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早上回了老家一躺,刚刚才回来,幸好今天凌晨有码字,不然这一章还真无法交代啊……

    ————————————————————————————————————————————————————

    将装备收拾好后,我摸着因为睡姿而导致脑充血的晕呼呼脑袋,从楼上走了下来,正好遇上那胖子老板,还未开口,从旁边已经传来了一声熊吼,将我吓了一跳。

    “欧,吴,你这小子终于醒了吗,愿伟大的野蛮人守护者保佑,你睡的简直像一只猪。”

    日了,才刚刚清醒,就受到了高分贝的袭击,我转头怒视,能有人形大喇叭之称的,除了道格还有谁,他旁边做着的,正是大闷包格夫,我觉得这两人的性格都走了极端,一个闷骚,八竿子说不出一句话;一个罗嗦,不把该说的分量说足,第二天整个人都会枯萎灰化,若是这两个人能稍微互补一下的话那该有多好,那样才是最正常的野蛮人啊。

    胖子老板向我迎来,笑呵呵的朝我鞠了一躬:“这位德鲁依大人,自从您前天睡着以后,这几位大人就经常在这里等你。”

    是吗?道格这老小子,还真够意思,算了,我就不诅咒你的后代了。

    不过,前天!??

    难道说我已经睡了一天多了?

    这时,道格的大嗓门又传了过来。

    “哈哈……,吴你知道吗?,你竟然睡在门口处的地板上,还是我把你扔上床的呢!,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扔……?”我的语气疑问中带着点诡异。

    “对,就是这样……”道格仿佛生怕我不了解一般,做出了胳膊从地上提起一样东西,然后轻轻一抡的姿势。

    日了,怪不得我的梦里,有一段是从悬崖上面往下掉呢,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道格,你可真是罪孽深重啊,连做梦都不放过我!!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兴奋不已的道格,若不是考虑到他那比牛还粗的胳膊大腿,我真想和他玩玩真人格斗大赛。

    “咕……”

    我的肚子不适宜的开始闹了起来,睡了一天多了,是个人也会饿的呱呱叫。

    “老板,给我来2份,不,3份肉汤。”

    我对着老板说道:“钱记在那位野蛮人身上。”

    我偷偷的指了指道格。

    老板带着那张永远不变的笑脸,点了点头。

    hoho!敬爱的道格大叔,别怪我……

    “亲爱的吴,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经历了一次非常刻苦的历练啊。”

    我大咧咧的一把坐在道格他们那张桌子上,大嘴巴道格一刻也闲不住,立刻的追问了起来。

    “那当然,不看看我是谁,什么沉沦魔,腐尸,巨大野兽,还不是小菜一碟,就算尸体发火,咱也是抡起木棒就敲。”

    我无不得意的说道。

    道格眼前一亮,吹牛,吹牛好啊,俺道格最喜欢吹牛了。

    我看到道格的眼神突然变的贼亮贼亮的,心道知道不妙了,貌似,我的话起了“引文”作用啊。

    “哈哈,不错,不错,有我当年的风采,不过可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骄傲了,我不怕告诉你,我曾经历的冒险,可比你危险几万倍,什么,夸张,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整个罗格营地都知道,道格我这个人最老实,从来不唬人,你仔细听我说,记得有一次……”

    果然,我刚刚说完,道格就已经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来了,前面还好,至少还能闯五关斩六将,和铁匠打的有声有色,最后互相之间惺惺相吸,一笑泯恩仇,从此是朋友,后面就不得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安达利尔已经认了他做老大,都瑞儿当了他的坐骑,墨菲斯托是洗脚陪睡的丫鬟,连巴尔都成了他的御用马夫,迪亚波罗?哼,它还在道格家洗厕所呢。其他小角色就更不用说了,若不是顾及到天使的威望,我怕是连天使头头泰瑞尔都晚节不保了。

    得,我的戏份都被你抢去了,还混啥?某个脸皮丝毫不逊色于道格的人心里暗暗想道。

    正在道格口沫横飞之时,我点的肉汤上来了,足足三大份,要知道,一份就足够让一个100公斤的大汉吃饱啊,这三份的分量,可想而知。

    “道格,怎么样,有兴趣比一比吗?”我用瓷羹轻轻敲了敲装着肉汤的大盘子,用自以为优雅的眼神,挑衅的看着道格,显然对他在我睡觉时的“好心的举动”依然耿耿于怀。

    道格看了看桌子上的三份肉汤,再看了看我,难得的放小音量说道:“真的要比?不比行吗?”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哼哼,道格,你也有心虚的时候吗?怕了吧,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一个饿了2天的的德鲁依,他的真正恐怖之处,可千万别在你心里留下什么阴影才好,那样我会过意不去的,哦hoho……

    但是道格接下来的话让我腿一软,几乎没一头栽到桌子上

    “好吧,竟然你那么有诚意,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就比一比吧,虽然刚刚才吃了7份烤肉,已经很饱了,但是如果只是一点点的话,我大概还是能吃下去的,不过,竟然要比的话,那得有点彩头,谁输了谁付帐吧,恩,就这么办。”

    说着,不待我反应过来,道格立刻转过头,朝那胖子老板吼道:“老板,再给我来5份肉汤。”

    此刻,我整个人已然灰化……

    我承认,我的脑子是被驴踢过了,竟然和一个野蛮人比肚量,就如同一只蚂蚁想和大象比一样,多么的可笑,明明免费的午餐已经到手了,还可以顺便给道格一记闷声亏,却因为我一时意气,不但免费午餐没了,还要多出他那一份。”

    我看着道格用根小牙签,心满意足的剔着他那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日了,那上面的每一粒肉渣都是我的钱啊,我怒的直咬牙——刚刚和老板的对话,绝对是给他听见了,所以才顺水推舟的答应跟我比,反摆我一道,说来说去,还是我太天真了。

    我总算明白什么叫僵是老的辣,即使是一个老实巴交的野蛮人,活久了,也得成精,更何况我从来不认为道格很老实,从他打娘胎出生那一刻开始。

    格夫由始至终都是在一旁,脸带僵硬的笑意,看着我们闹,也不出声,笑吧,笑吧,看我被道格阴也不知道提醒,你也算得上是半个帮凶了。

    沮丧的掏出10个多金币,我巴着脸问:“能不能打个折?”

    侍者:“……”

    对了,道格一边剔牙,一边想起什么似的:“刚刚我听见人在骂你是蠢驴,你小子那么快就和别人结仇了吗?怎么样,需要帮手不?只要你管我三餐就行了。”

    日,真要这样,我还没被仇家给干掉,就得先被你吃穷死了。对于道格无耻的行径我表示严重的bs。

    不过,该怎么说才好呢,照实话说?那是自己在骂自己,得,有大嘴巴道格在,保证不过半天,我蠢驴的外号便能响彻整个罗格营地,风头一时无二。

    “没办法,人长的帅,就是容易被人惦记。”我极度自恋的甩了甩头发,郁闷的说道。

    “切。”道格对于我的恶心动作表示极度不屑,立刻咧牙翻眼表示bs,不料手中剔牙的木签却因此不小心插入牙肉里面,疼的他直打滚,报应啊报应。

    “道格,我走后,你们一直没有离开过罗格营地吗?”

    我十分没形象的半躺在椅子上,挺着饱胀的肚子,觉得不能继续就驴的方面展开深入的讨论,于是来了个乾坤大挪移+移花接木,什么?不懂什么意思?转移话题知道什么意思不?笨!自己弹小jj一百下。

    “是啊。”道格打个饱嗝,悠哉的说道。

    “切,bs你,身为一名伟大的转职者,竟然过着这样醉生梦死的堕落生活。”

    “为什么转职者不能过着这样的生活,我觉得就应该这样过才对,谁知道下一次,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享受了,所以得尽量玩的痛快才行。”神经比较大条的道格,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一愣,沉默了下来,这个话题,貌似太沉重了,咔嚓掉……

    “到是你……”

    道格斜视了我一眼,不屑的说到:“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非要弄个披风搞的掩掩饰饰,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干嘛要将自己遮的那么实,像我!”

    他挺了挺自己半露着的,如石块一般的胸肌。

    “我本来以为吴你比较特殊,没想到也被那些阴沉的法师同化了。”道格摇头晃脑,一副你令我很失望的样子。

    我没有反驳——虽然我信任道格他们,但是这件披风是装备的事实,我还是决定隐瞒下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