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着歌,洗过澡,林在山在镜子前捯饬起了自己。

    幸亏昨天他嫌头发长,太热,出去剪了个头,让自己变成精神了很多。

    他现在的头型是上一世老电影《门徒》中刘德华那个短发干练的银狐发型。

    镜子中,个性精神的发型下,林在山那张瘦脸上也稍微有点肉了,不像之前那样——双颊都要缩进去。

    这几天狂吃东西,精神头也好,林在山至少长了10斤肉,终于不那么弱不禁风了,但还是很瘦。

    和原来那大叔相比,林在山身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有了特别昂扬向上的精气神,人的气色变得好了很多,脸虽然还有点焦黄,但不是那么病态了。

    他的眼神依旧深邃,但不再颓废,而是在平和淡定中,隐着对这个新世界的巨大热情。

    翻了翻衣柜,里面没有太正式的衣服。

    原来那大叔买过很贵很正式的衣服,包括礼服,但早就扔了。

    现在衣柜里有的衣服,都很随便,连条正装西裤都没有,更别说正式的皮鞋了。

    参加《最强唱作人》这样的面试,林在山想穿的正式一点,给节目组一个好印象。

    但现在出去买已经来不及了。他钱包里也没那么多钱买正装。

    刚刚孙玉珍打电话时口气很着急,让他“务必”半个小时内赶去东方台。

    在上一世,林在山参加过一些电视节目的试镜或者面试,但没遇过哪个节目这么不给人留时间余地的。

    人在屋檐下,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人家提什么要求了,他就尽量做到好了。

    最后,他穿了一套衣柜里能找出的最正式的衣服——上身是修身的长袖白衬衫,下面是衣柜里唯一一条没有破洞的牛仔裤,纯黑色的款式,还算规矩。

    挽起衬衫的袖子,背上老吉他,赤脚穿上一双黑色的皮凉鞋,他赶着时间出了门。

    才刚一出家门,手机就响了。

    是孙玉珍来电。

    林在山眉头一皱,心想不会吧?这节目怎么催的这么急啊?难道今天就要试录影了?

    “喂,珍子?”

    林在山一边锁门,一边接起了孙玉珍的电话。

    “大叔,你出门了吗?”

    “我刚出家门。你放心,我打车过去,马上就到。”

    “不用不用,你不用打车,我骑车载你,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啊?”

    林在山一怔,说:“那行,我马上下去了。”

    乘电梯来到楼下。

    一出楼口,便见一身白衫配米色长裤的孙玉珍坐在绿白相间的小摩托上,用矮跟的棕皮高跟鞋支地等着他呢。

    “大叔,快上来!”

    孙玉珍朝林在山招手,看样子挺着急的。她从台里出来,连摩托头盔都没来得及戴。

    “你们这面试可够突然的。”

    林在山跨腿上车,不拘小节的和孙玉珍坐在了一起。

    他没去抱孙玉珍的腰,而是很绅士的往后挺着身子,双手都扶在了小摩托座位后面的把手上。

    “今天组里要定出最后的参赛名单,59个正式参赛者都已经定好了,就差最后一个正选名额了。”孙玉珍骑着机车同林在山讲。

    “我是要去面试这最后一个正选名额的?”

    “对。你已经入选备选名单了。一共有5个备选参赛者,最后一个名额就要从你们五个人里选。”

    孙玉珍又讲:“你不用太紧张,万一选不上,也不意味着你就没机会上节目。未来这60个参赛者里,要是有谁突然生病了,或者出别的状况了,没法参加录影,组里还会让备选者上的。总之今天你好好发挥一下吧,凭你的实力,肯定能进正赛的。就算进不去,在备选里的位置也会排的很靠前。”

    林在山明白现在的情况了。

    其实,凭他的纯音乐实力,肯定不是备选档里的角色。

    他的音乐实力完全有资格进正赛。

    《最强唱作人》节目组肯定是担心他身上的负面影响,才将他搁置在备选一档。

    现在有了直面节目组的机会,林在山一定好好把握,争取用他焕然一新的人格魅力,以及超凡脱俗的音乐才情,给对方征服。争取一次性进入正赛,就不要在备选档里晃悠着等机会了。

    等机会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在上一世时,林在山体验过很多回这样的等待了,这一世他真不想再体验了。

    很快,孙玉珍便载着林在山来到了东方卫视大楼。

    下午三点半,酷热难耐。

    抹掉头上的虚汗,背着吉他箱,林在山同孙玉珍一起进了东方卫视大楼。

    乘电梯直奔大楼10层。

    电梯上行时,同行的两个女媒体人,竟然偷偷的打量了林在山几眼。

    林在山这时的样子和几天前有了很大不同,虽然还是一副大叔相,但他给人的感觉绝不是那种颓废落魄的大叔了。

    叮。

    电梯到了。

    孙玉珍给林在山带到了艺能3组的办公区。

    上个月才加入艺能3组的老幺职员贾晓亮,告诉孙玉珍,朴pd带着奎玉组长和牛丽组长等人已经去了3楼的音乐部,有个备选歌手过来面试了。

    竟然有人比他们来的还快!

    孙玉珍很惊讶,赶紧带着林在山又下去三楼的音乐部。

    到了以后,正遇上廖波从音乐部的会议室里出来。

    “波哥!”

    “哎,你们到了,够快的啊。”

    廖波说着看向了孙玉珍旁边的林在山,眼睛微微一亮,他没想到林在山剪短头发后会这么精神!

    三天前,孙玉珍叫着林在山一起请廖波吃了顿饭,她将林在山介绍给廖波认识了,那时林在山还是一头过于洒脱的长发呢。

    廖波不是那种耿直的人,他有点小心思,但性格还行。那顿饭之后,林在山算是和廖波交了朋友。

    此时,和廖波打过招呼,林在山问对方:“有人比我们来的还快啊,谁啊?”

    “一个女歌手,她今天正好来台里接通告,接到电话就下来了。她已经面试完了。”

    孙玉珍关注的问:“结果怎么样?”

    “只能说是还行。我个人觉得她够呛能进正赛。我还是看好咱们林大叔晋级。”廖波感受过林在山的音乐才情,心底里是比较钦佩林在山的才华的。

    “借你吉言了,我要能进正赛,请你们吃饭!”

    “面试都面什么啊?”孙玉珍问廖波。

    “刚才面那女歌手,马总监主要就是考了考她现场填词作曲的能力,你们也知道,《最强唱作人》选的是能唱能作的全能音乐人。未来录影,会有现场写歌作曲的环节。这次参赛者交上来的作品,据我所知,有一些是找人代作的。我们马总监还是希望参赛者自己有作曲的能力,这样节目的精彩程度才能得到保障。”

    孙玉珍很有信心的讲说:“要是考填词作曲,林大叔绝对没的挑,他肯定能过关!”

    “林大叔的音乐实力肯定没问题,但就怕节目组挑刺。”

    看左右没人,廖波压低声音告诉林在山:“马总监应该还是考你的现场做歌水平,其他人不知道会不会刁难你。大叔,希望你能体谅我们媒体人的苦衷,你也知道你过去的历史不怎么好。”

    “我理解。”林在山很理解的点了点头。

    “总之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那你们就赶紧进去吧。那些老师们都在呢,我出来是上卫生间的。我就先不和你们聊了啊。我这还憋着呢。”

    廖波尴尬的笑了笑,和林在山别过后,赶紧去了卫生间。

    “大叔,你真的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这又不是搞竞选演讲,也不是真录影,我没什么可紧张的。”

    林在山确实不紧张,孙玉珍反倒挺紧张的。

    朝林在山点了点头,用柔美的目光给林在山传递出最大的支持和坚信,孙玉珍转身敲门,带着林在山进了音乐部的会议室。

    会议室内,朴大成和马晓东正聊着刚刚面试的那个女歌手。

    那女歌手唱的水平还行,话题性也不错,但创作实力实在有限,马晓东不是很满意。

    见孙玉珍带着一个背着吉他的银发中年人进来了,朴大成和马晓东就不聊了。

    节目宣传组的组长牛丽,故事组组长奎玉,以及马晓东的27岁女助理刘萌萌,都在第一时间将目光放在了林在山身上。

    这大叔朴素但不普通的造型,还挺吸引她们这些未婚女性的眼球的。

    “朴pd,马总监,这位就是林在山。”

    孙玉珍将林在山介绍给了众人。

    林在山放低姿态,朝会议桌前的众人微微鞠了一躬。

    “请坐。”

    朴大成朝会议桌对面的位置,向林在山摆了摆手,示意林在山可以坐过去。

    孙玉珍帮林在山倒了杯水,之后为了避嫌,她坐去了奎玉旁边的位置,没有挨着林在山坐。

    朴大成事必躬亲,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以及马晓东的身份,其他闲杂人等他就不介绍了。

    林在山友好的同朴大成、马晓东点头致意。

    朴大成给林在山的接触感觉还不错,他人很随和,没有主pd给人想象中的那种严厉和傲气。

    在林在山看来,这朴大成长得挺喜气的,有点像中年憔悴版的韩国影星车太贤,这样的长相很有异世的亲切感。

    马晓东对林在山来说也挺有异世的亲切感的。

    这比林在山大了五岁的戴着黑框眼镜、留着长头发的胖总监,长得很像上一世的音乐人高晓松。或者说的更准确点,是像山寨高晓松的那个矮大紧。

    和朴大成的随和不同,这音乐总监明显是端着架子的。

    林在山和马晓东致意时,马晓东喝着咖啡,歪眼瞥着林在山,就像老佛爷似的,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林在山不曾记得这肥的像猪的音乐总监,但马晓东可没忘林在山。

    20年前,同为当红摇滚歌手的这两人,不光在媒体上打过嘴架,还在酒吧里真动过拳头。

    那次打架,马晓东的鼻梁让林在山给打折了,两边眼眶上都结了疤。

    当年的马晓东,人还很瘦呢,长得清俊,和现在的肥胖模样完全是两个样。

    最帅气的时候,被人严重破了相,还暴揍了一顿,可想而知马晓东和林在山这梁子结得有多深。

    林在山早就想不起来这些事了。

    时间隔得太久了,原来那大叔暴揍过的人也实在太多了。

    读着那大叔片光零羽般的记忆,林在山都怀疑那大叔年轻时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一句话说不对付,那大叔就会动手揍人家。

    他暴揍过的男人,肯定没有他上过的女人数量多,但也差不多了。

    喝了口水,润润喉咙。

    应朴大成之邀,林在山先简单的向众人做了个自我介绍。

    曾经的辉煌与堕落,一句带过,他主要是讲了现在他还在潜心的做音乐,他希望节目组能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在节目上展现自己的音乐才华,由此也为《最强唱作人》这个节目增光添彩。

    林在山讲述的态度,带着平和的坚毅与自信,丝毫没有傲慢的口气,这让朴大成等人都挺意想不到的。

    他们没想到曾经的那个桀骜不驯的天才摇滚人,已被岁月给洗历成了这个样子。

    马晓东也没想到林在山的性格会被磨到这么平。

    看来进监狱,对一个人的改变真的会很大。

    莫名的,马晓东就有点同情这个和他一起经历过摇滚黄金时代的老男人了。

    “多的你也别说了。”马晓东告诉林在山:“你的音乐我们都听过,20年前的《麦田》大家都耳熟能详,但那都是过去的辉煌了。你这次新投稿上来的《蝴蝶》,我听了,风格大变,你现在玩起r&b来了,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

    “是我自己写的。沉淀了这么多年,我没有抱着摇滚一条路走,我学习了很多其他风格的音乐。我相信我很适合上咱们这档新节目。”

    “你适合不适合上节目,是由我们来判断的,你自己判断不了。”被林在山的自信给刺激了,马晓东又端起了架子。

    林在山尴尬的点点头,表示明白。

    朴大成讲:“相信孙pd已经和你讲过了,我们这档节目是要寻找最强的‘唱作人’,参赛者要能唱能作,并且要有现场创作的能力。这次叫你过来,我们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比较好的短时间内的现场创作能力。”

    “我明白。你们命题吧,我现在就可以尝试创作。”

    林在山不想废话了,还是拿音乐来说话吧,比讲什么道理都硬气。

    朴大成看向了马晓东:“马总监,那还是您给命个题吧,您是行家。”

    马晓东心里本是同情林在山的,但看到林在山眼中透露出的强大自信,他就特别不爽,这让他想起来当年那个打过他的桀骜不驯的林在山了。

    林在山混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他自己作的,性格所致,他活该!

    想到这些,马晓东就不那么同情林在山了。

    之前给林在山的音乐放行,是因为林在山那首《蝴蝶》做的确实不错,马晓东带着惜才的心态,才给林在山放了行。

    他和林在山之间的矛盾,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不想记起来了。

    但现在真的见到林在山了,感受到林在山身上那种莫名其妙的自信,马晓东这才发现,他心里这坎儿还是没过去。

    心态这么一变,马晓东就有点不爽了,甚至看林在山都有点碍眼了。他不太想给林在山这个晋级的机会了。

    一瞥,见他助理刘萌萌桌前摆着一罐还没开罐的可乐。

    抬胖手把那罐可乐给拿过来了。

    往桌子一放,马晓东告诉林在山:“你就以‘可乐’为题做一首歌吧,或者做一段曲子也行。”

    会议室一下就变得安静了,众人听得都傻眼了。

    朴大成以为马晓东在开玩笑:“马老师,咱们时间紧,你别开玩笑了,你正经给命个题。”

    “我就是在正经命题啊,以‘可乐’为题。”

    马晓东态度很严肃,端着架子告诉林在山:“给你10分钟的时间够吗?你不用做出太细的作品,做个小样出来就行了。”

    众人皆是一惊!

    马晓东没开玩笑!

    他真要林在山用“可乐”为题做音乐!

    这尼玛叫什么命题!

    要知道,马晓东刚刚给那个面试的女歌手出的命题是“爱情”!

    现在给林在山出的命题是“可乐”,这哪有什么创作空间啊!

    众人一恍然就明白过来了:马晓东这是在刁难林在山!

    看来传闻他们俩之间有过过节,这是真的!

    孙玉珍气的在桌子下,暗暗的攥紧了粉拳。

    她性格但凡要粗一点,脑海里必然飘过几万只草泥马!

    不带这么刁难人的!

    用可乐做歌,这怎么做啊?做广告歌吗?

    孙玉珍憋着一口气,很想替林在山说句话。

    但不等她热血冲头呢,林在山这边先给出马晓东答复了。

    将立在会议桌边的吉他箱的拉链拉开了,从里面取出那把箱面已经褪了色的古董般的老吉他,抱在怀里,林在山告诉马晓东:“不用等10分钟了,我现在就有灵感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