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肯定要录了。”林在山也知道眼下这个免费的机会很难得,所以说什么今晚他也要把demo录好。

    孙玉珍柔声劝林在山:“要不你先休息休息找找状态?”

    “不能休息,一休息我就该困了。”

    看到孙玉珍手里端着热咖啡呢,林在山突然想用咖啡刺激一下自己。

    孙玉珍在台里经常帮前辈们去买咖啡,林在山在她的咖啡杯上多瞄了一眼,她立刻想到什么,问林在山:“要不我去帮你买杯咖啡提提神?”

    张鹏飞忙道:“你就别动了,珍子,让宋鹏去!……你小子再跑一趟呗?给林叔和鸽子买两杯咖啡回来。”

    宋鹏刚跑了一趟,花自己的钱买了7杯咖啡。现在又要他去,他有点老大不情愿的。

    林在山讲:“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吧,正好透透气。你们先排你们的,别浪费这宝贵的时间。”

    “我跟你去,老爹。”

    林在山带着白鸽出去买咖啡了。

    这对父女一出录音棚,张鹏飞立刻同孙玉珍感慨:“这林在山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这是唱《麦田》那林在山吗?他怎么老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老成这样,可能生活给了他太大的磨难吧。但他的音乐天赋可一点都没变少。我觉得沉迷了这么多年,他身上已经有一种厚积薄发的底蕴了,这次他要能参加我们台里的节目,有很大的机会一鸣惊人的。”近距离的感受了林在山的音乐魅力后,孙玉珍对林在山的才华更为折服了。

    张鹏飞点点胖头,讲说:“这大叔的水平真是没的说,基本功太扎实了。”

    “他岂止是基本功扎实,他的嗓子才出众呢,我觉得他现在唱歌比他年轻的时候都有味道。你们几个不觉得这大叔唱歌很有感觉吗?”孙玉珍问向了信徒乐队。

    张昊带着折服的苦笑说:“这大叔唱歌是挺厉害的,他这首歌写的也好,不过他是不是有点太装了?刚才他录的那两遍歌多有感觉啊,他竟然说干?飞哥,你觉得他唱的干吗?”

    “你别管人家干不干,人家这敬业的态度就值得你们学习!”

    张鹏飞其实也觉得林在山录的很完美了,是顶尖级的不插电live。不过,林在山自己说干,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岔开话题,指点几个后辈晚生:“记住飞哥的话:在玩音乐的路上,永远不要有满足的心,永远要寻找下去,这样你们才能攀上真正的高峰。”

    捧着温暖的咖啡纸杯,孙玉珍笑着拆张鹏飞的台:“又装大哲,您脸皮可真够厚的。”

    “嘿嘿。”

    张鹏飞厚颜一笑,催张昊他们:“你们就别懒着了,歇了半天了,赶紧继续录音吧。”

    见林在山不在,张昊等人速速进了录音棚,抢着时间录他们自己的歌。

    ……

    快晚上十一点了,东艺大校园里很安静。

    火红的凤凰树,灿烂的繁星,偶有几对情侣还在校园中浪漫的散着步,迟迟不愿回宿舍。

    林在山带着白鸽跑去学校东门外的24小时咖啡店买咖啡。

    为了省钱,两人只买了一杯咖啡,给林在山喝。

    白鸽自己不喝。她也没有喝咖啡的习惯。

    “老爹,你今天一定要撑住啊,说什么也得把这音录了。过了这免费的村儿就没有这免费的店儿了。你今天要录不成,明天咱们就得吐血去录了。”

    “我知道,我今晚就算死在录音棚,也会录好了再死。”

    白鸽甜甜一笑:“你刚才录的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不满意呢?”

    “你们这种耳朵听,可能会觉得好,但在专业的音乐总监耳朵里,我刚才的发挥还不一定能打动他。”

    林在山想的稍微有点极端了,但他想的其实也更加全面。

    原来那大叔的恶名早已深入人心,《最强唱作人》的节目组,在考量是不是应该请他上节目时,肯定会三思而后行。

    他身上的话题性很足,但他的负面形象实在太严重了,观众万一要很抵触他,一看到他就反感,转台,那东方卫视就得不偿失了。

    林在山从节目组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他觉得除非他拿出让对方无法拒绝的音乐作品了,才有可能打动到节目组,节目组冒险让他上节目。

    否则,他要是拿模棱两可的作品去给节目组评测,很可能会失去这个一朝翻身的机会。

    所以他现在必须谨而慎之,至少要拿出让他自己满意的demo去做评测。

    被夜风一吹,白鸽凉的缩了缩脖子,抱紧了林在山的胳膊,皱眉问说:“那你怎么才能唱的更有感觉呢?是不是录音棚人太多了,影响到你了?”

    “和这没关系。主要是《且听风吟》这首歌,我现在唱着不是那么有感觉。我想换一首歌。”

    “换一首歌?你要唱《白鸽》吗?”

    “《白鸽》不适合做这种参赛的demo。《白鸽》你懂,我懂,东方台的音乐总监不一定懂。这种参赛曲目,你不能投太深沉的作品。每个人的鉴赏角度都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音乐总监,拿到一首新作品,他会首先听这首歌的整体曲风和感觉,听这首歌能不能打动他。太深沉的作品,第一遍听,不一定能打动对方。这时候,你的作品有可能就要被放弃了。所以投稿这类型的音乐作品,一定要选那种第一遍听就能抓住人耳朵的作品。如果你的作品第一遍听,能打动那音乐总监,或者至少让他听出新意了,这样才有可能过关。那之后,如果是负责任的音乐总监,会像庖丁一样,去剖析和寻找你作品里蕴含的技巧与新意,去分析这首歌为什么会打动他。在这时候,他就能大概了解这个创作者的水平了。经得起考验的作品,越剖析越能打动人心的。”

    白鸽暗暗感叹,她老爹“醒”过来后真是太厉害了,想事情都变得这么周全了。

    思忖片刻,白鸽和林在山探讨:“《且听风吟》应该是一首经得起考验的作品吧?你在这首歌里藏了好几种不常用的调式,组合起来很有味道。我觉得这首歌很适合做参赛demo啊。”

    “这首歌是不错,但对方必须静下心来听才能听出感觉。只有单吉他的伴奏,让歌曲略显单调,我的嗓子也不是很在状态。我担心这首歌录成这样,拿给对方听,对方心情稍微烦躁一点,就听不出感觉了。”

    “老爹,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人家都是专业人士,不会这么不职业的。”

    “专业人士也有心情好坏的变化啊。我必须录一首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第一耳朵都能让对方把注意力调动起来的作品。这样过关的可能性才最大。”

    “老爹,你现在这个认真的样子好迷人啊!”白鸽被林在山精益求精的态度给感动了。

    “其实我已经有灵感了。”

    “你又有灵感了?是新歌的灵感吗?”林在山如尿崩的灵感,让白鸽大为震惊!

    “对,我还是想写一首送你的歌,你是我创作的最大源泉。”

    “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嘻嘻。”

    “你还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夹杂着原来那大叔埋在心底的情感,林在山由心的讲着。

    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个新女儿。

    “是你还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在白鸽心里,林在山就是支撑着她勇敢前行的信念,是她一切生活的基础,是她永不迷失的希望。

    所以在白鸽看来,林在山在她心里的重要性,要远比她在林在山心里重要的多的多!

    暖心一笑,情绪被白鸽带的更加有演唱新歌的感觉了,林在山抓紧时间带着白鸽回了录音棚,趁着心情正在点子上,准备搬一首新歌过来。

    录音棚内,信徒乐队正在录音。

    他们的水平实在太嫩,林在山从这支乐队身上看不到太多可取之处。

    那叫张昊的主唱,声音倒是不错,很高亢,有点信的影子。

    除此之外,这乐队就显得太平凡了。

    见林在山回来了,信徒乐队匆匆录了一遍不太满意的作品,便给林在山腾地方。

    这次这几个年轻人倒是有眼力见了,在出录音棚前,把自己的乐器都搬开了。

    见键盘手刘洋要把双排键的键盘挪开,林在山透过传音话筒讲说:“键盘别动。”

    刘洋一怔,搬键盘的手停住了,扭头不解的看向了林在山。

    “我想用一下你的键盘,行吗?”林在山问刘洋。

    刘洋忙点头表示可以。他将键盘搬到了录音棚的中间,供林在山使用。

    “大叔,你用键盘做什么啊?”孙玉珍好奇的问林在山。

    “吉他的音域太窄,单用吉他伴奏有点太单调了,我想换键盘伴奏试试。”

    今天嗓子不太舒服,林在山只能靠外在的乐器来帮忙烘托效果。

    “老爹,你是要唱新歌吗?你要唱的话,我用录音笔帮你录下来。”

    张鹏飞见白鸽从破旧的帆布包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无奈的笑说:“妹子,咱这是专业的录音棚,你老爹唱歌都会被抓轨的,你不用再多此一举用录音笔录了。”

    “没关系,我帮我老爹记录一下灵感。”白鸽习惯而执拗的仍旧要录。

    孙玉珍略有不解,问林在山:“你是准备现创作吗?”

    “谈不上现创作,我脑海里一直有一段旋律,是我想写给我女儿的旋律。趁着今天我有了一种死后重生的感觉,我想试试把这段旋律给演绎成一首歌。我要是唱的不好,你们可别见笑。”

    张鹏飞忙说:“不会不会,谁的创作都是从简单的旋律开始的。大叔,你就尽情去发挥吧,我帮你录下来,待会哪句你觉得不满意,我可以帮你单抠出来细研究。”

    “谢了啊胖子。”张鹏飞很热情,让林在山蛮舒服的。

    “老爹加油!”

    林在山进录影棚前,白鸽目光灼灼的朝林在山攥了攥小拳头,来给林在山加油鼓劲。

    孙玉珍非常期待看到林在山的现场创作能力,《最强唱作人》未来在淘汰赛阶段,会有现场做歌的极端考验。如果林在山拥有超强的现场做歌能力,就说明他更适合上这档节目了!

    张昊和李鹤听林在山讲要试着把一段旋律给演绎成一首新歌,心里都有点不太相信,他俩觉得林在山又在装b了。

    不过,林在山刚刚表现出的音乐素养,证明了这大叔确实有装b的实力,就算知道林在山在装b,他们也是无可奈何。他俩只希望林在山装b装成傻b,那样他俩心里就能平衡一点了。

    混音台前,张鹏飞和孙玉珍戴上了监听耳麦,要更到位的听林在山的表演。

    张昊等人站在旁边,等着听外放的音乐。

    白鸽则准备好了录音笔,准备记录林在山的新灵感。

    白鸽十分期待林在山会弹出什么样的旋律来为她写歌。

    之前那首《白鸽》,已经让她很感动了,却没想到,这还不是结束,林在山尿崩般的灵感,又要挥洒出来了,这太令白鸽亢奋了!她倒要看看,她老爹的极限在哪里!

    棚内。

    林在山坐在了专业的双排键带有脚踏的电子键盘前,先调了调合成器,将键盘调到最原生态最接近钢琴的效果。

    试了一下音,找了找键位,他感觉还不错,很顺手。

    之后便朝张鹏飞做了个ok的手势,他准备就绪了。

    张鹏飞用胖手回了个ok的手势,开始给林在山录音。

    众人的心都提了前来,尤其是孙玉珍,明眸透过文静的黑框眼镜,紧紧的盯住了林在山,渴盼林在山能再用音乐打动她,给她更大的惊喜,让她更加庆幸自己撞到了一个隐世的音乐天才。

    棚内外都变得格外的安静。

    指示灯由红变绿。

    林在山脑海里回荡着想要唱的那首歌的旋律,左手无名指往键盘上一摁,随着第一声清朗的钢琴音响起,他立刻就放声歌唱了,丝毫没有迟疑——

    ……

    当这世界已经准备将我遗弃~

    像一个伤兵被留在孤独荒野里~

    ……

    开始怀疑我存在有没有意义~

    在别人眼里我似乎变成了隐形~

    ……

    难道失败就永远翻不了身~

    谁来挽救堕落的灵魂~

    ……

    每次一见到你心理好平静~

    就像一只蝴蝶飞过废墟~

    我又能活下去~我又找回勇气~

    你的爱像氧气帮忙我呼吸~

    我又能呼吸~

    我又能呼吸~~~

    你就是不愿意放弃~

    ……

    在钢琴的简单伴奏下,林在山沧桑婉转真假音完美切换的唱腔,把棚外人全给听惊了!包括白鸽都听惊了!

    她没想到,她老爹弹着琴,竟然唱了一首动情的r&b!

    没错!

    林在山唱的正是上一世有华语r&b教父之称的陶吉吉的经典之作——《蝴蝶》!

    ----------------------------

    【新的一周了,冲榜!跪求推荐票!跪求收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