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正正的小饭桌上,被六盘海鲜和蔬菜给摆满了,看上去颇为鲜美丰盛,味道更是勾人流口水。

    “太丰盛了吧!”

    没想到林家父女会做这么一桌丰盛的菜肴招待她,孙玉珍有点受宠若惊。

    “珍姐,你快去里面坐着歇两分钟,还一个菜,马上就能上桌了。”

    “用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你刚下班,赶紧去歇着吧。”

    见白鸽不用帮忙,孙玉珍便进了屋,从单肩包里掏出一瓶在颈口打着粉色蝴蝶结的香槟酒,略显矜持的递给林在山:“第一次来你家做客,我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鸽子说庆祝林大叔你顺利出院,我就买了瓶香槟来帮你庆祝。”

    “哈哈,谢谢,你太讲究了。”

    林在山接过香槟放到了餐桌,给孙玉珍请进了开间,坐到沙发上休息。

    一坐下,林在山就把装在牛皮纸袋里的3000块钱住院押金给拿出来了,交给孙玉珍:“这是你垫付的3000块钱住院押金……”

    不等林在山说完,孙玉珍立刻推拒:“你这是干嘛啊?大叔,这钱你们收着,多买点补品养养身体。这次都是我的错,不小心撞倒你了,我应该赔偿你的。”

    “你这话说的也太瞧不起人了吧!我这么硬朗的身体,怎么可能被你用小摩托撞倒?分明就是我喝多了自己摔的。你能送我去医院,我应该谢你才对。这钱你赶紧收起来,你要不收我可生气了!你叫我大叔我就够委屈的了,竟然还瞧不起我硬朗的身体。”

    孙玉珍被搞的哭笑不得,进退失据。

    “珍姐,趁我老爹没改主意,你赶紧把钱收起来吧,要不他真会生气的!这次真是我们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把我老爹给撞醒了,我老爹还不知道要沉迷到什么时候呢!”

    “你就别跟我们假客气了。咱们都住华馨公寓,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你要是觉得心里有愧,就多请我和鸽子吃几顿饭就行了。咱们这次能‘碰’上,是缘分。咱不能让缘分因为钱在心里解疙瘩,对吧?听我的,你就赶紧收起来吧。”

    “大叔,真的谢谢你了。”

    无法推拒了,孙玉珍心暖又愧疚的将钱收进了包里。

    本来是她给林在山撞了,没想到,林在山不但不和她计较,还不要她医药费,更用盛情款待她,孙玉珍被搞的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对父女了。

    虽然善良单纯,但孙玉珍不傻。

    人家这么招待她,甚至是有点拍着她,肯定是有原因的。

    她不相信是白鸽讲的——她这次用摩托一撞,给林在山撞“醒”了。

    她猜这对父女对她这么好,很有可能是因为上节目的事。

    对此,她就不藏着掖着了,她也没有什么架子可端,放低姿态,主动和林在山讲:“大叔,我今天把你的demo送去台里音乐组了,算是把你给推荐上去了。你的音乐应该没问题,但节目组对你的背景有些争议,你到底能不能上节目,我现在还说不准,但我会尽量帮你说话的。”

    “谢谢。”

    林在山能想到这个结果。

    对此,他就不想多说什么了。

    孙玉珍能有这个心,他就足够欣慰了。

    他很想上这个节目,但现实就是这样,不是你想怎样,你就能怎样。

    你种了什么样的因,你就要承担什么样的果。

    “大叔,真的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太多。”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啊?你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真心感谢你。至于结果怎么样,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如果我真的上不了你们的节目,那损失的也不是我,而是你们节目。”

    孙玉珍以为林在山又在开玩笑,淡淡一笑,讲说:“真的是这样呢,大叔,我仅代表我个人,觉得你很适合上我们这个节目,我太希望你上我们这个节目了。”

    “我也想上啊。”

    林在山表现的异乎寻常的坦然,压低声音讲:“我沉迷了很多年了,生活状态很不好,一直都是靠白鸽照顾着,我想改变。我觉得上你们节目对我来说是一个转变的契机。我很珍惜这次机会。但如果最后上不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能理解你们节目组的选择。如果真是这个结果,你不要担心我会自暴自弃或者记恨你们节目组,我不会这样的,你放心好了。这次摔了一跤,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我一定会重新振作,重新崛起的。”

    “嗯,大叔,我相信你一定能重新崛起。”

    感受着林在山的坦诚,孙玉珍在这一瞬间,凭着单纯的直觉,十分坚信林在山说的这些话。

    越和林在山接触,就越能感觉到,林在山身上有一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才能沉淀出的沧桑和自信。

    虽然林在山时不时的就开句不像话的玩笑,但这大叔骨子里是个很坚毅的人,这孙玉珍可以感受的很明显。

    “菜好咯!老爹,珍姐,洗洗手上桌!咱们开搓了!”

    “终于做好了,我都快饿扁了!孙制作,你别想工作上的事了,好好放松一下,尝尝我们鸽子的手艺,她做的菜绝不比外面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差!”

    “老爹,你又吹牛皮!赶紧洗手吃饭了啦!”

    “哈哈。”

    林在山爽朗的笑着,带着孙玉珍一起去洗手开搓了。

    虽然不像林在山说的那么夸张,但白鸽的手艺确实不错,这顿饭有爽口令人欢快的香槟,有鲜美入味的海鲜,三人吃的十分满足。

    这顿饭的食材总共花了300多块钱,但白鸽并不心疼,因为她真心感谢孙玉珍给林在山撞醒了。

    要不是有孙玉珍这一撞,林在山也不会住院,他们也不会去买彩票。

    抛去医药费和这顿饭钱,他们的彩票奖金还余下400多块钱呢。

    三人边吃边聊边喝,气氛融洽至极。

    林在山到桌上就不再提上节目的事了,以免给孙玉珍压力。

    孙玉珍喝酒上脸,香槟度数很低,但没喝几口,她的小脸蛋就变得红扑扑的了。

    素妆根本掩不住她脸颊两侧越飘越浓的清纯诱人的酒红。

    一直在和白鸽聊东艺大的生活,孙玉珍回忆着上学时的快乐,聊的可尽兴了。

    善良的人总是很投缘的。

    两个女孩热聊的时候,林在山插不上话,他也不想插话。他肚子超饿的,这顿饭他就顾着疯狂的饕餮了。

    七个菜,差不多有80%都是被林在山给干掉的。两个女生的食量都不大,和林在山一比,简直就是小饭碗和大饭桶的区别。

    孙玉珍根本就没想到,林在山干瘦的身躯,竟然有这么大的胃口。

    九点一刻,酒足饭饱。

    终于吃爽了,肚子都鼓起来了,一下桌,林在山就躺去了沙发上休息。

    “珍姐,你就别动了,我来收拾吧。你去歇会儿,让我老爹给你唱首歌,助助兴。”

    见孙玉珍要帮忙收拾碗筷,白鸽忙给孙玉珍拦住了。孙玉珍是客,她哪好意思让人家收拾啊?

    “没事,我和你一起收拾吧。你做了这么一大桌菜,够辛苦的了,我帮你一起刷了。等刷好后,咱们再让你老爹给咱们唱歌助兴。”

    说着话,孙玉珍便和白鸽一起收拾起了碗筷。

    好久都没这么开心的在别人家做过客了,孙玉珍都不舍得走了。

    刚才在饭桌上,两个女孩就恳请林在山,吃过饭后一定要给她们唱歌助兴,来为这个美好的夜晚留下一段最美好的记忆。

    林在山答应了,这让孙玉珍十分期待。

    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林在山的声音特别有磁性,特别好听。

    可能是没近距离的接触过林在山这种有故事的老歌手,林在山身上挥洒而出的音乐才华,让她特别着迷。

    很快,两个女孩就把碗筷都收拾好了。

    回到客厅,半醉微醺,两个女孩一人端着半杯香槟,来叫林在山唱歌助兴。

    “老爹,你歇够了没?”

    对新生的林在山脑子里如尿崩般四溢的音乐灵感,白鸽亦是十分期待。

    揉着肚子,从沙发上坐起来了,被已经摘掉眼镜明眸动人的孙玉珍期待的目光小电了一下,林在山微笑着问:“你们想听什么歌啊?”

    “当然是新歌了!你现在灵感爆棚,趁着有感觉,再写首歌呗?”白鸽积极的督促着林在山创作。

    “好啊,哪个类型的歌,你们点吧,我来试着作作。”

    林在山赤脚走到了mini键盘前坐下了。

    “珍姐,你想听哪种风格的歌啊?难为我老爹一下,让他现场做。你们那个节目不是有现场做歌的环节吗?咱们就先考考我老爹,帮我老爹适应一下。”

    白鸽拉着孙玉珍坐到了沙发上,让孙玉珍出题。

    穿着薄丝袜踩在温暖的地板上,孙玉珍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不再局促了。

    抿了一口爽口的香槟,凝美眸望着林在山,孙玉珍微醺着讲说:“大叔,我觉得你的歌声特别有故事感,你能做一首讲你自己故事的歌吗?我觉得你要是用歌声来讲你自己的故事,一定会非常有感觉的。”

    “对对对,老爹,你给你自己写一首歌吧。”

    “给我自己写一首歌……”

    林在山喝了口香槟,酒意正浓,也正处在微醺兴奋的状态下呢。

    被相框中,白云酷似刘雪的样子给触动了。

    心苦也是心醉的长叹了一口气。

    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就浮现出了上一世李宗盛大师那首《给自己的歌》。

    这是李宗盛写给他自己的歌,写的并不是故事,但里面充满了道理。

    只要是爱过的人,都能从这首歌里读出自己的感情经历。

    所谓经典,尤其犀利。

    越上年纪的人听这首歌,会越有感觉。

    回味着过去的人生,回味着过去的爱情,时光流逝,林在山突然深刻的感觉到,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李宗盛大师这首歌,完全写进了这个岁数的林在山的心里。

    既然白鸽她们想听他写给自己的歌,他就将这首《写给自己的歌》唱给她们好了。

    喝了一口香槟酒,林在山让自己变得更加沉醉一些。

    调整了一些midi键盘的音效,并且开启了录音模式,他很走心的弹出了一段浪漫沧桑的前奏。

    白鸽知道林在山用电脑录音了,就不多此一举的用录音笔帮林在山记录灵感了。

    她全身心的欣赏起了林在山的新灵感之作。

    整面的落地窗都没有挂窗帘,外面已是一片夜色。

    繁星点缀下,远航的船只为夜幕中的大海点画了几点孤寂的灯亮。

    林在山用键盘模拟出的钢琴声音,沉淀着一种情感的重量。

    从后面看着落地窗前,林在山弹琴时消瘦沧桑的背影,孙玉珍突然觉得这世界变得宁静。

    她的灵魂好像被林在山的音乐和酒精一起作用着给抽离出了身体,这是一种异常美妙的聆听感觉。

    又看了一眼“白云”的照片,林在山闭上了眼,十指如滚珠般在键盘上慢慢的弹着。

    心口突然有点疼。

    不知道是在感怀不可逆转的人生,还是在感怀无可奈何的爱情。

    嘴角弯出一丝淡淡的苦笑。

    林在山用沧桑的磁嗓,如叙事诗一般的开唱了——

    ……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问不得~

    闻不得女人香~

    ……

    ……

    我的天啊!

    林在山这一段唱下来,给孙玉珍听得都要屏住呼吸了!

    每一句歌词都像一把带着中年男人沧桑血泪的刀子,犀利的刻进了孙玉珍的心里!

    孙玉珍觉得林在山唱的这不是歌,这完全就是一首发自肺腑的真诚的诗!

    这大叔对人生、对爱情的感悟也太深刻了吧!

    他唱出来的道理,并不艰深,但怎么就那么的让人感慨呢?

    孙玉珍没有谈过恋爱,但这不代表她不懂爱。

    从那么多文艺作品中都吸取过爱情的经验,渴盼过爱情的美好,也试着去体会过爱情的无奈。

    但直到这一刻,孙玉珍才幡然醒悟,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的。

    体味着林在山唱这首歌时那种入骨的深情和无奈,孙玉珍突然就很羡慕林在山这种有过经历的大叔。

    她更羡慕林在山能把人生感悟变成走心音乐的这种超凡的才华!

    他的音乐为什么总是让人第一遍听就情不自禁的会沉醉进去呢?

    他真的是个超凡的音乐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