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盒套餐都打扫干净了,林在山吃了个七成饱,坐在病床上和白鸽聊了会儿天。

    “老爹,你别懒着了,弹弹吉他消消食呗?”

    白鸽仍忘不了林在山之前改编的那段旋律。

    虽然她自己是个五音不全的音残,没法唱歌,但从小就接受她老妈给她灌输的林在山的音乐洗礼,她的乐感是非常好的。

    她对音乐总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感悟,乐评能力相当强。

    “你还真是个急性子。”

    林在山温馨的笑着,胡撸了一把白鸽的小脑袋。

    “嘻嘻,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白鸽期待的将吉他拿给了林在山,并且拿出了专业的录音笔,准备记录林在山的创作,态度显得格外积极。

    林在山就不吊白鸽的胃口了。

    抱上吉他,翘起二郎腿,面对着窗外弥漫的夜色海景,感受着从不远处海上徐徐吹来的温暖海风,灵感流泻,左手捏出g和弦,右手指间慢慢拨弦,她弹起了朴树《且听风吟》的前奏。

    这首歌演绎的中心思想是对过去的迷惘,其间又透着一种对过去的释然。

    整首歌带着一种淡定与从容感,用音符诉说出对一个人的怀念,但是那个人现在已经改变,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夜深的时候,还是会心痛。这是一首怀念过去的歌,但是又想忘记那段回忆,只有待风将它埋葬。

    用专业的录音笔帮林在山记录着创作,白鸽只听了前面一小段旋律,身上就被陶醉的起了鸡皮疙瘩。

    曾经的林在山,绝弹不出这样沉静忧伤的旋律。

    林在山用沉静的磁嗓一开唱,白鸽更是直接沉醉了——

    ……

    突然落下的夜晚~

    灯火已隔世般阑珊~

    昨天已经去得很远~

    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

    ……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

    “咚咚咚!”

    病房门上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林在山的曼声弹唱。

    “讨厌!谁啊!”

    白鸽噘嘴做出了极为不爽的表情!

    两人同时回头看过去,就见一个中年护士推开了病房门,板着脸,没好气的指责两人:“你们能不能安静点?你们已经打扰到隔壁病人的休息了!要弹琴去外面弹,这里是病房,不是录音棚!”

    白鸽闪电般的伸手,摁住了林在山的胳膊,苦着小脸,小声求说:“老爹你别生气,我来处理。”

    她以为林在山会发怒,曾经的林在山,在创作时要是被人打扰了,会暴跳如雷的。

    虽然很不爽护士打断林在山弹唱的行为,但白鸽更怕林在山暴躁起来不管不顾的暴举。

    祈求的望着林在山,见林在山没有暴骂人家护士,白鸽这才稍微踏实点。

    起身,她扭着巴掌大的小屁股出了病房。

    关上病房门,在走廊里鞠躬,偷偷的和护士道了歉。

    重新回到病房。

    见林在山在微笑,而没有烦躁的表情,白鸽松出一口气,安慰说:“老爹,你别生气,我把你刚才唱的都录下来了。咱们去外面的小花园接着唱吧。你这首歌的乐风改变好大,写的好有感觉啊!这首歌叫什么名啊?”

    “就叫它《且听风吟》吧。”

    “且听风吟?好浪漫!”

    “走,去小花园,我给你唱完整版的。”

    林在山带着白鸽去了医院疗养区的小花园。

    ……

    两人前脚从病房离开,孙玉珍后脚就到病房来探望林在山了。

    “咚咚。”

    轻轻的敲了敲病房门。

    没人回应。

    孙玉珍透过门上的玻璃往病房里看看,里面没人。

    也不知道林在山是不是在卫生间。

    犹豫了一下,孙玉珍推门进屋了。

    病房里自带有卫生间,大门开着,里面也没人。

    人呢?

    孙玉珍将果篮和两盒补品放到了床头柜上,拎着摩托车的白色安全帽,突然觉得肚子里好空好饿,都有点要站不住了。

    她坐到了病床旁边的凳子上,歇了两分钟,等等看那对父女会不会回来。

    这晚,他们艺能3组里本来是要加班的。

    十一月份,东方卫视将在周六黄金档重磅推出一档全新的音乐类综艺节目《最强唱作人》。

    这档节目是由孙玉珍所在的艺能部3组来制作的。

    艺能3组的组员,这两个月来一直都在加班加点的来完善这档节目的前期准备工作。

    孙玉珍最近都要被累劈了,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严重睡眠不足。

    这天上午她骑车不小心撞到林在山,就是因为昨晚工作到后半夜,太亏觉了,骑着车差点没睡着了,这才出的事。

    上午出了这个事,给这位25岁的还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姑娘吓坏了。

    她真担心给林在山撞成植物人未来要养林在山一辈子,那她这辈子也毁了。

    幸好,傍晚时白鸽给她来了电话,告诉她,林在山这边已经醒了没事了,她心里的大石头这才落了地。

    不过,孙玉珍还是很紧张,她害怕林在山讹她。

    作为一个工作了不到3年的新人pd,她每个月只能拿到5000块钱的固定薪水,里面有一半都要交房租,每个月还要给家里人汇钱,再抛去她自己的开销,这三年工作下来,她根本就没攒下什么钱来。

    她没有能力赔偿对方太多钱。

    上午给林在山垫付了3000块钱的住院费,已经把孙玉珍手头的钱都要花光了,她真害怕林在山再管她要钱。

    要是拿不出钱来,林在山会不会打她?

    或者去他们台里闹事,找她的麻烦?

    要是这样的话,她的工作前途就要全毁了!

    想到这些,孙玉珍就郁闷到不行。

    她后悔自己怎么就把对方给撞了?

    而且撞谁不好,非要撞上林在山这样一个恶名昭著的摇滚老炮!

    孙玉珍这一整天工作的都很心不在焉,一直在担心这件事。

    其实,上午刚撞到林在山时,孙玉珍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弱不禁风的中年大叔是20年前在歌坛上意气风发的那个天才摇滚人。

    对于她这种80后的文艺小青年来说,林在山的名字完全就是古董级的。

    林在山红的时候,她们还在牙牙学语呢。

    但是作为一个媒体工作者,孙玉珍对林在山的名字倒是不陌生。毕竟,林在山有过一首红遍大江南北的经典作品。

    后来,在医院见到白鸽拿着吉他来帮林在山祈福,孙玉珍才突然想到什么。

    再仔细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林在山那张在焦黄憔悴中仍透着颓废个性的面孔,孙玉珍才猛然意识到,她撞的是这个林在山,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摇滚老炮林在山!

    今天上班时,孙玉珍带着极为沉重的心情,上网搜了一下林在山过去的新闻。

    主流网站还存留的有关林在山的历史娱乐新闻,全是负面性的报道——自毁前程、江郎才尽、服用药品乱/性、和唱片公司交恶、砸唱片公司、殴打经纪人、殴打明星、殴打记者、殴打女朋友、殴打路人……等等等等,总之就没有一条正向的新闻报道。

    主流媒体报道林在山的最后一条新闻,还是七年前的新闻呢。

    那时林在山在酒吧喝多了闹事,给一个财阀的儿子打成了重伤,对方不接受调解,将林在山告进了大牢,林在山被判入狱三年。

    之后,主流娱乐媒体就再也没有关于林在山的报道了。

    这个曾经的摇滚天才,最终被娱乐媒体塑造成了一个少年成名却暴躁乱性自毁前程的堕落失败者。

    孙玉珍在网上看过林在山以前的照片,再想想林在山现在的样子,她真是不敢相信,这个曾经的天才,已经老成了这个样子。

    她有点可怜对方,但同时,她也很害怕对方会破罐子破摔的赖上她。

    她真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

    这晚本来是要加班的,但孙玉珍脑子里乱乱的,什么idea都没有,根本工作不下去。

    她和主pd请了个假,都顾不上吃晚饭了,匆忙的买了果篮和补品,又取出银行卡上最后2000块钱的现金,来到医院看望林在山。

    她想当面和林在山道歉,并且一次性的赔偿林在山,把这件事给彻底了结了。

    在病房中等了几分钟,见林在山和白鸽都没回来,孙玉珍坐不住了。

    拿起带有防身效果的大号摩托头盔,她出去问护士这屋的病人去哪了。

    护士告诉孙玉珍,林在山和他女儿好像去后面的小花园散步了,孙玉珍便出了住院楼,主动去疗养区的小花园找林在山。

    这家医院疗养区的小花园环境很好,建在沙滩边,棕榈成荫,夜灯浪漫,病人晚上在这小花园中散散步,心情会格外舒畅。

    才一走进小花园,孙玉珍便被不远处传来的吉他弹唱声给吸引了。

    伴着徐徐的温暖的海风,那极具磁性的男人歌声,就像从风中飘来的诗篇,让人听了特别有感觉——

    ……

    日子快消失了一半~

    那些梦又怎能做完~

    你还在拼命的追赶~

    这条路究竟是要去哪儿~

    ……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

    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

    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

    哎呀~

    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

    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

    孙玉珍越听越沉醉,脚步不由自主的随着歌声走了过去。

    他们组里正在筹备制作的这档新综艺节目《最强唱作人》,寻找的是那种既有创作能力又有演唱能力的天才音乐人。

    主pd朴大成已经发话了,3组的职员都要发动身边关系去寻找,只要有好的唱作人选,不管还圈内人还是圈外人,都要推荐过来,看看适不适合参加他们这档新的综艺节目。

    众所周知,一档好的音乐歌唱类综艺节目,节目形式只是亮点,节目真正吸引人关注的看点,是参与其间的音乐人。

    参与者的音乐素质越高,越有话题性,他们这档节目红起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孙玉珍现在随时随地只要听到好的原创歌曲、好的歌声,就会去关注一下,看看对方有没有可能上他们的新节目。

    此刻,在渐渐落下夜幕的海边,听着这浪漫忧伤极具感染力的演唱,孙玉珍心下莫名的生出一种感动。

    她觉得这个歌手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沧桑,好有故事感!

    这首歌应该是原创的民谣类歌曲吧?

    至少她以前没听过这首歌。

    这歌让人只听一小段旋律,就会中毒!

    真是太有感觉了!

    被这浪漫忧伤的歌声给感染到了,一下子就忘了林在山带给她的心理阴霾,孙玉珍也不想着找林在山了,而是先快步走近了这个依旧在演唱着的声音。

    歌声越来越近了,孙玉珍的心也越来越期待。

    她好想看看这首歌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唱出来的。

    终于,从背后不远处,看到了正坐在花园长凳上,面向大海,自弹自唱的消瘦背影,以及旁边那个更为消瘦的短发女孩的背影。

    孙玉珍惊呆了!

    那不是林在山吗?

    不会吧!

    这首歌竟是那臭名昭著的摇滚恶大叔唱出来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