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大成等人都是一惊!

    马晓东以“可乐”为题让林在山创作就够让他们惊讶的了。

    林在山半分钟都不用准备,直接拔刀就要应战,这就更夸张了!

    这大叔没开玩笑吧?

    众人都怀疑林在山是不是要严肃的做音乐。

    马晓东觉得林在山这么快就应战,这颇为挑衅啊!

    耸着胖肩膀笑了一下,马晓东讲:“那你就把你的灵感展现出来吧,我们洗耳恭听。”

    大家伙儿都把耳朵竖起来了。

    尤其是几个女的,都想见识见识这看似平凡但背景丰富的大叔到底有几斤几两。

    孙玉珍当然知道林在山的实力有几何。

    见林在山这么自信的应战,孙玉珍心里偷偷的亢奋,但不敢在众领导面前表现出来。她努力着管理着纯美的表情,柔眸紧盯着林在山,一刻不离的用目光给林在山传递着崇拜级的信心。

    会议室里变得完全安静了。

    清了清嗓子,捏出c和弦,林在山用简单入耳的旋律开始了以“可乐”为题的创作。

    他当然不是自己现场创作了。

    他是在弹奏另一世内地音乐人赵浴辰的原创歌曲《可乐》。

    这首歌的知名度并不高,但由于作者把自己的感情全部倾注其中,所以唱起来是非常有味道非常感人的。

    林在山沧桑的嗓子,唱这类在落寞中透透丝丝深情的情歌,是最具有杀伤力的。

    随着节奏慢慢的一开声,那仿佛加了混音效果的沧嗓甜嗓,立刻就把会议室里这些专业的或非专业的耳朵给提起来了——

    ……

    可惜在遇见我那天你并不快乐~

    可能是因为我们相遇的太晚了~

    可是我要走了~

    可温暖要走了~

    可否有另一个我在你身后给予快乐~

    ……

    可当我牵着你的手傻乎乎的乐~

    渴望的爱情终于在我生命出现了~

    可时间倒数了~

    可你的答案停住了~

    可想到你的脸我还是很快乐~

    ……

    用磁声柔软的唱着,就像在讲一个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故事,这倾诉的唱腔,柔缓的旋律,结合的恰到好处。

    听着这样的歌声,几个女人脑海里都浮现出一副关灯后,一个落寞男人在窗口月光的映照下,心酸后悔的画面。

    女人敏感,听的多是感觉。

    林在山这条被20年大风大浪洗礼凝练的嗓子,哼出的旋律,唱出的歌声,是最令人具有想象空间的。

    不用到**,仅是铺垫乐段,他这磁石吸铁般的声音,就让会议室里这些人的耳朵因为毛细血管变得亢奋而变暖了。

    包括对林在山存有芥蒂的马晓东,都很惊讶于林在山现在的嗓子,怎么会磨练成这样了?

    马晓东听林在山做的这段旋律,其实很一般,有一点点不常用的作曲新意藏在里面,但并没达到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程度。

    如果换别人唱这首歌,可能效果会很不吸引人。

    但林在山唱,他的嗓子让歌曲莫名的提升了内涵和感人度。不会让人觉得烦躁,而是让人想继续往下听下去,看看他到底要讲出一个怎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和可乐又有什么联系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和好奇,马晓东继续侧耳倾听。

    做了一个小铺垫的后,林在山直接上深情演绎的**了——

    ……

    可能你不快乐~

    可惜你不快乐~

    可能是我的爱情它来的太晚了~

    可他给了你些什么~你是不是真快乐~

    可要听我的话别再为他犯傻了~

    ……

    可能你不快乐~

    可我要你快乐~

    可能是我的爱情它来的太晚了~

    可我只想对你说~我绝对不退出了~

    可以让你快乐是我的快乐~

    ……

    音域并没有拔的很高,但他深沉内敛的呐喊,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潜藏在心底的热切爱意。

    几个女人听得心都有触动。听着这首歌,就好像在听林在山讲一个发生在她们身边的感人故事。

    甚至,会有一种歌中的女人就是她们本人的奇妙代入感。

    这样具有强势代入感的聆听感觉,是很美妙的。

    孙玉珍听过林在山唱不少歌了,比这首歌好听的歌有很多。但每每听着林在山唱深情的歌,她都有种情不自禁的陷入感。

    或许,令她真正沉醉的,已经不是林在山创作出的作品了,而是林在山的歌声以及他这个人本身。

    之后,林在山又唱了歌曲的b段,是重复的乐段。

    他是刻意唱歌曲的b段的,让创作更加完整,也让这些安静聆听的人,真正听出来他在这首歌里面藏着的玄机。

    这首歌的名字叫《可乐》,但和喝的可乐完全没有关系。

    这首歌是在诉说一种悲伤可乐的心态,更讨巧的是,作者将每一个乐句的开头和结尾两字都用了“可”与“乐”的发音。

    在听林在山唱第一遍**的时候,马晓东就听出来了——林在山在这首歌上耍了小聪明。

    而他很爱耍小聪明的27岁女助理刘萌萌,也在第一遍听时就听出了林在山这首歌为什么叫《可乐》。

    享受着林在山极富感情和磁性的歌声,刘萌萌被时尚白框眼镜修饰的那双很像小狐狸的眼眸,一直含着玩味的微笑。

    她知道马晓东在刁难林在山,却没想到这大叔会这么巧妙的化解这个难题。这大叔在她看来,还挺有意思的。

    林在山唱过歌曲的b段后,差不多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首歌所有的乐句都是以“可”音开头,“乐”音结尾的。

    这种词韵上的设置,反复听是有些单调苍白的,但架不住林在山的演绎实在是太过深刻内敛。

    单调的东西由林在山唱出来,仍会有种走心的魔性,让人怎么听都不会觉得厌烦,反而越听还越着迷。

    在这首歌上的演绎,林在山的唱法就像一个皮很厚的深情柚子,怎么剥都剥不到它的心里,但你能感觉到,它的心是很甜的,是很勾着你的。

    欲剥无门,欲罢不能,这种聆听感觉是很抓人的。

    唱过这首歌后,林在山身上就像多了一层音乐的光环,几个女人看他的眼光都变得更温柔了。

    曲毕。

    会议室里仍弥漫着一种享受的氛围。

    奎玉一直就想挖掘林在山背后的故事,好给节目增加讨论热度和话题性。

    此时,听过林在山的深情创作后,奎玉用手捂着嘴,靠到孙玉珍的耳边密语:“你立功了,小孙,这林在山实力很强啊!”

    孙玉珍不敢说话,但满眼都是满足的微笑、她朝奎玉点了点头,难掩发自心底的得意和喜悦。

    朴大成对于林在山的即兴创作也很震惊!

    他之前面试过一些正选的参赛者,但没有一个音乐人,在短时间内现场创作出过这么完整的歌曲。

    更不要说林在山的唱功是深沉炸人型的,他现在情绪还没从林在山诉说的故事中抽离出来呢。

    这过气大叔的整体实力,绝对要被划入这次正赛选手的a档!

    他们节目组给参与正赛的所有唱作人,按照唱作实力、外貌吸引度、背后话题性等多种会影响到收视率的属性,划分了a/b/c三个等级。初赛每期录影,会按照等级,来平衡分组选手。

    只听这一首歌,朴大成就有了给林在山划到a档的想法。

    这大叔不管是唱作实力还是背后的热议话题性,都堪称绝佳!

    只是他身上的话题性有可能是负面的。

    但他的音乐,确实很出众,不愧是经历过黄金时代的摇滚老炮儿!

    带着追忆往昔的不爽心态,马晓东对林在山的这段创作却并不是很欣赏,因为他根本就不信,这么完整的歌曲,是林在山即兴创作出来的。肯定是赶上了——这是林在山之前创作的,或者是林在山那身边朋友创作的,现在正好赶上“可乐”的这个命题,所以他才能立刻就弹唱出来。

    不过马晓东不得不承认,林在山的唱功真心牛b!

    这老炮儿的嗓子比20年前更有味道了,颇有点大巧不工的感觉。

    这丫的真是个天生歌手,操!

    有点嫉妒。

    转做幕后制作人后,马晓东的嗓子早就废了,早就唱不了歌了。

    看到林在山越老嗓子越醇厚,他心里就更不爽了。

    “你这首歌,不是现场做出来的吧?是你之前的作品吧?”

    马晓东挑刺的问林在山。

    “对,这是我之前写的一首歌。”

    在马晓东这种专业人士面前,林在山不能把虎皮扯得太大,以免露怯。

    “我们现在要考察的是你即兴创作音乐的水平,你唱你以前的歌做什么?”

    朴大成等人都能听出来,马晓东这是在挑林在山的刺儿,但他们又不好帮林在山讲话,以免折了马晓东的面子。

    但事实上,林在山在唱过这一首歌后,朴大成就已经有冒险让林在山上节目的想法了。

    这大叔的唱功实在太强,要吊打不少正选参赛者。这样的实力,要是不给他上节目,他们这档新节目是要遭天谴的。

    林在山也感觉到了这胖子总监在找茬,静气平心的讲理:“即兴创作的基础,是要在背后孜孜不倦的学习和常年不辍的积累,这才有可能在特定的时刻,从脑海中流出一丝丝的灵感。没有弹出过血的手指,怎么可能即兴弹出绝世的旋律?你要我即兴创作作品,我的即兴,就是我过去这么多年的音乐沉淀和作品积累。不自夸的说一句,我11岁开始弹吉他,13岁开始尝试创作,15岁组乐队,17岁名动天下。之后虽然我走了很多错路,但我也有很多音乐方面的积累。在歌坛沉浮了20多年,我发表的作品只是我创作冰山的一角而已,我有很多作品都没发表过,也没人知道我写出过这么多歌。我刚才要不说这首《可乐》是我之前写的,我就说是我即兴创作的,您是不是就会满意我的即兴创作水平了?”

    马晓东微微鄙视的讲说:“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你要非说我这是在偷换概念,那我就要说一句了:我有偷换概念的这个资本。你是做音乐的,应该最清楚,要想完整的做出一首有诚意的作品需要多长时间。别说10分钟了,就是给你一两个星期一两个月你也不见得能做出来。但咱们这个节目有时间限制。所以我猜,有不少参赛者,都会从他们过去的作品库中来提取歌曲应赛。这样才能让咱们节目的精彩程度得到保障。我不敢说我的音乐天赋有多高,但我敢拍着胸脯说,我过去20年在音乐道路上的积累和沉淀出的作品,绝对不比别的参赛者少,也不比别的参赛者差。你们要能给我一个上节目的机会,我会还你们一个异彩纷呈的属于我林在山的音乐新世界。”

    “说的好。——啪啪啪啪。”

    不让马晓东再挑刺了,朴大成主动给林在山鼓起了掌。

    奎玉等人都跟着朴大成鼓掌,仿佛林在山刚刚做出来一段精彩的演讲似的。

    马晓东旗下音乐部的人当然不敢给林在山鼓掌了,但在他们心里,都觉得林在山这话说的够硬气!也很在理。

    不悦的瞥了比他小两岁的朴大成一眼,马晓东哼说:“有很多人,说的比做的好听。说的那么好听,有什么用啊?”

    马晓东看向了林在山,直言道:“反正我没从你刚刚唱的这首耍小聪明的作品里听出有什么20年的音乐沉淀之类的。这只是一首很普通的作品,还不如你20年前做的《麦田》呢。你只是赶上这个命题了,所以才能发挥出来。假如,你没碰上合适的命题,必须现场创作,你有这个能力吗?”

    “瞧您这问题问的。我要说我没有这能力,我来你们这儿面试干什么?但我要说我有,你肯定还是觉得我说的比做的好听。我就直接做好了。你再命题吧,出几个题都行,我来接。但提前说一下啊,我接下来做的歌,有可能是我过去写的成品或半成品,也有可能是我现场做出来的。针对这个,我就不再解释什么了。你们要非要考我即兴作曲的能力,你们就全当是我现场做的吧。”

    怕马晓东又刁难林在山,朴大成抢着说:“马总监,要不我出过个题考考他吧。”

    “行啊,你先出。”

    马晓东今天是跟林在山杠上了。

    听他这话就知道,就算朴大成出了,待会他还会出的。

    他就不信考不死这不知天高地厚时代变迁的老炮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