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孙玉珍的印象中,林在山的音乐是很暴躁的,就像他的性格。

    除了《麦田》这首横空出世的闪耀之作外,林在山其他作品的风格都偏向于金属和极端。

    尤其是林在山出的第三张专辑,也是最后一张专辑——《碎》,走的完全是金属朋克风,让人听了很烦躁。

    今天上班时,孙玉珍特意在网上找了林在山的音乐听。

    除了令她耳熟能详的《麦田》外,其他的歌,她基本上都听不进去。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摇滚的文艺女青年,她喜欢比较疗伤走心的音乐。

    就像现在耳边回荡着的旋律,在她听来,就特别的走心,特别的有故事感。

    林在山竟然能唱出这样的歌,这太让孙玉珍惊讶了。

    那个到底是不是林在山啊?

    距离着七八米,孙玉珍没敢走近。

    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她仔细的看了看昏黄灯光下那个干瘦的背影。

    那男人的头发,恣意的散落着,半白半黑的发色,交织出一种天然的沧桑感觉。

    干瘦的肩膀和后背,如风中残烛般,随着歌声慢慢的摇曳着,这背影和歌声倒是很契合。

    错不了,那大叔肯定就是林在山。

    旁边的那个是白鸽,他的女儿。

    被忧伤的歌声感染着,孙玉珍突然觉得眼前以落入夜色中的大海为背景,这对父女的背影很写意——就像一张孤单又温馨的风景画,让人看着好有感觉。

    并不知道身后有一双纯澈的眼眸正在关注着他唱歌。

    沉浸在朴树的音乐中,林在山享受着焕然新生的这可遇而不可求的磁性甜嗓,走心的哼唱着这首《且听风吟》的尾段——

    ……

    咿呀~咿呀~

    待风将她埋葬~

    咿呀~咿呀~

    待风将她埋葬~

    咿呀~咿呀~

    我们曾在路上~

    咿呀~咿呀~

    待风将她埋葬~

    ……

    风吹雨滴般孤单的音符,从林在山的指间慢慢拨出。

    最后一个音止。

    空气里却仍旧弥漫着忧伤的余韵。

    海浪拍打着沙滩,卷走了歌中的迷惘。

    嗒。

    按下了录音笔上的停止录音键。

    白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老爹,你这首歌都要给我听哭了,我好感动。”

    “你知道我唱的是什么吗?”

    “我能听到你的心痛,也能从这首歌中感受到你的迷惘,但我觉得到最后,你对过去的一切都逐渐的释然了。”

    林在山一怔,没想到白鸽的乐感和音乐领悟能力这么强!

    白鸽经常写音乐类的软文,鉴赏能力是非常强的。她听过无数的歌,但她最爱的还是伴随她长大的《麦田》。

    从小就被母亲灌输了林在山是天才音乐人的信念,她的这种坚信,就像相信太阳是从东方升起的一样,从没动摇过。

    林在山拨出的每一个音符,在白鸽听来,都充满了期待和惊喜。

    但过去三年,林在山只是偶有闪现天才般的灵感,却无法把灵感串成一首完整的歌,这让白鸽很难受。

    她总觉得她父亲陷入了一个怪圈,在里面乱转,却怎么都走不出来。

    她能感受到她父亲苦苦追寻却不可得的痛楚,她也跟着很苦楚。

    她觉得是她父亲选择音乐的方向可能错了,他总是要去追寻一种激烈碰撞的火花,旋律做的很极端,很彻底,很摇滚,但就是不对味。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白鸽一直觉得林在山就差一点顿悟了,只要能“醒”过来,她父亲一定能重振雄风。

    只是,她父亲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她不知道。

    但她坚信她父亲一定能“醒”过来的。

    没想到,顿悟只在这一场车祸。

    现在的林在山,终于改变了歌路。

    他弹出的每一个音符,哼出的每一段旋律,都带着沧桑的美感,这令白鸽超级感动!

    听过了这首回味无穷的《且听风吟》,白鸽抒发起了文艺女青年的感慨:“老爹,往事不堪回首,它就像秋天飘零的树叶。时间就像风一样把它们带走。看着叶子在地上翻滚着,离我们远去,我们却束手无策,只能静静的站在原地,迷茫,迷惘,待风将它们埋葬。听着你唱这首歌,我觉得你真的释然了很多。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想哭。”

    “傻孩子,哭什么啊。”

    玩了一辈子音乐,本就敏感,被白鸽这么一说,林在山都想哭了。

    但同时,他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他这个女儿的音乐领悟力超强!

    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曾经的那大叔,文化程度不高,走的歌路也不对,但他确实是个乐感超级出色的音乐天才。

    否则,他不可能在竞争激烈的流行音乐黄金时代脱颖而出,达到许多歌手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鸽子,再难的路我们都一起走过来了,又何惧远方呢?继续坚强吧,我送你一首为你写的歌,希望你能喜欢。”

    “我肯定喜欢!你竟然为我写歌了!”

    擦掉了眼角感动的泪光,白鸽惊喜至极!

    “这首歌的名字就叫《白鸽》,送给你,让我们一起自勉前行吧。”

    待白鸽按下录音键后,林在山扫动琴弦,用硬朗中透着坚韧柔情的嗓音,开启了《白鸽》的演绎——

    ……

    前方啊~没有方向~

    身上啊~没有了衣裳~

    鲜血啊~渗出了翅膀~

    我的眼泪~湿透了胸膛~

    ……

    飞翔着~强忍着伤~

    逃离了~猎人的枪~

    我的双脚~没有了知觉~

    我的心情~下冰冷的雪~

    ……

    亲爱的母亲~挚爱的朋友~

    我会坚定~好好的活~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

    红色的血~继续的流~

    ……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

    这首《白鸽》,是上一世台湾老牌摇滚人伍佰的经典之作。

    这首歌是伍佰特别做给在台湾广三百货被枪击的孕妇庄嘉慧的。

    这首歌讲述的是关于自由的故事,是说即使受了伤、流着血,还是可以继续坚强的飞下去。

    挫折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重要的是,如何寻求心灵的自由而再度展翅高飞。

    这首歌曾在上一世给过林在山很坚定的内心力量,现在他将这首歌送给白鸽,也希望白鸽能勇敢自由的飞翔下去。

    不用多想就知道,白鸽身上带着累累伤痕。

    她活脱脱就是歌曲中那只流着血、仍在坚毅飞翔的白鸽。

    自幼就没爹,单亲带她长大的母亲在她15岁半的时候离开了人间,她只能来找让她期待又让她怕的落魄摇滚老爹。

    之后,用柔弱的小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肩负起了帮他父亲重整雄风的责任。

    这样的日子,谁能想象有多苦?

    估计没人能想象的出来。

    只有白鸽自己能体会。

    靠着坚定的信念,白鸽将生活勇敢的撑了下来,还要继续乐观的走下去。

    瘦小的身躯,孕育着无比强大的内心力量。

    她不曾沉迷,只因坚信她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音乐人!

    而当这种坚信的现实,真的来到她面前的时候,白鸽简直不敢相信:人生是这么的美好。

    当林在山用沧桑有力的声音唱出这首歌前两段的时候,白鸽的心就已经泪如雨下了。

    ……

    前方啊~没有方向~

    身上啊~没有了衣裳~

    鲜血啊~渗出了翅膀~

    我的眼泪~湿透了胸膛~

    ……

    飞翔着~强忍着伤~

    逃离了~猎人的枪~

    我的双脚~没有了知觉~

    我的心情~下冰冷的雪~

    ……

    两段歌词,写尽了白鸽曾经的心酸历程。

    在母亲离开她的时候,她觉得天塌了,她就像一只飞在空中的鸟儿,前方却没有方向。

    她的整个人生就像被剥去了最后的衣裳。

    鲜血渗出幼小的翅膀,眼泪湿透干瘦的胸膛。

    但这就是人生。

    她不想被生活击倒,因为她是一只倔强的白鸽,她还想继续飞翔。

    她有一个坚定的信念。

    她还有一个一直就崇拜着的老爹。

    她必须强忍住所有的伤,躲过冷眼相待的社会猎人之枪。

    即使她努力前行的双脚没有了知觉,不被父亲认可、心情如下冰冷的雪,但她还是要勇敢的去飞翔。

    ……

    亲爱的母亲~挚爱的朋友~

    我会坚定~好好的活~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

    红色的血~继续的流~

    ……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

    林在山唱出“亲爱的母亲,挚爱的朋友”时,白鸽的心被创痛极了。

    但她会坚定的好好的活下去。

    因为信念。

    因为坚持。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她至少还拥有自由。

    什么是真的自由?

    听着林在山唱这首为她而作的歌,白鸽突然领悟到了:坚定的去相信一件事,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怎么想、怎么质疑、怎么笑话她,她都能坚信不疑的去相信,这就是一种“为所欲为”的自由!

    ……

    飞翔啊~飞在天空~

    用力吹吧~无情的风~

    我不会害怕~也无须懦弱~

    流浪的路~我自己走~

    ……

    那是种骄傲~阳光的洒脱~

    白云从我脚下掠过~

    干枯的身影~憔悴的面容~

    挥着翅膀~不再回头~

    ……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纵然带着永远的伤口~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至少我还拥有自由~

    ……

    这歌的b段,完全就是白鸽的内心独白。

    尾段一大段的吉他solo,毫不炫技,纯粹用回归质朴的旋律,凝造出了最强大的音乐力量。

    之后不再有歌词,林在山只是随着旋律哼唱着,就好像在远观那只受了伤但无比坚定高飞的白鸽,在后面为她加油鼓劲。这给了白鸽无限坚强的力量!

    音乐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它能触动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音乐能将人的所有感情和潜力都激发出来,让人直面自己,从而获得心灵层面上的收获与感动。

    这首《白鸽》,旋律看似单调,但里面蕴含着一个中年男人的硬朗力量,不用撕心裂肺的呐喊,只是慢慢的唱着,就能用back-to-basic的音符拳拳到肉的打到人心里。

    白鸽被重重的“打”了一顿。

    林在山自己也很受这首歌的鼓舞。

    他喜欢伍佰的音乐,因为伍佰的音乐里有一种哲学式、思考式的力量。

    尤其是这首《白鸽》,大器,内敛,自然,毫不炫技,用最质朴的旋律,抒发出了最深沉的力量。

    这就是经典。

    在身后不远处,孙玉珍全程鉴赏到了林在山这首《白鸽》。

    作为一个略显矫情的文艺女青年,孙玉珍其实更喜欢林在山刚刚唱的那首忧伤的歌。

    但她不得不承认,这首林在山送给他女儿的《白鸽》,明显更有力量。

    这是一首纯爷们抒发内敛情感的歌。

    从林在山沧桑低沉却劲道十足的唱法,到曲式的安排和歌词的质朴,都透着一种纯爷们儿的气场。

    有那么一瞬间,孙玉珍都要被林在山的音乐魅力给慑服了。

    这样的歌,让她很难把眼前的林在山和那些斑斑劣迹联系在一起。

    这分明就是一个拥有思想、拥有深度的超凡音乐人啊!

    说他是天才,可能有点过,但这大叔真的很有才华!

    这两首风格迥异的歌,都极为动人!

    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他不应在华语乐坛销声匿迹的。

    但这么多年了,他怎么就混的这么消沉呢?

    孙玉珍很不理解,同时她也很感动。

    这个既能写又能唱的大叔,很适合上他们的新节目啊!

    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用小摩托撞出来一个大隐于市的音乐人,这真是种缘分。

    就是不知道这大叔的性格怎么样。

    看他现在这种深沉内敛的曲风,他的性格棱角是不是也被现实生活给打磨平了?

    被林在山的音乐感染着,美眸中焕发出一种特别的寻味,孙玉珍很想去多了解一下这大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