕竟人家曾有过大恩于他。

    许久不见。

    如果林在山能放下往事,来参加他的婚礼,给他送上祝福,这对吕晨来说,绝对是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超级惊喜。

    现在看着吕阳他给指着的那个中年大叔,吕晨却是哭笑不得,这怎么可能是林在山啊?

    “你往近走走,看清楚了,那好像就是林在山。”

    吕阳拉着吕晨往前走了几步。

    角度扭转后,吕晨稍微看到林在山的侧脸了,心不由一揪。

    那张沧桑深沉的面孔,还真挺像林在山的!

    再往前走两步,吕晨终于从侧面看清楚林在山那双深邃的眼睛了。

    林在山眼中含蕴着的内敛与平和,对于吕晨来说非常陌生。

    但那双眼睛实在太特别了,就好像有魔性似的,或者说是有点病态——绝对错不了,那就是林在山!

    他怎么老成这样了?

    太夸张了吧!

    吕晨嘴巴吃惊的张开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算是最熟悉林在山的人了,所以看到林在山变成这样,他也是最为震惊的人!

    这感觉就好像地球由圆变方,简直要颠覆他的世界观了!

    和林在山从小一起长大的,吕晨对林在山的所有一切都非常熟悉。

    林在山打小就没有父母,就像孙悟空似的,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野孩子。

    从吕晨认识林在山开始,林在山的身体就硬朗的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了。

    林在山小时候的外号叫“人猿泰山”,这不光是因为他性子野,名字里有“山”,也和他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有着直接关系。

    在吕晨的印象中,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比林在山身体更好、拳头更硬的男人!

    这大哥打架,从来就没吃过亏。

    他天生就会打架,也没学过格斗散打什么的,但就是特别能打,尤其擅长街头斗殴,他一个人打七八个混混跟玩儿一样。

    最狠的一次,他一个人单挑了对面高中三十几个孩子,虽然那一战,他自己也被打得身负重伤,身体多处骨折,眼睛也被封了,但最后他铁骨铮铮的瘸着腿、肿着眼、耷拉着一只血臂,从对面高中走出来,背景是一群爬不起来的混混高中生,那一幕,铭刻进了许多学生的脑海,让人永生难忘。

    那一战,也让林在山一战成名!从此威震沧海路!成为了当时沧海中学男生心目中的传奇老大。

    成名之后,就算那么糟蹋自己,疯狂的酗酒、服药、轰炮,他的身体依旧很硬朗,看不出有任何衰败的迹象。

    如果换做别人,像林在山年轻时那样生活,早就把自己给作死了。

    但林在山的身体就像是铁打的,仿佛永远都不会被摧毁。

    就算后来服药太多了,变得干瘦如柴,林在山的骨头仍旧很硬,他的整体气质也给人一种极度硬朗的感觉,就像只永恒的吸血鬼,丝毫不显老态。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吕晨真不敢相信,只七年没见,林在山会变成现在这样!

    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也太重了吧!

    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凭他的身手,在监狱里不可能吃亏啊!

    他不欺负别人就是好事了,别人根本欺负不起他!

    难道他得重病了吗?

    要不他怎么会老成这样的?

    看着林在山被岁月摧残的样子,吕晨心里就像被软刀子给剌上了,一阵阵的揪心难受。

    转念再一想,林在山能来参加他的婚礼,这说明林在山已经放下过去了,不再和他计较那些往事,这让吕晨心里深深的感动!为友情感动,也为逝去的岁月而感动!

    “哥,那是林在山吧?”

    见吕晨的表情异样,吕阳皱眉问着。

    吕晨正要回答,婚礼的司仪快步走过来了,架上吕晨胳膊:“找你半天了,新郎官!仪式马上开始了,你快跟我上台!良辰吉时马上就到!”

    “等会儿等会儿,我再去见个人。”吕晨想去和林在山打个招呼,给林在山请去主宾席。

    “您先别见人了,再见人就误了吉时了。”司仪笑呵呵的,怎么都不放手。

    “你先上台吧,哥,我帮你去照应山哥。”吕阳也劝吕晨。

    “你快去把山哥请去主宾席,别让他坐嘉宾席!”

    吕晨说着,便被司仪拉着上了婚礼舞台。

    走过红地毯铺的路时,他还特意向林在山招了招手,满脸惊喜而感动的表情,就差当着众人叫林在山一嗓子了。

    林在山看到吕晨向他招手了。

    记忆中,他有七年都没见过吕晨了。

    这家伙比七年前更胖了,一米八的身高,估计得有220斤的体重,壮的就像一樽大水桶,不愧是七里香的老板,干餐饮的。

    本来还担心吕晨不再念旧情了,但只需那一个眼神,一个招手,林在山便感受到了,这胖子还是他的兄弟!且是可以过命的兄弟!心里不由变得暖暖的。

    刘萌萌眼尖,也灵慧,看到吕晨向林在山招手,林在山也微笑着回向吕晨招了招手,刘萌萌感觉到这两个大叔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好,便小声问说:“林老师,您和这吕总到底什么关系啊?”

    吃着火龙果,林在山含糊不清的小声告诉刘萌萌:“我唱《麦田》时,他是我的鼓手。我们俩一起长大的,算是发小儿。”

    刘萌萌惊讶极了:“你们关系这么近啊?”

    “本来很近,但后来我俩走了不同的路,算是分道扬镳了。已经很久都没联系了。”

    “哦。”

    刘萌萌点点头,眼眸却暗藏得意的微笑。她暗感到这第二次给林在山派活儿,好像派对了,而且派的很对!

    七点半整,吉时到,吕梁两家的婚礼正式开办了!

    林在山却没被请去主宾席,吕**本就没想过要办这件事,他不可能听他哥的,给林在山请去主宾席,让他们家人添堵,让梁家人闲言闲语。他甚至都没去和林在山打招呼,他实在反感这个满身恶习的男人。

    吕晨在台上站着,听着司仪讲话,等着新娘子上台,心情很是紧张激动,也顾不上去看林在山了。

    这是他第二次结婚办婚宴了,但他还是很紧张,有哪个男人在自己的结婚典礼上不紧张呢?

    那种与命运结缘的感动,那种要成立家庭并维护家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会让一个男人心底升腾出一股热血,要为此奋斗一生的热血。

    随着婚礼乐章的奏响,戴着公主花环的新娘子梁玉冰,宛若天仙下凡,拖着华贵的婚纱裙摆,挽着她父亲的手臂,款款步入了礼堂。

    登时,厅内小三百双眼睛,将目光都汇聚到了这个漂亮的新娘子身上。

    林在山从礼堂外面的迎宾照片上已经见过梁玉冰了,知道梁玉冰长什么样。

    这女孩长得确实很漂亮,有点像另一世的范爷,但她的眸子没有范爷那么桃花艳丽,她的气质也比范爷感觉清纯很多。

    吕晨能娶到这么极品的老婆,林在山肯定替吕晨高兴。不过让他更高兴的是,婚宴的菜品已经陆续上齐了!

    以红龙帝王蟹鲜鲍海味为主菜的六素十二荤,格外的讲究!

    菜色迷人至极。

    林在山看的都要流哈喇子了。

    正在长身体的这个时期,在这大叔眼中,能填饱肚子的美食可比极品美女吸引他多了。

    扭头看了一眼梁玉冰款款走过后,林在山立刻就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鲜鲍海味上。

    见别的桌已经有小孩开吃了,林在山也就不渗着了。

    开启吃货模式,对同桌几人讲了一句:“你们别拘着了,动筷吧,一会儿菜凉了。”

    说完,他自己先抓过一条帝王蟹的大腿来,用锤子砸着,挖肉开吃了。

    刘萌萌心生无奈,这大叔干别的都挺绅士挺有修养的,但只要一见到吃的,就像饿死鬼超生一样,完全不管不顾了。

    陈锋等人见林在山这副吃相,全都流露出了不爽而鄙视的眼神。

    人家婚礼才刚开始,正在庄重肃穆的环节呢,您老这就开吃了?也太没起子了吧!真特么给表演嘉宾这桌丢人!

    鉴于林在山是不好惹的老前辈,也没人敢说他,更没人敢跟着林在山一起吃,就连刘萌萌都不好意思跟着林在山一起吃,因为旁边几桌人都还没动筷呢,大家都在看吕晨和梁玉冰互换结婚戒指、发表爱的宣言。这个时候动筷,确实有点不礼貌。

    但林在山是饿的真不行了,刚刚吃了巨多水果,胃口大开,面对着一席喜宴,他真是绷不住了,于是就像其他桌的小孩似的,先开吃了。

    只不到五分钟的工夫,林在山就给桌子上三分之一的硬菜都扫荡干净了。

    陈锋等人看的都傻了,心想这大叔是饭桶吗?还是乞丐啊?他没吃过东西怎么着!就不懂得别人留点?

    林在山越吃越爽,用胳膊肘拱了拱刘萌萌:“你赶紧吃啊,再不吃待会儿没了。”

    刘萌萌被林在山搞的哭笑不得。

    随着婚礼的推进,其他桌也逐渐开始动筷了。

    刘萌萌干笑着拿起筷子,对众人讲:“大家一起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演出。”

    陈锋冷哼一声:“真够不专业的,有谁是在演出之前吃饱饭的啊?吃饱了问题才多呢。我们又不是来蹭饭的。”

    林在山瞥了陈锋一眼,嘴里还含着蟹腿呢,想笑对方的无知,但又懒得笑,还是吃东西要紧。

    他心想这小帅哥估计舞台表演经验还不是很丰富,竟然说出这样贻笑大方的话来,真够装b的!

    刘萌萌可不爽了,直接一个白眼就钉过去了,质问陈锋:“你把话说清楚了,谁是来蹭饭的啊?”

    --------------

    新的一周又来了,跪求推荐票!再次冲榜!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