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歌的第一句一唱出来,棚外几个人的心,就都被林在山的歌声抓住了。

    尤其是孙玉珍和白鸽,两个更理解林在山现在生活状态的女孩,听到林在山唱“当这世界已经准备将我遗弃~/像一个伤兵被留在孤独荒野里~/开始怀疑我存在有没有意义~/在别人眼里我似乎变成了隐形~/难道失败就永远翻不了身~/谁来挽救堕落的灵魂~”

    两人的心立刻就被触动了。

    孙玉珍没想到,林在山能坦然的将他的过去全都唱出来。

    男人是要面子的,尤其是摇滚男,再苦再累再饿都要自己忍着。

    就像之前林在山唱的那首《白鸽》,流着血,他们也要自由的去飞翔。

    却没想到,此刻曲风一变,林在山竟然自揭伤疤,把被世界遗弃的自己袒露在了众人面前。

    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同情,而是为了抒发后面深刻的情感——“每次一见到你心理好平静~/就像一只蝴蝶飞过废墟~/我又能活下去~/我又找回勇气~/你的爱像氧气帮忙我呼吸~”

    唱这几句时,林在山看向了白鸽。林在山之前也说了,这是写给女儿的歌,所以谁都能听出来,林在山这抒发的是对白鸽的感恩之情。

    两段唱下来,林在山由歌中传递出的情感,已经深深的打动了孙玉珍。

    在这首歌的表现上,林在山使用了大量的真假音切换,就像书法中的虚实笔法,既真实到肉,而又空灵走心,言语尽,而意无穷。这让孙玉珍大为感慨,她根本没想到林在山这样的老牌摇滚人,竟然能把r&b唱的这么有味道!

    白鸽就更吃惊了,这是她第一次听林在山唱r&b!

    曾经的林在山,对r&b这类曲风嗤之以鼻,根本不屑去唱,也不屑用假音去唱歌。

    现在,林在山竟然完美的用真假音切换的方式将这首动人的r&b表现出来了,白鸽猜,这肯定不是全因为林在山嗓子不在状态所以要用假音去修饰。

    林在山创作这首歌之初,应该就想好了用r&b这种更soul的唱法。

    而林在山唱r&b的水准,更是大大的震惊了白鸽。

    有点音乐素养的人都清楚,r&b看似自然随性,但其实是一种非常难唱的音乐风格。

    唱r&b的菁华就是真假音的虚实切换。

    唱这种歌,如果一味实,会令人没有想像空间;一味虚,则感觉轻飘飘的,没有质感。

    林在山在这首歌的前段中,大量真假声对比运用,切换之自然,使得歌曲更加富有层次感,丝毫没有让人出歌的违和感,句句都直击人心,这完全就是r&b顶尖高手的水准!

    白鸽忍不住去想了:难道她老爹平时有偷偷的在练r&b吗?没有点基础的歌手,根本唱不了这么好的r&b!

    但想到她老爹曾经对r&b等华丽曲风的态度,白鸽很难想象林在山偷偷在出租屋里练r&b的样子。

    这也就是说,林在山现在很可能是第一次唱r&b!或者之前只有小小的练过。

    如此,就能唱出这么抓人心的境界,她老爹真是个绝世音乐天才啊!

    白鸽被林在山给唱high了!

    她这时也终于明白了刚刚林在山讲的要唱那种不管是在什么环境下,一听这首歌,就能被抓住的歌是什么样的。

    这首林在山还没讲名字的歌就是这样,一开篇,就像有一只大手把人的心给抓住了一样,让人根本无法抗拒,连续的**随即而至,令人欲罢不能,越听越爽!

    ……

    生命中充满乱七八糟的问题~

    像走在没有出口的那个迷宫里~

    ……

    oh~no~一次又一次只会用借口逃避~

    怎么你从来没对我彻底的死心~

    ……

    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你珍惜~

    为何你对我有求必应~

    ……

    每次一想到你像雨过天晴~

    看见一只蝴蝶飞过废墟~

    是那么的美丽就像一个奇迹~

    让我从倒下的地方站起~

    ……

    只要一靠近你~就觉得安心~

    你看着我的眼没有怀疑~

    你对我的相信~

    让我又能重生~

    不管世界多冷我还有你~

    我有你~

    ……

    棚外人越听越爽,林在山自己也是越唱越爽。

    这种爽,是由潜藏在心底的情感爆发出来后的爽快。

    这首歌,在上一世时,林在山就很喜欢,因为这首歌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境,包括他自己。

    谁没有过受挫折的时候?

    谁没有过失败的时候?

    谁没有过怀疑自我怀疑人生的时候?

    甚至很多人都有过被世界遗弃的感觉。

    在生活的磨难和心灵的苦难中挣扎,无助的我们是多么希望出现一个像《蝴蝶》歌中所唱的这种寄予你无私的爱,永远相信你,永远支持你,永远不会放弃你的人。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出现了,那就像黑暗中的黎明曙光降临,我们的生活会重新焕发出光明和希望,我们会重生,我们会重新相信自己。

    事实上,陶吉吉的这首《蝴蝶》,是写给上帝的,而并不是写给某个特定的女人。

    假如我们不知道这一点,去听这首歌,去看它的歌词,我们会发现这首歌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女性,一个无比包容,一个能给绝境迷惘中人带来希望与生机的人。

    这样完美的人,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这样的存在,或许只有上帝或其他的神明。

    这种艺术表达方式,并非陶吉吉独创,中国自古就有,比如屈原就在《离骚》中用美女的意象来象征君王或说政治理想。

    陶吉吉在《蝴蝶》这首歌里用的也是同样的方式,塑造一个完美的女性和爱人,其实就象征着上帝,无私的爱你,永远都不放弃你,哪怕这个世界都已将你遗弃。

    林在山没有宗教信仰,所以每每唱到这首歌时,他心里都是希望现实生活中的真的出现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无私的寄予他帮助和支持与信任。

    但在上一世,他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而在这一世,一重生,他就发现,距离他最近的人,就是这样一只飞过废墟的“蝴蝶”。

    白鸽对她老爹无私的爱与支持与坚信,让林在山无比感动。

    亲情,果然是超越一切的伟大存在。

    感受着白鸽对原来大叔的真挚情感,林在山忍不住就会去想,在上一世时,他父母在背后支持他走音乐路的那种默默的奉献。

    从自我的角度出发,爱情从来都是自私的,是你的所求;而亲情从来都是无私的,是你的所取。

    这首《蝴蝶》,与其说是他送给白鸽送给爱情的,不如说是他送给无私的亲人们的。

    被这种情感所灼烧,所融化,林在山将满腔的情怀都唱出来了,令闻者无不折服动容——

    ……

    爱我这样的人对你来说不容易~

    我的痛苦你也经历~

    你是唯一陪我到天堂与地狱~

    ……

    每次一想到你~

    像雨过天晴~

    看见一只蝴蝶飞过了废墟~

    我能撑得下去我会忘了过去~

    是你让我找回新的生命~

    ……

    每次一见到你就心存感激~

    现在我能坦然面对自己~

    我会永远珍惜我会永远爱你~

    在我心底的你位置~

    没有人能代替~

    yeah~

    你就是那唯一~

    ……

    信徒乐队的几个男孩听着林在山唱这样的歌,全都服气了。

    张昊和李鹤终于不觉得林在山装b了,林在山这首歌完完全全的唱进了他们心里。

    像他们这么大年纪的年轻人,正在青春叛逆期,好像全世界都在跟他们作对。

    他们时不时的就会有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有活在自己小世界里的感觉。

    林在山用歌声塑造了一只飞过废墟的蝴蝶,而这首歌本身,也像一只飞过他们心灵废墟的“蝴蝶”,令他们莫名的感动和想往。他们彻底折服于林在山的天才创作能力了。

    孙玉珍这个文艺女青年,就更被这首歌的意境所打动了。

    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都唱出了孙玉珍的心声。

    和家乡遥隔2000公里,一个人在东海打拼生活,虽然时不时的就有张鹏飞、廖波这样的朋友照顾,但孙玉珍的心里,其实是孤单落寞的。

    和大部分的城市独立女性一样,在生活工作中,她经常遇到一些挫折,虽然她很坚强,勇于去面对挫折,去克服它,让生活重新回归正规。但每次受挫,那种孤单的挫败感,都会让她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无助。

    她喜欢音乐、喜欢电影、喜欢文字,就是因为这些文艺作品,能让她汲取到强大的精神食粮,填补空乏的物质生活。

    都已经25岁了,还没真正交过男朋友呢,孙玉珍对另一半的想往,也是越发的迫切和热烈了。

    她多么希望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在她无助的时候,能让她安心的靠一靠;她多么希望有一个暖心的男人,在她难过的时候,能来安慰她,支持她,温暖她受伤的心扉。

    虽然这些事,她的女闺蜜们也能做,甚至廖波那样的前辈也能做,但她还是希望生命中的那另一半,赶紧出现,不要再让别人抢戏了。

    此刻,听着林在山唱这首《蝴蝶》,孙玉珍心变得热热的,她好想自己的另一半能像林在山唱的这只“蝴蝶”这么的无私和温暖。

    他不需要有多么的高大威猛,不需要多么的睿智有才华。

    他只要能和她同甘共苦,永远相信她,珍爱她,在全世界都将她遗弃的时候,还有他陪在她身边,为她取暖,这就足够了。

    她不是一个物质女孩,她只想要一个心灵上的唯一。遇上一只能让她重生的蝴蝶。

    被林在山的歌声所感染,孙玉珍突然沉醉的觉得,正在弹琴动情歌唱的林在山,或许就是这样一只能让人重生的蝴蝶。

    即便这首歌是林在山写给白鸽的,是被白鸽感动才触发出的创作灵感,但林在山自己心里应该也住着一只温暖的蝴蝶吧?

    如果没有的话,他怎么能做出如此动人的作品呢?

    孙玉珍再一次的被林在山的音乐给征服了。

    本来就温暖纯澈的美眸,变得更加温暖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