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旋地转,耳鸣目眩。

    脑海里就像被打翻了一碗浆糊,思绪变得粘稠无比。

    意识晕晕沉沉的。

    林在山感觉自己就像要死了一样。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

    耳边回荡着一个朦朦胧胧的女人声音。

    林在山勉力睁开眼。

    眼前的世界带着强烈的重影。

    两张模糊的女人脸,慢慢的化成了一张,但仍旧很朦胧模糊。

    一双纯澈的女人眼眸,透过黑框眼镜正在焦急的望着林在山。

    “孙……艺……珍?”

    林在山觉得眼前这女人长得好像韩国女星孙艺珍,但没力气多看,他便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时,他已经在医院里了。

    “老爹,你终于醒了!我就说嘛!你肯定是喝多了,你没事的!……呜呜!”

    一个瘦弱的女孩子,约莫20岁上下,扑到了林在山身前,眼里噙着泪花。

    脑子里条件反射般映出一个事实:这是他女儿——白鸽。

    随即,一段奇怪的记忆贯穿了林在山的脑海。

    我在做梦吗?

    还是……

    我穿越了!

    猛然间,林在山意识到他身上发生了大事件!

    他好像穿越到了异时空的一个同样叫林在山的男人身体里!

    “老爹,你别吓唬我啊!你说句话啊!你还认得我吧?我是你女儿白鸽!”

    “我认得。我没事,我就是有点头疼,咳咳……”

    脑袋胀痛的厉害,来不及理清思绪,喉咙里就像有火在烧,林在山干咳了两声,叫白鸽:“你帮我倒杯水。”

    “嗯。”

    白鸽听话的帮林在山倒了杯水,扶着林在山坐起来喝了。

    “老爹,你还记得你被车撞的事吗?”

    “我被车撞了?”

    “当然了!要不你怎么会躺在医院里的!撞你的那个姐姐已经给咱们垫付医药费了,没让咱们掏钱,你在医院里踏实住着就行。”

    “哦。”

    两种记忆交织在一起,林在山的脑子很乱。

    白鸽觉得林在山的反应木木的,不像平时那么易怒暴躁,心下不由一紧。

    紧盯着林在山那双深邃成熟的眼睛,白鸽小声问说:“老爹,一个煎饼3块钱,我买3个煎饼,给人家10块钱,人家应该找我多少钱啊?”

    被问的无奈而笑,林在山条件反射般胡撸了一把白鸽的小脑袋,讲说:“找1块钱。我没变傻,我就是有点累。”

    “谢天谢地谢妈祖!老爹,你果然没变傻!好像还变聪明了!嘻嘻!”

    白鸽开心的笑了。她柔美的眼眸中,还闪着没有完全干掉的泪光呢。

    林在山仔细打量了一下白鸽,他突然觉得这女生长得很像周冬雨,看似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却透着一种乐天的坚强。

    白鸽的手机这时候响了。

    她的手机铃是她原来老爸的成名曲《麦田》:“我听不见你的叫嚣,也看不见你的打扰,或许麦田是个让你耕种微笑的地方,它让我学会用微笑当作人生的肥料……”

    是她大学同学给她打来的电话,让白鸽赶紧回学校,传媒系临时开大会,每个学生都要到场。

    “老爹,我要回趟学校,你自己待着啊,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晚上给你买你最爱吃的炸肥肠!”

    白鸽亲密的搂了林在山一下,而后便风风火火的抓上破旧的帆布包,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就剩了林在山一个人。

    环顾四周,看着清晰干净的病房,林在山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他使劲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腕——疼!

    这不是在做梦!

    他真的穿越到异时空了!

    带着难以平复的惊震心情,林在山努力的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新记忆。

    这个新的世界,和他原本生活的世界有很大不同。

    这边的世界在18世纪以前,和他曾经生活过的世界是一样的。

    这个世界的清朝,比他们原来的世界早覆灭了100多年。

    在1799年时,也就是嘉庆四年时,清朝就被推翻了,一个新的大华王朝登上历史舞台。

    这个大华王朝似乎不是穿越者缔造的,因为它并没有把闭关锁国的古老帝国变得有多么强大。

    之后的中华帝国,还是遭遇了西方列强的打压,遭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侵略者的践踏。

    古老的东方帝国变得奄奄一息,大华王朝却没有覆灭。

    大华王室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不过他们早就不是中华帝国的实际统治者了。

    20世纪初时,大华王朝的统治者主动放权,让中华帝国变成了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然而,这个看似先进的从西方学来的制度,并没有让中华帝国变得有多强大。

    在林在山看来,这个世界的中华帝国,还不如上一个世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地位高呢。

    不过,这些都不是林在山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这个世界的华语音乐版权保护意识比他之前生活过的世界更差!

    林在山在上一世是搞音乐的,是正经的音乐学院科班出身,他很在意音乐版权保护这方面的事。

    然而令他心寒的是,这个新世界的流行音乐圈环境比上一世更加恶劣和残酷!

    这边的时间才发展到2007年,科技水平和上一个世界差不多,互联网公司正在迅速崛起中。

    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深入人们的生活,免费的东西越来越多,盗版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在磁带和cd光碟时期,这个世界的流行音乐圈就被盗版糟蹋过一次,随着互联网免费时代的到来,这个世界的华语流行音乐圈更是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边的华语音乐圈又没有出现像周董这样跨时代的音乐天才,以至于整个圈子都陷入了死气沉沉的局面。玩音乐的人都被饿出了圈子,只有很少的音乐人,还在努力的为梦想打拼着。

    在这个世界的这个时代,出唱片的歌手变得寥寥无几,因为唱片根本就卖不动,在这边最顶尖级的歌手,只能卖出一二十万张的销量,连制作宣发的费用都赚不回来。歌手们出唱片纯粹就是在赔本赚吆喝、赚人气,等攒足人气再开演唱会来赚钱。

    林在山穿越进的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名字也叫林在山,今年37岁,比林在山的真实年纪大了5岁。

    这家伙可是个有故事的人。

    1970年出生的这位原主,父母早逝,他是跟着爷爷一起长大的。

    这小子从小就不太受管教,是那种典型的坏孩子。

    这边的世界,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到90年代初期,是流行音乐黄金发展期,从西方传过来的摇滚乐曾风靡一时。

    尤其是80年代中期时,这边的流行乐坛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摇滚盛世!

    这位原主林在山,正赶上了摇滚大潮,15岁他就退学玩乐队了。

    1986年,16岁的林在山以一曲《麦田》,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了让华语乐坛为之一振的摇滚新势力!更被盛赞为摇滚天才少年!

    当年最大的唱片公司——箭靶,重金签下林在山,并为林在山量身打造了同名的白金唱片《麦田》。

    《麦田》是这边世界华语流行音乐史上第一张销量超过五百万的纯摇滚专辑,更在1987年时进入了流行专辑销量榜的前十名。

    林在山的风光一时无两!

    然而,有很多天才都是灵光乍现型的,他们刚出道的那一刻,往往就是他们最闪耀的一刻。

    林在山就是这样的典型。

    对于一个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17少年来说,巨大的财富和荣耀突然而至,让林在山一下子就迷失了自我。

    就像当年很多玩摇滚的老炮儿那样,林在山迅速成名后,亦迅速沉迷在了酒精、药品和女人之中无法自拔。

    天生性格乖张,不受管束,谁的话都不听,自恃孤高的这位少年摇滚天才,很快就被唱片公司给放弃了,他的才华也被第一张唱片消耗殆尽。

    此后两年,林在山虽然又按照合约出了两张摇滚专辑,但反响异常平淡。

    苦苦追寻,却怎么也找不到创作的灵感了,林在山终于自暴自弃了,成天喝酒纵容自己,走上了自毁之路。

    第一张《麦田》专辑,给林在山带来了超过2000万的财富。

    但到25岁时,林在山就已经把他所有的钱都花光了,他又会变回了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

    不过,灵感没有随着财富的逝去而重生,林在山还是找不到他曾经玩音乐时的快乐,这让他变得越发的苦恼,并酗酒成性,性格亦变得越来越暴躁。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林在山却在30岁时,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创痛——他因为打架斗殴严重伤人被关进了大牢。

    这一蹲,就是三年。

    三年的牢狱之灾,让林在山连养育了他的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看到。这给了林在山巨大的痛苦和打击。

    出狱之后,林在山想要振作重生,想要找回音乐曾经带给他的快乐,但因为沉迷太久,他所有的灵感都消失殆尽了,他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自己了。没多久,他就又沉迷在酒精之中,残度余年。

    三年前,女儿白鸽的出现,就像一道黎明前的曙光,刺破了林在山人生的黑暗天际。

    现年19岁的白鸽,是林在山18岁玩的最疯的时候,给一个很崇拜他的女歌迷留下的种子。

    那女歌迷的样子,林在山早就忘了。

    白鸽说她母亲叫白云,林在山连这个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在他最火的那三年里,他的生活是非常混乱的,几乎每天都要换一个女朋友,有时候一天要换好几个女朋友。他根本不敢相信,有女人会为他这样的登徒浪子生孩子。

    后来和白鸽做了亲子鉴定,真的确定了白鸽是他的女儿,林在山这才稍微振作一点。不过他的振作,只是不去打架斗殴给女儿找事了而已。

    在白鸽的鼓励下,林在山很想东山再起,但老天爷已经给他关上了音乐之门。苦寻三年,他仍旧找不到任何创作的灵感。

    白鸽是从小听着林在山的《麦田》长大的,她对自己这个摇滚老爹崇拜至极,估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老妈白云最崇拜林在山外,就要属她最崇拜林在山了。

    而当她老妈白云去世后,这个世界上,也只剩了她一个人还热爱着林在山。

    过去三年中,林在山每天都把自己憋在出租屋里,用酒精刺激自己,苦寻音乐的灵感。这样的生活状态,让他几乎就没有什么收入,完全是靠勤工俭学的白鸽在打工挣钱养着他。

    白鸽对于自己有这样一个几乎废掉的老爹,没有任何怨言。就算那时她母亲去世了,还在上中学的她,无依无靠的来找林在山这最后一个亲人,而林在山根本不想认她,也不想要她,白鸽都没有怨言。反而是死皮赖脸的贴在了林在山身边,照顾林在山,用行动感化林在山。

    白鸽之所以如此,不光因为血浓于水,更因为是从记事时开始,她老妈就一直给她灌输一个绝对坚定的信念:她老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天才的音乐人!

    对此,白鸽心里没有出现过任何的怀疑和动摇。

    她始终坚信,她老爹现在的沉迷,只是一时的,终有一天,她老爹会再次写出让乐坛震动的歌曲,会拿回本应属于他的一切荣耀!

    信念就像一只鸟,在黎明前,大地仍然处于黑暗之际,它感受到了光明,唱出了歌。

    对于曾经的林在山来说,白鸽就是为他黑暗人生唱歌的那只黎明之鸟。

    只不过,他的黑暗人生实在太漫长了,他根本看不到出路。

    但转变只在一瞬间,一场车祸。

    曾经的林在山走了,一个新的林在山来了。

    此时,浏览着脑海曾经的记忆,新穿越而来的林在山,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原主对于女儿的爱与愧疚。

    在上一世,林在山自己没有孩子,连婚都没结过,他不知道有女儿是什么感觉。

    但现在,受到原主记忆的感染,他真心觉得,现在有了白鸽这样一个既可爱贴心、又无比相信他的女儿,是原主不幸人生中的一件超级大幸!这感觉甚至比他找到了一个知心的另一半还要更加美好。

    和这个原主一样,在上一世,林在山也一直在追寻着他的音乐梦。

    从音乐学院毕业后,在流行音乐圈里苦苦打拼了十年,但就像一梦黄粱,32岁的他,却依旧一无所有。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除了得到睡觉时能把他疼醒的胃病以外,他什么都没得到。

    然而梦想这种东西,却不是你想舍就能舍掉的。

    即使前路漫漫,他亦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

    现在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了,受到原主的刺激,受到女儿白鸽的鼓舞,林在山追梦的心更加坚定了!

    他要用音乐,为他自己,也为他女儿白鸽缔造出一个最美好的未来!

    他绝对不能辜负女儿对他的信任。

    憧憬固然美好,但前路必然曲折。

    穿越到这样一个在圈子里恶名昭昭的落魄摇滚大叔身体里,林在山可以想象他的未来肯定是非常坎坷的。

    不过,转变只在一瞬间。

    只要人心不死,人就一定能创造出奇迹。更何况,他还拥有一整个世界的音乐财富呢?

    感慨的畅想着,林在山突然想起了万晓利的那首令他回味无穷的作品——《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他过去的人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他新来到的这个人生,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见病床边有把民谣吉他——肯定是白鸽给他拿来的。每次他重病住院,白鸽都会把这把他爷爷送给他的第一把民谣吉他拿来帮他保命。

    他曾说过:琴在人在。

    白鸽那时便记住了,只要这把琴在,他就一定不会死去。

    现在看到这把琴,林在山心里变得暖暖的。

    他拎过吉他来,先职业的找了一下音准。

    这琴的音很准,虽然是快20年的老物件了,但看样子被保养的很好。

    带着穿越重生的唏嘘和对人生的感喟,林在山在病床上扫弦,慢声弹唱出了万总的《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

    暴风雨来临那一天~

    迷途的羔羊还没回来~

    铁匠铺传来了叮当叮当声~

    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

    丰盛的酒席已准备好~

    尊贵的客人却没来到~

    熟睡的女儿露出笑靥~

    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

    想捕捉一只美丽蜻蜓~

    却打碎自己心爱的花瓶~

    燕子飞回了屋檐下的巢~

    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

    每天都要精心的灌溉~

    兰花却一天天的垂败~

    清风送来了杏花香~

    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

    要爬上山顶去看风景~

    可走到山腰脚已起泡~

    停下来在溪边喝一口水~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

    被刽子手砍下了人头~

    魂魄还能留恋最后九秒~

    第七秒时突然从梦中惊醒~

    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

    品读歌词,你会感觉这首歌的歌词如同是一部有剧情的影片,一幕幕的画面会浮现在你的脑海里。

    万晓利的人生是坚强的,从他的每首歌来看,都能感觉到他的坚持,他的坚强。

    唱着这样的歌,林在山的心里也积蓄起了坚持和坚强的力量。

    每个人的生活过程都不是平坦的,有高点,自然也有低谷,怎样从低谷中走出来,唯一的途径就是靠自己来改变。

    改变也许只是一瞬间的过程,关键是看你有没有决心。

    在这一刻,唱着这样的歌,这个新生的林在山,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