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在山尴尬极了,朝着玻璃幕后的张鹏飞干巴巴一笑,表示致歉。

    张鹏飞觉得这大叔的态度异乎寻常的和蔼,和媒体上讲的完全不一样。看来这大叔这些年过的够苦的,把棱角都给磨没了。

    将传音话筒掰到嘴边,张鹏飞好声好气的安慰林在山:“没事,林叔,您要不喝口水再录?”

    白鸽这就要给林在山去送水。

    摇了摇手,林在山告诉外面人:“不用了,直接来就行。辛苦了。”

    “好。那咱们重来一遍。”

    张鹏飞给林在山重新录音。

    张昊冷不丁的甩了一句:“这大叔到底行不行啊?”

    白鸽狠狠的盯了张昊一眼,咬牙说:“我老爹肯定行,他是最棒的!”

    “最棒的?……噗。”

    李鹤又很不礼貌的笑出了声。

    宋鹏等人也都不屑的笑了。

    宋鹏是很喜欢取悦美女的,白鸽长得也算不错,但白鸽的身材实在太幼了,小脸蛋带着一点灰姑娘的那种苦瓜相,不是很讨他这种色狼学长的喜,所以他连白鸽的电话都没要。相比白鸽,他还是更喜欢偷瞄漂亮的孙玉珍前辈。

    戴着监听耳麦,但孙玉珍能听到张昊等人的对话,她不悦的看了他们一眼,用柔嗔的目光提醒他们,不要这么不礼貌。

    被孙玉珍盯了,张昊等人就不多说了,继续等着看林在山笑话。

    林在山听不到外面人说话,但通过众人的表情他能看出来,外面那几个打扮的挺潮的小子好像在笑话他和白鸽,他心下有点不爽。不过他先不和这些小屁孩计较了,他要先把歌录好。

    调整出平静的心态,林在山闭上了眼,努力抓着歌中那种迷惘的感觉,他再次拨动琴弦,磁声开唱了——

    ……

    突然落下的夜晚~

    灯火已隔世般阑珊~

    昨天已经去得很远~

    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

    ……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

    ……

    哎呀~

    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

    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

    ……

    这次没再出任何的错误,一气呵成,林在山将整首歌都唱出来了,期间一个磕巴都没打。

    伴着忧伤浪漫的吉他声,他极具磁性的歌声就像缓缓铺开的画卷,将一副风吹往事的动态形象画,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孙玉珍听到一半时,身子就有点软了,林在山的歌声太具有故事性了。

    戴着监听耳麦听林在山的live,孙玉珍脑海中浮现出许多待风埋葬的往事。

    这种触声生情的感动,是不多见的。

    录过不少期音乐类综艺节目了,也听过不少专业歌手在现场的live,但林在山此时带给她的这种由歌声传递到心里的感动,仍旧让孙玉珍觉得格外出众。

    在孙玉珍听来,这大叔的歌声实在是太有感觉了!

    她好喜欢这种有故事但并不张扬、只是静静的诉说着就能让人的心情慢慢沉醉乃至百转千回的演绎。

    完整的听了一遍《且听风吟》,孙玉珍更觉得今天能撞到林在山,是件幸运的事了。

    张鹏飞透过监听耳麦极为真切的听完了林在山的自弹自唱,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大生感触。

    起初听林在山唱这首歌,张鹏飞只是觉得“不错啊,很好听”,随着旋律慢慢铺开,林在山的磁性嗓音越来越走心,张鹏飞越来越被俘获——“这旋律做的太棒了!……这大叔唱歌好强!有味道!……我去,真他妈牛b!……怪不得孙玉珍要推荐这大叔上节目,这大叔真有两把刷子!”

    待林在山一气呵成的唱过这首歌,张鹏飞彻底服气了,一点瑕疵都挑不出来。

    对比信徒乐队刚刚虐了他半天耳朵的录音,林在山的这段录音简直就是天籁!灌顶醍醐,让张鹏飞太享受了!

    隔着玻璃幕壁,张鹏飞毫不吝啬的朝林在山竖起了大拇指,赞林在山的表现。

    白鸽再听一遍这首《且听风吟》,耳朵都要中毒了,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这首歌的旋律,她的世界都要被这首歌给升华了!

    她老爹真的是个比她想象中更加强悍的超超超级音乐天才!

    他唱的这版《且听风吟》,和之前给她独唱的那版几乎没有差别,甚至在演绎上更胜一筹!

    这让白鸽超级感动!

    待林在山唱完后,白鸽扭头瞥了张昊一眼,用骄傲的目光回击张昊刚刚的讥讽:你说,我老爹行不行!

    张昊被白鸽看的很不爽,但他不得不承认,棚里这大叔唱的这首歌有点意思。

    李鹤也被林在山一气呵成的表现所震慑了,他很不理解林在山怎么会唱出这么动人的音乐的?

    看样子,这大叔是很有实力的,那他那天在水滴酒吧胡唱什么?难道是喝多了在耍酒疯吗?

    信徒乐队的其他几个队员都被林在山的音乐给打动了。

    白鸽就好像被她老爹的音乐给披上了一层漂亮的新衣,整个人都在宋鹏眼里变得更好看了。

    沉默的鼓手毕永刚,则是默默的回味着林在山的音乐,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不能狗眼看人低啊!

    这大叔穿的破破烂烂的,行为举止也很显老态,但他做出的音乐,充满了内在的生命力和一种迷人的气场。

    如果把音乐形象化的比作身份不同的人,那他们信徒乐队的音乐,最多就是个正处在青春期无知无畏的小流.氓。而这大叔的音乐,像个充满内涵、富有情操、背后满是故事的神秘儒雅男人,此间高低立见。

    “老爹,你太棒了!”

    林在山从录音棚一出来,白鸽便给林在山送上了兴奋的拥抱,穿着高帮帆布鞋的小脚丫和细细的小腿都从后面翘了起来,动作十分亲切可爱。

    唱了一首歌,汲取了音乐带给他的精神力量,林在山的精神振奋了不少,不是那么困倦了。

    “大叔,你真的好厉害。”

    带着柔美享受的纯情笑容,孙玉珍也朝林在山竖起了赞佩的大拇指。

    “还行吧,这首歌我唱的有点干了。我今晚嗓子不是特别在状态。”

    林在山这不是自谦,他是真的觉得刚刚自己的表现稍微有点干。

    张鹏飞赞说:“大叔,你唱的已经很饱满很富有感情了,一点都不干啊!”

    “我听一下吧。你帮我回放一下。”

    戴上了监听耳麦,林在山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想再听听自己刚刚唱的效果。他不能随便应付了事,他必须抓住这个参与节目的机会。

    张鹏飞给林在山回放了刚刚录的音乐。

    孙玉珍戴着耳麦和林在山一起听鉴。

    再听一遍,孙玉珍还是觉得这首歌温暖走心有感觉,她简直要爱上这样的声音了!

    林在山听过一遍后,却不满意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老爹,你不满意吗?”

    “我还是觉得太干了。我今晚嗓子的状态不行,唱出来的东西,总是欠了点感情。一般人听,可能会觉得不错,但要是东方台的音乐总监那个级别的人听,这样的水平不一定能打动他。”

    林在山这是在实事求是的讲。

    他唱的这首《且听风吟》,并没有太走到他自己心里,可能是因为身体太疲劳了,也可能是因为这首歌并没有太多让他触景生情的地方,所以他自己唱起来,感觉不是那么好。

    上一世的他,是典型的处女座,性格比较龟毛,在音乐上之苛求,都要到吹毛求疵的地步了,有一点不满意的地方,他都接受不了。

    孙玉珍听林在山这么评价他自己的表现,简直要惊了!

    在她听来,这么动人的音乐,堪比天籁!这大叔怎么还不满意啊?她要是评选者,绝对给林在山过!

    张昊等人听林在山这么说,心里都忍不住在啐骂:这大叔是不是在装b啊?唱的这么好,他还说干?干个毛啊!这么饱满的水平要是干,那他们唱的完全就是火烧的沙漠了!

    张鹏飞觉得林在山唱的非常完美,但听林在山讲,这水平普通人听来可以,专业人士可能看不上。张鹏飞便不多评价什么了,转而问林在山:“那怎么着,大叔,咱再录一遍?”

    林在山拍拍张鹏飞的胖胳膊:“辛苦你了啊,胖子,肯定得再录了。这个版本不行,你抹掉吧。”

    张鹏飞建议说:“先别着急抹,你再录几遍对比看看,没准这版是最好的呢?”

    “也行,那我再录一版听听吧。”

    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林在山回到录音棚,又自弹自唱了一遍动人的《且听风吟》。

    众人再次被林在山的音乐所洗礼。

    信徒乐队这次真是服气了,这大叔唱歌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又是一点瑕疵没出的将整首歌给录了下来。

    这在棚内错误百出的他们看来,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录音啊!

    孙玉珍听不出来林在山第二遍唱的和第一遍唱的有何不同,她觉得林在山唱的都超级好听。

    听过很多类型的歌手后,孙玉珍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林在山是那种不需要任何华丽技巧,只要开声,就能打动人心、唱出故事的天生歌者。所以林在山唱的越平淡,在她听来,越有味道。

    张鹏飞很赞叹林在山的表现,这大叔别看穿戴有点邋遢,但玩起音乐来,真是不含糊!他完全就是老手中的老手,一点毛病都不带犯的,这太令人佩服了。

    “老爹,这次录的怎么样?”

    在林在山出棚,重新听了一遍新录的音乐后,白鸽迫不及待的想听林在山的想法。

    林在山吹毛求疵的摇了摇头:“不行,还是没感觉。”

    张昊忍不住说:“大叔,你没开玩笑吧,这还没感觉?”

    林在山仰头看了身后站着的张昊一眼:“你们是着急录音是吧?要不你们先录,我等等,找找感觉。”

    张昊忙说:“不不不,我们不着急,大叔,您先录吧。”

    李鹤也赶紧附和说让林在山先录。

    听过林在山唱歌后,他们信徒乐队都有点不敢进录音棚了。

    他们的水平和林在山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更可怕的是,录出天音的林在山,仍不满意自己的表现,这让信徒乐队超受打击。难道老一辈的音乐人,对音乐的追求是如此的精益求精吗?这也太变.态了吧!

    “那咱再来一遍?”张鹏飞问林在山。

    林在山想了想,说:“再来一遍我估计也不会有太大改观,我今天嗓子状态不好,这首歌调不起我的情绪来。”

    “那怎么办啊?今天不会录不了了吧?”白鸽有点着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