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号的掌柜和赌场的老板,虽然只是卮宁和卮离的两条狗,但是也足足用了好些年了。

    想要让卮宁杀掉这两条狗,索伦的分量还太小了。

    要知道,那个金号的胖掌柜确实没有说谎,尽管他没有任何爵位,但是一众伯爵在他面前,都是客客气气,甚至卖力讨好的。无他,就是因为他是卮离王子的近人。

    而索伦仅仅只是一个伯爵继承人,而且还是已经要完蛋的伯爵继承人,说想要弄死这卮离的这两个身边人,确实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但既然索伦这么说了,卮亭公爵也不愿意多事,他收起笑容道:“道:“你在王城学院里面提出,王国的扩张战略应该发展海军,进攻南下进攻蛮荒平原的腹心,对吗?”

    兰陵道:“是。”

    卮亭公爵道:“秀彦把你的这个方案提交上来,最近几日在王室和内阁中,造成了很大的争论。卮离坚决提出要通过蛮荒峡谷进入蛮荒平原,继续扩张。而我坚持发展海军,从海上进攻蛮荒平原。这两种观点,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我和卮离之间也近乎势不两立了,我为了你家的那一万金币,真的是有些得不偿失了。”

    “多谢公爵大人。”兰陵拜下道。

    卮亭公爵道:“你可知道,救你索氏的关键在哪里吗?”

    兰陵道:“在国王陛下。”

    “对,别看我和卮离争得凶,其实一切都要靠陛下乾坤独断。”卮亭公爵道:“你可知道,一旦国王陛下选择发展海军的方向,那意味着什么吗?”

    兰陵道:“意味着国王陛下发出了一个信号,卮离王子的储君之位危险了,所以这场争斗您可以输掉,但卮离王子输不得。”

    卮亭公爵点了点头道:“没错,卮离输不得,当然你索氏也输不得,输了就完了。那你觉得,我和卮离之间,谁的赢面更大一些?”

    兰陵道:“卮离王子。”

    卮亭公爵道:“为何?说说看。”

    兰陵道:“因为怒浪王国一旦发展海军,不但直接能够攻打蛮荒平原的腹心,也可以北上攻击炎帝国的重要城市。要知道炎帝国很多城市都沿海,而且没有足够的防御。所以,只要通过发展海军的战略,就会引起炎帝国的警惕,就意味着怒浪王国对炎帝国韬光养晦的战略结束。而现在,怒浪王国没有这个实力挑战炎帝国的霸主地位。”

    这话一出,卮亭公爵完全震惊了。

    这还是那个败家子索伦吗?这还是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吗?目光竟然如此深远智慧?

    “这是你想出来的?”卮亭公爵道。

    “不,是我姐姐。”兰陵道。

    卮亭公爵松了一口气,道:“幸好是你姐姐,否则你就危险了。”

    没错,如果一个诸侯之子如此英明,而且还是王室的敌人,那只怕国王都容不得了。

    要知道,诸侯不是普通的贵族,他们是半独立的势力。

    然后,卮亭公爵道:“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么我告诉你,大概两三天内,陛下的旨意就要下来了,我们就一起等着吧!”

    接着,卮亭公爵忽然道:“你出言威胁过卮离的那两条狗了?”

    兰陵点头道:“是。”

    卮亭道:“那你倒是要小心了,这两条狗手下高手无数,下手黑得很,他们未必敢杀你,但是却会杀你的身边人的。”

    兰陵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就要死了,卮宁就要出手杀了他们了。”

    卮亭公爵惊愕,再一次完全不信。

    ……

    此时,卮宁郡主依旧慵懒地躺在水边看书。

    手里拿着一把鱼食,池子里面正养着许多条漂亮珍稀的金鱼。

    另外一只手拿着书,但是目光却不在书上。

    他的面前,躬身站着两个人,一个金号的掌柜,一个赌场的老板。

    卮宁郡主慵懒道:“这一战失利,不关你们的事情,是我设下的套子还不够深,让索伦那个纨绔跳出来了,这个白痴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顿时,两人深深拜下道:“郡主宽宏大量,小人感激不尽。”

    这二人在王国贵族面前,哪怕是伯爵这等高级贵族面前,都是大刺刺的。这个金号掌柜,表面看上去比谁都和气,始终带笑,但是目光却一直是高高在上的。

    这些年,随着卮离王子储君的位置越来越清晰,他们二人也跟着水涨船高,如今在王城俨然已经成为大人物了。如同地下皇帝一般,贵族世家也要避其锋芒。

    就如同那个赌场的老板所言,他身边的两个保镖,都是龙武士。整个王国,才多少龙武士啊?

    但此时这二人在卮宁郡主面前,真的如同狗一般的乖巧。

    尽管卮宁侧躺的曲线无比的起伏动人,尽管卮宁的面孔绝美芳华,而这二人是最好色之人,但此时连眼皮抬一下都不敢,只敢望着自己的脚面。

    金号掌柜笑道:“有一个笑话,说给郡主殿下逗逗乐。”

    卮宁道:“我不是殿下,如今王国的女殿下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神龙圣殿修习的卮妍公主殿下。”

    金号掌柜道:“可谁不知道,国王陛下和卮妍公主并不亲近,反而您才像是他的亲生女儿一般,对您言听计从。”

    卮宁微微皱了皱眉,仿佛并不喜欢听到这些话,淡淡道:“什么笑话,说来听听。”

    金号掌柜道:“索伦还钱的时候,还威胁说,要杀我们全家,而且在明日之前就要杀我们全家。”

    卮宁道:“他大概又是想要去贿赂卮亭,然后在卮亭面前挑拨,说你们曾经打过卮亭公爵的主义,想要让卮亭来杀了你们。”

    金号掌柜道:“郡主英明。”

    卮宁冷笑道:“卮亭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这些天他跳得太狠了,他手段很脏,但你们手段更脏,他杀不了你们的。用权力手段,卮亭绕不过我们。用脏手段,他反而要吃亏。索伦想要借刀杀人,纯粹是做梦了。”

    金号掌柜道:“小人们哪有什么本事,全赖太子殿下和郡主殿下的庇护,我们就那点狐假虎威的本事。”

    而就在此时,一个宦官进来,道:“郡主殿下,索伦送来一封信,验过无毒。”

    卮宁道:“拿进来。”

    接着,卮宁伸出玉手,便有一个奴婢上前,为她戴上了轻薄柔软的手套。

    卮宁有洁癖的,她瞧不起任何人,也不愿意触碰任何人的物事。

    接过(索伦)兰陵的信,上面写着几个字,卮宁,请杀掉你的那两条狗。

    卮宁郡主朝二人挥了挥信封道:“瞧瞧,索伦让我杀了你们两人了。”

    金号掌柜和赌场老板,立刻凑趣地笑出声来道:“这纨绔真是脑子坏了,郡主殿下如此疼我们这些下人,就算做错了事也只是叱责一声而已。”

    卮宁郡主露出绝美的笑容,表示接受了二人的马屁,然后抽出信来阅读。

    “卮宁,你的金号为何做得大?关键在于特定的防伪技术,你的金号开出的金票,从来没有一张能够伪造。所以其他的金号也要把大量的金币,银币库存在你的金库中,然后用你的金票银票进行大额交易流通。”

    没错,确实如此,卮离和卮宁的金号之所以横行天下的原因,就在于金票的特殊防伪手段,无人能够破解。所以二人的王城金号开具的金票,能够流通天下。

    这就相当于卮离卮宁的王城金号,拥有了发钞权。

    信上继续道:“当然,你的防伪手段,我也不能破解。但是你们的防伪技术,我却知道得清清楚楚。假如,我把这个防伪技术告诉给其他金号,而你们的金号失去了独一无二的发钞权,还能像今天那么强大吗?”

    兰陵信的内容到此为止了,也根本没有说卮宁的防伪技术到底是什么?

    但是,卮宁却脸色一变,将手中的鱼食全部撒入池子里面,立刻起身,走入自己的密室。

    在密室里面,她一层一层打开紧密的柜子,里面有一个特殊的水晶石,发出紫色的光芒。

    卮宁用这紫晶石在信笺上一照,原本空白的信纸上,出现了七个大字,闪耀着绿色的光芒,无比的清晰夺目。

    “卮宁,你这个贱人!”

    这就是王城金号出具金票的独一无二防伪手段,紫外线灯原理!

    这个紫色晶石,是天然的紫外线灯。而信纸上的最后那七个字,是用鲜血写出来的,然后用水洗干净。这样表面看上去,就什么都没有了,然而用紫外线灯一照,这些残留的字迹会发出刺眼的绿光。

    哪怕在现代地球的钞票,也用上了紫外线防伪手段。

    卮离和卮宁发行金票,总共分三层。

    中间的那一层,用特殊的血液卸下特殊的密码,还有复杂的纹路。漂洗干净后,再用两层纸将中间这一层夹住,彻底黏压在一起。

    所以当这些金票进入王城金号的时候,卮宁只要用紫晶石一照,就知道真假,而且还知道这张金票是什么时候发行的,属于谁。

    而兰陵是在玩弄金票中,无意中对着太阳光,发现这个秘密的。

    然后,他联想到地球钞票的紫外线防伪技术,进而联想到卮宁大概也用的是这种技术。

    发现了这个这个秘密后,兰陵原本想直接伪造金票的,但发现根本做不到。因为金票特殊的纹路,和夹层的暗光密码是完全吻合的,而且在金号中也有对应密码。

    不了解这套密码,根本无法伪造。甚至金号用的纸都是独一无二的,兰陵都无法仿制。

    但是,他可以威胁将这独一无二的防伪技术公开,这样卮离的王城金号就不能垄断金票的发行权了,这完全是巨大的伤害。

    当然,这种伤害是损人不利己的。于是,兰陵用这个来威胁卮宁,亲手杀掉那两条狗。

    卮宁郡主望着最后那几个发出绿光的字,彻底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自己金号最核心的秘密,索伦这个纨绔子弟怎么会知道?

    一旦失去发钞权,自己的金号会受到何等巨大的影响。而这个金号是卮离最大的钱袋子。没有了天文数字的钱,卮离怎么收买贵族,怎么秘密发展势力?

    然后,卮宁的绝美的脸蛋瞬间变得铁青,甚至扭曲,然后猛地将这封信撕得粉碎。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