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兰陵收到了这个陌生未婚妻的来信。

    打开一看,里面的字迹秀丽而又犀利,如同刀剑划成的一般。

    上面只有简单几个字:“索伦,以后再敢和我扯在一起,再敢说我是你的女人,我就弄死你!”

    兰陵一颤,这封信内容,还真是霸气冲天啊。

    顿时,兰陵不由得对自己这个便宜未婚妻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此时,秀彦导师道:“好了,现在开始上课。今天的任务依旧是一篇策论,题目是:怒浪王国的强国之本是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晒然一笑,这个题目都被说烂了。

    秀彦导师道:“百年以来,其他诸多要么衰败,甚至毁灭,要么止步不前。为何唯独我怒浪王国越来越强,而且始终看不到衰败的迹象?”

    顿时,便有一个白皙秀气少年高高举手。

    “卮敏,你是王室成员,你来说。”秀彦导师道。

    “毫无疑问,是我怒浪王国的武士制度。”卮敏道:“王城学院源源不断地输送文武全才的武士,支撑起了王国最基本的统治阶层。当一个国家的基本盘稳了,才拥有强大的力量。”

    秀彦导师没有做任何评论,直接点下一名道:“多罗,你是未来的侯爵,你来说说我怒浪王国的强国之本是什么?”

    肥胖的多罗起身道:“当然是因为历代英明的国王陛下,一个国家之所以强大,完全是因为它的最高领袖,他永远为我们照明前进的方向。”

    听到这个回答,在场许多人笑出声来,觉得此人拍马屁真是**裸啊。

    而兰陵却觉得,眼前这多罗真是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绝对是聪明人。

    接下来,秀彦导师一个个学员问下去。

    各式各样的答案都有,但基本上都没有脱离之前的范畴,无非是国王英明,武士制度的优越性,贵族阶层的出色,王城学院为王国源源不断输送人才等等。

    而秀彦导师始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不过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中,可以看出他眼中的失望。

    最后,他喊道:“索伦,你觉得我怒浪王国的强国之本是什么?近百年来,其他国家也有武士制度,也有学院,也有英明的国王,为何唯独只有我怒浪王国不断强大,快速崛起?”

    兰陵起身,内心稍作犹豫。按说此时的他应该低调,应该藏拙。

    但是从小,他就是一个外表柔和,内心锋利的人。

    他站起身,顿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想要知道他的看法。

    “很简单,因为********。”兰陵说出了一个全新的名词。

    顿时,秀彦导师眼睛一亮,道:“继续说下去。”

    兰陵道:“怒浪王国北边和炎帝国接壤,南边就是万里蛮族。这个特殊的位置,才是怒浪王国一直强大的根本原因。”

    这话一出,顿时有人嗤之以鼻道:“真是搞笑,北边的炎帝国是世界霸主,南边的蛮族是最凶险之地,如此险恶的位置,竟然被你说成是强国之本。”

    兰陵道:“好战必亡,忘战必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正是因为怒浪王国位置险恶,所以历代统治者必须充满警醒,不敢有丝毫懈怠。南方蛮族好战,为了生存下去,怒浪王国只有不断强大自己。什么人可以让你变得强大,当然是你的敌人。就算是一只野兽,如果没有了天敌,而且食物随处可取,那么它的爪子就会钝化,它的獠牙就会退化。野兽如此,国家也是如此。”

    这话一出,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秀彦导师露出赞赏的目光道:“说完了?还有吗?”

    虽然话这么说,但是他已经不再期待兰陵说出更深一层的东西,毕竟能够看到这一层已经不容易了。

    兰陵道:“还有更深一层的东西。”

    “说。”秀彦导师充满了期待。

    兰陵道:“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怒浪王国上百年来的战略方向始终如一。”

    秀彦导师眼睛一亮道:“说具体一些。”

    兰陵道:“怒浪王国的北边是炎帝国,公认的世界霸主,在它彻底衰弱之前,又或者在怒浪王国足够强大之前,是不可能讨伐它的。东边是茫茫大海,西边是千里沙漠。所以怒浪王国只剩下一个战略方向,那就是不断南下征讨南方蛮族,掠夺它们的土地变成王国的领土。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最可怕的不是一个国王昏庸,而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方向。”

    此时,秀彦导师的目光完全是充满了惊艳了,兴奋颤声道:“继续说下去。”

    兰陵继续道:“众所周知诸国的国王,大多十几二十年一代。每一代国王,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一代国王想要往西,下一代国王又想要往东。如此一来,方向的混乱会导致战略资源的巨大浪费,之前的努力会前功尽弃。怒浪王国只有一个方向,每一代国王都努力为这一个战略方向而奋斗。虽然蛮族是最危险的敌人,征讨蛮荒是最艰难的扩张手段。但是上百年如一日的努力,也足够积少成多了。一百多年前,怒浪王国只有两个行省,而如今足有六个行省,多出来的领土,全部是征讨蛮族获得,这已经足够证明了我的理论。”

    这点不仅在异世界,在地球同样如此,一个国家最害怕的就是路线错误,路线混乱。

    此时,秀彦导师内心已经无比之赞叹了。

    没有想到,索伦这个荒唐的败家子,竟然有这种真知灼见,真是完全意想不到啊。

    于是,他继续道:“那么,在你看来,接下来怒浪王国的战略方向在哪里?”

    兰陵心中一阵苦涩道:“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适合说了。”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秀彦导师的内心。

    索伦这个败家子,竟然有如此之智慧?

    兰陵这句话,在场很多人都听不懂,但是秀彦导师是战略大家,瞬间就明白了。

    如今南下征讨蛮族的步伐,已经停止了十几年了。

    为何,因为征战蛮荒已经进入了瓶颈,前面被十万大山阻拦完全如同天堑,王国的军队已经很难进入了。翻不过十万大山,也自然不能再继续向南征讨扩张了。

    如今这十万大山,如同上天布下的屏障,横在怒浪王国和蛮族部落之间。

    而唯一能够穿过这十万大山屏障的,是一个山谷,大约几十里宽。

    这个山谷名叫蛮荒峡谷,大军可以顺利穿过这个峡谷,进入蛮荒平原。

    然而,这个峡谷北边的领土并不属于王室,而是属于诸侯索氏家族。

    索氏家族的天水城,正好卡在怒浪王国和蛮荒峡谷之间。

    想要继续征讨蛮荒,必须拿下蛮荒峡谷。而拿下蛮荒峡谷之前,必须先拿下天水城。

    所以,卮离王子才会如此处心积虑,想要谋夺天水城。因为他的战略方向是以蛮荒峡谷为突破点进入蛮荒平原,继续南下扩张。

    秀彦导师惊艳的是,索伦这个败家子竟然看得这么远,这么清晰。

    秀彦导师道:“索伦,那么你觉得,王国新的战略突破点应该是什么?要知道,如今王国南下扩张已经遇到瓶颈了。如果你说的战略突破点很正确,那么我可以把你的观点,转告给国王陛下。”

    兰陵心中一阵激动,对秀彦导师充满了敬意。

    卮离王子要以天水城为突破点进入蛮荒大地,而国王卮变还没有表态。如果兰陵提出新的方向,那么两个战略观点在王室和内阁形成争论,那么索氏保住天水城就有了可能。

    深深吸一口气道:“首先,我觉得不应该以天水城等诸侯领地作为突破点。因为,贵族诸侯制度在目前还是怒浪王国的国策。一旦对我天水城下手,势必会造成王国内部的巨大动荡。”

    秀彦道:“没错,但是王国必须要一个突破点,继续南下扩张。”

    兰陵道:“发展海军,直接从海上攻击蛮荒腹地。而且拥有了强大的海军,就不仅仅可以直接攻打蛮荒大地了。”

    此时,教室内已经是一片静寂了。这个话题高度太高了,很多人已经无法插嘴了。

    这个观点,真是闻所未闻,却让人眼前猛地一亮。

    而秀彦导师内心猛地一颤,他本来以为索伦提出的战略突破点是越过沙漠,攻击西凉王国。没有想到,他竟然提出发展海军,从海上绕过十万大山,进攻蛮荒大陆的腹地。

    这个观点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确实是一个非常创新,并且重量级的观点。

    秀彦道:“人不可貌相,尽管我无法对你的观点给你什么评价,但是我可以将你的观点转告给国王陛下和内阁。我相信,卮亭公爵会非常需要你的这个观点的。”

    从这句话,兰陵听到了很多信息。

    卮亭公爵收到贿赂后,果然非常卖力为索氏家族办事,直接和卮离王子对立了。

    然而,卮离王子提出了自己的战略方向后,卮亭公爵缺乏同样级别的战略观点去反驳,总不能怒浪王国停止扩张吧,所以卮亭公爵现在暂时处于被动。

    兰陵提出这个观点后,正不正确放先在一边,至少让卮亭公爵有了辩论的方向。

    “多谢秀彦导师。”兰陵深深朝他鞠躬行礼。

    此时,钟声响起,这一堂课结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