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声音很少见,说沙哑不像沙哑,说嗲不是嗲。娇声中,又带着一种粗魅的感觉。

    总之,这是一种带有非常诱惑力的声音。

    “我是说过要洗心革面,不再来青楼。“兰陵笑道:“但是你见过那个男人说话算数过?”

    “那倒是……”女人道:“尤其你这样天天趴在女人裙下的男人。”

    然后,她侧过脸蛋来,露出了半张脸蛋。

    和兰陵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她的长相并不是那种典型的美丽,而更多的是媚。

    尤其的眼睛,尽管是双眼皮,但是双得并不是很明显,而是内双。眼睛也算不上很大,但是那上挑的桃花眼,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挑逗。

    她的鼻子也很高,很直,给人感觉心气也很高。

    她的脸是丰润的,并不是典型的瓜子脸,嘴巴小,但是嘴唇饱满肉感,充满了让人亲吻的**。

    尽管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但男人第一感觉却不是美丽,而是媚。

    “怎么?癞蛤蟆没有吃到天鹅肉,结果找我这只野鸳鸯哭来了?”依蛮蛮嘲笑道。

    兰陵走到她的身后,很自然地拿起象牙梳子为她梳头,笑道:“也不是,去了一趟天魔山脉,看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整个心灵仿佛被洗礼了一次,许多事情也看明白了。”

    “说说看,你都看明白了什么呀?”蛮蛮慵懒道,自然地偎依在兰陵的怀里,挑起桃花眼汪汪盯着兰陵,饶有兴趣问道。

    “看明白了很多,也感悟了很多。”兰陵道深深叹息道,充满了悠长。

    “你感悟到什么了?”依蛮蛮问道。

    “比如……。”兰陵庄重正色道:“卮宁是个贱人。”

    “噗刺……”蛮蛮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答案,听索伦那口气仿佛在天魔山脉心灵受到了洗礼,肯定有很高深超脱的感悟,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这就仿佛有人去了一趟拉萨,进行心灵洗礼后,回来的第一感悟是:那边小姐好贵啊,良家反而不要钱。

    于是,蛮蛮嘲笑道:“哟,没有追上人家,就在这里诋毁人家,不是君子所为吧。”

    兰陵道:“我要是君子,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是啊,君子总是离我们这等女子远远的,才不会被我们污了名声呢。”蛮蛮道。

    兰陵认真道:“君子早就跪在你面前又舔又啃了,嘴巴哪有时间说话。”

    蛮蛮顿时咯咯娇笑,整个娇躯都在颤抖,道:“坏蛋,你出去了一趟,嘴皮子更利索了。”

    好不容易,蛮蛮收起笑声道:“好了,败家子有什么事情说吧,你好久之前就不碰我了,总不会是怀念我的妙处,专门来重温旧梦的吧?”

    兰陵道:“来和你商量赚钱的事情。”

    “赚钱?”蛮蛮慵懒道:“你索伦少爷一贯来视金钱如粪土,就不要和我们钻钱眼的女人开玩笑了。”

    兰陵道:“真的,我两天内需要凑够三千九百金币,否则卮亭公爵就会弄死我。”

    蛮蛮顿时收起笑容,道:“你说的是真的?你可别跟我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兰陵道,接着他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听过之后,依蛮蛮沉默了好久,然后咬牙切齿道:“卮宁,真是一个贱人。”

    接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你是来找我要钱的吗?”

    兰陵道:“也可以这么说。”

    顿时,依蛮蛮美眸飞快闪过一丝失落,甚至是失望,然后强颜欢笑道:“也罢,你前前后后花在我身上,也有二三百金币了。我十来年也攒了大概上千金币,一半给你,另一半我留着养老。”

    兰陵倒是吓了一跳,姐姐索宁冰说,依蛮蛮顶多只攒了三四百金币,没有想到竟然有上千金币那么多。

    不过想象也正常,依蛮蛮陪同客人一次,要两三个金币,而且还卖艺不卖身,陪酒不陪笑。

    地球上,这种就算是高级明星了,人家一年就要赚上千万。

    接着,兰陵摇摇头道:“我就算需要钱,也不会向你要,更不会像其他人要。我是要卖画赚钱。”

    “卖画赚钱?”依蛮蛮道:“我的傻瓜,我知道你画美人画像不错,但顶多一幅画也就是几个银币的价钱。王室的画师,一幅画像才一个金币,你想要开卖画赚三千九百金币,纯粹是做梦了。”

    接着,依蛮蛮道:“我的少爷,你的一幅画想要卖多少钱啊?”

    “几十到一百金币不等。”兰陵道。

    顿时,依蛮蛮朝天上翻了一个白眼,做出要晕倒的样子,一幅画到天上去也不会超过一个金币的,想要几十一百金币,白日做梦呀。

    接着,她娇声道:“来来来,我的宝贝,来给姐姐画一张,我倒要看看几十金币一张的画像,是什么样子的?”

    兰陵支起一个画板,将白纸固定上去,然后削尖一支碳素笔。

    他要画的是人物素描写真,而且是完全媲美照片的哪一种。

    这是他最最拿手的,大概在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了,后来暗恋姐姐后,更是天天给姐姐画,几乎不下几百幅了。他素描写真的水准完全是出神入化,达到95%黑白照片的效果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觉得画画没有前途,他就不去念编剧系了。

    望着端坐的依蛮蛮,兰陵开始快速地进行第一步,根据她的身体比例,进行构图。

    先后仅仅几分钟,最基础的构图就已经完成,没有修改,几乎完美。

    然后,是面孔的大致轮廓,接下来,是五官的细化。

    虽然是全身肖像画,但最重要的就是面孔和眼神。

    兰陵练了十几年的功力,立刻将整个眼神,还原到纸面上了。

    不到半个小时,一双活灵活现的美眸,就浮现在纸上了。

    娇媚中带着狂野和泼辣,简直传神之极了,兰陵怀疑就这对眼眸,比依蛮蛮的真人还要美。

    整幅画,最最重要的部分完成了,画龙点睛中的点睛完成了。

    接下来,是鼻子,嘴巴,脸蛋。

    他甚至可以不用看依蛮蛮,因为她的面孔此时已经深深印在他的脑子里面,无比的清晰。

    时间飞快地流逝。

    面孔完成了,头发完成了,脖子完成了。

    接下来是身体部分。

    此时,依蛮蛮是穿着肚兜,端坐在锦凳上的,但是在画像中,她却穿着大红色的紧身长裙,手中握着一支利剑,正在练剑。

    整个练剑的画面,凌厉而又飘逸,和她此时烟媚形骸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现实中,她是一个冶艳的青楼女子,而在画像中,她却成为一个犀利飘逸的女剑客。

    平常,兰陵画一个人物素描,只需要三个小时不到。

    而这幅画,足足花去了五个小时。

    而奇怪的是,依蛮蛮竟然也坐在那里,整整五个小时。

    ……

    “吁……”兰陵长长松了一口气。

    画完之后,他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是在是太累了。

    然后,开始仔细观看这幅画。

    这画像两尺有余,相当于真人一半的高度,相当具有冲击力。

    绝对的美丽,绝对的传神,绝对的逼真啊。

    虽然不能完全和照片一样百分之百的真实,但不论是比例,还是灵动,又或者是光影效果,都绝对的一流。

    真的就如同一张黑白照片一般,完全达到了照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真实度。(感兴趣的可以去网上搜索,素描写真,确实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的照片效果。)

    纸上的这个美人,仿佛要从白纸上飞出来一般。

    她手中的利剑,还有她的眼神,成为了画中的力点,仿佛要从纸上刺出来一般。

    全身心投入的作品,果然是最最完美的作品啊。再来一次的话,兰陵都很难再画出这么优秀的作品。

    在画像中,依蛮蛮的美貌,她的眼神,她的气质,完全夺人心魄啊。

    “终于好了吗?”依蛮蛮道:“拿过来看看,我倒要看看,索伦少爷口中值一百金币的画像,究竟是什么样子?”

    兰陵取下画像,来到依蛮蛮面前道:“你先闭上眼睛。”

    依蛮蛮噗哧一笑道:“不用这么装腔作势,你索伦少爷的作品我也看得不少了,虽然很不错,但也就那么回事了,装出一副玄而又玄的样子,只会招人耻笑。”

    兰陵在她眼前一尺处,直接展开画卷。

    瞬间……

    依蛮蛮喉咙底下,发出一阵怪异的低呼。

    然后,活生生后退了好几步,仿佛被画像中的那支剑逼退了一般。

    紧接着,她上前几步,睁大美眸,一寸一寸看着画像上的自己。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足足一刻钟,依蛮蛮的目光都在这画像上,眼睛甚至都没有眨动几下。

    脸上的表情先是呆滞,然后变成震骇,最后完全沉醉!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画像,都是写意类的,都只是简单的线条勾勒,只能讲究神似。(看中国古代人物画像就知道了,那东西完全就讲究神似,连皇帝的画像都是那回事,根本就不像)

    而人物素描写真,充满了立体和光影效果,可以最大程度还原出真实的面孔。

    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相片,甚至镜子都不太清晰。

    而眼前这个画像,几乎达到了黑白照片的逼真效果,那种感觉仿佛比照镜子还要清楚。因为这个世界的铜镜,不太清楚。

    那瞬间的视觉冲击,是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就如同在满清时代的人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相片后,几乎被吓晕了,以为自己的魂魄被抽走了,然后印在了白纸上,否则怎么会和自己那么相像?

    依蛮蛮知道索伦的画技很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就如同她说的那样,看多了也就那回事,没惊喜了。

    她却没有想到,此时索伦的画技,竟然是如此出神入化,神乎其技。

    “你,你真的是吓到我的,这难道不是什么妖术吗?”接着依蛮蛮道:“可是,就算在震撼,也不可能卖几十金币,两三个金币一张倒是可以的。”

    兰陵道:“没错,就算如此震撼的画像,也顶多就是两个金币而已,就连这价格都高了。但是你且看我,我就能够将一幅画卖到几十一百金币,”

    顿时,依蛮蛮望向兰陵的目光只有三个字:我不信。

    确实,一幅画卖到天上去,两个金币都顶天了。想要卖几十金币,做梦都不可能。

    ……

    注:抱歉,今天出门了,所以更新晚了一个小时,对不起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