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天上午一上班,孙玉珍便整理了一份林在山的资料,连同《蝴蝶》的demo,一起拿给了台里音乐部,特意找了廖波,让廖波帮忙推荐了上去。

    “林在山?”看到推荐资料后,廖波略有吃惊。

    “对,就是唱《麦田》的那个老牌摇滚歌手。”

    “这人口碑很差啊,他在圈子里得罪过很多人的。”

    “那都是以前了。现在这大叔改头换面了,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你怎么认识这样的人的?”

    “偶然认识的,我觉得他很有音乐天份,特别适合参加《最强唱作人》。”

    “珍子,不是我给你泼冷水,我必须提醒你一句,这人的履历很糟糕,他不一定能上的了这个节目。就算他的音乐做的再好,节目组也可能给他毙了。你确定要推荐他吗?”

    “确定啊!他做的音乐真的很棒!你听听就知道了!”

    折服于林在山的音乐才情,孙玉珍没想太多,只想给这大叔重新挖掘出来。

    廖波可比孙玉珍更了解这圈子里的水有多深。

    像林在山这种将整个行业都得罪了一个遍的不知天高地厚的登徒子,很难在圈子里再出头。

    这圈里人看着都挺大度的,但很少有不记仇的。

    有仇必报是这圈里人长盛不衰的不二法宝。

    廖波记得,他们台里的音乐总监马晓东,当年好像还和林在山撕过逼呢。

    马晓东也是玩摇滚出身的,后来转做了幕后。

    20年前,林在山正当红的时候,马晓东作为前辈,“指点”过林在山,却被林在山给反骂回去了。

    当年的林在山,在歌坛就像一门恣意独行的大炮,谁说他不好,他都会反骂别人更坏,由此结下不少仇家。

    后来他之所以混的那么衰,与他太过狂傲的性格有着直接关系。

    这么多年过来了,这大叔早就淡出了人们的眼界,没人再看的上他了。

    但假如他又复出了,说不定又会引起一阵血雨腥风。

    廖波是不太愿意趟这河浑水的,但见孙玉珍这么坚持,他只好硬着头皮收下了林在山的推荐信。

    ……

    下午四点,东方卫视大楼10层会议室。

    艺能3组在开例会。

    40岁的主pd朴大成,拿到了最新的参赛者名单和推荐歌手备选名单。

    “林在山?这特么谁推荐上来的啊!”

    看到林在山的名字,朴大成暗暗生恼。

    孙玉珍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朴大成会这么反感林在山!

    她之前有想过,林在山的形象很负面,众人想到他,第一反应都会是这是一个遭人唾弃的恶棍,这样的人是无药可救的。

    但接触过改头换面的林在山后,又见识了林在山过人的音乐才华,孙玉珍真心觉得这大叔在圈子里应该有一席之地。

    谁没犯过错啊?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浪子回头,还不能得到被宽恕的机会吗?

    孙玉珍在心里很替林在山鸣不平。

    节目的故事组组长——32岁的内秀女人奎玉,问朴大成:“哪个林在山啊?唱《麦田》的那个?”

    “是啊,竟然有人把这哥们儿给推荐上来了,这不开玩笑呢嘛!”朴大成很无奈。

    好几个职员都在交头接耳,偷偷的讲林在山的斑斑劣迹。

    众人对林在山是如此的反感,这让孙玉珍心里难受极了。

    “这人身上很有故事啊,他要能上节目,肯定能引起热议。”

    从参赛者背后的故事和话题性出发,奎玉觉得林在山是有价值可挖的,他们故事组就喜欢这种有特别故事的参赛者。

    “热议也是负面的热议。这哥们儿可蹲过大牢,还得罪过很多人,社会形象完全是负的。他要在咱们节目上出来了,很可能给咱们节目带黑!”

    说这话的,是宣传组的组长牛丽,她和奎玉同岁。

    这两个都没结婚的大龄美女,是同年进的东方台工作,目前的职务也是同级。

    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关系很好,互称姐妹那种。

    两年前,却因为一个男的闹掰了,她们在工作上变得很较劲,谁都不服谁那种。

    你说东,她就要说西;你说一,她就要说二,总之就是老互相对着干。

    牛丽的属下王耀文接话讲说:“这林在山2000年的时候,给一财阀的儿子打成了重伤,我要没记错的话,他打的是柳钟杰——现任华丽集团的上市主席,特别年轻有为的一个霸道总裁。”

    另外一个资深职员——很爱八卦的老女人张晶,感兴趣的说:“我也想起来了,当年这事闹的挺大的。他们好像是为了一个女人打架的吧?那时柳钟杰也是个花心少爷,社会风评没比林在山好多少。没想到摇身一变,七年过去了,人家当上霸道总裁了,林在山不知道有没有把牢房坐穿。这就是命啊!”

    孙玉珍越听越无奈,很想为林在山辩解两句,但就是插不上嘴。

    工作了快三年了,但加入艺能3组才一年半,孙玉珍在这组里还算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准新人呢。

    牛丽问外事组:“华丽集团有没有参与咱们节目的广告竞标啊?”

    外事组的组长李楠讲:“他们没给咱们节目投标。但他们是《走出去》(东方台另一档综艺节目)的副赞助商。”

    牛丽讲说:“对嘛!华丽集团给咱们台里下广告了,你要推一个打过柳钟杰的人上节目,人家集团会不生气?台里长官也不会同意的啊!”

    奎玉哼说:“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华丽集团的柳总早就忘了吧?他当年也没少干这种破事啊,他又不是那种抖抖身子掉不下灰的人。”

    牛丽和奎玉抬杠:“林在山要是再出来,他身上的新闻肯定会被提起来。当年打柳钟杰的事会被旧事重提,柳钟杰看到后会什么感受?他肯定抵制咱们节目啊!”

    奎玉笑说:“他抵制就抵制呗,他又没给咱们节目投广告,咱们也不缺他这一个观众。他要愿意把这河浑水往自己身上揽,还正好能帮咱们节目炒热话题呢!”

    牛丽气说:“这种话题是好话题吗你就炒!咱们节目的宗旨是要做出一档出色的音乐类节目,你炒这种花边新闻,会模糊掉主题的!”

    奎玉反咬:“你到底懂不懂做节目啊?不炒话题,咱们节目怎么可能红起来。观众就爱看这种恩怨情仇的故事!”

    牛丽要爆脏口了:“你脑子有病吧!恩怨情仇都上来了。我看你才真不懂做节目呢!你怎么当上故事组组长的啊?”

    “行了行了!都别吵了!”

    见左膀右臂又要开干,朴大成烦躁的给俩人喝停了。

    本来是很反感林在山这种恶贯满盈的角色的,但被牵出华丽集团的柳钟杰后,朴大成又有点站在林在山这边了。

    朴大成曾经很中意的一个年轻女星,也是他在东艺大的后辈,和柳钟杰搞过地下恋情,肚子被柳钟杰给搞大了。

    这女孩一门心思要嫁豪门,给柳钟杰逼的特别紧,最后让柳钟杰始乱终弃了,孩子也没了。

    本来在圈内前程似锦,横遭此劫,这女孩精神一下就崩溃了,从此就走上了自甘堕落的道路,特别令人惋惜。

    自那以后,朴大成就很反感柳钟杰这个道貌岸然的所谓霸道总裁。

    想到林在山当年给柳钟杰打成了包子脸,照片都登网上了,朴大成心里就暗暗过瘾。

    如果林在山能上节目,勾出原来的新闻,让柳钟杰丢脸,柳钟杰一定会很不爽的。

    柳钟杰不爽,朴大成就爽。

    不过,作为节目的总导演兼总制作人,朴大成肯定不能将这些私人恩怨代入节目。

    已步入不惑之年,也越来越被台里重视,朴大成很看重这档很可能会让他腾飞的新节目。

    对于《最强唱作人》的筹备工作,每个细节朴大成都亲力亲为,事必躬亲。他不能让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他这段时间压力是很大的。

    朴大成很清楚,这档节目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参赛者本身的素质。

    他很看重参赛者的音乐素养。

    节目计划请60个初赛参赛者,录6期初赛节目,每期录10个参赛者。

    截止到今天他拿到名单为止,节目组已经确定请到了55个初赛参赛者,还剩下5个参赛名额了。

    除此以外,他们还要选3~5个备选参赛者,以备有参赛者出变故。

    这些参赛者的入选,按说是音乐组审核过了以后就可以了,朴大成为了精益求精,也是怕出错,每一个参赛者的资料,他都要亲自再审一遍,并提出录取建议。

    对于确定参加的这55个参赛者,朴大成是比较满意的,但他希望能出现更多更好的天才音乐人来给他们节目助阵,这样他们的节目才能更火。所以他才极力建议组员们都要发动身边关系,去寻找适合上节目的唱作人。

    不过看到林在山这个名字,朴大成很头疼,他不理解,到底是谁在这个筹备收关阶段的节骨眼上给他们在添乱。

    重重的点了点桌子上的名单,朴大成问围坐在长条会议桌边的20个组员:“到底是谁推荐的林在山!”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吱声。

    坐在圆桌尾部的孙玉珍,紧皱着眉头,苦着一张清秀的面容,慢慢的把自己的小手举起来了。

    “是我推荐的,pd。”

    怕朴大成破口大骂,孙玉珍都不敢看朴大成的眼睛。

    组员们嘀咕起来了,暗恼孙玉珍这是在胡闹,完全不懂综艺圈的事!

    远远的白了孙玉珍一眼,牛丽放冷话:“你脑子被门夹了吧?怎么推荐这样的人上来啊!”

    不爽牛丽,奎玉帮孙玉珍说话:“推荐林在山怎么了?我把话给你撂这儿,这林在山要能上咱们的节目,咱们节目的网络热议程度至少能提高1个百分点!”

    “网络热议程度提高有个屁用,综艺节目看的是收视率好不好!”牛丽放狠话:“我也把话给你撂这,这样的恶人要上了节目,咱们节目的时段收视率肯定要掉1个百分点!”

    “你俩要吵出去吵去!每次开会都吵,有完没完啊!”

    朴大成被坐在自己左右手边的两个大龄美女搞的头都要大了。

    牛丽和奎玉互相狠望了对方一眼,先息声了。

    朴大成看向了孙玉珍,问自己这个东艺大的后辈:“你推荐林在山上来前,查没查林在山的履历?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吧?”

    “我知道他在公众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蹲过大牢,他有过很沉迷堕落的历史,但我想说,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的林在山,已经洗心革面了,他现在是一个非常有才华、有态度的音乐人。我听过他的音乐,我觉得他很适合上咱们这个节目。”

    临了孙玉珍又补充一句:“他的唱和作,都属上乘。”

    “再上乘也没用啊!”牛丽气说:“他的形象是负面的!这会对咱们节目造成很大伤害!”

    “相比负面形象带给咱们节目的伤害,我相信他的音乐才华将给咱们节目带来更多的受益。”孙玉珍鼓足了勇气和牛丽对峙。

    “你说受益就受益啊?你怎么这么想当然啊?”

    “他真的很有才华的!”孙玉珍被牛丽逼的委屈极了。

    奎玉替孙玉珍讲话,给朴大成提建议:“才华不才华的还两说,这个林在山身上的话题性很足,他是一柄双刃剑,谁年轻时没犯过错啊?如果他真的已经改过自新了,咱们节目能帮他扭转负面形象,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这会创造出很好的口碑。”

    朴大成思忖着点了点头,觉得奎玉的话说的在理。

    牛丽还想再辩,朴大成先声道:“这事打住吧!不浪费时间说了。场馆那边谈的怎么样了?下个月15号能准时录影吧?”

    “东海体育馆已经把档期给咱们腾出来了,下月9号搭建舞台,15号可以准时录影。”

    “四个导师的档期也都确认好了吧?”

    朴大成将话题转开了。

    ……

    这天下午开过会后,朴大成让孙玉珍单独留下了。

    “小孙,你和林在山是什么关系?”

    朴大成要单独问问孙玉珍。

    “算是朋友吧,但是是刚认识的。就我和他的接触,我觉得这大叔真的已经改过自新了,不是过去的那个林在山了。而且他真的很有才华,很适合上咱们这个节目。”

    “嗯。”朴大成沉思着点了点头,对于孙玉珍的人品,朴大成还是比较认可的。他知道这个东艺大的后辈人很善良老实,不是综艺圈里弥漫的那种浮夸爱扯淡的性格。

    “朴pd,您要是担心的话,可以给林在山做个面试。您亲自接触一下他,就知道他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个样子了。”

    “好,这事我再好好考虑考虑吧。你去工作吧。”

    “嗯,谢谢朴pd。”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