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堵车,刘萌萌和林在山这晚七点过五分时,才赶到东海大酒店二楼的婚宴礼堂。

    刘萌萌在婚庆公司工作的朋友方楠,之前打了八个电话催刘萌萌,让他们快点。

    两人到时,方楠正在礼堂门口候着呢。

    刘萌萌一上楼梯,方楠那双画的很妖媚的眼睛,立刻就捕捉到了穿着橙黄色时尚短款连衣裙的刘萌萌曼妙妖娆的身姿了。

    抱臂,掐着兰花指,方楠很不悦的朝刘萌萌这边迎过来了。

    之前林在山在车里听刘萌萌和方楠打电话,以为方楠是个女的呢,这人声音很柔细。

    当面一见,林在山小吃了一惊。

    这涂着一脸厚粉、穿着红色紧身裤配蕾丝半透白衬衫的方楠,竟然是个男的!

    还是个长得很阳刚的男的!

    我去!

    这二椅子也太个性了吧!

    “我说小姐姐噢,你真是急死我了!说好的七点到,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掐着细嗓,捏着兰花指,和刘萌萌一罩面,方楠就将玉腕上的时尚手表端给了刘萌萌看。

    “你这表快吧?我的表还差两分钟才七点呢。”

    把上楼时偷偷调慢的表举给了方楠,之后嘻嘻一笑,刘萌萌上前一步,用亲密甜媚的拥抱礼化解了方楠的埋怨。

    方楠嘴里又埋怨了两句,还瞥了旁边站着的林在山一眼。

    见林在山提着吉他箱呢,方楠绣眉微皱,先没和林在山打招呼,而是给刘萌萌拉到了一边。

    “你不是说给我找一个不比张永海差的明星吗?这大叔谁啊?”方楠用蚊声质问着刘萌萌,脸上则冲不远处的林在山点点头,致以微笑。

    “这位是林在山老师,他的腕儿级可比张永海高多了。你别跟我你不认识他,他唱《麦田》的。”

    “《麦田》?”方楠又仔细打量了林在山几眼,却从林在山身上看不到《麦田》原唱者那个天才摇滚歌手的丝毫影子,便问刘萌萌:“你说的《麦田》是我想象中那首《麦田》吗?”

    “当然是了!他就是唱《麦田》的那个林在山。”

    “不会吧?他怎么老成这样了?”

    “你别管人家老不老了,总之这腕儿我给你请来了,够有面子的吧!”

    “我怎么看他都不像唱《麦田》的林在山呀。萌萌,你别蒙我,这人真是唱《麦田》的林在山吗?你别随便找个人来充数,砸我们婚庆店的牌子。”

    “大姐,我是拿这种事蒙你的人吗?你这么说,真让我伤心!”

    “你就别跟我装了,就您这厚脸皮,怎么可能被我说一句就伤心?我跟你说真的呢,萌萌,你可别骗我,他真是唱《麦田》那林在山?那人不是蹲大牢了吗?”

    “人家早就出来了好不好!”刘萌萌压低声音警告方楠:“当着林老师面你可千万别提这些事,你要把他惹火了,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哎呀!你真是给我找事!这样的人怎么往我这带呀!”

    “楠姐,你要听过林老师唱歌,就会明白我为什么帮你请他了。就你请的那些所谓的明星歌手,在林老师面前都是炮灰。”

    “真的假的?”方楠偷偷的瞥了林在山一眼,怀疑说:“这人都老成这样了,听说还吸那个,他还能唱歌吗?”

    “哎哟喂,楠姐,你就别这个那个的了,赶紧过去和林老师打招呼吧。给人晾半天了,太不礼貌了。”

    方楠被刘萌萌拉着回到了林在山身前,主动和林在山握手问好:“林老师好,感谢您今天能来救场。”

    “江湖救急,义不容辞。”

    林在山爽朗的说着,大方的和方楠握了手。

    “那咱们赶紧进去吧,吕总的婚礼就快开始了。”

    废话不多说,方楠带着林在山和刘萌萌进了布置的十分隆重典雅的婚礼礼堂。

    吕晨这次二婚没请太多人,只开了20桌酒席。

    快到七点一刻了,宾朋们陆陆续续的落了座。

    上百人同聚一堂,气氛热闹活跃。

    随着方楠往明星专坐的那桌酒席走,林在山目光朝两边餐桌上的美食上瞟了几眼,口水不自觉的就要溢满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穿越过来以后,林在山总觉得肚子吃不饱,见到吃的就要流口水,想疯狂饕餮。

    这段日子狂吃恶补,倒是让他的身体健朗了不少,体力和底气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再这么吃下去,辅以锻炼,他的身体应该很快就会变得很强壮,气也会变得很足。

    到时候开小型演唱会都没问题了,体力肯定撑得住。

    明星专桌被安排在了比较靠边的一桌,林在山他们到时,桌边已经坐了八个人了。

    这里面有五个是来表演的歌手,另外三个是他们所谓的经纪人,但其实和刘萌萌一样,只是多张嘴来吃饭的而已,不是正规专职的经纪人。

    这些歌手名气都很小,他们在电视上确实露过脸,但几乎没什么人气,平时多靠走穴串场来赚钱糊口,背后根本就没有经纪公司,他们比林在山现在的处境好不了多少。

    这就是这个位面普通歌手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其中一个稍微大牌点的,叫陈锋,26岁,是从前年海星卫视办的歌曲类选秀节目中冒头的歌手。

    但他不是冠军级的歌手,只是十强水平。

    这小子长得很帅,有当小白脸的气质。

    他这两年经常在电视上接综艺通告,算是这桌上最为人熟知的一个明星,稍微有着一点点的名气。

    靠着这么一点点的名气,这小子架子就端的很足,好像比同桌的其他人都更高一档似的。

    也确实是这样。

    相比其他人几乎没什么人气,只是在电视上露过几次脸,陈锋确实比他们更像明星。

    “锋哥,我把我手机号发给你了。要有合适的通告,你一定帮我推荐一下啊。”

    陈锋旁边坐着的程子欢,是一个25岁的女歌手,穿着喜庆的红色长裙,暧.昧的和陈锋用短信交流着。

    她给陈锋发过去的手机号后面,特意补了一句“我的手机24小时为你开机”。意思没点明,但谁看了都会懂。

    陈锋高傲一笑,却对程子欢没有丝毫的兴趣。这女孩长着一副长马脸,涂了很厚的妆容,实在让他难以下咽,这不是他的菜。

    “终于到齐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啊。”来到桌旁,方楠掐着兰花指给另外五个歌手介绍:“这位是你们的资深前辈——林在山林老师,是我的好朋友刘萌萌小姐帮忙请来救场的。”

    林在山朝着桌边众人点头致意,放下吉他箱,帮刘萌萌拉开椅子,两人一起入座了。

    “大家好。”刘萌萌主动向众人问了好。

    林在山也简单的向大家问了个好。

    陈锋、程子欢几人都给林在山回以了职业的微笑,但他们心里都在生疑——这大叔谁啊?林在山——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啊?

    “今天永海老师来不了了,林老师来友情救场。”亲密的扶着刘萌萌的椅背儿,方楠继续向众人介绍:“你们都认识林老师吧?当年一首《麦田》,让林老师红遍了大江南北。林老师现在难得出来唱歌,有这个机会,你们都和林老师多学习学习啊。”

    方楠职业的拍着林在山的马屁,给足了刘萌萌面子。

    但在心里,方楠着实对林在山不放心,林在山都老成这样了,她真担心这大叔唱歌会砸了他们婚庆的牌子。

    陈锋等人都比较年轻,没经历过《麦田》当红的时代,不过他们都知道《麦田》这首歌,也知道有林在山这么个人。

    听方楠讲,新来的这银发大叔,就是当年唱红《麦田》的林在山,他们的第一反应和方楠一样——这人不是蹲监狱了吗?现在出来了?

    当年林在山恶意重伤柳钟杰那个事,被媒体炒的很大,几乎搞到了众人皆知的程度。

    那时柳家的敌对财阀,买通了媒体报社,天天报道这个事,给柳家弄的很头疼,林在山也成了牺牲品。

    现在的人再想起林在山来,第一个想到的都会是当年林在山进监狱的新闻。

    桌子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

    没有人愿意和进过监狱的林在山打交道。

    陈锋给他的兼职经纪人刘欣悦使了个眼色,面露不悦。

    刘欣悦秒懂陈锋的意思,起身给方楠拉到了一边,低声责问对方:“楠姐,你没搞错吧?那林在山不是进过监狱吗?你请这样的人来唱婚宴?”

    方楠无奈说:“永海老师临时有事脱不开身,吕总定的是来六个明星献唱,现在差了一个。”

    “差一个你也不能找林在山啊!他蹲过监狱!他是监犯!你让我们家陈锋和这样的人同台,这要被媒体曝出去,不是给我们家陈锋抹黑呢嘛!”

    “悦悦,这个你就想多了。今天都是独唱,现场也没有媒体,不会拍到你家陈锋和林老师同台的照片的。”

    “不被拍到,被传出去也不好啊!我们家陈锋正处在事业上升期,来你们这唱婚宴就够给你们婚庆公司面子的了,你们现在反给我们找事,这太过分了吧!反正我们家陈锋不能和那监犯同台!你要让那姓林的唱,我们就走!”

    “悦姐,你真是要我的命啊!和林老师同台,不会对陈锋有什么影响的,你们就通融一次吧。”

    “这种事不能通融!你快点决定,到底是他走还是我们走!”

    “悦姐,看在咱们合作了这么多次的份儿上,你就给我个面子还不行吗?你看这都几点了,我要给林老师请走,还能找谁来救场啊?”

    “那是你的事!谁让你不和我们商量就找林在山来的?我们家陈锋是要挑合作的歌手的!反正我们不和这种满身污点的人同台!”

    “悦姐,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婚礼马上就开始了,你们就别找事了。我给你们加钱!3000涨到5000!永海老师那份也给你们了。你让陈锋多唱一首歌,唱两首歌——我给5000,够有诚意了吧!”

    “我们唱一首歌3000,两首歌应该6000啊?”

    “嘿哟,姐姐唷,您就别坐地起价了,两首歌5000,我这都是亏着本给你们的!再涨,我们就只能忍痛割爱,请你们另谋高就了。”

    “那我问问我们家陈锋的意思吧。他要接受不了和林在山同台,你给多少钱都不行!”

    “好好好,悦姐,你好好和陈锋说说,就算是帮我忙了,求你们今天一定要顺利演出。”

    达到目的了,刘欣悦回到桌边,凑到陈锋耳边耳语了几句。

    陈锋故作不爽的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叹气了,似乎是很艰难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刘萌萌聪明,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下暗暗生出不爽。

    就陈锋这样的小屁明星还敢挑林在山的刺,他真是不懂得马王爷有几只眼!

    林在山不记这个仇,但作为经纪人刘萌萌,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常年跟在马晓东身边混迹,让刘萌萌学到了在这个圈子中生存的第一法则,那就是——记仇!

    并且要尽力做到有仇必报!

    艺人们必须让别人知道,他们不好惹!谁敢惹他们,谁就要付出代价!

    这样艺人才能在圈子里站稳脚。

    今天陈锋挑了林在山的刺,刘萌萌冷笑着全都记在了心里。

    有朝一日,她要把这些刺原数返回全都扎给陈锋,谁让这小子这么不长眼的!

    本来,桌上几人有说有笑的聊的挺好,林在山一来,就像带来了一团冷空气,谁都不敢多说话了,桌上气氛变得很冷淡。

    他们谁都不愿意搭理林在山,或者说,是不敢搭理林在山。

    这大叔丰富的暴力前科,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人都会有点忌讳,正常人都不愿意惹这样的人。

    桌子上这些所谓的明星,林在山一个都不认识,包括陈锋他都不认识。

    试着和几人随便扯了几句待会表演的事,问问大家都唱什么,他得到的回答很简单,几人就是报了歌名,完全没有多余的话。

    林在山这就懂了,这些人都不愿意和他聊天,他索性也就不聊了,心情好好的吃起了前菜果盘,还往婚宴的主桌上瞄了几眼。

    他想找找吕晨,看看吕晨有没有把他认出来。

    但他一直没找到新郎的身影。

    不过他看到吕晨的家人了。

    原来那大叔和吕晨的家人都比较熟,毕竟他和吕晨是一块长大的孩子,算是老街坊了。

    吕晨有个弟弟叫吕阳,今年33岁了,还未婚呢。

    这吕阳从小就是那种听老师话听家长话的好学生,很反感林在山和吕阳这种小混混。

    长大了,成熟点了,吕阳还是很反感林在山,因为他上大学后认真交往的第一任女朋友,好死不死的,上高中时追星不懂事,被林在山开了包!这让吕阳非常苦恼,也越发的嫉恨林在山了。

    即使后来他知道,他们家七里香是靠着林在山给的巨款才发展起来的,但他始终不认可林在山这个人。

    尤其是七年前,吕晨花了很多钱给林在山打官司,这让吕阳觉得林在山就是个大累赘,给吕晨找了好多事。

    这些年终于看不到林在山了,吕阳心里这才稍微舒坦些。

    但就在这时,吕阳从明星坐的那桌上,看到了一张正在往他家人这边踅摸的熟悉面孔。

    吕阳饶是一惊!

    那……是林在山?

    吕阳不敢确定,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林在山会老成那个样子!头发竟然白了一半还要多!

    但那双在他看来——暗藏邪戾的眼睛,却没变!

    别人不可能有那样的眼睛!

    摘下金丝边眼镜,用随身携带的眼镜布擦了擦镜片,再次往那边看过去,正好和林在山四目相对了。

    身上就像被几万根密针给扎到了,毛孔猛的一缩,吕阳被林在山那双梦魇般的眼睛给吓到了!

    那真的是林在山!

    他怎么来了!

    ------------------

    【作者ps:我这个作者号在书评区发不了言,所以回不了大家的帖子。但大家发的贴我都能看到,我会吸取好的建议,也感谢大家提建议。至于更新问题,我会努力做到更新时间固定,也争取做到每天两章更新,凌晨12点左右更新一章,下午3点左右更新一章。下一章凌晨更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