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事并不如烟~

    是啊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

    可惜恋爱不像写歌~

    再认真也成不了风格~

    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

    不管你是累犯或是从无前科~

    我认识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

    没见过分久的合~

    ……

    林在山沧桑带感的歌声,让孙玉珍想起了一句从小说中看到的话:爱情就是让飞蛾去扑的火,纵然知道会伤痕累累,但仍会义无返顾,甘愿献身。

    唱着这样的歌,林在山自己对爱情对人生的感悟亦更深刻了。

    爱情会让人受伤。

    会让人无可奈何。

    但他心底里还是向往的。

    每一个对美好生活充满憧憬和期待的人,都有一颗渴爱的心。

    只是现实,不是那么轻易就会遂人愿。

    很多东西,你想得到,并不一定就真能得到。

    而有些东西,你不想失去,却又无力挽回。

    譬如时光。

    便无法逆转。

    你只能坦然的去面对和接受——

    ……

    岁月~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

    ……

    岁月~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呢~

    她的爱在心里埋藏了抹平了~

    几年了仍有余威~

    ……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爱意在夜里翻墙~

    ……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问不得~

    闻不得女人香~

    ……

    然后好几年都问不得~

    闻不得女人香~

    ……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

    ……

    最后一句,林在山用半念的方式唱出“情爱里无智者”,道尽此中真谛。

    琴声未断,一首歌已经唱完了。

    白鸽听得都惊了!

    林在山在这首歌上采取的看似松散写意、实则严谨有构架的曲式,让白鸽大开耳界!

    她从来没听林在山唱过这样的歌,甚至在整个华语乐坛,她都没听到过这样的歌!

    与其说它是歌,不如说它是一段深刻的人生感悟。

    能把感悟唱的这么通俗易懂,又深刻入里,白鸽对她老爹的才华彻底折服了!

    这岂止是如尿崩般的灵感,这完全就是如海啸般的颠覆!

    不说这首歌走心的曲风和林在山沧桑随性的唱法,单是这首歌犀利真诚的歌词,就足够让人顶礼膜拜。

    平时总写乐评类的软文,让白鸽有了个习惯,她特别容易去感悟和理解歌中的情感和道理。

    在听这首歌的时候,随着林在山的情感铺陈,白鸽便情不自禁的为歌曲做了自己的解读——

    林在山在这首歌一开始,讲人生匆匆,想得却不可得,幡然之后,又只剩徒然。

    这是很多人都有的生命体验,不仅写给充满历练和挫折的人,也给容易感怀和忧愁的人以共鸣。

    人生的爱与恨,发生的时刻如此汹涌,像高烧,像无法阻挡的恨意,等到在时间里熬成缠绵的伤口,又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失落感。

    在这首歌中你可以联想到,在爱情中,很多我爱你,会变成对不起;很多对不起,会变成没关系。

    每一次触动心扉的过程,最终也都化身回忆,固然不易磨灭,却也只供凭吊。

    情伤的穿肠,只有爱过的人才真明白。

    笔锋一转后,林在山又从个体的情境讲到普遍的难题。

    在爱里念旧当然算不上美德,而再认真的恋爱,谁和谁又有什么分别呢?不过是一样的甜蜜与欢喜,痴缠与怨憎,没有谁能够免俗。

    不论你的情路单调或者坎坷,眼下平顺或是波澜,终究也逃不过命运与人事的安排。

    人与时机,时常错位,徒留遗憾和唏嘘。

    而莫测善变的人心里,只有合久的分了,没见过分久的合。

    不管爱情还是人生,最终都要回归与命运的和解。所以岁月你别催,我不会再推脱阻挠,因为其实也无力改变。我不过是想弄清楚,这些更迭与变幻,究竟在心底留下了些什么,又带走了些什么。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爱情,真的叫人不知所措。

    最后一句“想得却不可得,情爱里无智者”,看似平淡,却为歌曲画龙点睛。

    在爱情中,谁和谁又有什么分别呢?

    当下幸福的,也曾趟过爱情的苦海;现今失落的,也曾领略过幸福的滋味。

    爱情这件小事,任谁都是试错,是亲尝,是避无可避,情非得已。

    五味交杂之间,得固可惜,失亦欣然。

    体味着林在山在这首歌中唱出的感悟,白鸽心中充满了惊喜和感动。

    有一些歌,白鸽听了,并没有兴趣去给这些歌写乐评,因为这些歌根本唱不进她的心里。

    而有一些歌,第一遍听,白鸽就会情不自禁的在心里为它献上一段顶礼膜拜般的解读,因为这样的歌实在太感动她。

    显然,林在山这首写给他自己的歌,就属于后一种。

    在这首歌中,林在山能够抓住爱情中很本质的东西,再用很浅白的话表述出来,这看似简单,但绝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再配以如此动人走心的旋律,用沧桑中透着淡淡沙哑的声音唱出来,这一切的一切,结合在一起,是那么的天衣无缝,感人肺腑。

    除了天才,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的音乐作品呢?

    更不要说,林在山这是即兴而发!

    曾几何时,白鸽觉得,为了她老爹,她可以去颠覆整个世界。

    而现在,白鸽才幡然醒悟,老爹已经把她的整个世界给颠覆了!

    听着这样的歌,白鸽脑洞小开,突然有了这样一种想法——

    这首歌,事实上是写给有人生经历的人听的,一个有经历的男人,若是无意间听到这首歌,他应该会想抽根烟吧?等他回过来神的时候,指间的烟已经自己息了。

    孙玉珍就像白鸽想象中的这个抽烟的男人,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世界仿佛都变了一个样。

    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被这首歌给感动大了,孙玉珍觉得她从来没听过这么走心的歌。

    只有单键盘的伴奏,一个中年男人的沧桑歌声,却没有丝毫单调的感觉。

    这首歌就像一味发酵剂,令孙玉珍心里许多不曾有过的情感都发酵出来了。

    她听的是歌,但更像岁月。

    孙玉珍心里沉甸甸的,好像收获了什么,但说不出来。更多的还是感动。

    和白鸽一样,孙玉珍以前从没在华语乐坛听到过这样的歌。

    都说岁月如歌。

    但现在,她却觉得歌如岁月。

    她被这动人的音乐给彻底俘获了。

    “老爹,你20年前干嘛唱摇滚!你要唱流行就好了!”

    林在山的琴声落下后,白鸽喝着香槟,兴奋的发表了自己的感慨!曾经玩摇滚的林在山,在她心里帅气无比;但现在不玩摇滚的林在山,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我20年前要不玩摇滚,就不会经历这么多的事,也不会有现在的沉淀。”

    林在山说这话,有点大言不惭。毕竟,他做的这些歌,不是他自己的沉淀。

    但有着两世的经历,他说这些话,又有什么错呢?

    在音乐天赋上,他不及上一世的那些大师们风华绝代。

    但作为一个穿越者,他身上的神奇,无人能及。

    对于曾经的那个大叔,走过的路,即便是错,但总有收获。

    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要方向不变,就终有爆发的一刻。

    感受着林在山身上由岁月沉淀而出的坦诚与自信,孙玉珍突然觉得醉眸中的这个银发大叔,好有魅力。

    她都有点崇拜这大叔了。

    “老爹,你拓展歌路后,真的好强!这首歌你一定要录好,真是太好听了!你给它起名了吗?”

    “没名字,这就是一首写给自己的歌。就叫它《给自己的歌》吧。”

    “这个名字好随便,但也很有感觉哦。珍姐,你也觉得我老爹这首歌唱的无敌了吧?”

    折服的点点头,孙玉珍叹说:“反正我是听到心里去了。大叔,你的音乐真的好厉害,每一首歌都能唱进人心里。”

    正说着话,孙玉珍的手机响了。

    打断了陶醉的氛围。

    孙玉珍起身去接了手机,是节目组来的电话,临时给她安排了一个活儿,让她今晚务必要写出一份策划书来。

    “唉……”

    撂下电话,孙玉珍无奈的叹了口气,醉红着脸庞,遗憾的对林在山和白鸽讲:“本来还想多坐一会儿的,但节目组又催命来了。我得回去工作了。”

    “珍姐,你们工作可真够辛苦的,大晚上的还不让人休息啊?”

    “没办法,《最强唱作人》马上就要开录了,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

    林在山体谅道:“工作要紧,时候也不早了,那我们就不多留你了。”

    “珍姐,有时间了你一定再来家里坐!”

    “一定的。”

    孙玉珍矜羞的望了林在山一眼,醉话脱口而出:“我现在对林大叔的音乐有点着迷了,以后我一定会常来的,到时候你们不要烦我啊。”

    “怎么可能会烦你。”被音乐和香槟陶冶着,又被孙玉珍自醉醉人的眼眸给微微电到了,林在山也有点迷醉了,笑着讲说:“你是一个很漂亮很可爱的女孩,一定会激发我更强大的创作灵感。欢迎你常来我家做客。”

    “珍姐,等你下次来,让我老爹也送你一首歌!我老爹现在灵感如海啸,这多亏了你那一撞呢!”

    孙玉珍搞不懂白鸽为什么总说这个话,就当是句玩笑吧。

    至于林在山要送她一首为她量身而做的歌,她真的很期待呢!

    “很感谢你们今晚的招待,等下次我请你们去我那做客。”

    林在山笑说:“好啊,一言为定。”

    “还有,大叔,我能提个请求吗?”

    “你说。”

    “你刚刚唱的那首《给自己的歌》,你已经录下来了吗?你能给我从网上传一份音乐拷贝吗?”

    “你要拿去台里?”

    “不是不是,我想收进我的音乐列表,慢慢的去听。”

    “这样啊,那行,等回头我完善一下,给你发过去。我也不知道刚才录的效果怎么样。”

    “谢谢你了,大叔。”

    “行了,别老说谢了。忒见外。”

    林在山和白鸽一起给孙玉珍送到了门口。

    优雅矜持的欠腰,穿上了左脚的高跟鞋,穿右脚的时候,孙玉珍有点醉,一个没踩稳,身子一晃,差点撞到墙上,颇为狼狈。

    羞甜一笑,穿好鞋后,孙玉珍仰头讲说:“今晚真是太高兴了,喝的有点多了。”

    “老爹,你送送珍姐吧,大晚上的,别让珍姐一个人走夜路。”

    “不用麻烦了,咱们离的很近,我自己回去就行。”

    “还是我送送你吧,正好出去透口气。晚上吃这么多,我也得动动消化消化。”

    林在山赤脚趟上了人字拖。

    孙玉珍就不推辞了,她也想和林在山再多聊几句。

    和白鸽拥抱告别后,孙玉珍同林在山一起乘电梯下了楼。

    华馨公寓的小区环境非常优美,很有南国风情。

    棕榈成荫,曲径通幽。

    夜幕降临时,海风吹拂,晚灯浪漫,随处都能剪辑出令人沉醉的唯美画面。

    漫步在这样的小区里,人会非常的心旷神怡。

    不愿记起催命式的工作压力,脑海中还浮现着林在山刚刚那首动人的歌,被海风一吹,孙玉珍心里暖融融的。

    头有点晕,但微醺的状态,让孙玉珍的情绪格外高涨。

    a栋距离h栋只有500米远。

    走过去很容易,但孙玉珍却不想走那么快。

    有些人,你和他相处起来,就是愿意多和他待一会儿,因为这种相处会让你觉得很舒服,很惬意,你会希望时间走慢一点。

    林在山就给孙玉珍这样一种感觉。

    孙玉珍觉得和这大叔在一起时,特别的舒服。

    时不时的,林在山就会给她一些音乐层面上的惊喜和沉醉,这让孙玉珍对这个背负着累累恶名的谜一样的中年摇滚男,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大叔,你一定谈过很深刻的恋爱,才会写出这么动人的歌。”

    “你未来也会遇上很深刻的爱情的。”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我刚才看到,你工作台上有一张白鸽的照片,那里面的女人是白鸽的妈妈吗?”

    “嗯。”

    孙玉珍很想多问一句,白鸽的妈妈去哪了呢?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生活?

    她却问不出口。

    林在山倒是主动讲了:“她叫白云,是个像流星一样,在我生命中最糜烂时期一闪而过,却给我留下了这人世间最美好礼物的女人。我根本就想不起来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但我心里对她充满了感激。白鸽是15岁快16岁了,她母亲去世后,才来找我的。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我还有个女儿。要说起来,老天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给了你黑暗的人生,也会给你光明的种子。就看你懂不懂得改变自己,去珍惜这颗宝贵的种子了。”

    孙玉珍听得心很触动。

    如果没接触过林在山,她怎么都不会想象,身边这个白了一半长发的穿着垮垮的灰t恤配大裤衩人字拖的落魄中年男,背后会是这么的有故事。

    时光夺走了他很多宝贵的人生,也给他沉淀出了更多宝贵的品质。

    这大叔真的是一个让人越接触会越着迷的男人啊!

    “大叔,你一定谈过很多场恋爱吧?”也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触动了,孙玉珍突然问了林在山这么一个问题。

    结合着两世的经验,林在山笑着回答:“不认真谈的,可以说是数不胜数;认真谈的,有那么几段吧。爱情这东西,你说不清楚它是怎么一回事。认真去爱了,不一定会有结果。不认真去爱,反倒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孙玉珍知道林在山讲的这意想不到的惊喜,指的是白鸽。

    “你谈过恋爱吗?”

    林在山反问孙玉珍。

    “你猜。”

    孙玉珍微醺愉悦的问着林在山。

    “我待会儿再猜。”

    孙玉珍被林在山搞的一怔。

    扭头看过去,就见林在山正站一家开在小区里的咖啡厅门口看告示呢——

    【招工】

    【诚聘全职清洁工,男女不限,年龄40岁以下,月薪2500。】

    【诚聘全职服务生,限女,18岁~25岁之间,面相姣好,月薪3000。】

    【诚聘日结钢琴师,每晚200元起薪!】

    【有意者进店咨询。】

    “大叔,你不会想去应聘吧?”

    “是啊。”

    林在山心动的指向钢琴师那行的招聘信息:“一晚上给两百块钱,这活儿不错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