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珍没想到曾经拿过五白金的这个超级摇滚人,如今已沦落到要去咖啡厅应聘钢琴师的工作。

    虽说,娱乐圈中不乏这种爆发后不懂得理财最后落魄负债的失败先例,但林在山身负过人的音乐天赋,却要做这种工作,孙玉珍觉得这太大材小用了。

    “现在玩音乐的人很多都在饿肚子,我之前也是饿着肚子在搞音乐。架子端的太高,苦的只是自己。如果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做出惊世的音乐了,又有什么用呢?我现在是想开了,还是先赚钱改善了我和我女儿的生活,再有更高的艺术追求吧。”

    孙玉珍点点头,表示了理解。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待会回来,我看看有没有机会应聘上这个钢琴师的职位。”

    “没事,我不着急,反正今天晚上也得熬夜工作,不差这一时半刻。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吧?”

    “行啊,你要不着急就一块去看看。这家咖啡厅你来过吗?”

    “没有,这咖啡厅好像是新开的。”

    两人讨论的这家叫“水穿石”的咖啡厅,开在e栋公寓的地下一层。

    华馨公寓e栋的一楼商铺,是家叫“浪漫巴黎”的西餐厅。

    水穿石正开在这家西餐厅的楼下。

    华馨小区建在城市的传媒中心区边上,文艺气息很浓。

    这个小区里有二十几家文艺沙龙类的餐厅、咖啡厅、还有个小酒吧,多是在开在公寓一楼的商铺,是小区刚建成时就租售出去的商铺了。

    由于小区的氛围越来越好,人气也越来越旺,如今再想在这小区里开店,就只能租地下商铺了。

    水穿石就是这种开在地下的咖啡厅,位置很不好。

    相比楼上的浪漫巴黎西餐厅,水穿石的入口招牌很不显眼。

    要不是有一个咖啡造型的霓虹灯在闪烁,人们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新开了一家地下咖啡厅。

    林在山也是被招工的告示给吸引了,才注意到这家咖啡厅的。

    往地下一楼走的楼梯两侧墙壁上,挂着十几幅温馨浪漫的人物和风光摄影作品,每张作品下面都有水穿石咖啡厅的logo水印,看着挺有感觉的。

    “我记得e栋楼下之前是个挺大的唱片店,我还来这买过cd呢,怎么改咖啡厅了?”

    孙玉珍回忆着同林在山讲。

    “唱片行业不好做,关张转租了呗。”

    林在山这话说的颇为无奈。

    这个位面的音乐行业很不景气,作为终端的唱片销售店,越来越少了,根本就盈不到利。

    两人一来到地下一楼,就立刻听到了从咖啡厅中漫出来的轻柔优美的钢琴声。

    “这是人弹的吗?”

    孙玉珍觉得这琴声很好听。

    “应该是放的音乐吧,这是肖邦的《幻想即兴曲》。”

    只听了两耳朵,林在山就听出了这是《幻想即兴曲》第二段优美如歌的旋律。

    林在山这随口一说,就像不经意间亮了一把刀子,让孙玉珍觉得这大叔好厉害!

    林在山之所以判断这段音乐是放出来的,首先是听音质的感觉,由他这种超专业的耳朵听,这像是从高档音响里放出来的音乐;

    其次就是这段琴弹的太好,不像是现场演奏。

    在这个位面,19世纪的西方古典音乐大师们都冒头了,并没有因为18世纪末中华帝国的剧变而销声匿迹。

    不过进入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中叶以后,西方许多音乐大师都被中华帝国这只巨型蝴蝶的展翅给影响了,发生了较大的改变。

    在音乐这个艺术领域,这个位面的西方有莫扎特,有贝多芬,有肖邦,有勃拉姆斯,等等等等。

    但没有猫王,没有louisarmst,没有thebeatles,没有randynej,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些引领风骚的人物。

    由于和西方世界结合的更紧密了,被剧变的中华帝国给反影响了,西方的流行音乐文化以及现代音乐工业也偏滞后,这个时期还远没达到林在山生活过的那个位面2007年的程度呢。

    循着浪漫的《幻想即兴曲》,林在山和孙玉珍来到了水穿石咖啡店的正门。

    并没讲lady-first,但林在山还是绅士的帮孙玉珍推开门,让孙玉珍先进。而后他才进门。

    咖啡厅里的空调温度很适宜,两人一进来就觉得很清凉温馨,浓香铺面。

    这家咖啡厅的门脸很小,里面却别有洞天。

    足有300平米的地下空间,被改造成了一个以棕黄色为主色调的田园风格店面。

    里面的陈设不拘一格,微微奢华,但并不夸张。

    看似随意摆放的卡座和沙发位,都是精心布置过的,被漫黄色的灯光映出了一种慵懒随性的舒适感。

    咖啡厅最里面有一个小型的舞台,这说明这是一间音乐咖啡厅。

    舞台的灯光暗着,一架安静的古典钢琴陈设其间,并没有人弹。

    果然如林在山所料,弥漫在咖啡厅中的优美钢琴声,是音响放出来的。

    浪漫的音乐和醉人咖啡香,给这咖啡厅熏陶出一种很小资的情调。

    或许“小资”这个词,在这个位面的中华帝国出现并不合适,因为这个位面随处可见的是大资,并没有什么小资不小资的。

    但对于在另一位面生活了32年的林在山来说,这家咖啡厅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很小资。

    由于新开了还没有一个月,这间咖啡厅的人气还很淡。

    九点半这个时间,本是华馨小区里那些艺术小青年们最爱出来聊天打屁社交的时间段。

    水穿石里却只有**个客人,三三两两的散座着,大部分位置都空着。

    “两位好。”

    穿着黑马甲白衬衫配黑领结的俊俏服务生,过来礼貌的和林在山孙玉珍鞠躬打招呼。

    他左胸前别着一个水穿石logo的胸卡,上面有他的名字——李楠,还特意标注了英文名——jack。

    “你好,我从外面看到你们店里在招聘,让进店咨询。”

    “你们是来应聘的?”

    “对,是我来应聘。她是我朋友,她不应聘。”

    打量着林在山,李楠眉头微微一皱,略有为难的犹豫了一下,告歉说:“对不起先生,您是来应聘清洁工的吗?我们告示上有写条件,是要40岁以下的应聘者。”

    林在山左胸口被插了一刀,右胸口被插了一刀,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孙玉珍“噗”的笑出来了,告诉李楠:“他不是来应聘清洁工的,他是来应聘钢琴师的。”

    “钢琴师?”

    李楠又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身材干瘦、面色焦黄的大叔。这大叔的一头银发倒是挺有艺术范儿的,但这穿戴,这气质,怎么看也不像有艺术修为的人啊!

    “我有那么老吗?我没到40啊!”

    林在山还挺在意自己的年龄的。毕竟,他平白无故的就没了5年的时光。

    “您确定是来应聘钢琴师的?”

    “是啊,我找谁应聘啊?”

    犹豫了犹豫,李楠硬着头皮说:“您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我们老板。”

    林在山和孙玉珍随行李楠,朝咖啡馆里面走了进去。

    迎面过走来一个和李楠穿着同样黑马甲制服的甜美女服务生杜洋,走到李楠面前小声问了一句:“什么情况啊?”

    “来应聘的。”

    “清洁工?”打量过林在山松垮随便的穿戴后,杜洋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

    “钢琴师。”

    “不会吧?”杜洋讶异的又打量了一眼林在山,却丝毫都从林在山身上看不到有钢琴师的样子。

    杜洋的目光比李楠可直接多了。

    林在山能从这面容甜美、腿长腰细的女服务生表情中感受到一种很瞧不上他的感觉。

    他并不计较这些。

    这是人之常情嘛。

    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的欢。

    他穿的这么随便,气质也颇为颓废,任谁看,也不会信他身负绝世才华。

    大方的朝杜洋微笑点点头,林在山随着李楠继续往前走。

    最靠咖啡厅里侧的一个卡座位置上,正并排坐着两个女孩。

    两人年纪相仿,都很年轻,也就是25、6岁的样子,和孙玉珍应该是同龄人。

    她们正用一个分叉耳机听音乐。

    靠卡座外侧坐的女孩,穿着一条很有气质的淡蓝色公主长裙,怀里抱着一只体态优雅的成年俄罗斯蓝猫。

    从侧后方看,女孩就好像抱着一个孩子。那细长脑袋的蓝猫,正靠在女孩柔软的胸脯前睡觉。

    用一支轻奢的水晶簪子,给头上盘出了优雅的发髻,鬓角两侧,发丝卷曲的垂落着,修饰着女孩静谧温柔的面容。

    柔和慵然的淡黄色灯光,给女孩棕红色的发色映出了一种迷人的水润光泽。

    女孩的皮肤很白,白的都像西方人了,肤质很好。

    她的五官轮廓很柔和,乍一看挺梦幻的。

    正闭着双眼,靠在身边女孩的肩头,享受耳机中的音乐,她长长的卷睫毛,在柔黄灯光的映照下,颇具唯美的画面感。

    就像她怀里的蓝猫一样,这女孩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优雅感觉。

    另外一个穿着白衬衫红马甲的短发女孩,就不优雅了,反倒有点阳刚气,给人一种短发吴君如的即视感。

    特别是那两道刻意修饰而出的粗剑眉,颇有种男孩子的锐气。

    她正抱着优雅女孩的香肩,用亲密的姿态在和优雅女孩共享音乐。

    这阳刚女孩的左手无名指和小指上,戴着类似于黑曜石材质的黑色指环。

    优雅女孩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上,戴着同款的红色宝石指环。

    她们的指环应该是情侣款。

    看两人刚柔相济的姿态,她们俩好像也是情侣款。

    李楠带着林在山和孙玉珍来到两个女孩的卡座旁。

    他轻轻的点了点那优雅女孩的肩膀,小声道:“诗诗姐,有人来应聘了。”

    林在山和孙玉珍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抱猫女孩,竟然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