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

    按下了录音停止键。

    “老爹,你的灵感真是如尿崩了,我好喜欢你送我的这首《白鸽》!”

    白鸽感动的身子都热了。

    林在山欣慰的胡撸了一把白鸽的小脑袋。

    “我回头一定要请那小姐姐吃饭,我太谢谢她把你撞‘醒’了,嘻嘻。老爹,你可一定要保持住啊,不要再回到过去了。”

    “那孙制作不是说下班后来看我的吗?她会不会已经到了?”林在山突然想起这茬儿来了。

    “咳。”

    孙玉珍轻轻的咳了一声,慢步走近了长凳上的父女。

    林在山和白鸽同时回头,就见孙玉珍抱着个大号的摩托头盔,正在他们身后呢。

    “啊!姐姐,你已经到了!”

    白鸽惊喜的跳了起来,绕过长椅过来迎孙玉珍。

    林在山也抱着吉他起身,微笑着走向了孙玉珍。

    之前看的没有太仔细。

    此刻,借着黄色灯光的照耀,林在山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女制作人。

    这女孩长得确实太像孙艺珍了,身材长相都像。

    米黄色的荷叶领衬衫,雪白的亚麻长裤,再加上一双棕黄色的矮跟高跟鞋,搭配的端庄职业,很是顺眼。

    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不高不矮。

    头发往后扎着,随性的扎出了一条不长的马尾辫,清秀的面容轮廓全部都露出来了。

    确实如白鸽所言,这女孩的皮肤状况不是很好,脸上有些黯哑,也没化妆,纯是素面朝天。

    但即便这样,她也绝对称得上是个美女了。

    鼻梁上架着一款略显文艺的黑框眼镜,敛住了她清纯的眼眸。

    她眼下本来是有两条漂亮的美卧蚕的,但被镜框给挡住了,隐约能看到一些黑眼圈的痕迹,由此可以想象,她平时的工作生活一定很辛苦。

    “我刚才去病房,护士说你们来小花园了,我就来小花园找你们了。林先生好,白鸽你好。”孙玉珍礼貌的和两人打了招呼,给人的感觉颇为腼腆内秀。

    能从林在山的微笑中感受到一种友好的气场,但孙玉珍还是有点怕怕的。

    “姐姐,你听到我老爹唱的歌了吗?”

    “嗯,我听到了。”孙玉珍向林在山致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是……情不自禁的就听了。”

    “哈哈,孙制作,我不是凶神恶煞,你不用这么紧张。”

    “您千万别叫我孙制作,您叫我小孙就行。您身体怎么样了?”孙玉珍很关注林在山的身体状况。

    “很好啊,一点事都没有。我之前是喝多了才晕过去的,不是被你撞的,你就别担心了。要没事我明天就出院了。我手头最近比较紧,所以这次住院的费用,要你帮忙先垫上,等我有钱了一定还你。”

    “您千万别这么说,林叔叔,这钱就应该我出,是我不小心给您撞到的。”

    林在山被孙玉珍这个故意套近乎的称谓给搞的无语了,“本来不想管你要精神损失费的,但你竟然叫我林叔叔……啧啧,很不上道啊!”

    孙玉珍吓的身子一紧。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啦。”林在山笑着拍了拍孙玉珍香肩,“我有那么老吗?你管我叫叔叔?”

    孙玉珍被林在山搞的手足无措,整个人都傻了。

    她没想到林在山的性格会这么随和,这和媒体塑造出的那个暴脾气的摇滚老炮完全就不沾边啊!

    “老爹,你以为你还年轻啊?孙姐姐管叫你叔叔都是客气了。要是我这么大的女孩,叫你爷爷都行了!”白鸽也没想到林在山醒来后会这么随和,欣悦的开起了林在山的玩笑。

    “哈哈。”

    林在山心情爽朗的一笑而过,丝毫都不计较。

    “孙制作,你要觉得这次撞了我很过意不去,那就请我们父女去搓一顿得了。”

    如临大赦般,孙玉珍忙应说:“好啊,你们还没吃晚饭吗?”

    “吃了,但没吃饱。”

    林在山揉了揉自己干瘪的肚子。

    “那正好,我也没吃晚饭呢,我请你们去吃饭!”

    ……

    一个小时后的茶餐厅里。

    三人边吃边聊,彼此间的关系变得熟络了不少。

    和林在山稍作接触后,孙玉珍发现她这一整天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这大叔很man,一点都不无赖。

    被撞了,他丝毫都不怪她,不但不管她要赔偿,还一个劲的要还她住院费,这给孙玉珍搞的还挺过意不去的。

    白鸽就更奇怪了,一个劲的感谢她给她老爹撞醒了。据说是她这一撞后,她老爹的音乐灵感全被撞出来了,整个人都变得特别振作了!

    孙玉珍被这对父女捧的,就好像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她本人听得都傻了。她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我们台里马上要上一档新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叫《最强唱作人》,是我们艺能3组在制作的。现在网上已经开始做宣传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

    林在山着意的问:“最强唱作人?又唱又作吗?”

    “对,这档节目要选的就是那种拥有独立进行词曲创作、并具备一定演唱实力、并能参与音乐制作的全能音乐人。”

    “这说的不就是我老爹嘛!”白鸽心下暗涌起了兴奋。

    “大叔,我觉得你有能力参加这档节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试试?”在白鸽的强烈建议下,孙玉珍已经管林在山叫“大叔”了。

    “这档节目是大制作吗?”林在山多问了一句。

    “老爹,你现在还要挑大制作小制作吗?”

    白鸽无奈极了,以林在山现在的身份,别说是大制作小制作了,就是芝麻渣型的小节目,能帮他复出歌坛,他也应该去珍惜啊!

    孙玉珍饶有信心的讲说:“这档节目算是重磅制作,是我们台里秋季档最重要的综艺节目之一。节目的四个导师都已经请好了,分别是李宗恒、周清华、罗本雄,还有一个女导师关雅玲。”

    “这么强的阵容!”

    白鸽相当吃惊,孙玉珍讲出的这四个音乐导师,全是歌坛一等一的超级大腕和前辈!

    尤其是李宗恒,完全就是华语流行音乐的大山啊!

    东方台这么大的面子,竟然给李宗恒都请来了,看来这档节目的动作会很大!

    白鸽心动的看向了林在山,还从桌子下面用帆布鞋的鞋头踢了踢林在山的小腿,希望林在山抓住这个机会!

    林在山会意一笑,对孙玉珍讲:“我觉得我很适合参加这个节目,韬光隐晦了很多年,我也该出来透口气了,让华语乐坛震一震。”

    “哈哈,老爹,你低调点好不好,别老当着孙姐姐的面吹牛皮。”嘴里埋怨着林在山,但感受到林在山焕然一新的积极向上的态度,白鸽心里是很高兴的。

    刚刚吃饭时,林在山就总开一些玩笑,人很随和,孙玉珍大概了解这大叔的脾性了,所以他说这种话,她并不觉得他自负,她知道林在山是在开玩笑呢。

    “我要怎么参加这个节目啊?你们节目有报名通道吗?”林在山问。

    “这档节目首季是采取推荐制的,有专门的音乐组帮忙评定选择。你有没有录好的创作单曲啊,你拿给我,我明天上班时把你推荐上去。我觉得以你的实力,肯定能入选的。”

    “哎呀,我老爹手头上好像还没有录好的单曲呢。孙姐姐,你们节目着急选人吗?”

    孙玉珍实事求是的讲说:“时间上来说,已经比较紧张了,现在节目的筹备工作做的都差不多了,选人工作已经到收尾阶段了。”

    林再上讲说:“那行,这两天我就抓紧时间录好单曲拿给你,应该不晚吧?”

    “反正你们抓紧时间做吧,这事越快越好。”

    “我明天出院后就赶紧时间做这事,尽快录好拿给你。”

    “嗯。”

    “孙姐姐,真的感谢你能给我老爹提供这个机会,我老爹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的!”

    “别这么说,能发现林大叔这样有才华的音乐人,庆幸的应该是我才对。”

    林在山笑说;“这都是缘分啊。”

    “嗯。真的是缘分。”

    没有了被讹的担心后,孙玉珍的心情变得超好,她真心觉得自己这次撞到林在山有可能是撞到一块宝了。

    若是她能给林在山推荐上节目,林在山在节目中大放光芒,她未来在艺能3组中的地位一定会有提升的。

    当然了,抛去这些自私的想法,单是能给林在山这样有才华的音乐人重新挖掘出来,这对孙玉珍来说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三人随即又聊了一会儿新节目。

    林在山想知道这档节目到底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由于要对节目的创新环节做保密工作,孙玉珍并没有讲太多这档节目的细节。

    她只是告诉林在山,这档节目的形式会很新颖,对参与者的综合音乐素质要求很高,只有真正的天才音乐人,才能从这档节目中脱颖而出。

    孙玉珍还告诉了林在山,已经确定参加这档节目的音乐人水平相当高,有不少参赛者都是圈内的成名创作人,是林在山这样的老手。还有一些天才的新人加入了节目,总之这档节目的竞争将会很激烈。

    如果林在山能入选,她希望林在山要做好准备。

    凭她做了快三年综艺节目的直觉,这档节目一经推出后,一定会非常火爆,收视率会很高。

    林在山听孙玉珍讲的,心中隐隐的亢奋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他能抓住这个机会,他将一朝翻身,很大的改善他和白鸽的生活。

    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三人边吃边聊,这晚一直聊到了晚上九点半才散。

    林在山回医院去休息了。

    孙玉珍租住的地方,离白鸽就读的东海艺术大学很近,于是她骑着小摩托送白鸽回学校宿舍。

    孙玉珍也是东艺大毕业的。

    骑车时,她便问白鸽:“鸽子,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啊?”

    “我读传媒专业的。”

    “哈!我也是东艺大传媒系毕业的!我00级的!”

    “啊?你竟然是我师姐!我05级的!”

    从后面抱紧了孙玉珍的细腰,白鸽一瞬间就觉得和这小姐姐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

    “传媒学院教公共关系的那关老师还在呢吗?我记得她上课超有意思的。”

    “嗯嗯!她在呢!她的公共关系课是逃课率最低的课!”

    “我们真是有缘。”

    孙玉珍难以想象,她和这对父女竟然这么有缘。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东艺大的生活,孙玉珍向白鸽传授了一些在学校里的经验,而后她想到什么,同白鸽讲:“其实你老爹要录单曲,在东艺大录就行,东艺大的录影棚设备非常专业。”

    “是专业,但好像收费很贵吧?在东艺大的录影棚录一首歌多少钱啊?有比外面便宜吗?”

    “要认识人能免费录。”

    “问题是我不认识啊。”白鸽无奈苦笑,“我又不是音乐系的。”

    “我认识啊!”

    “你认识录音棚的人?能让我老爹免费录歌?”白鸽的情绪一下就被调动起来了。

    在外面的专业录音棚录一首歌,加上做后期,要好几百块钱呢。

    白鸽这个月荷包很瘪,又马上要交房租了,她都不知道该去哪找钱帮林在山做专业的录音。

    他们家里的音响编曲设备都很老旧了,他们没钱更新设备。

    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她老爹可不能在家里用烂设备录demo,必须得去专业的录影棚录音。

    现在听孙玉珍讲,他们能免费录音,这真是太好了!

    “我可以帮你问问,我也不确定可不可以。”

    “那你赶紧帮忙问问吧,这事时间上不是比较赶嘛,你问了要是行,我们就在东艺大录了,要是不行,我们明天就去找便宜点的录音棚录。”

    “行,那我现在就打电话问吧。我那朋友经常晚上在东艺大的录音棚录音。”

    孙玉珍对这事很积极,将车停到路边,给她在东艺大的熟人打了电话。

    很凑巧的,她认识的这个朋友,正在东艺大的录音棚帮一支校园乐队录音呢。

    听说孙玉珍想带个朋友过来录音,那哥们儿很痛快的答应了,不过他明天就要去外地演出,得等一个礼拜左右才回来。

    他建议孙玉珍那边要是着急录音,今晚就赶紧过来,等他给这校园乐队录完音,就给她的朋友录。

    今晚要不来,他们就得等一周以后再录了。

    撂下电话,孙玉珍有些为难,将情况同白鸽讲了。

    林在山刚出过车祸,她担心夜里录歌,林在山的身体会吃不消。

    “没事,我老爹经常熬夜的!他是夜猫子,黑白颠倒,他就喜欢晚上玩音乐!没准他现在就在医院的小花园里弹吉他呢!”

    白鸽不想错过这个免费的机会,今晚林在山的灵感爆现,很有状态,她说什么也要林在山今晚把音录好。

    孙玉珍听白鸽这么讲,便不多劝了。她也希望林在山能赶紧把歌录好,这样明天上班她就能把林在山推荐上去了。

    并且,能帮林在山免费录歌,这也算是对林在山做出一定的补偿了,她心里也不会那么过意不去了。

    “我现在就给我老爹打电话,让他过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