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书评里又有很多批评我文章拖沓的评论了,我承认,这是事实,即使是对于一篇《游记》类型的小说来说,我最近这几章的内容也是太罗嗦了一点,我错了,我尽量改。

    但是,在作品相关里我曾经说过吧,我是一个新手,文笔还比较生疏,现在是靠着感觉在码字的,如果我现在强行去更改自己的思路的话,很容易导致自己的那种写作的灵感崩溃,进而晕招连出,bug无数,就好像搞运动那样,一旦失去了士气和手感,连平时十分之一的水平都发挥不了,我本来的水平就已经够呛了,想必大家绝对不希望看到我十分之一的状态吧。

    所以,我只能在保持这种感觉的基础上,尽量的改一改,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所以后面的情节可能还会经常性的拖沓一些,但是没办法,我说过了,我不是大神,没有能力想将作品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时好时坏,是经常有的事情,毕竟我是新人,还有待磨练,所以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最后,我也得为自己狡辩一下,虽然情节拖沓了一点,但是好歹我一天也了7000+字啊,我打字速度很慢,这7000+字足足要花上我10多个小时,我现在已经10多天没出过门啦。

    我那么努力,应该也能弥补上一些情节上的过错了吧,所以,尽管现在还没有,但是我先在这给大家鞠个躬,提个醒,希望那些埋怨我拖沓的人,骂我的时候口上留些情哦,嘿嘿,感激不尽!

    ———————————————————————————————————————————————————————

    半个多月以来,我无不提心吊胆的在邪恶洞穴里,战斗,杀戮,偷袭,逃跑,整个世界都充斥着鲜血的味道和死亡的阴影,即使在睡觉的时候,我的心也一刻都没放松下来,现在突然闻到周围散发出的安全和祥和的气息,让我刚刚还有力的脚步,突然像挂了千斤铁块一般,每挪一步都显得十分艰难。

    拖着疲惫的脚步,我好不容易的来到上次道格带我来的那间梦幻旅馆,事隔差不多一个月,但是那个胖胖的老板似乎还记得我,热情的把我从门口招呼进来,我累极了,连话都懒得说上几句,眼前和蔼的老板,在我眼里仿佛也变成了一张席梦思。

    吃力的掏出几个金币扔给老板,从他那接过钥匙,才打开房门,还没看见那张软乎乎的大床,我就已经倒在了地板上面,55~~浪费啊,早知道是睡地板,要一间最廉价的房间就好了,这是我闭上眼睛前最后的意识。

    ……

    ……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耀眼的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来,和窗外那唧唧喳喳的不知名鸟类,构成了将我吵醒的元凶和帮手,眯着眼睛,我将手微微按在额头面前,挡住那刺眼的阳光直接摧残我的眼珠,却突然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躺着。

    现在我的状况是,上半身躺在地板上,而大腿往下部分却又搭在床上。

    omg,我记得睡之前明明是倒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板上的啊,难道我有梦游习惯,一瞬间,我被这个猜想吓的冷汗淋漓,几乎想像到了以后,自己在外面历练扎营,晚上梦游到沉沦魔营地,然后在它们富有“异域风情”的扭屁股舞中很自觉的跳入那口大锅里面……

    汗一个……

    不过,如果真我真有梦游症的话,早就被怪物干掉了,哪还会活到现在,想到这,我心又安定了很多。

    ……

    对了,尸体发火暴的什么东西?我还没仔细瞧清楚呢,一大堆东西堆在一起,当时赶时间,匆忙的拣起来,连是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至于那些小怪掉的,想到这里,我不得不bs一下那三个人的人品,上百个腐尸和巨大野兽,加去来也就掉了6个多金币,还有两瓶红药剂。

    我打开物品栏空间,将尸体发火掉落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

    里面最多的一堆黑呼呼的东西,呈碎末状,我将眼睛睁的大大,企图从这堆不明物体中看出点什么,可惜我信仰的不是那啥伟大之眼,也没有辨识功能,甚至这堆碎末连个属性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东,以前游戏可没见过这种东西啊。

    我暂时先把这堆黑色碎末放下,拿起第二件东西。

    这是一条腰带,而且是未辨识的,不过看它散发出微蓝光芒,不用猜也应该知道是一件蓝色装备。

    虽然早就知道尸体发火可能会出一些未辨识的装备,但真正看到手头里面的饰带以后,我还是兴奋的难以抑制,毕竟是我第一次暴出蓝色装备啊,美中不足的是我已经有了一条,要是能暴些我没有的,如鞋子戒指之类的就更好了。

    眼睛紧紧的瞪着这条腰带,我伸手从物品栏里的辨识之书上,拿出一张辨识卷轴,往上面一展。

    火红的强壮饰带:3防御;耐久12-12;+27%防御强化;抗火+14%。

    不错的属性,看到那个抗火的属性,我心里一动。

    随手将饰带放回物品栏里,我拿起下一件装备。

    看着这件黑呼呼的衣服,可惜了,没有任何光芒,刚刚拿在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衣服,但是仔细一看,哪有衣服那么大件的啊,我连忙拿在手中——

    学徒的披风:8防御;耐久20-20;+1至冰封装甲;+3精力;+14法力;需要等级3。

    竟然是一件特殊装备——连帽披风!!

    在现实的暗黑体系里,因为并没有装备栏的限制,所以物品的种类也多得多,比如说这披风,就是一种特殊装备,是法师们的最爱,这些披风的属性,和那些职业武器差不多,有很大几率附带+技能属性,好坏并不是看颜色,即使是白色的披风,也有可能加上n个技能,而黄金披风,也不一定就好,很可能是一个技能也没有的一大堆垃圾属性。

    当然,要说明的是,虽然没有装备栏的限制,装备的种类增加了,但是数量上,除了戒指以外,其他装备也只能带一件,当然,你也可以穿上n件,比如说衣服,能穿的话你就穿是10件都可以,只是只能发挥最里面那件的属性而已。

    除开披风以后,剩下的东西已经一目了然了,一堆13个金币,还有一打绿色的瓶子。

    这些绿色的瓶子,不同于猛爆性药剂那样细长,而是胖呼呼,瓶身有点圆,我欣喜若狂的拿在手里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

    勒颈瓦斯药剂:数量22;投掷伤害24;需要等级:6。

    好东西啊,新人毒气弹啊,它的攻击范围简直可以媲美法师12级(游戏里6级)学的霜之新星,但是伤害却要比1级的霜之新星高上差不多10倍,那些普通的沉沦魔,简直是沾着即死啊。

    等等,说起勒颈瓦斯药剂,我不是还有15瓶猛爆性药剂吗?

    我突然愣了起来。

    别拦我,让我死了算吧!!

    不一会儿,我突然捶胸顿足的几乎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在杀尸体发火的时候我会将猛爆性药剂给忘记了,如果当时用上的话,根本就不用那么狼狈,那瓶珍贵的回复活力药剂也不用浪费掉了。55~~~~

    我用力的推开窗户,深呼一口气。

    “吴凡,你这蠢驴…驴…驴…(回音)”

    几乎是扯着嗓子喊了出来,声音回荡在整个罗格营地的中央,久久不散,看来自己这超常发挥的一吼,比起道格也差不了多少啊,没想到我还有男高音的天赋。

    骂了自己一通之后,心里果然好多了,果然自残是治疗后悔的最佳良药啊,只是后果可能严重了点,很快我就能体会到了。

    将那堆碎末,还有金币,勒颈瓦斯全扔进物品栏里,至于披风,我则是直接穿上,反正这装备类的白板披风和那些日常用品类的披风样子也差不多,绝对不会有法师看出我身上穿着的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装备类法师披风的,hoho……

    然而,我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将这件披风穿上,我脑子里立刻闪过一道明悟,就好像以前根本完全看不懂的东西,一瞬之间理解透彻的感觉一般,从未有过的清凉之意从大脑里散发开来,紧接着的是一大段没有见过的咒文出现在脑海里,我失神般闭上眼睛,在心里仔细跟着咒文的轨迹,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刻印在上面,当我的力量完全覆盖这段咒文的时候,整段咒文突然涌起一阵白光,从我体内散发开来……

    感觉到自己突然好像置身于冰箱里面,我立刻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有点点的星霜,如同雪精灵一般,调皮的围绕在我周围,时隐时现,美的如同画卷一般……

    冰封装甲,我嘴里喃喃的道出了我刚刚释放的那个咒文所附带的技能,心里一阵恍然,如此不可思意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是天经地义,仿佛自己天生便应该有这样的能力一般。

    冰封装甲。等级1级;防御加成30%;持续时间140秒;当敌人在近战中,攻击施法者后的一瞬间,将被冰冻,具体冰冻时间以怪物与施法者之间的实力对比决定,该法术只能对自己施展。

    看了看身上的披风,很容易便能联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技能是披风所赋予的,我试着脱下披风,果然,身上的冰封装甲立刻消失,而脑海里的咒文,也仿佛只是南柯一梦。

    为什么呢,从装备附带的属性中掌握其他职业的技能,任何转职者都没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自己可以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到目前为止,我与其他职业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这个救赎者的身份了。

    我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么兴奋,一来经过了bug护身符和bug剑的刺激,我现在已经能相对平静对待这些突发事件了。第二,其实这项能力,在初期来说也并不是很bt。

    因为在初期,先不说加技能的装备有多难暴,就算有,加的等级也不高,最多也就1到2级,而拥有bug护身符的我,任意一个技能都能达到8级以上,比之威力强多了。

    所以在初期,我所依赖的还将是自己德鲁依本身的技能,其他职业的技能则是花俏大于实用。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说我现在学会的这个冰封装甲,即使才1级,也是十分的有用,而且到了后面,若是能打到附加法师的瞬间移动的装备,或者是附加刺客和亚马逊的召唤技能,死灵的高级诅咒技能,还有圣骑士的高级灵气技能,野蛮人的呐喊系高级技能之类的装备,那就比较bt了……

    不知道以后这个救赎者的身份,还能带给自己怎么样的惊喜呢,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