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ok-at-me~

    i‘m-as-helpless-as-a-kitten-up-a-tree~

    and-i-feel-like-i‘m-ging-to-a-cloud~

    i-‘t-uand~

    i-get-misty~

    just-holding-your-hand~

    ……

    walk-my-way~

    and-a-thousand-violins-begin-to-play~

    or-it-might-be-the-sound-of-your-hello~

    the-music-i-hear~

    i-get-misty-the-moment-you‘re-near~

    ……

    随着柔慢摇摆的钢琴旋律,林在山这低沉婉转的一开声,立刻就用沧桑磁性又极富柔情的男低音爵士唱腔,将咖啡厅的氛围给升华了一个档次!

    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林在山这歌声就像是从爵士琴声中延伸出来的,令人耳朵瞬间就中毒了!

    孙玉珍深吸一口气,几乎要被这动人的歌声给搞窒息了!

    之前听林在山唱《给自己的歌》,是一种在听岁月的感觉。

    现在看着林在山在小舞台上从容帅气的弹着钢琴,低柔婉转的唱着爵士英文歌,孙玉珍完全是一种心动的感觉了!

    舞台灯光给林在山身上披上了一层淡淡的柔黄色,并不耀眼,但这大叔身上散发出来的音乐才情,却极为夺目,令人无法直视!

    这大叔也太帅了!

    什么乐风他都hold得住啊!

    他真是个天才!

    孙玉珍越来越崇拜林在山了。

    卢诗诗身上也被林在山的歌声激出了一层细电。

    之前林在山弹出摇摆动人的爵士旋律,就已经够让卢诗诗惊讶的,没想到,林在山深沉爵士的唱腔,比他指间流动的旋律更加**动人!

    这大叔太让卢诗诗大开眼界了!

    恍惚间,卢诗诗好像回到了令她和郝媛流连忘返的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

    在那座神奇的爵士之都,随便一家小酒馆中,不起眼的美国大爷大妈,带着莫名其妙的乐器,登台后,亦能演绎出令人惊赞的爵士乐,让人叹为观止。

    现在,林在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颇为落魄的中年大叔,坐在钢琴前,在并不令人热切期待的情况下,奏唱出如此婉转动人令人心摇沉醉的作品,这就好像在灿烂的夜空中偶遇一颗流星闪过,不期而遇的精彩,让卢诗诗颇为感慨折服。

    这平凡的一天就要过去了,在将要入夜的时候,遇上了这么一个神奇的大叔,卢诗诗突然觉得这一天过的好幸运。

    她怀里的蓝猫好像听得懂英文似的,在林在山唱出“kitten(小猫)”的时候,这小蓝猫的精神一下子就变得振奋了。

    随即,它翠绿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了陶醉的人性化眼神,身子软软的窝在卢诗诗怀里,再没有因为衣装外在而鄙视林在山的高傲了,它完全被林在山的音乐给倾倒了。

    作为这咖啡厅中对爵士乐最有发言权的人,郝媛听到林在山的爵士唱腔后,心海差点没翻了潮!

    她没想到这邋邋遢遢的大叔,竟然能唱爵士!

    还唱的这么好听!

    这大叔也太神了吧!

    林在山的爵士唱腔丝毫不炫技,但摇摆的韵味,精准的节奏切分,却是让人的灵魂也跟着他的歌声琴声一起摇曳荡.漾,就好像沐浴进了一条温暖的河,随波逐流,尽是享受!

    这腔调,这唱功,这韵味,这气场,都堪称顶级啊!

    这大叔莫不成是专业的爵士歌手?

    郝媛一直不愿承认自己比男人差,在各个领域,她都觉得自己比男人更男人。

    尤其是在歌唱领域,她的中型嗓音,是十分有味道的。

    可现在,听了林在山的深沉唱法,她必须真心的说一句:这大叔好像比她强。

    令郝媛这只假公鸡垂头沉醉的,不光是林在山柔诉衷肠般的男爵天籁唱腔,更是林在山即兴表演的这整体的感觉。

    之前怀疑林在山是在弹奏某个大师的爵士作品,但林在山开腔后,郝媛发现林在山唱的是刚刚他弹的曲子的改编人声版。

    一听这首歌,郝媛便几乎确定了,这首歌她肯定没听过。

    经典的爵士乐歌曲,她几乎都听过。

    耳边这首歌,如果是某个大师的作品,那早就流传世界了。

    这首歌第一遍听就能让人的耳朵中毒,让心灵沉醉,即使是带着敌对的态度去欣赏,郝媛仍会被这段演绎所折服。

    这是绝对的潜经典作品。

    且很有可能是林在山看到小猫、看到她们这些人后的即兴之作。

    这是天才才能闪耀出的光芒。

    也是大师才能沉淀出的韵味。

    这大叔号称是专业的音乐人,此言非虚!

    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啊?

    怎么会强悍如斯!

    如果戴着帽子呢,郝媛被林在山震的都想起立脱帽致敬了。

    林在山此刻唱着的,就是上一世《misty》的经典人声版,是西方爵士三女伶之一的急智歌后ella-fitzgerald的男低音柔情改编版。

    在上一世,林在山用这首歌的这个版本去参加过综艺歌唱类的选秀节目,他当时的表演很出色,但可惜,他的声带稍微欠了点天赋,没法给这首歌唱出更摇摆深沉的韵味。

    而现在,靠着原来那大叔天赐的磁嗓,他再唱这首歌,不光把别人都唱醉了,他将自己都唱醉了!

    一条天赐的嗓子,对一个歌手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穿越过来能获得这样一条宝嗓,林在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和这样一条宝嗓比起来,原来那大叔的斑斑劣迹,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自醉醉人的弹奏着,演唱着。

    林在山将咖啡馆的氛围彻底升华了——

    ……

    you-‘t-say-that-you‘re-leading-me-on~

    but-it‘s-just-what-i-want-you-to-do~

    don‘t-you-notice-ho-lost~

    that‘s-why-i‘m-following-you~

    ……

    on-my-own~

    would-i-nd-alone~

    never-knoy-left~

    my-hat-from-my-glove~

    i‘m-too-misty~

    and-too-mu-love~

    i‘m-too-misty~

    and-too-mu-love~

    in-love~~~

    ……

    偶然来到店里消费的几个客人,这次算饱足了耳福。

    他们都对钢琴前那不修边幅的大叔,有了惊为天人的感觉。

    给孙玉珍调好了摩卡的李楠,更是惊了!极是感叹的同杜洋讲:“这大叔是职业歌手吧?我怎么觉得他唱的比他弹的更好听啊?”

    “帅爆了!”

    被林在山最后一句走心的摇摆音给荡的,杜洋的小心肝都要飘出来了,曼妙的身躯更是呈现出一种快用高跟鞋尖点地翘身膜拜的姿态了。

    意料之外的惊喜,才是真正的惊喜。

    不期而至的感动,才是醉心的感动。

    林在山这段精彩绝伦“表里不一”的表演,一下子就击穿了杜洋这种小女生的心扉,让她萌生出了巨大的崇拜情结。

    李楠突然讲:“这大叔,我怎么越看他越眼熟啊?”

    “你认识他?”杜洋惊讶的问。

    “不认识。”李楠摇了摇头,讲说:“我就是觉得他有点眼熟。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高手在民间了。”

    偷偷的看了一眼陶醉欣赏中的郝媛,李楠小声讲说:“我觉得这大叔唱的爵士,比咱们媛姐唱的都有味道。”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的表演,好吗!”

    在杜洋眼中,自弹自唱的林在山身上挥洒出的音乐魅力,深沉婉约,令人无法自拔,远比她们店里那二老板强大太多了。

    李楠感叹的笑笑,点头赞同了杜洋的说法。论纯音乐的魅力,这大叔确实比郝媛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啪啪啪啪——”

    林在山指间流出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有位感性的中年男顾客,情不自禁的给林在山鼓起了掌。

    包括卢诗诗、郝媛在内的其他店里人,都随着鼓起了掌。

    林在山这段异常精彩的即兴演出,确实值得他们鼓掌致敬。

    卢诗诗怀里的蓝猫,都忍不住“喵”的叫了几声,好像还想再听林在山唱歌似的。

    林在山很有歌手风度的翩翩起身,微鞠躬的向大家致了个意,感谢大家聆听他的音乐。

    虽然所有观众加在一起,也不到10个人,但感受着他们眼神中那种因为他的音乐而变得沉醉的情愫,林在山心里特别的满足。

    用音乐带给自己以及别人心灵层面的享受和感动,这是他追求音乐梦的初衷。

    “林大叔,刚刚你弹唱的是即兴之作?”

    优雅的美眸中带着发自心底的欣赏和沉醉,卢诗诗问回到卡座的林在山。

    郝媛也很关注这个问题。

    她实在难以想象这样潜经典的作品,是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的即兴之作。

    “你们听过我唱的这首歌吗?”

    林在山微笑着反问对方。

    卢诗诗摇了摇头,看向了郝媛。

    郝媛也摇了摇头,表示没听过。

    “你们都没听过,这当然就是我的即兴之作了。”

    林在山摸了摸一直在朝他看的蓝猫的小脑袋,好像这首歌是为这只小猫作的似的。

    “喵。”

    享受的叫着,就像在讨好林在山一样,小蓝猫竟然用脑袋主动的蹭了蹭林在山弹出了绝美音乐的手掌。

    该展现的才华都展现出来了,林在山就不多说什么了,拿起桌子上的笔,干脆利落的在纸巾上留了个电话,并署名了“林”。

    沿着桌面,推给了对面的卢诗诗:“这是我的电话,什么时候你们店里需要独奏的钢琴师了,或者需要驻唱歌手级的表演,就给我打电话,我近期都会接这种散活儿的。”

    “我们现在就能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了。”卢诗诗柔顺的看了一眼郝媛,郝媛会意的点点头,表示支持卢诗诗的做法。

    卢诗诗微笑着同林在山讲:“您就是我们要找的钢琴师。”

    “您的才华很令我钦佩,我们可以试着一起表演。”郝媛直率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伴奏?”林在山笑着问郝媛。

    “对。”

    “你刚才不是说了么,咱俩合不来,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互相磨合培养默契了。你们还是请一个更符合你们要求的伴奏钢琴师吧。”

    林在山给对方反拒了,孙玉珍心里这叫一个爽快!解气!让你们狗眼看人低!

    “哎,咖啡来了。”

    林在山看到李楠毕恭毕敬的将打好包的摩卡咖啡送过来了。

    从李楠手中接过咖啡,帮仍沉醉在音乐中的孙玉珍拿着,对卢诗诗讲:“什么时候需要独奏的钢琴师或者歌手了,你们再给我打电话吧。多说一句啊,我独奏钢琴和唱歌的价码是不一样的。你们考虑好了再给打电话。这杯咖啡就是刚才那段表演的酬劳了,我们就不给钱了。”

    听林在山这话里话外都离不开钱,卢诗诗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

    郝媛也不喜欢林在山这种将音乐和金钱联系在一起的态度,剑眉微蹙,就不多说什么了。本来她想和林在山再多聊聊爵士音乐的。

    她们是不会懂林在山这种社会底层音乐人生活中的辛酸的。

    在众人赞叹的目光注视下,林在山从容帅气的带着孙玉珍从咖啡馆离开了。

    一回到楼上的浪漫巴黎西餐厅门前,孙玉珍立刻兴奋难耐的赞说:“大叔,你刚才真是帅死了!”

    “哈哈,我也觉得刚才我挺帅的。”

    林在山故作臭屁的态度,引得孙玉珍一阵嫣然甜笑。

    “这咖啡厅的名字挺好听的——水穿石,我喜欢这个调调。”

    林在山边走边聊。

    刚才路过这家咖啡厅的小门脸时,林在山就是被这个名字给吸引了注意力,而后才看到招聘告示的。

    滴水穿石——这种目标专一、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态度,一直以来就是他追求音乐的态度。

    在上一世的音乐追梦路上,他还没等到将命运顽石给击穿的终极一滴出现,就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灵魂就飞升到这个世界了。

    既来之,则安之。

    在这一世,他仍会用滴水穿石的态度去追求他的音乐梦,永不止步。

    “等我以后有钱了,也开一家音乐吧,名字和水穿石配对,叫‘愚公移’,哈哈。”

    “哈哈,大叔,你别开老玩笑了,我要笑死了。”

    “那就不折磨你了,到地儿了,我就不送你上楼了啊。”

    来到了h栋公寓楼下,林在山将用音乐换来的摩卡咖啡递给了孙玉珍。

    想必孙玉珍喝着这杯咖啡的时候,脑海里一定会回味他刚刚唱出的连他自己都感动爆了的天籁之作吧?

    “谢谢你和鸽子让我有了一个这么美好的夜晚。”

    “要谢你就谢缘分吧。”

    林在山其实也挺感谢孙玉珍的,是孙玉珍那一撞,才让他有了这样一个步渐精彩的新人生。

    “改天我一定请你和鸽子来我家做客。”

    “好,那祝你今晚工作顺利,晚安。”

    “晚安。”

    见林在山微笑着张开了双臂,孙玉珍主动靠了过来,和林在山做了拥抱告别礼。

    这个位面的中华帝国,在百年前就从王室开始自上而下的学习了一些西方的礼节,延续到今天,人和人之间,已经形成了比较习惯而自然的拥抱礼节。

    但由于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比较含蓄内敛的,所以贴面礼并没有在中华帝国上流行起来。

    拥抱其实是一件可以传递人与人之间情感的很美好的事。

    有心理学家研究过:拥抱可以消除沮丧——能使体内免疫系统的效能上升;拥抱能为倦怠的躯体注入新能量,使你变得更年轻,更有活力。在家庭中,每天的拥抱将能加强成员之间的关系,并且大大减少摩擦。

    那些经常被触摸和被拥抱的孩子的心理素质,要比缺乏这些行动的孩子健康得多。

    成人更是如此,它会让你重拾童年的安全感、温暖感。

    “你没谈过恋爱。”

    和孙玉珍拥抱的瞬间,林在山用磁柔的声音,在孙玉珍耳边轻轻道了一句。

    感受着林在山胸膛的温暖,孙玉珍心如触电,醉甜一怔,直起腰来,笑着问林在山:“你怎么知道的?”

    “下次再告诉你吧,嫂子。”

    学着张鹏飞他们,林在山开玩笑的叫了孙玉珍的这个称谓。

    “讨厌。”

    “哈哈,晚安了。”

    “晚安。”

    带着一丝淳美享受的迷思,孙玉珍娇羞的转身离开了,心中却仍在纠结: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

    接下来几天,林在山专心在家养身、养神,并潜心研究了一番这个位面的音乐历史,没有再着急的去找工作,以免又遭遇那晚在水穿石被人问到答不上来的尴尬。

    本以为那晚在水穿石的表演,会赢得一个驻唱歌手的工作机会,但林在山却没等到卢诗诗的电话。

    但这天下午他等到了一个更重要的电话!

    是孙玉珍打来的,叫他速去东方台,《最强唱作人》节目组的总pd朴大成,以及音乐总监马晓东要对他进行一个面试!

    听孙玉珍的意思,他很可能会被节目组录取!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