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半。

    华馨青年公寓。

    头上斜戴着一朵可爱的大红花发箍,小身板前围着一条粉色的小厨裙,欢快的哼着歌,白鸽正在帮林在山做晚餐。

    这对父女租的这套青年公寓,只有30平米。

    一进门,右手边是开放式的厨台,对面是一个4平米的小卫生间,往里就是方方正正的小开间了。

    房子很迷你。

    朝东南向的一整面墙,都是落地窗的设计。

    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海湾,视野非常开阔辽远。

    由于是新建了没几年的公寓,房间里的装修条件还不错。

    有白鸽天天帮忙打扫,所以这里并没有呈现出猪窝的样子,还蛮整洁温馨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电视、空调、电冰箱什么的基本家电都是公寓的标配。

    壁挂的34寸液晶电视很新,林在山平时并不怎么看电视。曾经的他,窝在家里就喜欢在他老旧的mini键盘编曲台前憋歌,要不是就对着大海弹琴。

    屋里没有床。

    只有一个长条形的深灰色旧沙发,沙发前是玻璃茶几和干净的羊毛脚垫。

    林在山睡觉的时候,多是睡沙发,偶尔也会在地上展开铺盖卷,席地而眠。

    白鸽平时在学校宿舍住,她要回家住的话,会和她老爹一起席地而眠。

    曾经的那个大叔,不喜欢白鸽在这住,他觉得白鸽在这住会干扰他创作。

    白鸽也知道这点,所以就算放寒暑假了,她也住学校宿舍,不会回家干扰她老爹的创作。

    此刻,坐在老旧的编曲台前,林在山玩了会这个世界的乐器。

    两个世界的科技发展并不一样,但殊归同途,原来那大叔的创作设备,林在山都能玩的转。

    只是这些设备都很老旧了,多是十几年前的老款设备,早就该被淘汰了。

    林在山合计着,等赚了钱,他一定要购置一些新的设备,甚至要建一个更符合潮流的音乐工作室。

    问题是,他要怎么快点赚到钱呢?

    在这个世界,玩音乐的人很多都在饿肚子,想用音乐赚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出唱片他就不要想了,以他这样的身份,根本没有正规唱片公司给他出唱片。

    把歌发到网上,会引起一定的热度,但也很难获得收益。

    这个位面的网络上还没形成有效的音乐收费模式呢。

    给专业的音乐公司写歌卖歌,倒是个来钱的路子。

    但他卖给谁呢?

    他在圈里根本就没朋友。

    这个行业竞争很激烈,很多资深音乐人卖歌都很费劲,更别提他这种臭名昭著的过气老歌手了。

    去酒吧卖唱也是条路子。

    目前来看,这也是他唯一能靠音乐真正挣到钱的路子。

    原来那大叔也曾去酒吧卖过唱,但结果很糟糕,没有一家酒吧愿意给他提供长期驻唱的机会。

    要是走这条路,林在山只能拉下老脸来,硬着头皮去重新面试找机会。

    他现在身体很差,连着唱歌,估计都撑不了两个小时。

    但没办法,他要生存,就必须咬牙坚持。

    他不能总靠着白鸽打工挣钱养他吧?

    也该到他努力挣钱养白鸽的时候了。

    林在山决定了,这两天在家休息休息,适应适应这个新身体,也整理整理头脑中的思绪,等把精神头都养过来了,他就去找酒吧卖唱,挣点快钱,先稍微改善一下生活,也借机磨练磨练他的气息和歌技。

    等着《最强唱作人》开录后,他会全力冲击这档节目的冠军,争取一朝翻身,彻底改变眼下窘迫的生活状态。

    咕咕。

    弹了一会儿midi电子琴,林在山的肚子又叫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这个充满了热情和斗志的新灵魂,过度的燃烧了他虚弱的身体,他现在有种怎么吃都吃不饱的感觉。

    闻着从饭桌上飘过来的海鲜香味,林在山咽了口口水,问白鸽:“孙制作几点到啊?我这肚子又叫唤了。”

    “你中午吃了20个大包子,还饿啊?”

    手上炒着蛤蜊不停,白鸽讶笑着望了林在山一眼。

    “心情好,胃口自然就大了。”

    右手单手弹出了一个欢快的旋律,林在山脸上满是阳光的微笑,和曾经那个大叔满面愁容的样子有了云泥天壤之别。

    感受着林在山焕然一新的精神状态,白鸽的心情超级好。

    这天上午办了出院手续后,这对父女一出医院门,就碰运气的去买了一张3块钱的即开型刮刮彩票。

    结果令他们惊喜。

    他们刮出了2000块钱的奖金!

    这让这对父女这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畅爽。

    林在山这次住院一天,加上检查身体,总共花了1208块5的医疗费。

    全是从孙玉珍交的3000块钱住院押金里出的。

    之前是想着等有钱了再还孙玉珍这1000多块钱的医疗费。

    没想到刮彩票让他小发了一笔,他可以立刻就还孙玉珍钱了。

    连带着从医院拿回的押金退款,这对父女准备这晚在家里请客招待孙玉珍一顿,并将3000块钱的押金原原本本的全还给孙玉珍。

    他们之所以请孙玉珍在家里吃饭,倒不全是为了节省。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孙玉珍也住在可以望到大海的华馨青年公寓!

    他们之间就是这么有缘分。

    林在山住a栋,孙玉珍住h栋。

    华馨公寓主要的房型就是林在山住的这种30平米的温馨小开间,专门租给城市单身男女入住的。

    孙玉珍租的也是这种小开间,每个月2500块钱的租金,很贵,但也很值。

    这里一共有10栋公寓,住着上千单身男女。

    有很多大学生,还有不少还没出头的小艺人,都在这边租房子住。

    这个小区靠海,环境非常好,很有文艺气息。

    这里离传媒中心区的两大电视台——东方台和海星台都很近,骑机车十分钟就能到。

    离东艺大也只有两公里的距离。

    平日里,白鸽溜达着就能从东艺大来这边帮林在山打扫房间,然后再溜达回学校去上课住宿。

    最早时,白鸽是骑自行车往返东艺大和华馨公寓的。

    但今年年初自行车丢了以后,白鸽就舍不得再买自行车了,去哪儿她都是靠着一双细细的小腿走着去。

    白鸽算是走路健身的热衷者了。

    回到华馨公寓a栋2505房间内——

    “珍姐刚打电话说她八点下班,你再忍几分钟吧,她应该就快到了。”

    “好吧,我再忍忍。”

    喝了口凉白开垫垫肚子,林在山拉开老旧工作台的抽屉,想翻翻看原来大叔有没有藏零食什么的。

    翻了翻,零食没找到。

    倒是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实木的相框。

    里面是白鸽在12岁那年和她母亲白云在海边的合影。

    看到这张老照片,林在山心头一扎!

    怎么会是她?

    觉得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再看这张照片,没有变化。

    照片中的女人,看样子不过30岁,穿着一袭清新的白色长裙,身上散发着迷人的文艺小清新气息。

    她很像上一世的女明星江一燕。

    更像林在山在音乐学院读书时交的初恋女友——刘雪!

    被这张熟悉的面孔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很多回忆涌现脑海。

    刘雪可以说是林在山在上一世最爱的女人。

    在刘雪之后,林在山也有和别的女人交往的经验,但在他心底里,谈了6年恋爱陪伴他一起走过青春的刘雪,始终是他的最爱。

    这是缘分还是梦魇?

    看着白云的照片,林在山一时间变得有些迷茫了。

    默坐凝望,久久无法回神,心里酸酸楚楚的。

    这个女人让林在山懂得了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现实。

    即便现在穿越异世界,看到这个女人的笑容,林在山心中仍是五味杂谈。

    哼着歌,炒好了蛤蜊,将菜呈盘端上餐桌,正瞥到林在山正看她和她母亲的合照呢。

    白鸽心头一揪,擦了擦小手,悄悄来到林在山身后,小声问说:“老爹,你又生气了?”

    “没有,没有。”

    知道原来那大叔不喜欢看这张白鸽刻意留在家里的照片,林在山略苦一笑。

    没将照片放回抽屉,而是立在了工作台上,暖心的看了一眼白鸽,讲说:“幸亏你的长相随了你老妈没随我。”

    “我的长相是结合了你和我老妈的菁华。”

    白鸽骄傲的说着。

    “感谢她让我有了你。”

    “我也感谢我老妈让我了你。”

    敏锐的察觉到了林在山心态上的转变,白鸽心里暖融融的,要不是围着厨裙呢,她非得抱她老爹一下不可。

    “赶紧去做饭吧,我真的快饿得不行了。”

    “嗯。”

    欢悦的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放在工作台上的合影,白鸽心暖的去继续炒菜了。

    ……

    晚上八点十分。

    孙玉珍紧赶慢赶的赶到了林在山家。

    由于是第一次来林在山家做客,出于礼貌,孙玉珍在这天下班前,抽空给自己清纯却黯哑的面容上铺了一层淡淡的粉底。

    她给自己补了一个很淡的素妆。

    没有明艳动人的光彩,但这个素妆让孙玉珍的精气神都提亮了很多。

    不再是之前那个憔悴的女pd了。

    梳着柔顺马尾辫的孙玉珍,这晚上重新焕发出了青春的容颜。

    一出现在温馨的小开间里,她立刻就让林氏父女眼前一亮。

    纯美的容颜让这女pd看上去不太像一个都市职业女性,反倒像个温柔的邻家妹妹。

    合身的职业白衬衫,黑色的亚麻长裤,以及端庄秀气的黑色漆皮高跟鞋,努力的在为这女pd妆点着职场的气息。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其实穿着职场装的女人也是很有味道的。

    作为一个懂得欣赏女人之美的成熟男人,身体正在逐渐的老去,但林在山的灵魂可正值壮年。

    这样的灵魂,遇上精彩纯情的淑女,是会碰撞出老树回春的火花的。

    爱情是艺术家创作的重要源泉。

    刚穿来这个世界,林在山却并不着急谈恋爱。

    即便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老去,但女人四十一枝花,男人五十仍称松!

    林在山并不担心他快奔四了的身体,会对他未来的爱情生活产生障碍。

    就像一个新生儿一样,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中,他才刚刚开始自己的人生。

    在上一世经历过几段甜蜜又糟心的爱情后,如今的林在山,对爱情的态度不再是青少年时那种有火就着的状态了。

    在他这个年纪,谈爱情的成本是很高的。

    况且,他现在还有了一个宝贝女儿,他谈爱的成本就更高了。

    他已经不追求那种火花碰撞般的激.情之爱了,那样的爱情他早就经历过了。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份深沉的爱情,一份稳稳的幸福,一个能给他以及他女儿带来温暖家庭感觉的具有包容心的善良女人。

    孙玉珍是这样的女人吗?

    林在山不知道。

    他现在也不想知道。

    他现在更想把孙玉珍当成一个朋友来交,毕竟有利益关系存在。

    他希望孙玉珍能推他一把上节目。

    “珍姐你饿了吧,快进快进!还有一个菜,咱们就能吃饭了!”

    白鸽热情的招待着孙玉珍。

    华馨公寓标配的都是高档棕木地板。

    林在山家的地板很干净。

    屋里陈设很简单,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但异乎寻常的整洁温馨。

    这大大的出乎了孙玉珍的意料。

    她以为林在山家里那种电视里经常演的落魄中年摇滚人的混乱不羁状态呢。

    “我换一下鞋吧。”

    被干净的木地板给拦在了门口,孙玉珍不好意思穿着外面的鞋进屋。

    “没事,你直接进吧。”吐了吐小舌头,白鸽尴尬的笑说:“家里没备客人的拖鞋,你直接进就行。”

    挽上孙玉珍的手,她给孙玉珍引进了门。

    林在山赤着一双干瘦的大脚,走过来和孙玉珍打招呼,也道:“你直接进就行,孙制作,我们家没那么多讲究。”

    孙玉珍上楼前,不小心踩了个水坑,高跟鞋底有点脏,她实在不好意思给林在山家踩出泥点子。

    在门后,孙玉珍将高跟鞋脱了,也学着林在山那样,没穿鞋踩在了地板上。

    不过不像林在山那样完全赤脚,她的一对小脚丫上还是有穿肉色的薄丝袜的,袜头是加厚防磨的设计,颜色很深。

    “我光脚吧,你们不介意吧?”

    脱掉高跟鞋后,身高矮了一截,孙玉珍身上的职业气息也弱了很多,更像个温柔矜持的邻家妹妹了。

    “要不你穿我的拖鞋吧,别光脚啊。”

    被孙玉珍搞的挺无奈,白鸽欲将自己的小拖鞋让给孙玉珍。

    “不用了不用了,我在家也经常光脚踩地板的,嘻嘻。”

    光着脚进别人家做客,孙玉珍还挺娇羞的。

    “哈哈,你要习惯就行,赶紧进来吧。”

    林在山大方的给孙玉珍招呼进了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