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在山用镌刻进人心灵的婉转动听的假音为这首《蝴蝶》收尾了。

    曲终,余韵难平。

    棚外人全都被震了!

    这其中最受震撼的,还不是白鸽和孙玉珍,而是大胖子张鹏飞!

    这些人中,只有张鹏飞是音乐科班出身,是最专业的音乐人。

    也正因如此,张鹏飞是最被林在山这段即兴演唱挥洒出的音乐功力给震撼的!

    在这次录音前,林在山讲,他要试着将一段旋律变成一首歌,张鹏飞以为林在山这次试唱不会太认真呢。

    但随着旋律的推进,**连波而至,张鹏飞被林在山四溢的才华给彻底淹没了,根本都忘了林在山这只是“试唱”!

    唱r&b最讲究的就是即兴发挥,但其间也要在严谨的内在音乐逻辑和曲式框架在。

    r&b不能瞎唱瞎发挥,要围绕着一个灵魂曲式来发挥,围绕着一个中心来唱。

    这一点,林在山做的特别好,他的歌声放得出去,也收得回来,就像有线的风筝,拿捏的恰到好处。

    在张鹏飞听来,林在山刚刚这首歌最令他震撼的一个处理,是在转最后一段副歌的那一段过渡旋律中,林在山唱“陪我到天堂与地狱”的“天”字,那里是假声,林在山将声音处理的飘乎而上,直冲云宵,仿佛真的将人带到了天堂一样。

    而就在飞入云端的一瞬间,林在山又立即转成真声,如受千钧之力,让歌境直坠地狱!

    听着这一句,张鹏飞坐在混音台前都要跳起来了,就好像乘火箭冲上天,又立即被10倍重力拉回地面。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即听感,在他这种专业音乐人耳朵中体现的实在是太过瘾了!

    林在山从开篇那一刻起,就给整首歌设定出了牢固抓人的旋律框架,在这个大框架下,他用真假音恣意的抒发着他的情感,将r&b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张鹏飞不知道林在山之前有没有哼唱过这首歌,如果没有,林在山纯是凭着一段旋律,即兴填词赋曲,将这首歌演绎成这么完整、这么有内在曲式逻辑性和严谨性的作品,那张鹏飞可以负责任的说:林在山绝对是一个像曹植那样能七步成诗的超级天才!

    不过,张鹏飞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天才的音乐人存在。

    他猜林在山之前应该是反复修正过很多遍这首歌了,这才能呈现出这么完美的版本。

    否则,这大叔一口气唱下来,连歌词都没打磕巴,这怎么可能?

    但纵使这样,林在山在这首歌上的发挥,不管是创作的新意、情感的抒发,还是演唱的水准,都是顶尖级的,这让张鹏飞服气至极!老手就是老手!对林在山他们这种经历过流行音乐黄金时代、感受过那个时代歌手荣光的老一辈音乐人,张鹏飞真是不服不行!

    嗒。

    随着棚内音乐的落幕,白鸽激动的按下了录音笔的停止录音键。

    白鸽太震撼了!

    这种震撼已经超越了林在山送她这首歌向她表达唯一爱意的那种亲情的触动,她是纯被林在山身上挥洒而出的超天才级的音乐才华给震撼了!

    当全世界都说她老爹不行了的时候,她仍然坚信着她老爹有朝一日会东山再起!

    当所有人都觉得她老爹江郎才尽的时候,她只觉得她老爹这是一时沉迷,终有一天她老爹会觉醒会挥洒出他本应挥洒的音乐才华。

    就像哥白尼说地球围着太阳转那样,带着和全世界逆行的勇气,白鸽一直在守望着她老爹的重新崛起。

    而现在,她老爹真的挥洒出远超出所有人想象的音乐才华了,在白鸽心底生出的那种“世界错了,我对了”的震撼和感动,远超这首《蝴蝶》带给她的震动。

    要不是性格坚韧到根本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掉眼泪,白鸽现在肯定兴奋的哭出来了!她老爹真是太棒了!她在心里给林在山点了一百万个赞!

    宋鹏在旁边也忍不住发表感慨:“师妹,你老爹真强悍啊!”林在山一气呵成的表演,实在是太震撼他们这些后辈晚生了。

    键盘手刘洋更是感叹的说:“这岂是是‘强悍’能形容的?”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林在山刚刚的表现了。

    白鸽骄傲的同几人讲:“我老爹是最棒的!”

    之前白鸽说这句话,李鹤等人嗤之以鼻。

    但现在,他们都不敢小瞧这个看起来十分落魄的病怏怏的中年大叔了,因为这大叔进到录音棚后,完全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几个人看林在山的目光,都多了一分尊敬。

    还没听回放的效果,但凭着丰富的演出经验,林在山对自己刚刚的演绎是很满意的。

    触景生情的唱着这首《蝴蝶》,他特别来精神,技巧的使用和情感的抒发,结合的天衣无缝,几乎挑不出毛病来。

    他很有信心用这一版的《蝴蝶》来征服东方台的音乐评定组。

    从录音棚里走出来,林在山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心情畅然至极,精神颇为焕发,深邃个性的眼眸变得黑亮黑亮的,远不是之前刚到录音棚时那种疲倦困乏的感觉了。

    “老爹,你太棒了!唱的简直完美啊!你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就叫它《蝴蝶》吧。”

    “好名字!”

    这句话是白鸽和孙玉珍心有灵犀异口同声讲出来的。

    张昊等人都想和林在山套套近乎。

    林在山却没时间和这帮小屁孩瞎扯淡,他刚把这首歌的主歌部分录好,这首歌现在只能算是半成品,还需要伴奏和后期加工,这才能让其成为一首充满诚意的作品。

    报着认真的态度,林在山复听了一遍刚刚自己唱的版本,从里面挑了两个很小的瑕疵,让张鹏飞通过混音技术给修掉了。

    之后,就是要做给这首歌反录伴奏配乐的工作了。

    林在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信徒乐队,思忖着是不是让这帮小子帮他一起合奏。这首歌的伴奏需要多种乐器的协调。

    但想到这乐队的水平实在有限,林在山就不浪费时间去调教他们了。

    与其让他们合练半天帮他伴奏,他不如自己一个乐器走一轨的来给歌曲伴奏呢。

    这样最后混音时,他还能调配一下伴奏音轨的分量和定位,从而达到更好的整体效果。同时还能除去一些不必要的残响,让作品具有更透彻的音色和动态展现力。

    “胖子,你帮我调一下静音状态,我要给这首歌单配鼓点。”

    鼓点是一首歌的灵魂。有鼓点后,这首歌的冲击力和压迫感会更好。

    “你要给这首歌反加鼓点?”

    张鹏飞却是一怔,他很不理解林在山要做的事。很少有人是这样录歌的——先唱好歌,再反着配乐,这样声场的定位是很难调配的。在专业的录音棚中,他还没见过谁是这样反着录歌的。

    林在山当然也不想反步骤的录歌,但身边没人帮忙,一切都要靠他自己,他刚刚又唱出了非常完美的版本,他现在只能利用所有的天赋才华,来试着反向的给这首歌配乐了。

    他之前并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所以他有信心给这首歌做的更完美。

    “你帮我抓一轨鼓点,我听听感觉。”

    “好吧。”

    既然林在山坚持要做,张鹏飞也只好帮忙录音了。

    信徒乐队的人意识到林在山是要反着来给歌曲配乐,全都傻了!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录歌的,这不开玩笑呢吗!

    有谁是先唱好歌,再录伴奏的啊?这对于乐手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他们倒要看看林在山怎么给这首歌配乐。

    明白了林在山要做什么后,孙玉珍也很担心林在山这样做会让这首歌变得狗尾续貂。

    其实不用再配乐了,在单键盘的伴奏下,林在山婉转的歌声已经足够拥有说服力,她觉得这个版本的《蝴蝶》已经很强大了,应该能够顺利过选。

    但不等她多劝,林在山已经进了录音棚,在认真的调整架子鼓的位置了。

    夜已经很深了,林在山还在如此专注的工作,孙玉珍心下莫名感动。

    如此一个有才华、有态度的音乐人,怎么就沉迷了这么长时间呢?孙玉珍真是不理解。

    白鸽其实也不理解林在山为什么要反着给这首歌录伴奏配乐。不过想到林在山之前讲的:他要录出一个完美的版本去征服东方台的人。她料想眼下林在山正在做的,就是在朝着完美的方向行进吧。

    既是如此,白鸽就不质疑什么了,她崇拜她老爹的才华,更相信她老爹的选择,她坚信她老爹一定会弄出一版完美的《蝴蝶》!

    棚内。

    调整好架子鼓的位置后,林在山戴上监听耳麦,试着敲了一阵鼓点,听着耳麦中的声音反馈,他朝外面的张鹏飞做了个向下压的手势,示意张鹏飞将鼓点的音量稍微调小一点。

    张鹏飞照做了。

    林在山重新试音,还是不满意,又让张鹏飞把鼓点的音量调小了一格。

    就这样精益求精的调了三次,林在山才终于满意。

    随即,张鹏飞将林在山刚刚录的《蝴蝶》通过耳麦放给林在山听了。

    因为要绝对安静的录音,张鹏飞只在耳机中放出了音乐,录音棚内外都没有音乐声。

    只有戴着监听耳麦的林在山、张鹏飞、孙玉珍三人能听到刚刚林在山唱的《蝴蝶》。

    其他人都是静静的看着林在山在空中慢慢的很有节奏的晃着鼓槌,好像是在找切入的时机,那感觉就像在演默剧。

    当耳机中的歌曲推进到第一个**乐段,唱到“每次一见到你心理好平静”这句中的“见到”二字时,林在山突然下了鼓点!

    孙玉珍和张鹏飞在监听耳机中听得很是真切,林在山这鼓点突然一加进去,一下子就强调出了歌中主角见到蝴蝶时那种心境的变化,歌曲的**由此变得更加澎湃而令人触动!

    林在山切入鼓点的瞬间之美妙,让音乐解读力颇高的张鹏飞一头喜庆的锅盖头差点没立起来!

    他发根都被刺激麻了!

    那感觉就好像足球迷看到了一记精彩的世界波进球,张鹏飞对于林在山选择的这个切入鼓点的时机,简直叹为观止!他心想这切入的也太有水平了吧!这大叔真是个天才啊!

    孙玉珍的音乐素养比张鹏飞差了一点,但听着林在山恰到好处的切入了鼓点,她一瞬间就觉得这首歌变得高大上了!

    由此,孙玉珍也生出了和张鹏飞一样的感觉:这大叔真是个天才!

    切入鼓点后,林在山手里的鼓槌就没再停过,顺着他自己歌声的牵引,他挥洒着鼓槌上的灵感,一气呵成的打了三分多钟的套鼓,完美的给这首《蝴蝶》反向配上了鼓点。

    在林在山自己听来,有了鼓点后,这首歌就像一个有了骨架的人,明显变得更加有支撑力更加有饱满度了。

    信徒乐队的五个男生在录音棚外间看的完全傻了,他们听不到音乐,只是看着林在山在投入的打鼓。

    “咚擦擦……咚擦擦……咚擦擦擦擦……咚擦擦……咚擦擦……咚擦擦擦擦”林在山一直在反复的敲打着这样的鼓点,时不时的敲出一段鼓花来烘托气氛,其沉醉在音乐中的那种专注的眼神和职业的态度,让这些后辈晚生们都心生敬意。

    他们本来觉得他们玩音乐就够有态度的了,但看到林在山操着“老迈”的身躯在静默的录音棚里无比苛求的完善着自己的作品,他们这才明白:什么叫做对音乐的追求与热爱!

    不管这大叔是不是装b,他都用他的才华和态度征服了这五个年轻人。

    听着林在山节奏感十足的打着鼓,恍然间,张昊都有种想拜师学艺的冲动了。

    在张昊看来,这大叔简直就是世外高人!玩音乐玩的实在太牛b了!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此后的一个小时里,张昊等人都要跪着看林在山的惊人之举了!

    这大叔不光给《蝴蝶》配了鼓点,校准了好几次节奏后,他还给《蝴蝶》反配了贝斯、吉他、以及多键盘和声等多种乐器的配乐!

    每配一种乐器,他都要重新抓出一条音轨来,但并不着急给这些音轨混在一起,而是不停的丰富着歌曲的伴奏。

    到最后,他甚至亲自上阵,为自己的歌录了好几条人声和声!各种奇怪的拟声词都唱出来了,张鹏飞等人都听傻了!

    林在山每加一条音轨,都是单加的,并没有混在一起,所以张鹏飞就算是专业人士,都难以理解林在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灵感做这样的选择和搭配。

    要说张鹏飞也算是半个制作人了,经他手下录过的业余歌手专业歌手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他从没见过有哪个歌手或团队像林在山这么录音的!

    也难怪张鹏飞没见过,别的歌手或制作人创作歌曲,都是一个发现的过程,林在山则纯粹是“装配”。

    林在山脑子里早就有了上一世的音乐大师们反复修正完善过的经典作品了,他只要照着大师们精雕细琢过几十次乃至上百次才最终完成的作品,去反向装配音乐就可以了。

    干这样的事,林在山还挺自high的,认真的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定位好了各轨伴奏乐的声场和音量,将所有的音轨都混在了一起,一首极具诚意的由他一首操办了所有工作的完整版《蝴蝶》——正式面世了!

    “抠抠你们的耳朵,准备见证奇迹吧!”

    熬夜做好了这项大工程,林在山难掩心中的得意,让众人做好准备,他按下了播放键,让这几人最先听到他的满意作品。

    就像鸟枪换了炮,拥有了完整配乐版的《蝴蝶》,更为震撼的让孙玉珍张鹏飞等人知道了什么叫做天才!

    一曲放罢。

    众人全都听high了,这首歌合成效果好的出乎他们的想象!

    这哪里像是一个人做出来的,这分明就是一个庞大的音乐团队合作而出的作品啊!

    要不是亲眼所见这首歌的所有工作都是林在山做的,他们根本没法相信这个事实!

    张鹏飞兴奋的挠着胖脑袋,赞林在山:“大叔,我见过音乐狂人,但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音乐狂人!你也太狠了吧!一轨一轨的自己录伴奏,能混成这样,我真是服了!恕胖子我有眼无珠了,您真是一尊玩音乐的大神!以后谁要敢再说林在山玩音乐不行了,我胖子第一个跟他急!”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熬了这小半夜,终于把作品给搞出来了,林在山也终于赶到疲惫难捱了。

    “哪里辛苦!所有事都是你自己干的,我完全就是在一边看热闹的!大神,留个电话吧!你简直就是我偶像啊!”

    张鹏飞积极的和林在山套起了近乎。

    张鹏飞这晚没少帮忙,林在山便给张鹏飞留了电话。

    张昊等人也全都凑热闹的将林在山的电话记了。

    他们全被林在山给吓傻了。

    在这晚之前,他们兹以为他们信徒乐队比那些专业的摇滚乐队没差太多,但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差距!

    孙玉珍见众人都这么推崇林在山,心下亦是欢欣倍至!

    她不是张鹏飞这样的专业音乐人,她无法从专业的角度来评价林在山做的事到底有多牛掰。

    她只能从一个音乐爱好者的角度看——林在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首如此完美如此打动她心的作品,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天才所为!

    再听了张鹏飞对林在山顶礼膜拜的评价,孙玉珍更加确定了:这个被世界遗弃了的摇滚大叔,是个超大神级的音乐天才!

    这太令孙玉珍兴奋了!

    如果她能给这样的大神级人物推荐上他们的节目,一定会为他们的节目添光加彩的!

    这晚,孙玉珍拿到了林在山《蝴蝶》完整版的demo,还让张鹏飞特意给她刻了一份林在山之前录的《且听风吟》的demo。

    回到家时,已经夜里两点了,却难掩兴奋,孙玉珍在洗澡的时候听了好几遍林在山的歌。

    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到床上,孙玉珍仍在享受林在山的音乐洗礼。

    最后实在熬不住了,她才在林在山《且听风吟》的漫漫歌声中,甜蜜而忧伤的进入了梦乡。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